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九十二十五章 杀!
    原横天!

      别人或许不认识他,可赵峰一眼就认出了此人,脸色当即大变。

      苍龙榜上的妖孽,怎么出现在此地了?

      至于宝船甲板上的各大界域武者,在初始的震惊之后,眼中立刻露出惊恐之色。

      是血骨界域的人!

      想到他们之前,还在说玄黄界的林云如何了得,不会被这几人给听到了。

      一念及此,甲板上的众人,神情顿时有些忐忑起来。高等界域的翘楚,一个念头就会动手杀人,何况还是背后说这些人不算光彩的事。

      来了吗?

      这血骨界域的人,似乎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快。

      人群中,林云目光在这三人是身上扫了眼,皆是天魄二重境的恐怖修为。度过两次天魄劫,先天七魄已经开了两魄,三大气海中蕴含着浑厚而惊人的真元。

      光是体内涌动的气息,就让人有些不太好受,压力颇大。

      同样是天魄二重境的修为,赵锋在这帮人面前完全没法相提并论,怕是一个照面都没法城主。

      血骨界域的底蕴,倒是的确很强。

      只是一瞬,林云的目光就落在了原横天身上,同样是天魄二重境。此人身上的气息,要比左右二人凝练了两倍都还不止,达到相当惊人的地步,他眼眸深处的冰冷之色,仿佛一个视线就能将人冰封。

      很快甲板上的其他人也发现了原横天的不凡之处,神色大惊,皆感到不可思议。

      心中皆有了某种猜测,该不会是苍龙榜的妖孽吧?

      如果真是如此,未免太让人吃惊了,刚才还在听赵峰介绍苍龙榜妖孽如何恐怖。

      结果就真的来了个苍龙榜上的妖孽,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好奇归好奇,可没人真的愿意招惹这些人。

      哪怕仅仅只是碰面,都会有种在鬼门关走上一遭的感觉。

      “血骨界域办事,不相干的人,都给我滚蛋!”

      原横天旁边那名身材高瘦的青年,冲着甲板上的人群,冷声呵斥了一句。

      其他人顿时如释重负,赶紧告退,包括同样修为不低赵峰都老老实实的退了出去。

      几乎是刹那,刚才还颇为拥挤的甲板,一下显得极为空荡了起来。

      空荡荡的甲板,清冷而辽阔,江河之上的风来回呼啸都得走上很久。可有一人在这激荡的河风中,伫立不动,显得格外醒目。

      “你为何不走。”

      高瘦青年眼中闪过抹颇为玩味的神色,看向林云,明知故问的笑道。

      可出乎他的意料,林云微微一笑,摸了摸鼻子,轻声道:“为何要走?林某等的就是你们,算算时间也该到了,不过比我想象中的还是慢了一些,血骨界域好像也不怎么样……”

      林云倒是没说谎,他的确在等这帮人。

      反正血骨界域的人肯定会来,早点解决的话,自己也好安心渡劫。

      否则,渡劫之时这帮人突然杀到,那才是真的麻烦。

      高瘦青年的瞳孔猛地一缩,冷声道:“林云,你还真和传说的一样,死到临头,都敢如此狂妄!”

      哗!

      他这话音刚落,包船上的其他人顿时大惊之色,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林云?

      葬花公子林云?

      这怎么可能,这在苍龙区域弄出惊天风暴的人,竟然和他们在同一艘宝船了。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刚才还说他和血骨界域的恩怨,结果眼下这两方人物都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他就是林云吗?杀人只需一剑的葬花公子!”

      “看上去好像没那么不凡,斩杀三大高等界域的妖孽,真的假的。”

      “能有假吗?若有假的话,血骨界域怎可能拍出如此大的阵仗来追杀他,连苍龙榜排名九十七的原横天都来了。”

      “还真的是苍龙榜的妖孽,这下有的看了……”

      已经远远退去的众人,神情彻底兴奋起来了,实在无法想象只是横渡赤鬼河,便能看到此等好戏。

      空旷的甲板上,林云与这三人对峙,他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原横天身上。

      在此人身上,林云甚至能感受到忽隐忽现的危机感,这种感觉是在龙城遗迹的大战中完全不存在的。

      “主动将日曜之灵交出来,跪下求饶,我能留你一个全尸。不管你之前有何等际遇,得罪了我血骨界域,在这苍天之路就别想活下来,没人可以例外!”高瘦青年伸出手,冷冰冰的指向林云。

      “冯宇,别和他废话了,这种人岂会求饶,打断他的腿,撕烂他的嘴,斩碎他的眼,他自然就知道厉害了。你和封无忌师出同门,这人就交给你来解决了。”

      沉默许久的原横天突然开口,冲着高瘦青年淡淡的说了句。

      言语间神色倨傲,骨子里的不屑写在脸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

      “横天师兄放心,交给我便是了!”

      名为冯宇的高瘦青年,冷然一笑,三大气海同时催动,真元瞬间狂涌而去。

      刷!

      伴随着滔天杀气的暴走,冯宇身形猛的一闪,在半空中留下好几道残影。还来不及眨眼,此人就杀到了林云面前,真元灌注在拳芒间,五指紧握的刹那直接朝着林云的面门轰去。

      快!狠!

      这等攻击可谓是相当凌厉了,别说还未渡过天魄劫的武者,哪怕是同为天魄二重境的普通武者也会感到棘手无比。

      一个照面,就会在瞬间落入下风。

      嘭!

      可这一拳,却终究是没能轰中林云,在他面门还有好几寸的距离时。有强横到令人发指的剑势,宛若实质般发出紫青色的光芒,将这一拳的攻击结结实实挡了下来。

      嗡!嗡!

      颤鸣声暴起,这一拳像是轰击了古钟之上,震的甲板不停晃动起来。

      一击未成,这冯宇眼中闪过抹异色,拳芒张开,化为一掌直接盖了过来。

      “血阳耀天!”

      狂暴的掌芒迸发出刺眼的血光,以极为狂暴的声势袭来,欲要一击震碎这烦人的剑势。

      咔擦!

      惊天巨响中,林云周身萦绕的紫青二光,在这重击之下出现丝丝裂缝,眼看着就要分崩离析。

      冯宇嘴角勾起抹冷笑,剑意通灵又如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终究只是个笑话。

      轰!

      可他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散去,那看似崩溃的剑势,彷如不朽般在须臾之间重新凝聚,且爆发出更为耀眼的剑光。

      嘭的一声,那剑势铺出去的刹那,直接将冯宇给震了回去。

      “看来你这天魄二重境的水分,有点大了,连我的剑势都无法破掉。”林云随意说着,雄浑无比的通灵剑意,弥漫在这方天地间,与苍龙剑威缓缓融合,在他的身后仿佛盘踞着一头堪比山岳的巨龙,俯首待发。

      冯宇面色阴沉,看了眼对方身后若隐若现的惊人异象,这家伙果然有些手段,难怪能一剑斩杀封无忌。

      他这剑意别说封无忌,连我都感到有些棘手,封无忌怕是稍有大意,就来不及有任何后悔的机会了。

      “哼,好戏才刚刚开始罢了,血焰魔刀!”

      冯宇面色阴寒,人在半空,以掌为刀直接劈砍了下来。其浑身上下血光爆涌,劈砍下来的掌刀迸发出数十丈的刀光,劈落下来似乎将空气都给硬生生撕裂了开来。

      “待我破了你的剑势,在我面前,你就连条狗都不如。”

      冯宇冷冷一笑,这话倒是不假。

      只要能破掉的林云的剑势,即便葬花如今已晋升为道兵,林云也未必能发挥出应有的威能。在这天魄二重境的强者面前,可能连动下手指都难以做到。

      铛!

      可就在这掌刀将要落下之时,有金石碎裂之声爆响,冯宇眼中立刻闪过抹异色。

      就见林云双指并拢,以指为剑,紫青二光在指尖瞬间便交织成一束光滑如玉般的紫色剑芒。就在这眨眼之间,迎上自己的掌刀,闪电般将其斩成碎片。

      可还不止于此,冯宇惊愕无比的发现,对方身后那山岳般巍峨的苍龙剑势似乎在一点点活了过来。

      “退!”

      冯宇脑海中瞬间闪过抹危险的念头,后背发凉,当即便准备退去。

      可来不及了,林云嘴角勾起抹森寒的凉意,伸手猛的一抓。

      我剑即苍龙,剑出惊风雷!

      他这抓住的右手,像是出鞘的利刃,有如电光般的剑芒照亮这一方天地。身后如山岳般若隐若现苍龙,一对龙目陡然绽放出刺眼的剑光,恍若画龙点睛瞬间就活了起来。

      吼!

      天空中,风雷怒吼,电闪不停。

      苍龙剑势凝聚成形,随着林云抓住去的手,狂涌而出将对方卷了过来。

      冯宇顿时惊慌失措,他在剑势的裹挟中,仿佛陷在了汪洋大海中,任凭他如何祭出种种手段都像是泥入大海,波澜不起。

      而随着苍龙卷缠绕的愈发用力,他顿时动弹不得,骨骼都勒的咔咔作响。

      “住手!”

      船舷上,原本神色倨傲,满脸不屑原横天,神色大变,立刻出言喝道。

      咻!

      可来不及了,林云伸出去的手,五指猛的一握轰了出去。

      打断我的腿?撕烂我的嘴?斩碎我的眼?

      自不量力!

      林云眼中寒芒暴起,轰出去的拳芒,直接印在了被苍龙剑势裹挟而至的冯宇头颅上。

      嘭!

      头颅爆裂,血光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