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落花时节又逢君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浮云剑宗,宗门主殿。

      林云见到早已等候多时的浮云掌教,这老家伙和以往一样,深不可测。身上剑意更是可怕,他接近四品的通天剑意,在对方面前显得极为渺茫。

      这段时间,林云对昆仑界的境界划分,有了较为清晰的认知。

      龙脉境无论放到哪里都算上的是一方强者了,那是寻常人一辈子都无法触及的境界,神龙九脉,买凝结一脉实力都会有通天彻地的变化。

      在东荒算是沧海一粟的苍玄府,实际上一点都不算小,整个玄黄界都未必能比得上。

      苍玄府中,能有神龙境修为者,不过双手之数。

      即便是苍玄府的四大宗派,那些长老大多都是神丹境尊者,若能有龙脉境的修为,已能和掌教媲美,离开宗派也可以在苍玄府内独霸一方。

      而眼前这浮云掌教,不仅有神龙九脉的修为,且剑意匪夷所思。

      他所凝结的龙脉磅礴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同等境界的神龙第九脉强者,在他面前怕是一个照面都撑不住。

      林云心中奇怪,这样的人物,别说在荒古域就算是放眼整个东荒,都能有他一席之地,绝不可能默默无闻。

      可他却只在浮云剑宗,这样一个“小地方”出任掌教,有很多蹊跷无比的地方。

      “你这小子还真是坐的住,老夫不主动找你,你是打定主意不理我了。你入我浮云剑宗,也快有两个月了吧,一次都没来行过礼吧……”浮云掌教见林云来到,半真半假的笑道。

      林云心中莞尔,这老家伙神秘的紧,他越是了解越不愿意与其打招呼。

      不过眼下看来,是无论如何避不过了。

      “老家伙,找我有事?”林云眨了眨眼,笑眯眯的道。

      浮云掌教没有计较他的无礼,笑道:“找你自然有事,都快两个月了,你这修为才刚刚突破天魄七重境。一年之后,我怕没法和封珏交代……”

      林云来自下界,他和大世中的人不一样,他身上有许多潜力没有挖尽。

      其本身又是超凡,即便没有任何际遇,他降临昆仑修为也会狂突猛进。正常来说,他应该早就晋升星君了,何况他还登顶过圣剑山。

      那般际遇,可非同小可!

      林云目光闪烁,这老家伙应该看得出来,我是有打算冲击七花聚顶的。

      没有开口解释,林云静观其变,等待对方继续说下去。

      “想要冲击七花聚顶,没有那般简单……底蕴积累的够了,肉身能不能撑住也是个问题。你手中的真龙圣液,应该消耗的快差不多了。”

      浮云掌教笑眯眯的道,一双眼睛,似乎能看透林云的所有秘密。

      这老家伙还真是厉害!

      林云心中一沉,他的真龙圣液确实快消耗完了,苍龙圣天诀卡在第四重无法晋升。

      剑法和剑诀都提升了不好,修为底蕴更不用说,唯独肉身进展颇为缓慢。当真龙圣液不够用后,与其他方面的进步相比,几乎是停滞不前。

      “你有真龙圣液?”

      林云眼中闪过抹精光,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以对方的身法和实力,没有才是怪事。不仅问了句废话,还将自己需要真龙圣液的信息,给直接透露了出去。

      浮云掌教没有说话,他取出一幅卷轴,淡淡的道:“一个名字五滴真龙圣液,最上面的二十五滴!”

      林云展开卷抽看了下,顿时倒吸了口气,这上面全部都是邪修,无一例外俱是星君。

      至于最上面的那个名字,修为已经达到星河境了,比浮云剑宗大部分亲传弟子都强。

      “你是为难我。”

      林云瞥了眼对方,没好气的道。

      他才天魄七重境罢了,对付普通星元境的武者,倒是问题不大。可邪修哪里有普通人,至少都能媲美宗门的亲传弟子了。

      至于最上面那个名字,除却叶梓菱外,浮云剑宗其他亲传弟子,都难有必胜的把握。

      想要击杀,更是千难万难。

      打败一个人,和击杀一个人,是完全不同的难度。

      比如林云眼下,可能不是叶梓菱的对手,可对方想要将他击杀,不会任何可能性。

      邪修狡诈残忍,长时间作恶而不死,肯定都有着极强的保命手段。

      “你接不接受?”浮云掌教没有理会,淡淡的道。

      “当然。”

      林云有拒绝的理由嘛?根本就没有,他说着话,便将卷抽小心翼翼收了起来。

      浮云掌教笑道:“记住你要么一个都别动,要么就全杀了,否则名字上人有一个还活着。你就一滴真龙圣液都拿不到!一滴都拿不到哦!”

      林云脸颊抽搐了下,收好卷轴的动作都挺了片刻,苦笑道:“老头,你这已经不是为难我了,是要玩死我。”

      这老头从他入宗第一天开始,就有意给他压力,现在又要他玩命了。

      浮云掌教摸着胡须,轻声笑道:“你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根本就不知道冲击七花聚顶有多恐怖。别以为在通天之路有所际遇,靠着一枚九叶圣果,就可以成功了。差的远了,你就算把这些名字全都斩了,所得真龙圣液,也还远远不够。”

      “反正横竖都是死,这些邪修与浮云剑宗都有恩怨,你能杀多少都算是替浮云剑宗办事了,也算死的有价值。”

      唰!

      林云一口气将卷轴收好,眼中闪过抹锋芒,笑道:“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这些名字,我会杀的干干净净,一个不留。七花聚顶,我也绝不会死!”

      在这老头面前,他还真不愿被小瞧。

      此剑生来便不凡,吾辈岂是池中物,走着瞧!

      ……

      离开宗门主殿,山峰之巅有寒风吹过,林云清醒了许多,不由笑道:“这牛皮真吹得有点大了。”

      就在林云将要下山时,远方有琴音响起,顺着清风,拂过云海,传到了林云的耳边。

      洛姑娘又在弹琴?

      林云眼前一亮,我去顺点酒。

      云海之上,林云身上金光闪烁,他催动金乌九变,几个呼吸之后,便穿过蒙蒙云海,落在了那琴声悠扬的峰头上。

      亭中白衣女子,正在专注的抚琴,林云听的兴起,拿出紫玉神竹箫吹奏起来。

      他稍稍犹豫片刻,便手中箫音,吹奏起尘光剑法的意境来。

      两人并非首次琴箫合奏,不一会便各自找到了节奏,琴音和箫音像是两只鸾凤各自绽放出不同的华彩,可又相得益彰,在这群山之间,在这云雾之上环绕响彻。

      花从何处起,我从何处来。

      空山水漫漫,木叶风枭枭。

      飞花轻似梦,丝雨细如愁。

      人间无所有,赠君白马蹄。

      尘光剑法的意境,在林云的箫音之下被完美演奏出来,白衣女子眼中闪过抹异色。这是林云之前没有吹奏过的曲调,她十指快速拨弄起来,琴音变得温婉动人,少了丝平日的从容和淡定。

      而后犹如琴音突然一顿,仿若飞鸿破九天,直挂云霄,冲破星汉。

      林云眼中露出抹笑意,都说知音难寻,可这洛姑娘却似乎比他自己还要懂他。他初次吹奏此曲,对方应和起来,却是如此的轻松自如。

      箫音高昂起来,林云曲调变幻,心中热血激荡。

      我从天上来,花自掌心起。

      一念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云雾之上花开万里,微风拂过,青光如海,碧海青天,万万里无穷尽是一片光华照耀九天。

      林云放下紫玉神竹箫,方才有些压抑的情绪,彻底放松开来。

      “酒!”

      他看见桌上早已备好的美酒,嘴角泛起丝笑意,大步上前,直接端起来就往嘴里灌。

      好酒!

      一口饮尽,林云酣畅淋漓,大呼痛快。

      “今日箫音情绪变化很大,林公子心里有事?”白衣女子轻声问道。

      林云没有隐瞒,将方才与掌教所谈之事告知,同时取出卷轴。

      白衣女子拿过卷轴看了眼,半响,轻声道:“这最上面之人,你若与他正面交手,三成胜算都不会有。修为差距太大,不过若是以箫御剑,胜算还是有些的。”

      “光是巅峰圆满的通天剑意,就难有人能敌,你的通天剑意得到过圣剑山的补全,还似乎融合了苍龙之威,远非同等境界的武道意志所能比。”

      林云诧异的看了对方眼,这些他可没和对方说,浮云掌教都未必能猜得到。

      这女人倒是厉害,不愧是来自荒古域的圣者世家。

      “洛姑娘倒是懂我,此去终究是凶多吉少,不过走前能喝道这等美酒,却也无憾了!”林云大气一笑,将剩余酒水一口饮尽。

      “你若喜欢,那就活着回来,想喝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准备。”

      白纱斗笠之下,女子轻轻一笑,似叮嘱,又似诱惑。

      “什么酒都可以?”

      “都可以。”

      “那我要喝千年火!”林云笑吟吟的道。

      “可以!”

      林云随口一说,可没想到对方却答的颇为淡定,仿佛不过一件小事。

      厉害厉害,圣者世家真了不起。

      “那我看来非得活着回来才行了。”林云笑了几声,将走之时,忽然想到什么,转身看向对方道:“我只知道姑娘姓洛,还不清楚名字叫什么。”

      “我性洛,名花!”

      洛花,好奇怪的名字,林云心中嘀咕了声,立刻就想到了那句,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其实我另外一个名字,也与花有关。”林云笑道,他所说的自然是葬花公子。

      “哦?”

      洛花颇为好奇的望了过来。

      林云一笑而去,并未解释。

      通天之路,葬花公子的名号一旦出现,必是血雨腥风。葬花公子,杀人只需一剑。

      如今在这昆仑大世,属于葬花公子的声名,也该稍稍展露了。

    【下翻,还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