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欺我年少
    林云走了,走的很果断。

      可中央广场被一剑断开的灵湖,却依旧没有并拢的趋势,半空中溅起的水花和水幕,都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禁锢。

      在灵湖中修炼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凌厉的剑意,不由脸色微变。

      那里已经化为一片禁区,除非林云的通天剑意消散,否则无法继续修炼。

      众人看的啧啧称奇,惊叹不已。

      通天剑意的玄妙,让人叹为观止,如传说中一般强到不可思议。

      至于跪在场边的贺千凡,则早已无人理会。

      离开中央广场很长一段距离后,林云冷峻的脸色,才变得彻底阴沉起来。眉宇之间,有无尽的杀意在疯狂蓄积,他的情绪远没有广场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冷静和强势。

      嗖!

      林云突然止步,让一旁的裴雪显得很诧异,“怎么了?”

      “有人在盯着我们。”

      “谁?三大战界的人吗?”

      林云摇了摇头,回头看去,这些目光的主人都很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之境。

      是超级宗派镇守此地的强者,他们没有选择动手,那也就只是警告的意思了。

      “走吧。”

      林云没多说,一言不发朝前走去。

      等回到原来的院落时,颇为意外的发现,早有人守候与此。

      来者不凡,身上穿着金色道甲,道甲烙印着背上双翼的飞龙。身上有若隐若现的王者威压浮现,十分不凡,倚靠在门边早已等候多时。

      林云双眼微眯,一眼就看出,此人来自战界。并非实力的差距,而是身上那股气质,与他之前斩杀的战将非常相似,高贵不凡,即便没有刻意展现出来,也让人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他不是三大战界的人,没有杀意,那就是来找裴雪的。

      皇图战界!

      林云一瞬间猜到了很多,淡淡的道:“找你的。”

      裴雪脸色微变,没有动,她远远看到此人,神色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雪姑娘,界子让我来接你。”

      金衣青年语气平静,带着一丝恭敬,轻声说道。

      “我不走!”

      裴雪轻咬红唇,妖娆的面孔,出现少见的果断之色。

      “不走也得走。界子早就知道杀妖大会了,你留在一个死人身边没有意义。”金衣青年表情不变,提及林云,语气淡漠。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抬头看了此人一眼,不过什么都没说,表情恢复平静。

      他对战界没有好感,但此人既是裴雪的朋友,那他也懒得多说什么。

      “怎么你不信?”

      金衣青年沉吟道:“战界的底蕴没你想的简单,等你到了昆仑,就知道十方战界意味着什么了。没有强大的门阀世家支持,没有人可以占据战界,能够占据战界的世家,都经历过一番激烈的竞争,他们的传承远非你所能想象。”

      “界子们的手段,同样远超你的想象,你若去了,肯定死路一条。可你若不去,同样会成为废人,葬花公子重情重义,这是你的优点,没有这等心志你的剑道造诣肯定不会有现在的成就。可也是你的枷锁,月薇薇死了,必然会成为你的心劫。心劫不解,必成魔障,不仅修为难以寸进,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

      他的话很毒,字字珠心,如狂风暴雨般铺面袭来。

      裴雪争辩道:“他是超凡,没你说的这么不堪。”

      “超凡又如何?”

      金衣青年淡淡的道:“十方界子,哪一个不是超凡。杀妖大会是阳谋,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当这手段使出来的时候,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和界子们斗他太年轻了,想要成为界子,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阴谋诡计。岂是他一腔热血就可以抗衡了,说到底不过一个少年罢了,这通天之路,除了气运和实力,心机和城府可是同样重要。”

      林云没有理会他,平静的道:“裴雪,你走吧。”

      “大猪蹄,你说什么?”

      裴雪愕然,充满不解。

      “你本就是个拖油瓶,留着也是麻烦,我的事并不需要你掺合。”林云淡淡的道。

      裴雪闻言,身躯微颤,轻声道:“那你为啥救我……”

      “救你,自然是为了打听月薇薇的消息,不然我怎么知道神之血果的秘辛。”林云随意瞥了她一眼,领着血龙马,径直向院落走去。

      不过,将要进去前。

      他目光一扫,落在了金衣青年身上,嘴角露出抹笑意:“你说的很对,若是平日我懒得与你计较,不过现在……我真的不喜欢战界中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也就罢了,还聒噪的很。”

      嘭!

      话音落下,林云闪电般出手,一掌印了出去。他这一掌动用了圣灵武学的诸多变化,有圣灵之威暗中蓄积。一掌袭来,金衣青年只觉得天昏地暗,有两股磅礴的威压在天穹转动,日月无光,天地失色。

      当即脸色狂变,疯狂退后,不停的挥掌。

      他每退一步就挥出十多道掌芒,同时催动身上的道甲之威,抵御着那一掌落下的无上威压。

      蹭!蹭!蹭!

      他身形变幻,连退九步,腾挪挪移间轰出了接近上百道掌芒。

      可是没用,林云落下的这一掌太可怕,无穷变幻,无尽威压,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嘭!

      九步后,退无可退,这一掌直接印在了他的胸口道甲上。惊天巨响,震颤八方,他一口鲜血吐出,直接被震飞出去,狠狠摔倒在地。

      “超凡不可惹啊,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金衣青年嘴角溢出血渍,不过并未动怒,笑道:“不过……我说的难道不对吗?无论你去与不去,都是死路一条,你已经是个废人了。”

      “你说的很对,但和我揍你有什么关系?”

      林云抬手,挥了出去。

      金衣青年脸色彻底变了,他身穿道甲,承受刚才一掌都受的不轻。这要再来一掌,如何了得,想不重创都难。

      可林云出手的速度何等之快,隔空一掌,电光火石间就轰了出去。

      嘭!

      风雷怒吼,电光嘶吼,磅礴威压转瞬及至,金衣青年触不及防吓得闭上双眼,太快了。

      呼!

      他束起来的长发,劈散开来,胸前道甲出现丝丝裂缝,这一章声威骇人,可他并未受到任何伤害。

      金衣青年瑟瑟发抖,他睁开双目,面色发白。

      等发现自己无伤之时,只觉得劫后余生,后背发凉,不敢再有丝毫不敬,连忙道:“多谢。”

      “滚吧!带着这个女人。”

      林云挥了挥衣袖,冷冷回了句,便头也不会朝院落走去。

      一时间,寂寥无声。

      金衣青年神色肃穆,望向对方的离去的背影,怔怔出神,这个少年,值得敬佩。

      可惜……

      他摇了摇头,无声的叹了口气。

      “你干嘛要说那么难听的话。”裴雪面色难看,愤怒的看向金衣青年。

      金衣青年沉默,没有回答。

      “我让他说的。”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院落外的街道上,有一人缓缓走来。他黑发披肩,眸光深邃,丰神俊朗,器宇不凡,身穿金色长袍,仿佛带着光出现在了这片天地。

      “界子!”

      金衣青年连忙行礼。

      此人,正是皇图战界的界子,站在通天之路的金榜高手,最终之战,屹立巅峰的热门人选。

      裴雪神色变幻,旋即醒悟过来:“你怕我留在他身边,将皇图战界牵扯进来?”

      “自然。”

      皇图界子淡然道:“小圣女已经平安无事,神之血果顺利拿到,何必再与三大战界结仇。”

      “这也是你的阳谋?比他赶我走。”裴雪嘴角扯出一抹嘲讽。

      “算是吧。毕竟说起来,我也欠他一个人情,若他开口求我,我或许真的难以拒绝。不过他性格就是如此,我只要稍稍委婉的说些话,他就会做出决定,绝不会将你牵扯进来,因为……你是他的朋友。”

      皇图界子神色淡然,微微一笑,平静柔和。

      他的眼中透着智慧的光芒,深邃而不可捉摸,轻声叹道:“所以他只是一个少年罢了,空有一腔热血,被三大界子玩弄于掌间。他并不适合这通天之路,他太年轻了,想要通天,靠这一腔热血,何等天真。”

      “可他是因为我,才与三大战界结仇的。”裴雪很难受,那张妖娆的脸,几乎快哭了出来。

      “不。”

      皇图界子淡淡的道:“他身怀苍龙宝骨,连我都动心了,被界子盯上只是迟早的事。何况,他与那月薇薇关系匪浅,注定都会有此劫,与你无关。”

      “可他救了我!”

      裴雪终于抑制不住哭喊着吼了出来,而后不顾一切朝那院门冲去。

      她要去帮他,哪怕真的是条死路。

      嘭!

      可将要靠近时,院门轰然关闭,磅礴的力道将她生生震了回去。

      “大猪蹄,开门!”

      裴雪不管,她拍着院门,不停的喊道。

      皇图界子叹了口气,制止了她,沉吟道:“看来真的当你是朋友,小圣女,走吧。你不属于这,至于这场游戏,他一开始就输了。”

      任凭裴雪如何挣扎,她终究被皇图界子带走了。

      院门前空落落,静悄悄。

      院内,月光如水,只有少年一人,孤零零握紧拳头。

    【还会有一章,大家明早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