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波澜不止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浮云剑宗林云,奉掌教之命前来助阵。

      大厅中各方宗派弟子,刚好正在谈论葬花公子的事迹,恰巧林云到来,当即就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

      来的不会是葬花公子吧?

      就连居中而坐的邱家家主,也是眼前大亮,脸上露出颇为欣喜和期待的神色。

      按照众人的推测,葬花公子应该大概率是浮云剑宗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浮云剑宗的亲传弟子。

      悬王殿彦腾,千鹤楼雷岚,青雷寺的玄飞,这三人眉头微皱,眼眸中闪烁着淡淡的寒芒。

      别看他们刚才不怎么在意,可内心深处对这葬花公子充满了敌意。

      宗派弟子,除了修炼之外,最重声名。

      可这葬花公子在短短一月,就声名鹊起,锋芒之盛将他们这些老牌的亲传弟子都给压了下去。

      各种真真假假的传说之后,更是传的神乎其神。

      甚至有传言说,即便是星君榜上的翘楚,也未必会是葬花公子的对手。

      捧的可谓是相当之高,不管真假,听在彦腾等人耳中,可谓是极其刺耳的。

      是以,他们目光微凝,全都朝着门外看了过去。

      看看这浮云剑宗来的人,到底是谁?

      哒!哒!

      脚步声响起,不多时,林云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一袭青衫,身背剑匣,容颜俊美,肤白若雪,精致的五官找不出丝毫瑕疵。尤其是眉心那点紫色印记,让林云的气质显得格外出挑,恍若妖仙一般特立独行。

      这……

      所有都为之一愣,显然都被林云的气质和风采给震惊到了,可旋即眼中就露出古怪之色,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

      天魄七重!

      这个人只有天魄七重境的修为,可以明显感受到,他真元浑厚而磅礴。气息格外强大,同等境界内怕是无敌的存在,潜力非凡。

      可修为却也是真真切切,如假包换的天魄七重境,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在场亲传弟子,哪怕是那些稍次一点的宗门,所来的亲传也有星河境的修为。林云陡然出现,可以说显得格格不入,颇为显眼。

      瞧见满堂翘楚齐聚,林云也是微微皱眉,这人来的有点多了。  

      难道奔雷魔剑杀的那些亲传弟子都是假的?

      也对,林云转念一想也就想通了。若来的阿猫阿狗,可能不会来这么多人,济济一堂好些人都还是站着。

      奔雷魔剑凶名越大,想杀他成名的人,也就越多。

      邱家家主眼中闪过抹不易察觉的失望之色,不过他依旧不失礼数,笑道:“浮云剑宗的弟子也来了,苍玄府四大宗派也算是集齐了,林公子请坐。”

      林云还了一礼,正要上前,一道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坐?坐什么坐!”

      彦腾眼中闪过抹寒芒,冷声道:“你也有脸坐吗?你看看这地方,有你坐的位置吗?多少星河境的亲传弟子,都老老实实的站着,你哪里来的脸坐!”

      此话一出,立刻让大厅内的气氛紧张起来。

      都知道悬王殿和浮云剑宗关系极为不好,可没想激烈到如此地步,这几乎是水火不容了。

      青雷寺玄飞冷笑道:“邱家家主给你这个脸是礼数,是客气,你一个小小的天魄,可别当自己有这个脸了!”

      千鹤楼雷岚端起杯茶,阴阳怪气的笑道:“啧啧,之前来些废物也就罢了,连星君都没有的阿猫阿狗也来凑热闹,真当和奔雷魔剑交手是过家家啊?”

      林云眉头微皱,有些意外,这三人对自己的戾气似乎很大。

      尤其是最先开口之人,他脸色微变,平静的道:“未请教?”

      “悬王殿,彦腾!”

      彦腾冷冷的哼了一声,身上星河境巅峰圆满的气息,一股威压爆发出去。

      “青雷寺,玄飞!”

      “千鹤楼,雷岚!”

      玄飞和雷岚嘴角纷纷咧嘴一笑,阴阳怪气的看向林云,眼中露出玩味之色。

      他们自然看得出来,这林云天赋应该很可怕,同等境界或许是无敌般的存在。其身上的气息,远非一般天魄七重境能比,甚至不必普通的星元境差。

      浮云剑宗派他来,可能就是场历练,并非真的指望他击杀奔雷魔剑。

      可既然他们三人来了,那浮云剑宗就不要有这想法了,这小子不管再如何天才,今日都别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其他人纷纷禁声,不敢发言,眼前这情况明显不对劲。

      一看就是四宗间的恩怨,当年浮云剑宗为苍玄府宗派之首,其他三宗都得忍气吞声。如今浮云剑宗没落,其他三宗弟子,对浮云剑宗可以说极其不客气。

      尤其是悬王殿,千方百计的打压浮云剑宗,不想让它恢复到当年的盛况。

      “原来是三宗的翘楚。”

      林云看了眼三人,心中恍然,他早就知晓浮云剑宗和其他三宗的关系。

      这地方,看来没法待了。

      邱家家主连忙笑道:“林公子千万不要误会,邱家对浮云剑宗绝无任何小瞧的意思,诸位能否给老夫一个面子,今日之事暂且放下,先一同对付奔雷魔剑。”

      彦腾冷冷一笑,丝毫没有客气的道:“之前我便给你面子了,让这些废物也都留在这里,可现在一个天魄境的蝼蚁,连废物都不如,你也想留下来?你这是不给我悬王殿面子啊!”

      “彦兄说得好!”

      玄飞大声笑道:“你这老家伙就想着两边都不得罪,世间哪有这么好的事,今日你要留他,我等便走。也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你连阿猫阿狗都留,完全就是没将我们三宗放在眼里。”

      千鹤楼雷岚慢悠悠的道:“我看这邱家是要没落了,难怪会被奔雷魔剑盯上,连天魄蝼蚁都要奉座,完全就是笑话罢了。”

      三人张扬跋扈,阴阳怪气,借着羞辱林云的机会,将在场所有人都贬了一顿。

      众人心中气急不已,可神色无奈,多少都有些没脾气。

      不说雷岚和玄飞,光是一个彦腾,就让他们觉得没法对付。若这三人都走了话,那伏杀奔雷魔剑,根本就无从谈起。

      邱家家主急的满头大汗,面露为难之色,看向林云,支支吾吾道:“林兄……你看先这样安排如何,我改日亲自上浮云剑宗赔罪。”

      林云笑道:“没事,我这人向来不喜欢让别人为难,我来此也只是奉命而为。家主无需为难,林某现在便走。”

      林云心中憋着口气,可也暂且忍下了。

      狗咬你一口,你总不能扑过去,一口咬过去。要么动手,要么闭嘴,对不入其眼的人他从来不废话。

      “走?”

      彦腾在桌子上突然重重的拍了下,顿时有声音宛若炸雷般响起,将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那声音之重,让人心惊胆颤,汗毛都竖起来了。

      其他宗门的弟子,被吓得脸色泛白瑟瑟发抖,腿脚都感觉站不住了。

      林云眉头皱了起来,这是要干嘛?

      悬王殿彦腾,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眼眸中寒芒凌冽,他身上有淡淡的杀意释放了出来。

      整个邱家大厅,骤然变冷,恐怖寒意侵袭四方。

      “你算什么东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自己是叶梓菱吗?我准你走了吗?”

      彦腾目光扫来,眼中迸发出慑人的寒光,属于星河境的锋芒,肆无忌惮的冲了过去。

      林云身怀巅峰圆满的通天剑意,自然不惧,只是神情淡漠的看着对方,冷声道:“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

      彦腾阴冷一笑,沉声道:“半年前,四宗联手伏杀奔雷剑魔。你家叶梓菱好大的威风,仗着通天剑意,对我等不屑一顾,我彦某不服,可被你家大师姐好好指教了一番!”

      林云对此不信,叶梓菱性格虽然强势,可绝不会贸然对人出手。

      只怕是这家伙出言不逊,没有想到叶梓菱已掌握通天剑意,被狠狠教训了一番,一直都心怀不满。

      青雷寺玄飞接口道:“当日叶梓菱可是有够威风的,仗着通天剑意,狂的没变。可惜还是闹了个大笑话,奔雷剑魔不仅跑了,还顺手宰了几个浮云宗的废物亲传,嘿嘿,可是打脸的很。若我家大师兄出手的话,奔雷剑魔活不过三招!”

      

      他说的这事,倒也不假,奔雷剑魔的确让浮云剑宗损失不小。

      不过这与林云有何关系?

      几人若与叶梓菱有恩怨,尽管找她便是……不过,叶梓菱如今通天剑意大成,怕是星相境的亲传弟子都不会是她对手了。

      这三人就算有些手段,也断不敢在叶梓菱面前放肆。

      所以就算我头上了?

      林云心中涌起丝怒火,倒是有趣的紧,所谓三宗看来真的不过如此。

      “叶梓菱当日指教了我十招,我也指教你十招,我也不为难你,我只用一半的实力。你要是不愿意也可以……”

      彦腾嘴角勾起抹嘲弄之色,阴测测的笑道:“跪下求饶,磕上三个响头,说浮云剑宗都是废物,你就可以走了。”

      “哈哈哈!”

      他这这般羞辱之言,立刻让身后三宗的其他弟子,哄堂大笑起来。

      “林云,你若没胆,就赶紧跪下。我们彦师兄,在悬王殿亲传弟子中,也是能排上号的翘楚,让你下跪也不算折辱你!”

      “他能有什么胆,浮云剑宗这些年也就靠一个女人撑着脸面,男人不都是怂蛋吗?”

      “我要是在浮云剑宗,绝对没脸待下去!”

      站在彦腾身后的那群悬王殿弟子,纷纷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神色颇为得意。

      玄飞和雷岚,端着茶杯,各自笑而不语。

      这林云在浮云剑宗肯定算是天才弟子了,平日里怕是心高气傲的很,受此折辱说不定就废了。

      若不愿收辱,怕是要不了五招,就会死在彦腾手中。

      可若这等天才,真的认怂跪了下去,那也是倒是相当有趣的事。

      想到此处,两人嘴角都不由自主的露出抹笑意,充满玩味之色。

    【下翻,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