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等一个月圆之夜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破空之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不一会,彦腾等人无头之尸所在的地方,聚集了大量的宗派亲传弟子,甚至连邱家家主都带人赶来了。

      在林云被冷傲然一剑刺中心口之时,彦腾最先反应过来,带着三宗弟子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

      等到反应过来,立刻就察觉到不对劲,一行人群情激愤,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

      他们的命可以说是葬花公子救下来的,一看彦腾等人的举动,立刻就猜到可能要对葬花公子不利。

      毕竟,葬花公子被一剑刺中心口,伤势肯定极为严重。

      以这彦腾的人品,怕是绝不会放过此等机会。

      可他们万没想到,这时间还未过去多久,彦腾等人就全部是了。尤其是彦腾的尸体,看的人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他是被虐杀而亡的,有人倒吸了口冷气,可却并没有多少同情之色。

      甚至心中还隐隐觉得痛快不已,这渣渣真的是丢尽了宗派弟子的脸面,给奔雷魔剑当狗也就罢了。

      还要反过来出手,替邪修来斩杀他们,简直无可饶恕。

      他们抬头看去,夜色之下,林云一袭银杉吹着洞箫,已经逐渐远去。唯有箫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宛若仙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在那箫音之中,众人隐约能够品位到一丝孤寂,除此之外再也不懂。

      哗!

      林云在云中飞了很远,一直飞到了流光岛的边缘,落在了礁石之上。夜色之下,他看着茫茫大海,箫音并没有就此停下。

      半柱香后,海面上多出一道白色的身影,怀中抱着小贼猫朝着林云落了下来。

      林云将紫玉神竹箫放下,看向身边的小冰凤。

      小冰凤被林云看着的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人被本帝追丢了。”

      “追丢了?”

      林云语气中闪过抹诧异之色,奔雷魔剑伤的应该很重,甚至就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大帝虽然不咋靠谱,可小贼猫也在,追一个垂死之人应该没啥问题的。

      小冰凤轻声道:“他伤的很重,半死不活的,可逃亡了一片很诡异的地方。在大海之中被魔光笼罩,处处透着古怪,我觉着有些不妥便先回来了。”

      “魔域!”

      林云听完小冰凤的描述,立刻就想到那是什么地方,这下怕是有些难办。

      十万年前昆仑界黄金盛世覆灭,又经历了很长一段的混乱时期,这段时期被称作黑暗动乱时代,也被称作圣血时代。

      昆仑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和动乱,这个时代血腥而残酷,是秩序崩塌之后的大灾难。

      最终在这大动乱中诞生了上万个圣者世家,将黑暗动乱时代终结,被称作万圣齐出。

      之后圣者之间开始了相互攻伐,各占山头,群雄并起,逐鹿天下。

      昆仑界依旧动乱不休,时不时就有人间圣王陨落,宗门覆灭。可终究没有黑暗时代那般血腥,属于昆仑各族内部间的矛盾,天下大势早晚都会趋于一统。

      三千年前九帝横空出世,镇压天下,横扫八方,重建神龙帝国,一统昆仑。

      至此昆仑界至少表面算是稳定了下来,神龙帝国一统天下,在各处设立府郡,一府三十六郡,府主和郡主都由神龙帝国直接任命。

      昆仑的安定让武道进入前所未有的繁荣,到三千年后的现在,武道昌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盛世,直逼当年上古的黄金盛世。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神龙帝国的统治。

      不过,除了中域九州之外,神龙帝国对其他区域的控制,都没有太过强大的掌控力。

      比如苍玄府这等边陲之地,虽有府主和郡主,可基本还是宗门自治,各占山头。

      所谓魔域,乃是九帝中的无心魔帝,在昆仑占据的疆域。他为天下魔道之尊,被所有的魔道势力奉为共主,魔域乃是昆仑九域之一,无边辽阔,聚集着数不清的魔道势力。

      从此之后,各自魔道势力聚集的地方,都被称作了魔域。

      为了和魔帝所在的魔域区分,其他地方的魔域被称作小魔域,魔帝所在的魔域被称作帝魔域。

      后者是真正的疆域,占据着无边辽阔的土地,同时也是昆仑界九大主域之一。

      前者便没有这般夸张了,甚至某些地方的小魔域,偶尔也会被扫平,然后换一个地方重新聚集。

      不过大部分情况下,各个府所在的魔域,都不会被真正荡平。

      自古以来,正邪对立。

      可谁也消灭不了谁,有光的地方就必然有黑暗,两者极端对立,可又相互存在。

      小魔域既是魔道势力和邪修的聚集地,同时也是黑市,有许多灰色区域存在。甚至许多正道势力,都会派人来此出售或者购买某些资源。

      魔域的存在,自有其道理。

      这些是林云在浮云剑宗的书籍看到的,有些也是洛花与他闲聊时所讲,对方是圣者世家的嫡系,见闻之广,远超林云的想象。

      “万圣齐出,九帝横空,本帝沉睡之时,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小冰凤听完林云所言,脸上露出颇为复杂的神情,可旋即便很不屑的道:“真是什么臭鱼烂虾都敢随便称帝,等本帝恢复实力,一个字指头将他们全灭了!”

      “那你可难找了。”

      林云笑了笑。

      佛帝、魔帝、妖帝、剑帝、女帝、刀帝、雷帝、白帝、南帝,当年九帝如今都行踪飘渺,成为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久不现身。

      还有些传言已经陨落,且不说小冰凤有没有对应的实力,就算真的有,也未必能找得到这些人。

      “哼,那是不知道本帝的本事。”

      小冰凤双手抱胸,撇嘴说道。

      噗呲!

      林云笑了笑,刚要说话,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喂喂喂,你不会要挂了吧?”小冰凤双手摊开,差点跳了起来,惊讶的道。

      “无碍。”

      林云将嘴角血渍擦掉,轻声说道。

      他被对方一剑刺中心口,若无银月面具护体,怕是就得陨落。

      伤势本来谈不上有多重,可他又强行出手,吹奏出霸剑这等刚猛的意境,无疑让伤势严重了许多。

      “你不是有涅槃丹,再吃一颗呀。”小冰凤赶紧道。

      林云白了她一眼,这丫头当涅槃丹是大白菜呢,那是只要有一口气就能瞬间恢复到巅峰的“神药”。

      即便到了星君之境,也能让林云保命,如今还剩下六枚,可得珍惜着用才行。

      两天前是没有办法,要应付现在的局面,必须快速恢复到巅峰。

      否则,林云才舍不得用了。

      “哼哼,还当宝贝了,本帝当年随便吹一口气,就比这涅槃丹珍贵十倍百倍。”小冰凤高高在上,十分瞧不上林云的“抠门”。

      林云笑道:“你也知道是当年,现在倒是吹给我看看呗。”

      “本帝,本帝……”小冰凤脸色通红,憋足了劲,终究还是有些底气不足,嘟着嘴道:“本帝现在不吹了。”

      林云有些忍不住,差点就笑出了声。

      大帝可真会开玩笑,就刚才就不知道吹了多少牛了,一天不吹根本就浑身不舒服。

      信你才怪!

      林云取出几枚血焱丹,盘膝而坐,准备将伤势先恢复下。

      “嘻嘻,借本帝玩玩。”

      小冰凤见状,眼中闪过抹贼兮兮的目光,快速出手将林云脸上的银月面具,还有腰间的紫玉神竹箫全都抢了过去。

      林云想了想没出手,任由她夺了过去。

      “哈哈哈,都是本帝的啦!小黑黑,我们走!”

      小冰凤得意无比的大笑几声,在小贼猫身上拍了拍,后者立刻变幻成上古龙马的形态,与大海之上奔行起来。

      小萝莉带着面具,银发披肩,白色短裙也变成了银色的华丽服饰。

      她睡在血龙马背上,迎着海风,吹着紫玉神竹箫,在茫茫大海之上立刻就掀起了惊天大浪,玩的不亦乐乎。

      “这丫头……”

      林云清冷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柔和之色,这丫头跟着自己连续斩杀好几十名邪修。

      让她疯一疯也好,不过跟小贼猫待久了,咋也变得有些贼眉鼠眼了。

      还好她天生丽质,即便是真的做贼,也那般可爱让人生不起气来。

      毕竟是大帝,林云笑了笑,让血焱丹的药效发作,缓缓闭上双目。

      他在疗伤之时,同样在思考方才和奔雷魔剑的交手。

      不得不说境界的差距确实相当致命,以林云现在的修为,碰上真正的星河境高手,若没有以箫御剑的话,可能十招都撑不住。

      以箫御剑,也不是无敌的存在。

      它仰仗着林云的剑意,同时林云明显感觉,自己的音律之道进入了某种瓶颈。

      紫鸢飞舞和紫鸢剑诀的融合,还有破绽存在,若不然也不会在最后关头被奔雷魔剑欺身靠近。

      或许我最强的手段,应该是尘光剑法。

      紫鸢飞舞曲,终究是紫鸢剑圣所创,尘光剑法则是完全由我自己领悟出来的。

      不管如何,这一战林云武道感悟,收获颇多。

      等到再次睁开眼时,伤势恢复了大半,小冰凤闹够骑着血龙马,吹着紫玉神竹箫回来了。

      她的箫声十分纯净,有空灵之意,听在林云耳中与仿若仙音般高山仰止。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那紫玉神竹箫在她手中,似乎比我要强许多。

      “嘻嘻,小林云,你醒啦,本帝漂亮不!”小冰凤端坐在血龙马背上,带着银月面具,一身银装素裹,右手随意摆着紫玉神竹箫,可谓是威风八面。

      “拿来。”

      林云伸手道。

      “哼,小气鬼。”小冰凤憋着嘴,小声嘀咕道,夸本帝一句都不会。

      “还给你啦。”

      她落下来,将银月面具和紫玉神竹箫,递还了回去。

      林云握着紫玉神竹箫,沉吟片刻道:“小冰凤,你之前帮我勘破不少了阵纹,你的灵纹造诣应该很强吧。”

      小冰凤得意的道:“那是自然,圣玄师有九品,九品之上是天玄师,天玄师只有三品,可隔着一品就是九重天的差距。本帝是比天玄师还要强大的神玄师,你说厉害不!”

      林云眼前一亮,笑道:“屠天大帝,果然了得!”

      小冰凤白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你这坏人,本帝早就发现了,需要本帝的时候就叫人家屠天大帝,不需要的时候,就叫人家小冰凤,哼,本帝哪里小了!本帝不想和你说话。”

      “有吗?”

      小冰凤气鼓鼓的道:“就有!本帝心里可都给你记着呢,之前圣剑山就是,本帝替你认出那幅画,你就说屠天大帝好厉害,之后就又称本帝小冰凤了。”

      好像还真是。

      林云笑着挠了挠头,这就有些尴尬了。

      “还有本帝的名号要念全才有气势,不要叫我屠天大帝,本帝是凤凰神族四海八荒三十六天七十二山无上至尊屠天大帝!”

      小冰凤神色倨傲,高高在上,很认真的道。

      林云笑了笑,轻声道:“其实你方才带着银月面具,踏浪而来,挺漂亮的。”

      “哼哼。”

      小冰凤听着心里美滋滋,可表面也只是哼了哼,表示自己根本就不在意。

      “你现在还剩多少灵纹造诣。”林云好奇的问道。

      小冰凤脸色一红,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小指:“诺,还剩这么一丢丢。”

      “那还是挺厉害的。”林云想了想,小手指的话,大概也有十分之一的巅峰实力吧。

      “还要小一丢丢啦。”

      说着,小冰凤手指弯了一截。

      林云神色顿时狐疑了起来:“真有这么多?”

      小冰凤脸色羞红,小手指弯的越来越厉害,最后脖子都快红了,大拇指掐在食指指尖,露出一咪咪道:“大概还剩这么多吧。”

      林云瞪大了眼睛,这都快没有了。

      看了她红着脸低着头的模样,不由忍俊不禁的笑道:“大帝啊,你还真可爱。”

      “哼,本帝才不可爱呢。”

      小冰凤嘟着嘴,很不满意的道。

      一丢丢,也应该够用了,毕竟她掌握着两道完整的神纹。一道属于苍龙王的宝骨,一道属于她自己的本命神纹,缠绕在眉心凝结成金红交接的印记。

      “跟我去魔域吧。”林云轻声道。

      小冰凤立刻双眼放光道:“你还要追杀奔雷魔剑?”

      林云笑道:“岂能就这样放过他,不杀他老家伙欠我的一百多滴真龙圣液,一滴都不会给我。何况,他还是玄天宗的弟子,指不定有什么秘密,这就更不能放过他了。”

      “什么时候!”

      想到可以闯荡魔域,小冰凤立刻兴奋了起来。

      林云抬头看了看天,夜色朦胧,那一轮弯月藏在云中若隐若现,如美人般惹人遐思,可终究少了丝风华。

      许久,林云收回目光,悠悠道:“等一个月圆之夜!”

    【说来也巧,我刚看了下日历今天农历十四,你说神奇不神奇,真的,写书都没有这么巧的。我月如火果然与月有缘,那下一章就在月圆之夜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