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九百七十二章 记住我说过的话!
    脸大,欠抽!

      林云的话不是一般的吓人,他竟然要抽两个星耀之灵的掌控者耳光,狂妄到让人有些无法想象。

      除了洛尘、秦林等七大巨头之外,苍龙区域内,实力最强者公认的就是这些星耀之灵的掌控者。七大巨头是实力已经强大到了另外的境界,他们追求的造化之上的机缘,可星耀之灵兴趣不算很大。

      可那是七大巨头!

      对于寻常翘楚来说,金、木、水、火、土,五大星耀之灵有着致命的诱惑。能够拿到这些星耀之灵,本身就是在尸山火海中争出来的,没有强悍到独霸一方的实力,根本就没有资格争抢到。

      能够保住星耀之灵不丢,那就是另外的本事了,更何况星耀之灵本身还能为他们提供助力。

      两人之前在道场上,已经展现出惊人的实力,那是让人几乎绝望的恐怖手段。

      “林云,你不会以为斩杀了柳墓,就真的可以和我等平起平坐了吧?我等能够掌控星耀之灵,你根本就不知道,应付过多少大场面。如你这般狂妄的人,更是不知道见过多少,你说话之前最好还是过过脑子。”

      宋锐脸色阴沉,语气阴森的道:“毕竟脑子是个好东西,有总比没有好。”

      在说话之间,宋锐身上有杀意若隐若现,气机牢牢锁定住了林云,死死盯住他的一举一动了。

      至于石煊则显得更外冷漠,眼皮微微一抬,淡淡的道:“你成功让我改变了主意,你现在就算跪在地上求我,我也懒得看你一眼。将画卷给我交出来,我能给你一个活动,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废话少说,动手便是!”

      可面对两人这等威胁,林云丝毫不为所动,如云般的长袖中,他白皙美玉般的右手缓缓伸了出来。

      “不知死活!”

      死死盯着宋锐冷哼一声,率先动手,他在殿宇中踏出半步。仅仅只是半步,顷刻间便有磅礴的真元,如同山岳般镇压了过来,那是一股厚实凝重到了几点的威压,蕴含着惊人无比的土之意志。

      当这股气息席卷而出时,主殿中的其他人,当即就被震的吐血而飞。

      唰!

      紧接着,他的身影原地消失,化为残影出现在林云面前。四大气海中凝聚的真元,灌注在握紧的五指中,一拳朝着林云轰了过来。

      在拳芒暴起的刹那,他身后有一座有一座的山岳拔地而起,旋即衍化成连绵无尽的山脉。

      那等山脉磅礴浩瀚,亘古长存,似乎永恒不朽,沧海桑田岁月都无法抹消。

      嗡!

      可这一拳,触及到笼罩林云全身剑威之时,当即爆发出沉重的声响。紧接着剑意嗡鸣之声,铿锵不止。虽说那苍龙剑威被这一拳轰得晃动不停,可终究是没有丝毫裂缝炸开。

      时至今日,在想要随随便便轰碎林云的剑势,可没有那么简单了。

      “剑意?难怪敢这般猖狂,你这剑意确实有些过人之处,不过碰上我算你倒霉!”

      见识林云剑意不同反响后,那宋锐没有多少震惊之色,毕竟林云剑意之强,在这苍龙区域早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化土为江!”

      宋锐冷笑一声,土灰色的真元陡然呼啸而起,在土之意志的加持下。那原本磅礴厚重宛若山岳般的坚硬的异象,突然如江河般涌动了起来,整个主殿都深陷在诡异如深渊般的泥潭中。

      可还未完,半空中宋锐又是一声冷喝:“江河九转,黄龙破天!”

      化作江河的泥土疯狂转动起来,紧接着他握紧的五指悄然松开,狠狠一掌拍了下来。那掌芒携带着一条怒吼的黄龙,蕴含着暴躁的龙威朝着林云席卷而至。

      早已退出主殿的中人们,脸色瞬间哗变,立刻就认出这宋锐的成名绝技。

      他的二品土之意志有着极为高森的境界,这等杀招一旦祭出,可以轻易绞死对手。瞧那漫天爆涌的土黄色龙威,所有人都能看出此招的不凡之处,寻常天魄四重境,一碰就死,连绞都不用去绞。

      石煊面露冷漠,并未着急出手,只是目光如毒蛇般盯着林云。

      很显然,只要后者稍稍露出破绽,他的杀招就会在雷霆爆闪间祭出,直接碾压对方,一举重创。

      “王者级造化武学?”

      林云双目微凝,看向那杀来的黄龙,眼中闪过抹异色。立刻分辨出,这等杀招已经是仅次于帝者级的造化武学,在这宋锐手中施展出来,威力着实不弱。

      咻!

      他伸手猛的一招,背上剑匣中的嗒的一声摊开,等到五指紧握,右手已经牢牢抓住剑鞘。

      老伙计,好久不见。

      林云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抹眷恋,下一刻在众目睽睽下,拔剑出鞘。

      哗!

      璀璨的剑光瞬间照耀这片天地,没有太多的花哨和准备,林云拔剑的刹那,便是一剑劈了出去。

      可谁也不知道,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在悄然间已完成风雷如雾,剑气如丝的过程。磅礴剑威在握住葬花的刹那,同时变得躁动起来,就在这剑威兴奋到几乎颤动的情况下,斩天三剑第一式已经被劈砍了出去。

      “找死!”

      宋锐眼中闪过抹嘲弄,我这黄龙破天,可是王者级的造化武学,不用你那日曜神拳来迎战,居然拔剑来战。

      可毫无征兆,半空中耀武扬威的黄色土龙体内,突然亮起九枚雷茧。雷茧所在的位置,正好也是这土龙最薄弱的地方,连环巨响同时爆炸,那庞大的土龙突然炸裂开来。

      “破!”

      林云一声冷喝,本已爆裂开来的土黄色巨龙,瞬间爆裂,在众目睽睽下炸成数不清的碎片。

      王者级造化武学的威能,在顷刻间分崩离析,众人瞳孔瞬间睁大,这实在有些诡异。

      而那宋锐,则在此刻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嘴角溢出丝鲜血,仓皇倒退了好几步。

      主殿四方寂静无声,所有人眼中都闪过抹难掩的震撼之色,那近乎是宋锐全力而为的一击。竟被林云一剑给破了,强势到令人发指,让人不敢置信。

      轰隆隆!

      炸开那土黄色的龙体后,林云剑意瞬间席卷开来,有了葬花的加持他的剑意立刻脱胎换骨。

      所有人在他身上,都感受到一股凌厉到让人心惊肉跳的锋芒。

      “这剑意……”

      石煊和宋锐的脸色,同时凝重了起来。

      完全没有想到,等到拔剑之后对方的通灵剑意,会强悍到这个地步。

      原先剑意一直加持在拳芒中,锋芒虽有,可终归少了一丝锐意。可当拔剑之后,立刻大不一样,葬花剑可以反向加持在剑意上。

      这等手段,已经超出石煊和宋锐的理解,不是一柄上品道兵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尤其是同样掌握了通灵刀意的石煊,他敏锐的察觉,即便是同等级的武道意志。对方的剑意,可以轻易碾压自己的刀意,各种理解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

      石煊和宋锐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这剑意,离通天之境不远了吧……”石煊神色凝重,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谁知道呢?”

      林云冷然一笑,既未承认,也没否认。

      “用星耀之灵,我就不信制不住他!”

      石煊脸色一沉,与宋锐各自祭出,金耀之灵和土曜之灵。

      当这两大星耀之灵同时祭出后,二人身上的武道意志,都在瞬间疯狂暴涨起来。

      “一起上!”

      携带着滔天威势,两人在转瞬之间,就朝着林云杀了过去。

      “来得好!”

      林云咧嘴一笑,眼中寒芒陡然沉了下来,屹然不惧,直接迎了上去。

      磅礴剑意,在两大剑诀的催动下,携带着滚滚风雷之力如苍龙般盘旋在他的周身。

      轰隆隆!

      三人间的交手,立刻就在主殿内掀起惊天风暴,各种可怕的异象不停绽放。

      真元激荡,剑气纵横。

      数十招过去,林云以一敌二,身上剑势竟然越战越猛。一己之力,在苍龙虎啸之间,靠着磅礴剑威死死压制着二人。

      山河万里如花绽放,江河九转血染苍穹!

      轰!

      林云一剑刺出,尘光剑法九式锋芒尽数落在那宋锐的身体上,璀璨的剑光炸裂开来。对方身上磅礴威压,顷刻间四分五裂,紧接着护体真元出现一道道涟漪,旋即轰然尽碎。

      噗呲!

      一口鲜血狂吐而出,宋锐被这一剑直接震飞,狼狈无比的撞在主殿墙壁上。

      咔擦!

      那布满花纹的古老墙壁,在这剧烈的撞击下都有些承受不住,出现丝丝裂缝有火光溢出。

      殿宇外的诸多强者瞧得此幕,一个个大惊失色,都有些不敢置信。

      “石煊,接我林云一剑!”

      瞧见宋锐被刺飞出去,石煊当即脸色大变,连忙抽身狂退。可刚刚退到一半,耳边就从来惊天爆喝之声,回头看去,那半空中伫立的少年,眉宇间迸发出让人如坠冰窟的寒意,眼中杀意几乎如火山般喷薄而出。

      青霄树上,紫鸢花开。

      在天之下,一剑斩之!

      战天三剑,第二剑,青莲!

      半空中,有剑气如湖,叶落成莲,流水花开,刹那永恒。

      石煊的瞳孔之中,立刻被恐惧填满,被迫转身,在这绝境中将所有潜力全都逼了出来。

      咔擦!

      可这一剑速度太快,石煊用来抵挡此剑的双翅魔尸异象,还未完全成型就直接被一剑斩断。剑光去势不止,将其浑身衣衫连带着护体的道甲,都在同时斩碎。

      噗呲!

      鲜血狂吐,石煊立刻就被震飞出去,落地的刹那扑通一声就单膝跪了下去。

      还来不及起身,林云身影闪电般落下,不等他有所反应,一脚踢了过去。咔,膝盖碎裂的声音响起,石煊在惨叫声中,另一只脚也跪了下来。

      林云收剑归鞘,冷冷的看向对方:“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你想干嘛……”

      石煊大惊失色,忽然间想到了什么,双目大睁,怒火几乎快喷了出来。

      啪!

      回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跪在地上的身体,被林云这一巴掌直接抽的飞了起来。

      可飞起来的刹那,林云冷着脸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啪,沉重的声响中。几颗碎叶伴随着鲜血吐了出去,石煊的身体凌空翻滚了好几圈,刚好落在挣扎着起身的宋锐身边。

      林云抬眸,一眼瞪了过去。

      那宋锐顿时感到瑟瑟发抖,双腿不受控制的打颤,扑通一声,刚刚站起来的他,竟吓得直接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