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鲜血淋淋的宝骨,裹挟着磅礴龙威,闪耀着刺眼的雷光,天穹之间每一寸空间都被这光芒所照亮。

      苍龙宝骨!

      谁都没有真正见过苍龙宝骨,可当瞧见帝羽界子手中的宝骨时,一眼就认出来了这肯定是苍龙宝骨。

      除了苍龙宝骨之外,在没有其他宝骨能有这般锋芒,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

      帝羽!

      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界子,存在感十分之低,可但凡对十方界子稍稍有了解的人,便不敢对其有丝毫小瞧。

      他曾经以一敌三,一人之力从三大界子手中强势夺下枚神之血果。

      他很少出手,可一旦出手必定石破惊天,绝无失手。譬如现在,连番大战诸多界子,展现出无敌风采的林云,几乎是瞬息之间就被他将苍龙宝骨夺走。

      虽说林云被五大圣灵同时轰击,已深受重创,之前连番和界子交手同样消耗不少。

      可就在呼吸之间,便取走了林云身上的苍龙宝骨,依旧让人震惊,不可思议。

      传闻宝骨与林云早已融为一体,可并不好取,宝骨本身禁制就足以强到让许多人深感忌惮的地步。宝骨没那么好取,林云即便只剩下一口气,也定然还有反扑的余地。

      可他既然挖走了宝骨,那在刚才电光火石间,他肯定压制住了林云。不仅让他动弹不得,甚至连真元和剑意都被禁锢,完全没有反扑的余力。

      细细想来,他的实力让人惊恐!

      “这怎么可能……”

      人群中,最震惊的莫过于洛尘等人,他们双目大睁,眼中露出极度不可思议的神色。

      当日在苍龙宝殿前,他们可是亲眼见到那不可一世的魔灵,想要夺取宝骨被直接重创的画面。

      强如魔灵都无法夺取宝骨,帝羽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几人心中充满了疑问,可方才的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几乎没有人看清帝羽的动作。甚至连他何时出现在林云面前都没有看到,等到看清之时,林云的宝骨已经被取走了。

      不管如何,充满无上诱惑,惹的三大界子同时出手的无上宝骨,落在了谁也不曾想到的帝羽界子手中。

      其他五大界子,目光闪烁,看向帝羽的神色有些复杂。

      林云是他们联手击伤的,可这果子却被帝羽给摘走了,换做是谁心里都会很不爽。

      不过眼下他们消耗甚多,也无力与帝羽相争。退一步讲,就算真的巅峰状态,几人也未必敢和帝羽争锋,十方界子中属他最为神秘,让人忌惮,永远都透着丝迷雾。

      突然……

      “奇怪,他好像有点不对劲。”

      有界子中眼中闪过抹精光,死死看向帝羽。

      自拿到宝骨后,帝羽便一动未动,这很诡异,明显不正常。

      嗡!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之际,握着苍龙宝骨的帝羽,身体突然颤动起来。他手中宝骨爆发出阵阵龙吟,天色阴沉,雷云滚动,苍穹间一道道闪电撕裂苍穹,爆骨中的龙威引动出可怕无比的风雷之力。

      这还未完!

      那黑色的龙骨上,有古老的气息弥漫而出,旋即刺目金光突然迸发出来。晦涩难懂的纹路,在那龙骨声犹如鲜血般流淌显现出来,一股股可怕的力量疯狂爆发出来。

      “神纹!”

      “我的天,这是一缕完整的神纹!”

      “帝羽遭受到了反噬,那宝骨并未臣服他,这下有好戏看了。”

      “完整神纹啊,这宝骨可能来一尊苍龙王!”

      众多惊呼之声响起,一道道目光,惊奇无比的看向宝骨。众人皆好奇无比,以帝羽的实力能否将其压制,若是无法压制住的话,他的下场可能会极为凄惨。

      扑通!

      就在众人目光被宝骨吸引之时,林云摇摇欲坠的身躯,坠落在水面上溅起道道大片水花沉入池底。

      “死了吗?”

      “这还能活,那他命是真大了,本就遭受重创,现在宝骨又被挖了,十条命都不够活。”

      “哼,就算侥幸不死,也算是废了。不过他也算是值了,皇图界子为他陪葬,神幽界子被他断了一臂。”

      “水底有禁制,不死也得死,从今往后世上再无葬花公子了。”

      几名界子目光扫了眼,便没再去看,一个死人不值得关注。

      “云哥哥!”

      圣泉灵池边缘上方,月薇薇坐在血龙马的背上,眼中露出悲痛欲绝的神色。

      嗖!

      她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思考能力,不由自主就朝着圣泉灵池闪电般落了下去,一双美眸,写满了怒火和痛苦。

      若云哥哥死了,这里所有的人都得陪葬!

      “放肆!”

      可她刚刚一动,悬挂在星穹间的通天宝镜便朝她照了过来,一方空间瞬间被禁锢。

      来自诸多宗门的长老,目光冷漠的盯着她。

      “小女娃,最终之战你没参加,就不要干扰。否则,不管你来历如何了得,我等都不会坐视不理。”宝镜之下,来自玄天宗的金绝长老,神色冰冷的盯着月薇薇。

      “老东西!”

      月薇薇咬牙切齿,又是这老鬼。

      可在通天宝镜的禁锢下,任凭她如何冲击,这一方空间硬是无法打破。

      嘭!

      来自苍龙宝骨中的神纹和龙威,被压制到极限后轰然爆炸,刺眼的光芒犹如极昼一般闪耀。一圈金黄色的光芒扩散出去,五大界子面色微变,他们使出全力可被震飞出去。

      等到落地之时,各自吐出口鲜血,可他们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纷纷抬头,朝着光芒的中心,帝羽界子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帝羽神色微变,手握宝骨,身上气息瞧不出任何变化。

      “幸好这宝骨的封禁,他只解开了一重,若不然此次真的麻烦大了。”

      帝羽眼中闪过抹侥幸之色,方才多少有些莽撞,未等林云真正死亡就来取骨。虽说对方已深受重创,还刚刚以宝骨催动过苍龙圣甲,可到底还一口气仍在。

      瞧见其他界子的目光,帝羽神色不变,他轻声道:“林云是诸位联手重创,我不过侥幸才取得宝骨,绝不会据为己有。暂且置于我手中,最终之战,谁若能拿到榜首,我定将此物双手奉上。”

      “如果帝某侥幸拿到榜首,诸位的功劳我也会铭记在心,必会赐予对应的宝物,诸位觉得如何?”

      他这番话说的相当大气,纵使有人不服,眼下也难以反驳。

      见其他人没有意见,帝羽继续道:“眼下诸位消耗不轻,帝某也受伤不轻,最终之战,半个时辰后开始如何?”

      “帝兄厚道!”

      “没意见。”

      “如此最好,方才林云生出来的波澜,也总得消化一下。”

      其他界子先后开口,他们与林云交手,各自祭出巅峰一击,血气消耗甚大。方才宝骨神纹发威,几人避之不及,又被狠狠伤了一番,帝羽的意见正和他们的想法。

      噗呲!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当几人同意后,帝羽嘴角溢出抹血渍,脸色瞬间惨白。

      那般模样,一看就是遭受了巨大的重创,众人豁然惊醒,这才醒悟过来帝羽伤的比他们所有人都重。

      几名界子的目光,顿时颇为不善的看向帝羽,神色阴晴变幻。

      帝羽盘膝而坐,朝着几人咧嘴一笑,随意道:“半个时辰后再战,我等有言在先,同为界子想来这最终之战也必然是君子之争。”

      说完,他双目紧闭,身上有光芒绽放出来。

      伴随着功法的运转,空气中飘荡的好些千香圣夜,也随之而动汇聚在其体内。

      诸多界子被帝羽摆了一道,心有不岔,但也只能吞下这口气。各自寻得一处水面,盘膝而坐,一边吞服丹药疗伤,一边以真元吞噬千香圣液。

      诸人见状,也都开始尝试吞噬千香圣液。

      一时间,方才还惊天动地的战场,陷入某种宁静安逸的氛围。辽阔的圣泉灵池,风平浪静,花香四溢,所有人都在平静的争夺着千香圣液。

      可谁都知道,这等平静只是暂时的,半个时辰之后,将会有惊天大战。

      而这场最终之战的主角,注定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界子,且不说他们所在的区域千香圣夜要远多于其他地方。光是这些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就让人头皮发麻,没有圣灵武学根本就无法和界子抗衡。

      天地寂寥,静籁无声。

      可每个人的心都难以安静下来,无论是心有不岔,对苍龙宝骨念念不忘的诸多界子。亦或是目睹方才惊天大战的其他翘楚,神幽界子被断一臂,皇图界子陨落凋零,葬花公子宝骨被挖。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无法真正平静,最终之战的残酷和惨烈,实在远超众人的想象。

      沉落在水底的林云,思绪一片混沌,他感觉生机正在迅速流逝。能在五大圣灵的同时轰击中活下来,靠的就是以苍龙宝骨催动的圣甲,可即便如此依旧遭受重创,几近半死。

      等到帝羽杀来之时,剑意还来不及催动,对方就挖走了苍龙宝骨。

      速度之快,不仅旁人没有反应过来,连林云自己的思绪都没有跟上。自降临这通天之路以来,林云从未像现在这般伤重过,有无尽的不甘塞满在胸腔,连宝骨被挖的剧痛都无法将其驱散。

      纵使如此,林云心中依旧有顽强的意志在坚持,剑客,一息尚存,就不可认输。

      可他伤的太重了,胸前伤口鲜血不停的流出,生机源源不断逝去,意识逐渐模糊不清。

      这就是死亡的滋味吗?

      林云思绪飘散,已无法凝聚,只有些许朦胧的念头徘徊。

      “哼,有本帝在,你可还没那么容易死。”

      就在林云意识将要彻底消失之时,有清脆飘渺的女声,在其脑海中如电光般响起。那声音飘渺悠远,蕴含独断万古,唯我独尊的霸气。

      很陌生的声音,可似乎好像在哪里听过。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