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九百三十三章 能奈我何?能要你命!
    伴随着两大气海中的真元不停涌入,掌心神阳古印暴起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笼罩住林云,冲霄而去。

      那等磅礴浩瀚的金色光芒,犹如一轮大日,将这方阴沉的天地照的璀璨夺目。澎湃而浩瀚的金色光芒,犹如大日中的太阳真火一般,疯狂宣泄出去令这一方天地的星元之气都沸腾燃烧起来。

      “大日之光……”

      祭出高等造化武学孔煊,瞧得那等骇人的金色光辉,脸色当即大变。

      他目光敏锐,在这刺眼的金辉中,一眼就看清了林云掌心古老的金色印记。那印记中的蕴含的光芒,媲美太阳的光辉,有着极为惊人而恐怖的力量。

      “王者级造化武学!这家伙……怎么能够修炼王者级造化武学!”

      突然,他的脸色彻底变了,内心深处泛起了极大的波澜。高等造化武学,想要修炼可是要冒着很大风险的,眼下的林云别说王者级的造化武学,霸者级的造化武学都应该无法修炼成对。

      可现在林云所展现的这等手段,实在有些颠覆了他的三观。

      应该是他在日曜之灵诞生地收获的机遇,惊愕之后,孔煊很快想通了其中缘由。眼神不由变得火热了起来,这等造化武学实在古怪的很,只怕来历相当惊人。

      林云就算能够修炼,也绝对无法展现出全部威力。

      到时候,这等机遇就是他孔煊得了!

      想到此处,孔煊神色炙热,想到前来斩杀这小子,还能有此收获。

      当真是意外之喜,一念及此,孔煊眼中涌现出无法抑制的贪婪之色。浑身真元疯狂涌动,祭出去的血骨魔天掌,威力再度暴涨。

      等到那庞大的血甲摸拳,将要轰落下来之时,林云身上暴起的金色光芒也冲破了云层,那厚重的云层顿时如冰山般碎裂开来。

      远远看去,就像是天穹都被金光给洞穿了,有着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骇人。

      可即便天穹都碎裂了,那一束金光依旧刺眼夺目,仿如大日永恒存在一般。

      “神阳碎天印!”

      林云爆喝一声,五指紧握,拳芒狠狠轰了出去。

      这是自晋升天魄一重境以来,林云毫无任何保留,首次将神阳碎天印完全轰击出去。

      一轮昊日,自林云手中爆开,迎上那从九天垂落的血甲魔拳。

      天地间,大日成双,各自争锋!

      砰!砰!砰!砰!砰!

      半空中神阳碎天印与那血甲魔拳狠狠撞击在一起,发出炸裂虚空的巨响之声,连连不断的在这世间响起。炎云城中,好些修为较弱的武者,顿时被炸的五脏翻腾,鲜血不停溢出。

      嘭!

      在这等惊人的异象中,神阳碎天印与那血甲魔拳彻底纠缠,恐怖的爆炸声犹如九天之外无数惊雷互相碰撞。

      咔擦!

      不过片刻,在这等激烈的争锋中,林云轰出去的那轮大日便破裂开来。碎裂的金色余晖,犹如流星火雨般,闪电般激射而出,将地面炸出一个又一个惊天巨坑。

      “终究只是个土鳖罢了,早晚也会如流星般陨落,此等造化在你手中,只是浪费罢了……”

      孔煊心中冷笑不已,与他猜测的完全相同。

      对方的境界,根本就没法施展出这王者级造化武学的威势来,到头来还是白白便宜了他。

      如此一幕,看在外人眼中当然是震撼不已,不过惊愕的同时,显然都能发现林云的杀招看似声威震天,可好像在交锋的过程中落在了下风。

      林云神色微变,这神阳碎天印,可远远没有这般简单。

      咔!咔!咔!

      如大日般的金色光球不断剥落,金色的流星火羽,漫天狂落。

      可就在众人以为,此等大日将要彻底崩溃之时,一枚古老的印记在破碎的光芒中浴火重生,绽放出将前所未有的璀璨金辉。

      神阳,这才是真正的神阳。

      “大日之光,万古不朽!”

      林云深吸口气,五指不停的变幻,等到印成的刹那,冷漠无情的爆喝声再度从其空中爆出。

      他的背后,瞬间出现一具长达数百丈的金翅神人虚影,灿烂的金翅在展开的刹那,遮天蔽日。

      嘭!

      那宛若古老的印记,在这金翅神人的目光注视下,疯狂膨胀眨眼就超过了原来的光芒。以无可匹敌的威势,直冲而去,将那血甲魔拳的披着的战甲瞬间碾碎,露出骇人无比血色骨掌。

      咔擦!

      紧接着五根血骨紧握的拳芒,还来不及收回去就被轰然炸碎,数不清的血骨碎片铺天盖地散去。

      那金色的神阳去势不止,以恐怖的速度,钻进孔煊衍化出来的血色漩涡中。

      孔煊还来不及发出惊愕之声,那磅礴浩瀚的血色漩涡,连同衍化出来的血骨魔像都被生生炸爆。

      直到此时,林云身后金翅神人的虚影,才彻底黯淡下来。

      天地中死了一般的沉寂,一道道目光看向城墙上的青衣少年,只感觉口干舌燥,发不出半点声音。

      “混账东西,你竟然伤到我了!”

      孔煊嘴角溢出丝血渍,眼中迸发出恐怖的杀意,冷声道:“此等造化武学,你这下等界域的废物,还不配拥有!”

      咻!

      他强行稳住体内的伤势,以雷霆闪电般的声势,瞬移般出现在林云面前直接杀了过去。

      瞧他这般举动,显然是想趁林云,还无法恢复元气之时直接将其擒住。毕竟如此恐怖的交锋,以对方的修为,还不知道得耗费多少真元,眼下是拿下对方的最好时机。

      “无知。”

      林云眼中闪过抹嘲弄之色,若这就耗尽了真元,那一千五百枚星神丹造就的底蕴,未免太过普通了点。

      “苍龙焚天手!”

      不等对方完全靠近,林云右手五指微张,与苍龙之炎完美融合的火云焚天手立刻就拍了出去。

      吼!

      惊天龙吟中,风雷怒吼。

      一尊巨大无比的黑色龙爪,爪刃萦绕着黑色的龙炎,将天穹云层撕碎朝着对方狠狠拍了过去。

      即便对方的身法,快的连林云都有些没法看清,可这龙爪面前却并无多少回闪的余地。

      嘭!

      撞上龙爪的孔煊,就像是撞在了一堵无法打破的墙壁上,空气被剧烈无比的炸开。他闷哼一声有些狼狈的被轰了出去,狂风呼啸间,披头散发,看上去极为不堪。

      此等画面,让人倒吸一口寒气,孔煊在林云手中竟然又吃了一个大亏。

      “王八蛋!”

      孔煊长发冲天乱舞,浑身血气萦绕,被震回去的他以更快的速度杀了过来。

      天魄三重境的修为毫不保留展开,在一息之间轰出数百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生生将黑色的龙爪给直接轰碎了。

      看的目瞪口呆,惊愕不已。

      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无法捕捉,看上去就像是直接撞过去庞大的黑色龙爪就给震碎了。

      “死!”

      诸多黑色龙爪的碎片在他身边漂浮,孔煊穿梭过来,闪电般一拳重新轰了过来。

      林云闷哼一声,他还是首次碰到如此强敌,竟然连苍龙焚天手都可以直接轰碎。

      眼见这一击无法闪开,林云面色未变,将不朽通灵剑意绽放出来。

      吼!

      狂暴的剑势在瞬间衍化成不朽的苍龙模样,在环绕之间,将林云整个笼罩进去。

      咔!咔!咔!

      孔煊的拳芒将苍龙身躯轰出一个窟窿,有金石碎裂之声,不停的炸响。他这一拳又快又狠,可却像是泥入大海般,尽管将剑势轰出一个窟窿,可终究是没有触及到林云的身躯。

      林云五指紧握,气力与真元融合,趁此机会一拳轰了出去。

      嘭!

      拳芒印在对方的护体真元上,萦绕孔煊的血色流光,出现丝丝裂缝。

      两人眼中各自都闪过抹异色,都被对方的实力感到震惊,尤其是孔煊,他完全没想到以对方的修为竟能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击。

      不动用的武技的想看,就让他护体真元受损,他二人可是隔着两个大境界。

      即便他只是初入天魄三重境,这也未免太过夸张了一些。

      嘭!嘭!嘭!

       二人身影变换不停的对轰,打到哪里,哪里的城墙就在二人脚下分崩离析。

      巍峨古老的城墙,在这二人脚下,就跟纸糊的一般。飞石乱溅,尘土扬空,剑啸龙吟,血煞震天,两人在对轰之间谁都不服输,那等锋芒看的人震惊不已。

      孔煊身上的血光衍化成血骨魔甲将其包裹,骇人的血光,掺杂着冰冷的杀意,他突然间再出杀招。

      “血骨碎星指!”

      血色光芒涌动,凝聚为一束血芒从其指尖迸发出来,光芒所过之处,空气出现丝丝细小的裂缝。

      弹指神剑!

      在这一指将要袭来之时,林云避之不及,只要回身弹出一道紫色的剑芒。

      数不清的紫鸢花,在其背后纷纷绽放,百花绽放,芳华不悔。

      咔擦!

      先是那一束血色指芒击中林云的剑势,林云不朽苍龙剑势,在这血色光束的侵袭下,竟然出乎意料的融化了起来。

      不对,不是融化,是镇压!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对方自知难以彻底击溃林云的剑势,索性转换思路。以这血骨碎星指,融化覆盖林云剑势,进而将其锋芒镇压。

      只要给他三个呼吸的时间,失去了剑势的林云,在他面前也不过土鸡瓦狗罢了。

      噗呲!

      在剑势被镇压住的刹那,林云弹出去的那缕剑芒,也击中了对方的肩膀。直接将护体真元震碎,洞穿其肩膀,孔煊的肩膀立刻就多出个指口大的窟窿,鲜血如泉涌。

      可他不管不顾,脸上露出极为狰狞神色,仰天狂笑起来。

      嗡!

      林云剑意颤鸣不止,可被血光覆盖融合的剑势,却难以调动。这等手段还并非一般的镇压,而是以阴柔之力锁住剑势,同时不停的渗透,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茫茫剑势就像是被一条条毒蛇给死死缠住。

      “林云,我说过的,今日你必将付出代价!辱我血骨界域者,必将百倍还之!”孔煊胜券在握,大笑不止。

      嘶!嘶!

      几番尝试,林云有些无奈的发现,剑势想要挣脱确实有些麻烦。

      “这点手段就能要我命?”

      林云面色不变,淡淡的道:“我可是还没拔剑,你在得意什么?”

      嗒!

      剑匣弹开,漫天流光金盏飞舞,林云伸手握住葬花,剑身夺鞘而出。

      斩天三剑,雷茧!

      哗!

      风雷如雾,剑气如丝!

      璀璨的剑身在出鞘的刹那,缠绕住林云剑势的血光就在这瞬间被震成粉碎,一抹剑光横旦在天地之间,让万物都失去了光芒,让整个炎云城都变得黯淡起来。

      这是何等惊艳的一剑,城中黑压压的人群,全都看傻了眼。

      脑海中,立刻就响起了关于葬花公子的传说,林某杀人,只需一剑。

      晋升天魄一重境,林云施展此招更为从容,就在瞬息之间,一共变幻凝聚出九缕比头发丝还薄的剑丝。

      嘭!

      九缕剑丝,无声无息末入对方体内,众人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孔煊的身体便骤然爆裂,炸成一团血雾,惊天巨响,震耳欲聋。

      死了?

      苍龙榜上排名四十七的孔煊,就这么死了?

      天地间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有点无法接受。

      “哈哈哈哈!”

      可就在这般寂静中,那团血雾中有狂笑声响起,等到血光消散。

      孔煊赤裸着上半身,出现在众人面前,在他脚下有许多铠甲碎片。那些碎片烙印着神秘的纹路,无一例外都是残缺的圣纹,他这身上原来之前穿着一件道甲。

      “林云,都说你杀人只需一剑,孔某今日未死,你能奈我何!”

      靠着道甲保住性命的孔煊,可谓是快意无比,狂笑声中充满张狂之意。

      杀人只需一剑,笑话罢了!

      噗呲!

      只是他笑着笑着,额前出现一道鲜线,血线顺着眉心一路向下蔓延。大笑声中,孔煊的身体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突然爆成两半朝着左右两侧激射而去。

      咔擦!

      林云收剑归鞘,身后青霄树上,紫鸢花开。脚下剑气如湖,叶落成莲,流水花开,刹那永恒。

      一剑不死,再出一剑便是了。杀人只需一剑,可我又不是只会一剑。

      能奈你何?

      斩天三剑,总有一剑,能要你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