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神在云霄 我剑化天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浮云之上,风和日丽。

      林云从宗门主殿出来奔行其中,如仙人腾雾,不一会就有琴声响了起来。

      “是她!”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看来洛花姑娘,并未忘记和他的约定。

      千年火啊,那味道可真是怀念极了。

      林云舔了舔嘴唇,循声而去,不一会就看到了圣剑山。

      在圣剑山的周围,有许多镇压圣剑山的浮空山峰,平日里都是禁地。林云是天字号亲传弟子,浮云剑宗内畅行无阻,外人不能进他却是没什么顾忌。

      空荡荡的云海之上,越走越偏僻,圣剑山四周仿若仙境。

      林云听着琴声,颇为享受,他在琴音之中感受到了飘渺无边的意境。她在弹云,每个音调都仿佛像是云朵在空中飘浮,置身其中,飘飘然若羽化成仙。

      浮云非我意,弹指一万年。

      在常人眼中浮云就是天,即便是天骄妖孽,大多都困在浮云之下,在天之下。

      可浮云之上,又是什么?

      林云忽有所悟,神色凝重的抬头看去了,浮云之上不还是天吗?

      云外有云,天外有天!

      想到此处林云的心突然极端痛苦了起来,一种纠结惆怅的情绪在心间,化为无边狂暴的压力。

      轰隆隆!

      他的剑意紊乱,长久以来的某种坚持,忽然间崩塌了。恐慌弥漫,剑意凌乱,真元逆行,浑身上下皆是剧痛无比。

      如果云外还是云,天外还是天,那这剑道修行又有何意思?

      即便深处浮云之上,依旧是在天之下!

      我之剑,修来修去,不过是个笑话罢了。噗呲,林云心中剧痛,情绪剧烈无比的起伏,一口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

      他的脸色忽然就苍白了起来,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极为糟糕,他在云间摇摇欲坠。

      走火入魔!

      一个可怕的词语,忽然出现在林云脑海中,他的心中顿时无比恐惧起来。

      他的剑道造诣,诡异无比的瓦解了起来,仿佛高楼大厦不断剥落,隐隐间随时都要坍塌陷落。

      林云怅然一笑,朝闻道,夕可死!

      当真是闻道而死,可也仅仅只是闻道罢了,此道遥不可及,遥不可及!!

      林云心中陡然生出可怕的恨意,他的双目猩红,有血泪狂飙。

      恨天太高,恨剑太短!

      锵!锵!锵!

      忽然间,飘渺在云间的琴音变幻了起来,化作王侯睥睨世间。这并非普通的王侯之音,高高在上,仿若天子帝王,俯瞰人间,舍我其谁。

      明明是这般霸道的王侯之音,此刻却化作无边柔情,像是温柔白嫩的手臂如水一般,抚慰着林云的身体。

      林云神色渐渐柔和下来,身上崩溃的剑意止住颓势,眼神逐渐变得清澈起来。

      这琴音似有魔力,知其心中苦闷,种种情绪随之而散。

      半刻钟后,林云的心彻底平静了下来,他看向天边,长叹一口气:“好险。”

      人影起落,几个闪烁,林云落在了与白衣女子平日相见的老地方。

      无边云海中,山峰耸立,峰头上的亭中,洛花一袭白衣抚琴而坐。如往常一般,她带着白纱斗笠,朦胧而模糊,无法看清对方的长相。

      可单单只看她弹琴的手指,就可以隐约猜到,白纱之下怕也是藏着一张绝色倾城的面孔。

      洛花!

      林云踏着云海落下来,有感而发,轻声笑道:“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江南?江南在哪里?”

      洛花抬头看到,面纱后面的美眸中露出抹好奇之色。

      江南在哪?

      林云稍稍一愣,旋即笑了起来,实话说他也不知道江南在哪。

      就算知道也不愿去想,如果可以,江南还是活在梦中比较好。真到了江南,说不定所有的没好和幻想,都会梦碎。

      “江南只是一个梦,洛花姑娘才是现实。待我梦醒,就看到了姑娘!”林云走到亭中坐下,瞧见桌上早已放好酒壶,立刻眼前一亮。

      千年火!

      他把玩着酒壶片刻,而后在杯中倒满,就见清澈冰冷的酒水中。有金色的火焰,星星点点,在酒水中浮浮沉沉。

      的确是千年火,林云莞尔一笑,把玩着酒杯摇晃了起来。

      不一会,那些金色的火星,便浮出水面。这些太阳之火,就在他的面前化作一只金乌,于亭中翱翔了起来。

      此般异象,说不出的神奇。

      林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脸色红润起来,只觉得酣畅淋漓,深吸口气道:“好酒!”

      “林公子明明已经斩杀了奔雷魔剑,为何心中,还有如此愁绪,差点走火入魔。”白衣女子洛花颇为好奇的询问道。

      好奇之中,还带着一丝关心。

      “四品剑意!”

      林云抿着酒水,轻声说道。

      方才他忽有所悟,想到了云外有云,天外有天。

      想要在天之上几乎没有可能,一时间此前所想所悟,全都成了泡影了。以往的豪情热血,想要在浮云之上,想要在天之上,全都显得颇为可笑起来。

      瞬间就入了魔怔,差点跌落深渊,可怕之极。

      他没有隐瞒,将心中所想和方才的经历,与对方毫无保留的说了起来。

      “云外有云,天外有天。你能悟到这一层已经很不容易了……世间大部分人都只能身在浮云之下,想都不敢想这个问题。”

      洛花的声音很好听,她细细说道:“许多时候,我们都想登上山峰,可登上去之后,一定会见到更高的山峰。许多人都会在此崩溃,明明登山就已经九死一生,历经磨难了。可谁能想到,山外还是山,云外还是云,在天之上,还是令一重天。”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正是此般道理。

      “四品剑意,真的难。”

      林云叹了口气,取出紫玉神竹箫,就在亭中随意吹奏起来。

      他吹得是王侯之音,仅仅只是随心而奏,就宛若天籁,在云海之上泛起种种异象。

      等到一曲之后,心中苦闷,顿时消解了许多。

      “世间万物,皆有阴阳,皆有平衡。剑道和刀道在诸多大道中,锋芒最盛,可同样最难领悟。其他大道锋芒稍次,可相对容易掌握,四品剑意名为神霄!传说天有九重三十六层,神霄为三十六天最高天。”

      洛花不知何时已起身,她娓娓道来,不急不缓的道:“不过……这重要嘛?”

      天有多高,重要吗?

      林云的心扑通扑通狂跳不已,他幡然醒悟,对方一席话仿若醍醐灌顶,瞬间让他明悟。脑海中嗡的一下就炸开了,诸多瓶颈,随之而开。

      “不重要。”

      许久之后,林云轻声笑道,一笑如仙,云开雾散。

      轰!

      他的眉心处有光芒绽放,一颗剑意凝结而成的种子,在眉心中彻底成型。

      这是一枚完整的剑茧,等到破茧成蝶之时,四品剑意便会水到渠成。

      天有多高不重要,重要的是神霄二字。

      神霄不仅仅有最高天的意思,拆开来解,便是神在云霄。四品剑意,在天之上,可天之上还是天,天外有天。

      那便让剑意通神,神在云霄,我剑为天。

      林云在三品剑意的瓶颈早已停滞多时,时时刻刻都在参悟,此刻一经点拨种种迷雾随之而散。

      眉心剑茧彻底成型,剑意达到半步神霄之境。

      只待日积月累,便可水到渠成,掌握真正的四品剑意,神在云霄,我剑为天。

      所谓瓶颈,彻底不存。

      “洛花姑娘懂的可真多,方才我就差点陨落,随知道因祸得福,这四品剑意的瓶颈就这般破了。”

      林云颇有感慨的说道。

      洛花轻声笑道:“旁人还在登山,你已在观看浮云之上的风景,早晚都有此劫。我不过恰逢其时,因缘际会罢了。以林公子的向剑之心,这一劫没有我的王侯之音,也定然可过,此种道理,也终会明悟。”

      林云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只是越发好奇对方的身份,昆仑界的圣者世家,都能懂如此之多的吗?

      她会王侯之音,且比自己还要擅长。

      她对四品剑意的讲解,让人刮目相看,若自身没有强大的造诣。纵使有长辈教导,听了也不会懂,懂了也未必会教。

      比如同样的话,她若是对叶梓菱讲了,对方肯定会云里雾里,不明其意。

      不仅不会有所收获,反而会有所误,阻碍她在通天剑意的修炼。

      恰逢其时,因缘际会。

      刚好林云在四品剑意参悟如此长的时间,她这番话才会显得如此重要,一点即通,种种瓶颈,瞬间打通。

      她的身份不简单,林云目光闪烁,沉吟道:“我听闻,洛姑娘是因为圣剑山中的秘密,而特意来到浮云剑宗的。”

      “只对了一半。”

      洛花对此并不避讳,她将目光看向圣剑山所在的方向,轻声道:“圣剑山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登上山顶,也仅仅只是开始罢了。”

      “云外青山,碧落星辰。浮云非我意,弹指一万年。你所遇到的瓶颈,此山的主人,早就给出了答案。”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惊讶的道:“洛姑娘也登上山顶了?”

      “我没有,不过你登上了山顶,你所见,我都有见。”洛花白纱斗笠之下,那张脸随着她的此番话,让其显得更为神秘起来。

      林云恍然,难怪当初登山之时,对方就在驻足旁观了,圣剑山看来真的还有秘密。

      “对了一半,那另一半是什么?”林云继续追问道。

      他这般追问,已有些不符合平日的性子,可奈何他对这洛花太过好奇。

      “另一半就是另一半。”洛花看着他,并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