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月薇薇 我带你走!
     玄龙,魔象!

      两大圣灵从两大界子的体内爆发出来,恐怖的圣灵之威,立刻就将原本千疮百孔的风陵广场彻底撑破。

      咔擦!咔擦!

      岩石碎裂开来,数不清的火焰喷涌而出,数不清的巨石漂浮在空中。辽阔巍峨的风陵广场此刻荡然无存,唯有一片混乱,空间到处倒是碎石和火焰,神幽界子被葬花剑钉死在一块巨石。

      他口中有鲜血不停的涌出,眼眸中涌动着愤懑不甘的神色,脸颊苍白没有血色。

      接连两次在林云面前跪下,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无法原谅。

      而那身背剑匣的青色身影,则在众人完全想象不到的情况下,腾空暴起,义无返顾的迎上了天乾、玄龙两大界子。

      “找死!”

      两大界子瞧见林云不自量力的杀来,眼中迸发出冰冷的杀意,目光深处,寒芒凌冽的吓人。

      “龙镇八荒!”

      “魔象碾星!”

      他二人各自怒吼一声,他们不仅仅祭出了圣灵,且以圣灵催动出了让天地都震颤的武学。

      轰隆隆!

      玄龙界子的身上光芒暴起,龙威大涨,在这圣灵之威的加持下,他恍若一条龙横旦虚空,以无上威力镇压了下来。

      一道又一道的龙影从他身上飞了出去,缠绕在他身后那片虚空中,萦绕成一幅群龙飞天的画面。这等磅礴威压之下,那空间中破碎的巨石都变得禁止不动起来,一方空间都被直接禁锢了,仿佛连时间都停止了流逝。

      天乾界子的手段同样强横,他的身上有一缕缕魔纹萦绕,那是魔象身上烙印的原始魔纹。此刻这些魔纹一一显现,萦绕在他的身上,他抬起了手掌心涌动着漆黑的魔光。

      那等魔光交织着诡异的能量,仿佛有生命一般在蠕动着,蕴含着让人窒息般的恐怖力量。

      天地寂静,在这两大圣灵武学面前,任何光芒都变得黯然失色起来。

      咔!咔!咔!咔!

      有剑刃碎裂之声不停响起,那是林云的通天剑意,在这两大圣灵武学的威压面前支撑不住出现了裂缝。

      众人大吃一惊,目瞪口呆,眼中皆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我的天,这才是真正的圣灵武学吗?”

      “太可怕了,竟然连通天剑意都有些无法抵挡啊……”

      “通天剑意是星君方才能掌握的力量,可圣灵武学同样不是天魄可以掌握的,若是单独面对一道圣灵武学的威压。或许可以挡住,同时面对两大圣灵武学就有些够呛了。”

      有人做出分析在解释通天剑意的威压,不过也有人觉得,通天剑意是因为同时在镇压神幽界子才出现了裂缝。

      可不管如何,眼前的情况对林云来说都极为不利。

      “林云这以一敌二是要找死吗?他的佩剑在镇压神幽界子,他的两大圣灵之威刚才就几乎耗尽了血气,他拿什么和两大界子斗……”

      林云的疯狂举动,举目皆惊。

      圣灵武学可无法随便祭出,一旦祭出将会消耗磅礴血气,甚至再无一战之力。天乾、玄龙两大界子既然选择祭出圣灵武学,肯定是放手一搏,不想让林云继续张狂下去了。

      “到此为止了,可惜了……”

      皇图界子目光闪烁,眼中露出淡淡的笑意,这林云真的让他大吃一惊,差点以为对方要逆天改命。

      好在要结束了!

      两大圣灵武学同时出击,血气耗尽,还要分心镇压神幽界子,他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

      只要林云死了,那他身上的苍龙宝骨就是无主之物,他也不用背上什么道德压力,尽管出手去抢便是。

      嘭!

      天穹间,伴随着两大圣灵武学的袭来,林云身上的剑势犹如堤坝般崩溃起来。他冠绝这片天路的无敌剑意,正在陷入某种不敌的状态,让许多同情林云的人心立刻揪了起来。

      一旦通天剑意崩溃,以林云的修为,可没法挡住圣灵武学之威。

      “啧啧!”

      被死死钉在巨石上的神幽界子,神色狰狞,发出森然冷笑。他的双手握住剑刃,鲜血自掌心流出,他忍住剧痛想要将此剑拔出来。

      同时间,天乾、玄龙两大界子不断逼近,准备彻底摧毁林云的剑势。

      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林云闭上双眼,任由身边剑势被不停的摧毁。他运转苍龙圣天诀,让自身血气不停的恢复,同时在众多错愕的目光双手快速结印。左手金乌,右手银凰,璀璨的光束在指尖不停交错。

      金乌和银凰的庞大虚影,正在林云身上缓缓散开,爆发出可怕的威压。

      “圣灵武学?”

      众人大吃一惊,就连其他战界的那些界子,眼中瞳孔都猛的缩了起来。

      这家伙疯了吗?他还能祭出圣灵武学?他还敢祭出圣灵武学?

      他双灵同修,消耗的血气本就远超常人,之前祭出两大圣灵之时,血气就消耗的七七八八了。眼下看他这般阵仗,不仅要祭出圣灵,他还要以圣灵催动武学,施展出完整的圣灵武学。

      这得消耗多少血气,别说能否以一敌二挡住两大界子,就算勉强挡住,自己怕也得化作血气全无的干尸。

      苍龙宝骨!

      十层禁锢打破一层的苍龙宝骨被林云催动,瞬间有磅礴龙元溢出,林云所剩无多的血气此刻在龙元的补充下彻底充沛起来。一股股无法形容的龙元灌注血气之中,充斥到四肢百骸。

      随着苍龙宝骨的激活,林云周身环绕的金乌、银凰虚影,迅速变得凝实起来。

      他的剑意在崩坏,可身上的圣灵之威,却是扶摇直上,光芒璀璨。

      死一般的趁机弥漫在这片天地,所有人都被林云的举动震撼,他们看出来了,这少年他并非无敌。

      他很狼狈,脸色苍白,随时都会倒下。可他的无敌之心,他的眸间涌动的锋芒,他的坚持,他的固执,却让人油然生畏。

      困在囚龙台中的月薇薇,死死抓住锁链,眼中生出前所未有的悔恨之色。

      她不顾雷霆锁链身上迸发的电光,拼命挣扎,她真的好恨,恨自己为何被三大界子抓住,让林云陷到如此危险的绝境。

      谁与你为敌,便是与我为敌!

      她想起通天之路,

      “强弩之末,还在硬撑,找死!”

      天乾界子森冷一笑,身上涌动的魔纹,愈发璀璨起来。

      他和玄龙界子两人,各自祭出的圣灵武学,在逼近林云之时不停将血气注入进去,显然各自都承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这人太过可怕,这一击必须让他死去。

      “金乌衍天!”

      可就在此时,低沉的怒吼从林云口中迸发出来,他紧闭的双眼豁然张开,金乌圣灵冲出体内化为金光,冲霄而去。

      哗!

      双翅展开几近十米的金乌神灵,犹如电光般盘旋,一轮又一轮的金色光芒洒了出去,此刻圣凌天。那光芒将天穹渲染成一幅金色的流光画卷,碧空如洗,空灵澄澈,金色的画纸上有星辰点缀。

      嘭!

      在等浩瀚圣威的弥漫下,携带着圣灵武学之威,摧枯拉朽破开林云剑势的两大界子,当即脸色大变。

      这……怎么可能!

      明明剑意都快要崩溃了,却突然爆发出这般惊人的圣灵之威,天乾、玄龙两名界子,明显有些措手不及。

      “不自量力,你能祭出圣灵武学又如何,还能挡住我两联手不成!”

      玄龙界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不信,有人可以以一敌二,同时挡住两大圣灵武学。

      就算真的挡住了,独自承受两大圣灵武学的林云,肯定也会比他们伤的重,到头来还是一个死字。

      可还没完!

      “银凰化地!”

      林云十指变幻,银凰圣灵飞了出去,他化为银光铺洒在出去,在他的脚下立刻形成一片如镜子般的银色湖泊。湖中山河点缀,城阙楼阁无数,悠远连绵无尽宏伟。

      一袭青衫,站在湖心的少年,长发张扬,额头汗水不止。

      他很辛苦,即便有龙元相助,磅礴的血气也仿佛随时都会耗尽一般,脸上的血色早已被抽空。

      这没得选择,这是双灵同修必须付出的代价,任何人都无法避免。

      他在颤抖身体摇晃,单薄的身躯,似乎下一刻就要倒去。

      可他坚持了下去,昊日为天,银月为地。

      “天!地!同!心!”

      林云一字一顿的喝出声出来,他发出怒吼,他耗尽龙元血气,腾空而起,直接冲向那两大界子。

      轰隆隆!

      这一刻恐怖的气息弥漫世间,天榻了下来,地陷落进去,日月无光,天地失色。

      金乌和银凰化化为天地间唯一存在的两道光束,携带着金色流光天穹和银色茫茫大地,转瞬间汇聚到林云的掌心。

      嘭!

      无尽能量注入到林云体内,他浑身上下绽放出刺眼的光芒,黑色长发迎风乱舞。掌心之间则是数不清的混沌气流蠕动,内在的磅礴能量则在颤抖,像是一颗跳动的心脏。

      砰!砰!砰!

      在这跳动之间,天地间剧烈的颤抖起来,沉寂而可怕的气息不断加深。

      噗呲!

      明明已经退到数十里外的观礼者,在这跳动声响起的刹那,一个个脸色惨白吐出大口鲜血。一些修为不济者,他们的胸膛直接炸裂,心脏要跃出体外。

      “该死,这怎么回事?”

      众人惊慌失措,无法理解,纷纷运转真元抵挡着这股诡异的声音。

      玄龙和天乾界子,两人瞳孔猛的一缩,内心深处突然爆发出无比惊恐的情绪,脸色吓得瞬间惨白。

      这……这真的是圣灵武学吗?

      “给我败!”

      林云一声狂喝,五指紧握,将这一拳彻底轰了出去。

      咔擦!

      仅仅一瞬,两人祭出来的圣灵便被轰得四分五裂,磅礴的拳威横扫了出去。

      咔!咔!咔!咔!

      二人当即吐出口鲜血,他们身上有保命的道甲,他们界子手段之多远超旁人。这一刻却显得极为无力,层层叠叠的异象,从二人身上绽放出来,形成护体之光。

      可一碰就碎,摧枯拉朽,肆无忌惮。

      嘭!

      两人身上的道甲应声而碎,护体真元分崩离析,胸前各自出现一个窟窿血流不止。

      晃荡!

      摇摇晃晃的二人,像是断线的风筝,直接坠落下去。

      林云转身飞去他长袖如云,身若游龙,在虚空碎裂的巨石上不停跃动,朝着那囚龙镇狱台奔去。

      天地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视线随他而动,哑然无声,眼眸深处尽是无法掩饰的震撼。

      他一人之力,横扫了三大战界!

      这是谁都无法想象的壮举,没法让人相信,他仅仅只是玄黄界走出来的一匹黑马。

      “剑来!”

      将要抵达那囚龙镇狱台时,林云震碎脚下的巨石,腾空而起,扬手一招。

      哗!

      将神幽界子钉死在巨石上的葬花剑,化作流光飞火,一个眨眼落在林云手中。他五指紧握握住葬花,身上本已快要崩溃的剑势,在刹那间重回巅峰,青霄树动,紫鸢花开。

      林云神色冷峻,在这万众瞩目下,一剑劈了出去。

      咔擦!

      囚笼台四分五裂,雷霆锁链也被这一道剑光完美斩断,通天剑意,有我无敌。

      林云青衫破烂身上挂满伤痕,他脸色苍白,披头散发,没有了那无敌风采。这一刻他很真实,他的嘴角还有血迹未干,眼中还有血丝如泪般流淌。他看向前方,嘴角露出一抹略显青涩的笑意,伸出手道:“月薇薇,我带你走。”

    【你们催更,我很着急,可这是我的孩子,我要负责。最近的情节,需要一章比一章好,只要没有写的比上章好,这口气就会断掉。那种不断累加的压力,外人很难想象。大部分人只管作者更新的多少,不在意过程。可我要真写的差了,也没人会安慰我,只会骂我,我自己也会骂自己。好几次我写到凌晨三四点,我也没说什么,好像也没撒人在意。我性格有些缺陷,可也有些坚持一直都在,希望大家能公平的看我。最后感谢给我打赏投月票的书友,感谢那些不吝啬赞美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