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月圆之夜 吹箫杀人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林云的意外现身,可以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苍玄魔域的历史上,从没有人敢在天星阁捣乱,更别说还是拍卖圣兵这等重要时刻。

      为保圣兵不失,天星阁内外守卫森严,光是灵阵就不知道布置了几重。

      可依旧被葬花公子打破穹顶,从天而降,这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件。天星阁的灵阵,难道都是摆设不成?

      且不谈灵阵是否都是摆设,如此挑衅,即便是悬王殿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没有天星阁做不成的买卖,没有天星阁不敢杀的人。

      这可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否则以悬王殿的脾气,早就带人荡平了天心阁将圣兵抢回去。

      悬王殿没有这么做,自然有其理由。

      整个大厅内顿时死一般的沉寂,无数道目光,全都落在了林云身上。眼中神色,皆是震惊无比,有些不太明白这人闯进来做什么的。

      “这人是谁?”

      楼上包间内,叶梓菱看着风华无双的林云,眼中不由闪过抹异色。

      好大的气魄,连天星阁都敢乱闯。

      “师姐,这是葬花公子,你去苍玄城的时候,在苍玄府内声名鹊起。与我浮云剑宗有恩怨的诸多邪修,都惨死在他的手中,奔雷魔剑也是被他所伤!”

      “有传言说,他是我浮云剑宗的亲传弟子,可根本就对不上号。”

      “他的实力极为可怕,身背剑匣,却只以箫音御剑,从未有人见过他真正出剑。”

      “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境界,十分神秘!”

      对葬花公子,在场的浮云剑宗弟子,知道的却是十分之多。毕竟,总有传言说这葬花公子是浮云剑宗弟子,难免会引起他们的关注。

      “哦?”

      叶梓菱眼中的异色,不由更浓了。

      她可以确定,浮云剑宗绝对没有这号人物,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对此人的好奇之心。

      或许,今日之事,说不定有些变数。

      她这般想着,目光不由自主,就扫了眼最高楼层的包间,眼中杀意一闪而过。

      “葬花公子!”

      对面楼层中的楚天昊,目光闪烁,若不是想着将此人一并斩杀。他也不会将圣兵借出去,现在突然见到林云,杀意立刻就忍不住了。

      这人从某个角度,比奔雷魔剑更让他讨厌。

      至于奔雷魔剑冷傲然,他在箫音响起的刹那,立刻就吓得慌了神。可旋即便安定了下来,脸上露出阴冷的笑意。

      “这里是天星阁我怕他做什么?看他如何去死就好了!”

      一念及此,冷傲然情绪瞬间就平静了下来,阴沉着脸走到了包间窗口处。他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向林云,可谓胆大之极。

      灯火通明的大厅中,中年胖子面无表情的看向林云,整个天星阁就在片刻间全都行动了起来。

      暗处有数不清的守卫,死死盯着林云,只要他一个眼神,立刻就可让林云死无葬身之地。

      “天星阁是做买卖的,阁下走错地方了吧?”中年胖子看向林云,冷冷的说道。

      他不太清楚对方的底细,并未妄动,但不管他什么来头。

      今日都别想走出这门!

      “很巧,我就是来做买卖的。”

      面具下,林云的神情外人无法捕捉,可他的声音却显得十分清晰,每个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好像这里不是天星阁,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酒楼罢了,他只是个买酒的客人。

      “呵呵,你想做什么买卖?”中年胖子皮笑肉不笑的道,他倒真想看看,对方到底耍的什么把戏。

      “奔雷魔剑的人头卖不卖?”

      林云盯着对方,一字一顿的道。

      话音落下,立刻就在这拍卖场中,掀了惊涛骇浪。一个个惊愕无比的看向林云,这哪里冒出来的狂徒,竟然直接了当的说自己来天星阁杀人的。

      “没有天星阁做不成的买卖,也没有天星阁不敢杀的人!可惜…… 你还买不起!”中年胖子忽然笑了起来,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林云。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要翻脸的前奏了。

      “卖不卖可由不得你。”

      不等对方开口,林云率先出手,将紫玉神竹箫放在了唇边。

      “杀了他!”

      中年胖子瞳孔猛地一缩,立刻后退,撤到了拍卖台上的圣兵旁。

      砰!砰!砰!

      可箫音已在林云唇边响起,当声音绽放的刹那,数不清的灯火立刻熄灭,镶嵌在墙壁中的夜明珠同时碎裂。

      来之前,他和小冰凤就暗中,将天星阁的灵阵全都摸透。

      其中破绽,林云早已一清二楚,他从不打没有把握的账。

      大厅,瞬间变得漆黑无比,唯有头顶的满月华光,从窟窿中如瀑布般倾|泄下来。

      “雕虫小技!”

      中年胖子心中冷笑不已,天魄境的武者,就可在黑暗中看清方位。对星君境的强者,黑夜和白昼并无太大区别,就算真的完全看不到,也不影响他们锁定林云的位置。

      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众人有了些许慌乱,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他们的清晰的感受到,黑暗中有一道道人影,浑身杀气腾腾朝着那月光下正在吹箫的林云杀了过去。

      整个大厅都陷入了黑暗中,唯有林云所在的位置,璀璨月光毫无保留的洒落下来。

      形成光柱,笼罩着他,他一袭银杉,长发披肩,闭目吹箫,对四方杀来的人影完全视而不见。

      就在众人不解其意之时,拍卖台上封禁着圣兵的灵阵,出现丝丝裂缝。

      有凌厉的圣威,从缝隙中迸发出来,化作狂风呼啸八方。

      咔擦!

      几乎是刹那,封禁圣兵的灵阵便在箫音的灌注下立刻崩溃,那圣兵绽放出银色的光芒,直接腾飞了出来。

      哗!

      这下所有人都没法淡定了,大厅中立刻变得混乱起来,众人的目光都被圣兵吸引。

      包间中的楚天昊,仅仅是楞了片刻,眼中精光猛的一闪,沉声道:“动手!”

      嘭!

      立刻有两道人影,将包间撞出个窟窿,朝着圣兵杀了过去。

      楚天昊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若有机会夺回自己的圣兵,他才不愿意花费天价去竞拍。

      中年胖子脸上的笃定的神色,瞬间就凌乱了,打死都想不通为何圣兵就这样挣脱了封禁。

      “保护圣兵!谁敢乱动,格杀勿论!”

      他惊醒之后,立刻发出怒吼,磅礴威压狂扫而出。同时亲自出手,朝着圣兵闪电般飞了过去,可他刚刚一动,立刻就在黑暗中被人缠住。

      整个天星阁彻底大乱,那些前去击杀林云的侍卫,纷纷转头朝着圣兵飞去。

      砰!砰!砰!

      星元激荡,剑光闪烁,火花四溅。甚至有人还祭出了圣灵级的武学,想要将其他人镇压,而后夺了圣兵走人。

      磅礴浩瀚,恢弘大气的天星阁,在这般乱局之下也变得摇摇晃晃起来。

      重重叠叠的灵阵,在这等乱象之下,隐约有些承受不住。

      “谁在对我出手?”

      “找死!”

      “混账东西,不想活了吗?”

      来此竞拍的大多都是邪修,脾气火爆之极,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无疑让这乱象火上浇油。

      反倒是月光下,披着一层淡淡银光的林云,成为了被所有人都忽视的对象。

      宁静柔和的箫音,与周遭血腥混乱的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恶!

      中年胖子扫了眼,瞧见林云仍在吹箫,气的几乎吐血。可眼下他根本就无法顾忌林云,他已察觉到对其出手的人,有悬王殿的高手。

      这帮混蛋,真的是不想活了!

      “都别乱动,我出去会!”

      浮云剑宗所在的包间内,其他亲传弟子瞧得下方乱象,一个个张大嘴惊愕无比。

      正惊恐不安时,传来叶梓菱的声音。

      “师姐!”

      环顾四周,哪里还有叶梓菱的身影。

      叶梓菱神色冰冷,按着手中长剑,眼中寒芒凌冽,杀意毫无保留的喷涌而出。

      她携剑狂奔,朝着最顶层的包厢杀去,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奔雷魔剑!

      嗖!嗖!嗖!

      黑暗中有破空声响起,一道道人影,皆暗含杀意与她方向一致。

      奔雷魔剑的仇家,可不止叶梓菱一人。

      一行人都在比速度,皆想趁此机会,将奔雷魔剑亲手斩杀。

      锵!

      可忽然,他们所有人都感受到,奔雷魔剑所在的包间有剑意绽放。紧接着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说是惨叫实际上和哀嚎差不多,听的人心惊肉跳。

      无法想象,这人正承受着何等恐怖的折磨。

      太可怕了!

      朝着包间逼近的一行人,神色微变,眼中都闪过抹异色。

      锵!锵!锵!

      同时间,那剑意不断暴涨,眨眼就达到了惊人无比的通天境。可依旧不止,通天小成,通天大成,通天巅峰大圆满!

      可怕的剑意,强大到让他们所有人都感到丝惊恐之色,再往前走的话可能会被剑意波及了,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

      巅峰大圆满的通天剑意!

      一行人呆住了,完全忘记此行目的,苍玄府内不是没有人掌握通天剑意。

      可能将剑意,达到如此可怕境界的人,完全没有听说过。不仅仅是星君,哪怕是神丹境的强者,也没听说谁的剑意强到这般境地。

      叶梓菱内心泛起惊天骇浪,她自己通天剑意大成,可与眼前的剑意相比,差距依旧大到无法想象。

      “是他吗?”

      叶梓菱回头看去,月光如瀑,那人一头银发,周遭乱象似乎与他完全不相干。

      血腥残酷的厮杀,与宁静柔和的箫音,形成了无法想象的对比。

      叶梓菱怀疑,奔雷魔剑体内的剑意,就是被人此人种下的,此刻正以箫音将其引爆。

      “掌灯!”

      就在此时,一声爆喝,如雷般响起。

      却是中年胖子将圣兵牢牢握在了手中,话音落下没多久,辽阔的大厅再度变得灯火通明,金碧辉煌。

      所有人在灯火绽放的刹那,立刻停下手中动作,方才还混乱不堪的场面重新变得寂静了下来。

      中年胖子脸色阴沉,他放眼看去,整个天星阁几乎全都毁掉了。

      好些展台中的竞拍品,都被人趁乱取走,放眼看去一片狼藉。

      “今天谁都不准走!谁敢放肆,格杀勿论!”胖子怒火中烧,发出雷鸣般的声响,让人心惊肉跳。

      砰!

      可他话音落下,又是一声巨响突然暴起,天星阁最顶层的包间轰然炸裂。

      一颗人头,在众目睽睽飞了出来。

      是奔雷魔剑!

      “箫音一曲,就当是奔雷魔剑的人头钱了,天星阁终究是做买卖的地方。”

      箫声戛然而止,林云睁开双目,嘴角勾起抹笑意,一个闪身,便在空中将奔雷魔剑的人头提在手中。

      月光之下,他披着银色光辉,一手握箫,一手提着人头,扶摇直上。

      这……这到底怎么做到的?

      所有人目瞪口呆,惊呼声四起,全都看傻了。他竟然真的在天心阁,斩杀了奔雷魔剑,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取走了奔雷魔剑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