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念我之名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无边夜色,化作血色绯红。

      冷傲然在弯月朦胧之下的诡异笑脸,看的人不寒而栗,彦腾三人脸色都变得前所未有凝重起来。

      “小心!”

      彦腾瞳孔猛的一缩,突然大声说道。

      话音未落,冷傲然的剑动了起来,可他的人分明还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彦腾来不及多想,抬手一拳,直接迎了上去。

      轰!

      在身后一道人影宛若山峰拔地而起,拳芒宛若城阙,横旦在了身前。

      咔擦!

      有城阙碎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刺眼的电光划破夜空,一道剑光将这拳芒轰然斩碎。

      刚刚还在原地的奔雷魔剑,突然就来到了彦腾面前,他的人来的很快,可他的剑来的更快。

      噗呲!

      几乎是刚刚斩碎彦腾的拳芒,剑光就在彦腾的身上划出一道血痕,彦腾退的已经足够快了。可还是被这一剑,划破右肩,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痛苦之色。

      “神霄伏魔!”

      关键时候,玄飞手持禅杖杀了过去,绯红夜色中有雷光暴起。他这一杖,击碎虚空,仿佛连山岳都可轻易荡平。

      霸道,凶猛!

      冷傲然扭身,避开锋芒,而后一剑划过。有血光如龙,龙头怒吼,将这一仗轻轻松松震了回去。

      轰!

      刺眼的剑光荡破层层云霄,三人中身法最快的雷岚,仿若惊鸿一闪手中剑光就朝着奔雷魔剑的脖子划了过去。

      嘭!

      冷傲然淡淡一笑,龙吟之后,龙尾一摆。

      轰隆隆!

      不待对方靠近,这剑光化成的血电蛟龙,一个摆尾衍化成激荡九霄的狂风。虚空震荡,将雷岚连人待剑,直接扫飞了出去。

      “死!”

      彦腾刚刚落地,便顾不得肩膀上的伤痕,一拳如彗星般横空而至,直接杀向奔雷魔剑的头颅。

      冷傲然手中之剑绕了圈,龙影缠绕在剑身上,一剑刺出,抵住那恐怖的拳芒。

      砰!

      惊天巨响中,地面在瞬间炸裂开来,彦腾爆退好几步才勉强站稳。

      “太嫩,太嫩,哈哈哈哈!”

      冷傲然大笑不已,他没给三人再度杀来的机会,直接发起了恐怖的剑势。

      顿时间,众人立刻瞧见,无比骇人的一幕。

      冷傲然以一敌三,这三大宗的翘楚,竟然被他一人压得有些踹不过气。

      绯红之下,血电耀空。

      可怕的剑势与雷电和煞气完美融合,冷傲然的剑意只有通灵巅峰,可他的雷霆意志却达到了极为骇人的境界。

      更要命的是,他的血煞还与剑意完美融合,可衍化出宛若真实般的蛟龙之威。

      太可怕了!

      不到半个时辰,这三人身上或多或少,就留下了鲜血淋淋的剑伤。而奔雷魔剑从容不破,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半点伤势都没有。

      这真的只是星河境吗?

      众人目瞪口呆,他们境界与奔雷魔剑相当,差不了太多。

      可这战力却相差何止数倍,完全无法想象,更要命的他看上去还很年轻,不会超过三十岁。

      或许传言是真的,他曾经真的是荒古域某个超级宗派的弟子。

      “九龙破天!”

      又是一道剑光闪烁,这一方天地被奔雷魔剑衍化成了血色汪洋,等到剑光彻底绽放之时。

      九道血色蛟龙破海而出,将彦腾杀人轰得吐血而飞。

      等到三人落地,各自脸色都苍白无比,嘴角有鲜血不停的溢出。眼中神色,看向奔雷魔剑之时,皆闪过抹浓浓的忌惮之色。

      奔雷魔剑!

      难怪,难怪半年之前,他可以在叶梓菱手中从容逃走。

      这人的实力,远非他们所能想象,怕是普通的星相境强者,也未必是他对手。

      远处,已经有人面色骇然,悄然远遁,不敢在继续继续去。剩下的人,则疯狂拉开距离,退到字认为安全的地方。

      “三宗弟子,是越混越回去了,我还没热身呢。”冷傲然看向三人,眼中闪过嘲弄之色,出言讥笑道。

      嘲讽这些所谓的亲传弟子,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

      尤其是对方在他面前跪地求饶,瑟瑟发抖的模样,更能让他兴奋到发狂。

      不过,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前方三人似乎颇为淡定,眼中有忌惮之色,可并没有多少恐慌。

      还有底牌吗?

      奔雷魔剑嘴角勾起抹笑意,眼中露出饶有兴致的神色,有点意思了。

      “奔雷魔剑果然厉害!”

      彦腾擦干嘴角的血渍,冷冷一笑:“若非有所依仗,我现在怕是得向你求饶了,可惜啊……彦某说过,今日你必死无疑!”

      伴随着话音落下,彦腾在储物袋上轻轻一拍,一杆华丽无比的银色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杆长枪披着银色光芒,有圣辉萦绕,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轰!

      当彦腾双手同时握住长枪时,一股磅礴圣辉冲霄而去,满天绯红瞬间被荡破。那轮弯月,重新绽放出皎洁的月光,月光如水温柔的洒在地面上。

      圣兵!

      瞧见彦腾手中的长枪,众人大惊失色,一个个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这应该是悬王殿楚天昊手中,那柄名为王钩的圣兵,它的枪头形似巨大的鱼钩,因此而得名。

      哪怕是在荒古域,圣兵也极为稀少,哪怕仅仅只是百纹圣兵。

      众人心头巨震,内心深处泛起巨大的波澜。

      扑通!扑通!

      冷傲然只觉得浑身血液加速,心扑通扑通狂跳不停,他在苍玄府如此高调,总算是钓了颗大鱼。

      “杀了他!”

      彦腾手持王钩,冷漠无比的看向奔雷魔剑,眼眸中没有丝毫感情。

      当他祭出圣兵后,这人就已经死了。

      轰!

      王钩的枪芒朝前一指,便有磅礴圣威汹涌而至,瞬间压制住奔雷魔剑的血煞。

      呼呼!

      肉眼可见的血色雾气如水一般,被不断的逼了回去,涌向奔雷魔剑的体内。

      玄飞和雷岚顿时压力大减,各自发出怒吼,将圣灵祭出朝着冷傲然重新杀了过去。

      冷傲然脸色微变,这圣兵的威压,确实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身法,星元,剑意,甚至血煞,全都被限制了大半。

      当即没有没有多想,将属于他的圣灵,血色蛟龙祭了出来。

      轰隆隆!

      三天圣灵在月色之下争锋,只一瞬就将辽阔的邱家府宅,尽数毁掉。数不清的院墙和建筑轰然倒塌,成片成片的化成尘埃。

      嘭!

      在三人厮杀之际,彦腾突然出手,手中王钩绽放出银色华光。

      密密麻麻的圣纹绽放,一束光洞碎虚空,眨眼就轰击在奔雷魔剑身上。咔擦,鲜血激荡,奔雷魔剑的身体立刻出现一个窟窿,血不停的流了下来。

      “哼,和我斗!”

      彦腾瞧得此幕,狞笑不已。

      铛!

      同时间,玄飞和雷岚的杀招也趁势落下,受伤的奔雷魔剑直接被轰飞出去,又是口鲜血狂吐而出。

      众人心头巨变,这就是圣兵的威能吗?

      还未真正出手,就让不可一世的奔雷魔剑,狼狈到这般地步。

      无法想象,楚天昊掌握此枪时,会强到何等夸张的境地。

      彦腾神色淡漠,眼中闪过抹杀意,在奔雷魔剑被雷岚二人轰飞的刹那动了起来。

      顷刻间,一道道圣纹在银色长枪上绽放,眨眼间这圣纹数量就达到了五十多道。圣纹在弥漫见,磅礴的天地之气不断涌入其中,彦腾手握银枪,长发乱舞。

      轰!

      他脚掌在地面重重一踏,地面瞬间就塌陷了下去,其人在半空绽放出比银月还要皎洁的光芒。

      身后缠绕的圣纹数量正式达到一百道,恐怖的威压席卷八方,所有人都被彦腾此刻的锋芒惊呆了。

      圣兵!

      这就是圣兵之威!

      “该结束了!”

      银枪在半空中一扫,彦腾的身影就消失在众人面前,等到他再次之时已落在地面上。

      轰隆隆!

      他身上的银色圣辉已磅礴到无法直视的地步,手中长枪,捅破层层叠叠的血光。一道道血色蛟龙发出凄厉的哀嚎,纷纷破碎,紧接着奔雷魔剑身上的护体星元也破了。

      名为王钩的长枪,带着摧枯拉朽的锋芒,直刺奔雷魔剑的心口。

      要死了吗?

      众人心无比紧张起来,纵横苍玄府的邪修奔雷魔剑,似乎就这样要死在彦腾手中了。

      这让人感觉有些不太真实,可在圣兵之威下,一切又显得如此真实。

      “死!”

      彦腾发出怒吼,一鼓作气,想要直接将奔雷魔剑捅的尸骨无存。

      当!

      可诡异无比的事情发生了,天地间有剧烈无比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奔雷魔剑心口出火星四溅,照亮夜空。

      这必死的一枪,竟然被挡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去,就见奔雷魔剑身上,不知何时披上了一层泛着金属光泽的重甲。那重甲岿然如山,有可怕的威压,仿佛是一座天化成了战衣,落在了奔雷魔剑身上。

      “玄天重甲!”

      彦腾大惊失色,失声道:“你是荒古域玄天宗的弟子!”

      “咳咳,圣兵还真是可怕啊。可惜,你连十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还是交给我吧!”

      奔雷魔剑嘴角溢出丝鲜血,脸色略显苍白,可却笑的格外张扬。

      轰!

      不等彦腾有所反应,他一伸手,就抓在了枪身之上。

      玄天重甲?

      雷岚和玄飞眼中同时闪过抹诧异之色,那是玄天宗的镇山武学玄天宝鉴中的秘术,只有玄天宗的弟子才有资格资格。

      玄天宗,荒古域最强超级宗派!

      一念及此,两人眼中皆闪过抹惊悚之色,这怎么可能,玄天宗的弟子,怎么可能跑到苍玄府来。

      可由不得他们怎么想,一击不成的彦腾,明显耗尽了大量的星元。

      几乎是刹那间,手中圣兵就被对方夺走,一挥手整个狠狠倒飞出去。

      “哈哈哈!三年啦,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总算找到点乐趣了。圣兵,哈哈哈哈!”奔雷魔剑握着银枪,神色兴奋到几近扭曲。

      该死!

      彦腾心中悔到肠子都青了,他瞬间明悟,对方是故意受伤引他出手。

      嗖!嗖!嗖!

      破空声犹如箭矢般接连响起,远方其他宗派的亲传弟子,见势不妙,纷纷远遁。

      “既然来了,就都别走了,都给我回来,哈哈哈!”

      奔雷魔剑狂笑起来,他双手握住银枪,方才被压制的血煞剑威以更恐怖的声势席卷而出。

      轰隆隆!

      那些飞出去的血煞雾气,衍化成可怕的无比的狂风,风中伴随着蛟龙的怒吼。

      蛟龙腾飞,仿若血色飓风,将那些远遁的人纷纷到卷了回来。

      不多时,所有人都被陷在他的血煞之威范围内,脸色苍白,动弹不得,一个个眼中神色,无比惊恐。

      “好戏该开始了,杀戮啊杀戮,该从谁开始呢?”

      冷傲然握着长枪,目光一扫,盯在了邱家家主身上。扑通,邱家家主立刻吓得瘫倒在地,六神无主,心中狂乱不已。

      至于其他的邱家星君,早已惶恐不安,纷纷跪倒在地。

      “魔剑大人,饶我们一命吧,我们是无辜的!”

      哈!哈!哈!哈!

      冷傲然大笑不止,在这狰狞的笑声中,邱家家主爬起来跪在地上,痛苦的道:“魔剑大人,今日之事,老夫愿意一力承当,你要的八千枚星神丹,我可在半月内凑齐。你若要杀,杀我一人便好,放过邱家其他人吧。”

      “不不不不!”

      奔雷魔剑咧嘴一笑,道:“老先生误会啦,你可是我的大功臣,若没你我怎么可能拿得到这柄圣兵。放心,你这条命我肯定会最后杀的!”

      大笑声中,他目光一扫,又落在彦腾三人身上。

      这三人立刻吓得慌了神,玄飞和雷岚都有些慌了神,目光不由自主的朝彦腾看去。

      彦腾强行镇定下来,目光闪烁,沉吟道:“魔剑大人,您既然是玄天宗的弟子,来这苍玄府肯定身负重任。只要大人愿意,我可给您鞍前马后,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冷傲然眼中闪过抹异色,旋即嘴角勾起抹笑意:“你这人实力马马虎虎,倒是不蠢,给我当狗还算是勉强够格!”

      “谢大人!”

      彦腾眼中闪过抹喜色,当即扑通一声,便跪倒在了地上。

      他心中想的很明白,他丢了圣兵王钩,回到宗门肯定死路一条。抱住奔雷魔剑的大腿,反而不失为一条活路,当狗总比死了要好。

      “不错!”

      冷傲然眼中露出满意之色,伸手指了指,其他宗派的亲传弟子,笑道:“这些人,你帮我杀了吧!”

      彦腾脸色变幻,这些人都是苍玄府其他宗派的亲传弟子,一旦杀了,他从今往后就再无退路。

      彻底和苍玄府决裂了!

      而且比邪修还要恶劣,他相当于卖主求荣,有斩杀邪修的宗门翘楚,彻底变成了邪修的狗腿子。

      “这些废物,的确不该脏了大人的手!”

      彦腾缓缓起身,很快就有了主意,反正冷傲然没让他杀悬王殿的人。

      其他宗派的亲传弟子,杀了也就杀了。

      “彦腾,你疯了嘛?”

      一群人见彦腾朝他们走来,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人就在刚才还要在斩杀奔雷魔剑。居然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对方的狗腿子,还要替对方来斩杀他们。

      “彦腾,你堂堂悬王殿的翘楚,就这点骨气吗?”其他宗派的亲传弟子,怒不可揭的道。

      彦腾淡淡的道:“一群死人,我需要和你们解释吗?”

      冷傲然笑而不语,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这人当狗倒是真不错。

      今夜收获之大,当真无法想象。

      可就在彦腾将要动手杀人之时,有天籁般的箫音,在这茫茫月光之下响了起来。

      紧接着,萧声越来越近,箫音中蕴含的剑意在天地间连连不断的响了起来。

      远远的,可以瞧见一道银色身影,在月光之慢慢接近。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一曲梨花谢,唯有玫瑰雪中红!

      一曲红颜笑,此事何堪忆从头!

      一曲轮回苦,此身何处再逢君!

      一曲乱江山,吾辈岂是池中物,此剑身来便不凡!

      箫音渺渺,浩浩荡荡,如歌如笑,在这绯红之下愈发激荡,让人热血激荡无法自抑。

      “葬花公子来了!”

      群情激愤,一个名字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出现,进而脱口而出。正是最近声名鹊起的葬花公子,被人称作萧剑双绝,一箫一剑,纵横苍玄府。

      但凡被他盯上的邪修,无一例外,全都死了。他的事迹,被传的神乎其神,在很多人眼中近乎星君之境无敌般的存在。

      葬花公子?

      彦腾瞬间就傻了眼,这家伙,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他刚给奔雷魔剑当狗,刚要出手斩杀其他宗派的亲传弟子,葬花公子就好巧不巧的出现了。

      让他颜面尽失,这条命就是捡回来了,以后也没脸在苍玄府待下去了。

      可恶!彦腾脸色无比之难看,右拳紧握,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有救了。”

      邱家家主看着那慢慢接近的银色身影,面露喜色,缓缓站了起来。

      箫音戛然而止,林云放下紫玉神竹箫,银月面具之下,谁也看不清的他的表情。他目中有着清冷的神色,居高临下,莫然看着奔雷剑魔。

      “又来一个送死的吗?”

      冷傲然看向对方,双手握着银枪,咧嘴一笑。

    【五千字大章,不分章了,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