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九百四十四章 兄弟
    扑通!扑通!

      魔奎界域一行叩拜的翘楚,神色肃穆庄严,像是行使着某种古老的仪式。

      林云面色微变,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换也是吓了一跳,抬头看向那耍着天魁魔棍的血龙马,眼中闪过抹异色。这天魁魔棍的来头,看来比他想象的还要很多,绝非一柄道器这般简单。

      血龙马应该是以太古龙猿诀催动这天魁魔棍,方才显现出如此异象,可威力也确实大的有些可怕了。

      若说起来这太古龙猿诀是月薇薇赐给血龙马的,随手就赐了一门如此可怕的功法,月薇薇在那方大世中怕也来历不凡。

      咻!

      就在林云沉思之际,天穹间的异象缓缓消散,血龙马落了下来,拖着重新变成乌黑色的天魁魔棍笑个不停。

      眼下还是猫形态的它和这天魁魔棍的比例,反差可谓是相当之大,笑起来的模样更是像地主家的傻儿子得了宝贝一般。

      天魁界域的众人起身,看向血龙马拖着天魁魔棍的模样,神色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尤其是乌墓,他之前说过,只要对方能拔出天魁魔棍就将送给血龙马。如今小红它不仅拔了出来,甚至还绽放出了魁斗魔金真正的光芒。

      让他真将这天魁魔棍送出去,可实在有些舍不得。

      天魁魔棍不仅仅是道兵,在魔奎界域中更是整个族群顶礼膜拜的圣器,有着其他特殊含义。

      “乌兄,偶尔说句玩笑话也没事的。”

      林云看出端倪,也不愿强人所难,让血龙马将天魁魔棍还给对方。

      “不不不,说不出去的话,怎能收回来。”

      乌墓连忙摆手,叹道:“何况,这天魁魔棍也在它手中绽放了真正的光芒,没什么好可惜的。”

      血龙马闻言本来不开心的脸,立刻兴奋了起来,死死抱住天魁魔棍不松手。

      林云若有所思,沉吟道:“这样,我也不占你便宜。除了三分之一的龙猿精血外,金丝魔猿的材料我也不要了,除此之外,乌兄你快要渡第四次天魄了吧?我给你八百枚星神丹。”

      乌墓先是一愣,脑海中随即嗡的一下炸开了。

      八百枚星神丹?我没听错吧,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林云。

      其他魔奎界域的翘楚,也都震惊了,随手就拿出八百枚星神丹这手笔未免太夸张了些。

      林云也不管他们如何想的,在储物袋中轻轻一拍,将装有星神丹的宝盒取了出来。

      每个宝盒上面都贴有封禁灵气的符篆,乌墓随手打开一看,立刻便被其中的星神丹给晃花了眼。

      他肯为墨焱拼命,就是因为急需那一百枚星神丹,却没想到在林云这里拿到了八百枚星神丹,完全超乎了想象。

      乌墓深吸了口气方才平复下来,看向林云道:“林兄大气,这天魁魔棍我算是愿赌服输,如此多的星神丹实在受之有愧。不过我的确急需星神丹,否则苍龙禁界怕是没法和那些顶尖的巨头交手,星神丹我收下了,日后有啥需要帮忙的,可以尽管来提。”

      “魔奎界域的人或许没有太多的优点,可绝对不怕死。”

      倒是有够谦虚的,不过说到悍不畏死这点,乌墓确实让人心生敬意。之前他和金丝魔猿硬拼,差点被对方给撕成两半,都没有什么畏惧之心。

      此人很对林云的脾气,两人又闲聊许久。

      期间林云也知晓,对方一行人见到那太古龙猿的虚影,为何跪地叩拜。

      原来这乌墓的族群体内都有龙猿血脉,太古龙源在他们部落就是图腾,在魔奎界域中有着神圣无比的地位。

      闲聊后,一行人开始分解金丝魔猿的尸骨。

      林云只取了那枚王者妖丹,其他的材料都归对方所有,乌墓在金丝魔猿的尸体中发现了一截蕴含着灵纹的肋骨。稍稍打磨,便是不逊色道兵多少的武器,总算不至于在苍龙禁界中与人空手对拼。

      将龙猿精血取出来后,乌墓看了眼血龙马:“这龙猫虽说气血惊人,可想要炼化金丝魔猿三分之二的龙猿精血,怕还是有些凶险。我们族中有祖传的秘术,若是林兄信得过,我可以帮它炼化这龙猿精血。”

      林云眼前一亮,当即道:“如此最好。”

      血龙马若是能炼化这龙源精血,在顺势晋升天魄二重境,加上手中的天魁魔棍,实力只怕会恐怖到极为惊人的地步。

      “先取百枚星神丹出来。”

      听到乌墓的吩咐,林云毫不犹豫在储物袋上轻轻一拍,当即便有上百枚燃烧金色火焰星神丹汹涌而出。

      换算成星元丹,这就是一百万的星元丹了。

      磅礴的星元之气伴随着星神丹的堆积,在灰烬山谷缓缓扩散开来,乌墓神色凝重不敢大意,让血龙马跳进这星神丹中 。

      “魁斗魔金。”

      乌墓又说了一句,立刻有其他魔奎界域的翘楚,在储物袋中取出萦绕着血气的金属放入其中。

      “太古龙猿在上,魔奎之火,生生不熄!”

      乌墓双手变幻,结着古老的手印,一缕缕乌黑色的火焰自其掌间掠出。那星神丹和魁斗魔金瞬间融化,下一刻轰然燃烧,随着乌墓手印的变化火焰渐渐变化成一座古老而充满蛮荒气息的灵阵。

      端坐在里面的血龙马当即就被烧赤龇牙咧嘴起来。它死死咬着牙,硬是没有叫出声来。

      可撑了片刻,实在忍耐不住,张嘴之间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

      林云面色微变,当即就想要这乌墓停下来,可翻滚的火焰中血龙马双目怒睁,并没有丝毫要放弃的打算,表现出让人惊讶的顽强。

      这二货……

      看着它这般模样,林云眼眶微微湿润,他想起了好多画面。想起了当日在天陵山脉,面对天陵七秀的围攻,它拼死保住自己也如今日一般的坚韧。

      别看它平日一幅懒散的模样,可骨子里的执着和坚韧,丝毫不比林云差。

     旁人都说血龙马是林云的魔宠,可在林云眼中,这二货从来都是他生死与共的兄弟。

      “林兄,龙猿精血。”

      乌墓神色凝重,额头有汗水渗透,声音几乎是从牙齿中蹦出来的。

      二货,你可得坚持住了!

      林云眼中闪过抹果断之色,将龙源精血源源不断的注入那熊熊火焰和星神丹,凝聚的古老阵法之中。

      轰!

      龙源精血在这等灵阵淬炼之下,仿佛变得有生命一般,冲着血龙马缓缓蠕动了过去。

      吼!吼!吼!

      伴随着龙猿精血的渗入血龙马体内,其不停的嘶吼起来,脸上神情痛苦而狰狞。同时间,可以看见古老灵阵中的星神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消耗。

      “星神丹。”

      乌墓凝结着手印,沉声喝道。

      林云在储物袋中轻轻一拍,两百枚的星神丹涌入其中。

      “不够。”

      可没多久,乌墓的脸色就变了,这血龙马的胃口之大远超其所料。对方似乎修炼了某种妖族功法,体内血脉之饥渴,完全没法想象。

      林云脸色微变,迟疑片刻,一咬牙三百枚数量的星神丹注入在那灵阵中。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灵阵中的火焰再度黯淡了下来。

      这下连魔葵界域的众多翘楚脸色都变了,这龙猫的血脉到底是多可怕,星神丹居然又不够消耗了。

      乌墓显然也是首次遇到此等情况,他脸色苍白无比,结印的动作异常吃力。

      哗!

      不用对方开口,林云又是四百枚星神丹,悉数注入那古老的灵阵之中。

      轰隆隆!

      前前后后一共堆积了千枚星神丹,磅礴的星元之气早已扩散出去,这灰烬山谷的地面都仿佛燃烧起来了一般。

      变得赤红一片,灼热无比。

      与此同时,炼化着龙猿精血的血龙马,似乎也到了某个瓶颈。它本就有些肥胖的身躯,此刻如气球般膨胀了起来,浑身毛发到竖看上去无比惊险。

      这二货不会出事吧?

      林云眼中闪过抹焦虑,原本想着有乌墓出手,这血龙马炼化龙源精血是十拿九稳之事。

      可万没料到,对方胃口大的惊人,前前后后居然共消耗了一千枚星神丹的恐怖数量。

      轰!

      就在林云神情忐忑之际,灵阵中有乌黑色的魔光冲霄而去,紧接着灵阵瞬间炸裂。整个地面在同时间四分五裂,一股浩瀚无比的力量从中席卷而出,林云面色大惊,差点被这股力量震飞出去。

      “失败了?”

      林云不由自主的道。

      “不。成功了。”

      乌墓轻声说了一句,就见那些碎裂的灵阵,暴起的山石,还有数不清的魁斗魔金,在火焰的燃烧下不停的融合起来。

      就在眨眼见,凝聚成一尊古老的龙猿石雕,将血龙马重重包裹其中。

      咔!咔!咔!

      龙猿雕像没多久,便暴涨到数百丈的恐怖高度,直到此时乌墓方才彻底松了口气,笑道:“这家伙真是个怪物,我记得族中有前辈用此秘术渡劫之时,最终凝聚的龙猿雕像也才百丈而已,它这比金丝魔猿都快要庞大了。”

      身后一行魔奎界域的翘楚,也是看的啧啧称奇。

      “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它便会打破封印,到时候应该有天魄二重境的修为了。”

      乌墓眼中露出炙热之色,沉声道:“真想看看,它到时候会强到什么地步,我族中的圣器落在它手中,或许也是天命所归。”

      林云面露笑意,一直紧绷的情绪也放松了下来。

      知道乌墓这是要走了,苍龙禁界开启在即,对方肯定要好好利用这次的收获闭关。

      “林兄不用送了,两月之后,我们苍龙禁界见。相信到时候,你的实力也会让所有高等界域的人都大吃一惊。”乌墓看向林云豪迈的笑道,他只尊强者,对出身根本不在乎。

      “到时候见。”

      林云拱手相送。

      等到对方离去,林云回头看向那夸张无比的龙猿雕像,眼中神色同样是无比火热。我也该好好炼化金丝魔猿的王者妖丹了,两月之后,可不能被你这二货甩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