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风波未止
     天乾界子开口道:“确定要这么做?那个女人虽然没说,可她在昆仑大世必然有恐怖的来历,她可能来自天狐一族。”

      “管不了那么多了,已经对她够好了,该给点颜色瞧瞧了。这贱种不是和她关系匪浅嘛,我看他还能跳多久,还想通天之路斩杀我等,痴人说梦!看我怎么废了他!”

      神幽界子面色阴冷,咬牙切齿的说道。

      一直沉默的玄龙界子沉吟道:“就这样吧。总不能在四象城直接动手,至于那女人的来历……呵呵,她既然不说,那就当她不存在。我等在大世的传承也没那么好惹,只要拿到神之血果,一切都是浮云!”

      四象城有超级宗派坐镇,可以切磋,但谁都无法在此杀人。

      无论是要继续往前走,还是就此弃权,所有通天之路的万界翘楚都会聚集于此。它绝对安全,即便身位界子,也无法违逆某种规则。

      可这三大界子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笃定林云会亲自上门送死。

      突然,神幽界子开口道:“我们的秘宝呢!”

      神幽古碑、玄龙战旗、天乾魔爪!

      这是至宝,是他们亲自使用过的秘宝,族中大能所赐。即便以他们的境界,也无法将这秘宝的威能,完全释放出来。

      曾经,护持他们出入生命禁区,展现过滔天威能。

      他们看得很清楚,林云非常谨慎,在离开之前并未触碰这些他们使用过的秘宝。对方不敢冒险,忌惮这些秘宝,或许会残留界子的印记,可以隔空操纵将其震伤。

      他们来的速度也很快,不到半个时辰就赶到了。

      圣坛下的人,早就被他们气势所震慑,根本就不敢杀上圣坛,多看一眼都不敢。

      “不见了!”

      三大界子的脸色,顿时都黑了下来。

      此秘宝极为强大,否则也不会赐予战将之首,让他们以此来镇压林云。可眼下全都不见了,毫无踪影,无论是战旗、古碑、还是魔爪通通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三人神色大怒,竟然有人敢打此主意,几乎是在他们眼皮底下将至宝全都夺走了。

      “不对劲,这片战场都被打扫了,战将、战仆的储物袋,还有随身携带一些宝物都不见了!”

      界子们的目光,在这片鲜血染红的战场上扫去,神色渐渐古怪起来,眼中怒火愈发炽烈。

      “该死,究竟是谁!我天乾战界的玄光道甲都被人给扒了。我的天,连死人身上的东西都不放过,这究竟是谁!”

      “兽魂珠的碎片也没了!”

      “玄龙尺和火焰鞭也不见了……刚刚都明明还在的,可恶!”

      “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突然感到后背发凉,有些惊悚,目光中充满不可置信的神色。

      战旗、古碑和魔爪不太确定,可有些宝物,如储物袋、玄龙尺等物件,他们降临的那一刻都确信还在。

      可就这么眨眼间的功夫,全都消失了,在他们极目远眺,看向林云的刹那。整个战场被人打扫一空,所有值钱不值钱的宝物,全都被人给偷偷顺走了。

      他们嘴角抽搐,神色肉疼,眼中神色前所未有的阴冷。

      这太可怕了!

      虽说除却三大至宝外,其他物件不太入界子的眼,可多少都是宝物。让人无语的是在这等行为,几乎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将战场给生生扫了遍,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不存在了。

      这不仅可怕,也很夸张。

      与此同时。

      在前往四象城的过程中,林云张开双翅,裹挟着裴雪落在一处荒山之巅。

      山峰上抬头看去,四象城的轮廓已清晰出现在二人眼中,还未正式入城,但此地已极为安全。

      林云不语,他将裴雪放在一边,掀开衣衫看了一番。

      裸露的上半身,有好几道狰狞无比的伤口,有被兽爪撕裂过的痕迹,也有好几口牙印。每一道伤口周围,都弥漫着腐蚀的气息,伤口出的血肉像是被尸气沾染过一般。

      腐朽,苍老,触目惊心。

      这是太古封妖阵留下的伤势,此阵虽然被林云给破了,可伤势终究还是留下了。

      那些兽魂珠中残存的凶兽,极为可怕,并非简单的残魂。它们都经过改造和炼化,掺杂着魔气和一些古尸的残块,留下的伤口都带着极为致命的尸毒。

      若非林云练就苍龙圣体,他现在已经是死人一个。

      三大战将之首,之前如此笃定林云必死,也是有其缘由的。

      除此之外,紫碑、战旗、骨爪这三件秘宝,同样给林云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可都没有太古封妖阵来的可怕,这些伤势极为难缠,蕴含着某些古老的道韵,难以被祛除干净。

      连剑意都无法将其完全斩断,依旧在体内缓慢渗透,若是伤及内脏,只怕会相当凶险。

      “麻烦。”

      林云眉头微皱,这些伤无法致死,可却难以祛除。

      还好,四象城总算到了。

      林云稍稍松了口气,各种疲惫和伤势一并涌来,脑袋顿时晕晕沉沉,重的不行,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大猪蹄,你没事吧!”

      裴雪张大了嘴,她有点被吓住了。

      就在刚刚一瞬,林云脸色瞬间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极端虚弱起来。

      她忽然想到,在之前大战,太古封妖阵显威。天地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除了九双血淋淋的眼睛,什么都无法看到。

      在那段黑暗中,谁也不知道林云到底经历了什么。

      可圣坛下方,不在太古封妖阵内的好些人都深受重创,仅仅只是被波及到就有好些人无法承受。

      那段黑暗,林云肯定受创不小。

      可对方触及到林云的逆鳞,以月薇薇来羞辱他,让他强行将这等伤势压制,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

      头太沉了,林云感觉眼皮都重如山岳,无法控制。

      扑通!

      他摇晃一下就倒在地上,裴雪脸色哗变,飞身上前将他拦在了身上。

      靠近之后,更为清晰的瞧见那些伤口,花容失色,神色惊恐,忍不住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了。

      太可怕了,除了太古封妖阵的伤势,那界子留下的秘宝,同样声威不显。

      其实想想就只能知道,战将本身就没一个好惹,何况这么多战将联手。甚至那战将之首,还手持界子们赐予的秘宝,岂是轻易可以抹杀的。

      林云看似无敌,终究不是神。

      他是超凡没错,此番大开杀戒,堪称逆天。可付出的代价,终究不小。

      “大猪蹄!”

      裴雪眼眶有些湿润,这笨蛋即便身负重伤,临走之前,还是在人群发现了自己,不顾伤势将她也带离了。

      一路出手到现在,对方其实已经仁至义尽,没必要来管她了。

      她其实也知道,若非固执的要带自己一起走,即便面对所谓界子,林云也可以轻松杀出去。

      远远不止于,要像现在这般惨烈。

      嗖!

      破空声响起,血龙马出现了,它咧嘴在笑,笑的很得意。它是来显摆的,战场上残留的宝贝都被它顺走了,甚至在界子们的眼皮底下,将将战场硬生生的扫了一遍。

      可瞧见,躺在裴雪腿上的林云,当即就慌了神。

      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张口吐出储物袋,一件又一件的宝贝拿出来。它有很多宝贝,有些是打扫的战利品,有些是它自己在遗迹中闯荡夺来的。

      平日里都舍不得拿出来,眼下却一件一件的取出来,家底都给掏空了。

      裴雪看的很意外,完全没想到,平日里没什么正经的魔宠。真正碰到麻烦后,会如此不顾一切的出手,好些宝物看的连她都咂舌不已。

      血龙马时不时,取出宝物来咨询她,让她给林云喂服。

      不一会,林云浑身上下就像火炉一般,红彤彤宝光四溢,毛孔中渗透出浓郁到骇人的灵气。

      “够了够了。”

      裴雪见状,不得不出手制了。

      林云情况并没有那么遭,他生机很强大,体内血气更是如汪洋般浩瀚。只是伤势太重,真元消耗太大,方才陷入昏迷。

      血龙马这般喂下去,林云怕是好几天都醒不过来了,这药性太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