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九百一十九章 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第九百一十九

      火焰结界外,一群人在四大高等界域的翘楚,被血龙马狠狠收拾一番后。

      许久才将情绪平复下来,目光和视线全都落在了火焰结界上。

      结界中还有三人没有出来,还有莫寒和石烽都在,高等界域的翘楚都憋着一口气。内心深处,隐隐期待着这两人,可以维护住高等界域的荣耀,将林云真正挫败拿回日曜之灵。

      可陈安死的那一幕还是太过震撼,一群高等界域的翘楚,心中也是在没什么太大的底气。

      轰隆隆!

      就在这气氛无比紧张之时,火焰结界突然剧烈无比的震动起来,结界表面可以看到相当明显的裂缝在快速蔓延。

      “不好。”

      “结界要炸裂了!”

      “日曜之灵已经被人取出来了?”

      一群人面色大变,不敢久待,连忙展开双臂各自朝后退去。

      嘭!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火焰结界轰然炸裂,漫天火光冲天而起。那耀眼的火焰,将天穹映照的一片赤红,在火光中飞出来的三道身影格外引人瞩目。

      毫无疑问,这三人自然是林云、莫寒和石烽。

      在林云将日曜之灵完全取出来的刹那,这火焰结界也就再也无法维持,分崩离析。

      本来在大殿中对峙的三人,不得不现出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比起林云眉间涌动的锋芒和戾气,陈安和石烽脸色都显得颇为难看,对比之下格外明显。

      旁人看的清切,心中不由自主便嘀咕了起来。

      这日曜之灵该不会被林云拿到手了吧?

      想到此处,一众高等界域的翘楚,脸色都变得颇为复杂起来,心中愈发忐忑。

      “林云,你已经杀了封无忌,血骨界在高等界域中比你想象的还要恐怖的多。别真把自己的后路堵死了,你若能将日曜之灵交出来,我们黑鲨界和幽云界可以保你不死!”

      莫寒目光闪烁,冷声说道。

      早已等待许久的众多高等界域翘楚,脑海中顿时嗡的一下就炸了,日曜之灵竟然真的被林云拿到手了。

      “保我不死?”

      林云嘴角勾起抹嘲弄之色,淡淡的道:“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处境吧,我说过,今天你两谁都别想轻易离去!”

      “狂妄,我等联手,你还以为自己有活路不成?”

      石烽冷哼一声,率先出手。

      嘭!

      身形闪烁之间,他两大气血凝聚的真元和道兵之威融合,挥出一道几近百丈的紫色剑芒,紫光夺目,一闪即逝。

      “别后悔!”

      林云眼中寒芒一闪而过,眼下他是真的动怒了。

      无论这莫寒还是石烽,都是拥有道兵的高等界域妖孽,修为更不用说比自己高出多少。

      两人一路相逼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联手,这已经彻底触怒来到了他的底线。

      就在这一念之间,林云身上不朽通灵剑意呼啸而起,苍龙不朽,不朽苍龙。

      那等锋芒,宛若绝世狂龙从体内夺鞘而出,冷漠无情,残酷血腥。

      “破!”

      林云两大剑诀同时运转,身后青霄神树与紫鸢花开的异象若隐若现。双指并拢间,磅礴的真元,在剑意的加持下瞬间迸发出来。

      咔擦!

      金石断裂声中,对方道兵之威与真元融合的紫色剑芒,当场应声而碎。

      林云也不太好受,这一击毕竟没有拔剑,余波激荡而至。体内五脏翻腾,隐隐有裂缝炸开,背后剑匣中的葬花颤动不已。

      它与林云心意相连,见到林云被对方仗着道兵之利欺负,心生狂怒,想要夺鞘而出。

      林云强行震住葬花,并为让它出鞘,眼下正是它晋升道兵的关键时刻。

      这个时候被打断,若是剑匣中的流光金盏花花香不够用了,下次晋升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到以为你这小子有多强,没有道兵,你在我面前就跟废狗一样!”

      外界比大殿中封闭的空间辽阔太多,石烽手中古剑可谓是威力暴涨,一击之下,占得些许便宜,脸色瞬间狰狞了许多。

      “是吗?”

      林云冷声笑道,眼中神色略有不屑。

      咔擦!

      话音落下,林云斩出去的那一剑,劈碎对方的紫色剑芒后余波未止,恐怖的剑势呼啸而去。

      铛!铛!铛!

      石烽挥手间,一掌将这袭来的剑光震碎,他有心与对方争锋,并未以道兵挡住这些剑光。可旋即脸色微变,脚步向后退上好几步,才勉强站稳脚步。

      该死!

      一番对比,究竟是谁没了道兵更像废狗,显而易见。

      “莫寒,还不出手,要等到什么时候?”石烽阴沉着脸,冷漠无比的说道。

      “嘿嘿,来了!”

      莫寒狰狞一笑,旋即爆吼一声。

      轰!

      其手中长戟犹如活过来的远古凶兽,戾气疯狂四溢,在顷刻间洞穿虚空,直接扑杀到了林云面前。

      石烽同样没有留手,他将浑身气势催发到巅峰,只见一抹霸气磅礴的剑光。携带着无边剑威,与莫寒那杆蓄势待发的长枪一前一后,朝着林云轰杀了过来。

      轰隆隆!

      两大道兵同时联手,这等恐怖的威压,令这方天地都颤抖了起来。

      旁人看的面色骇然大变,即便是那些高等界域的翘楚,神色也是凝重之极。

      谁能想到,一个林云竟将苍龙榜下前十的妖孽,逼到这般境地。联手也就罢了,还要同时祭出道兵,不敢有丝毫保留。

      一时间,两大道兵同时发威,场面之凶险,无论是谁深陷其中,恐怕都会感受到一丝绝望。

      长发张扬中,林云摊开双手,此时此刻,他手中无剑,可却无所畏惧,所思所想,只有心中那一往无前,生死无惧的向剑之心。

      嗡!嗡!嗡!

      背后剑匣中的葬花拼命颤动,想要冲出来,可都被林云死死摁住。

      “莫急。”

      林云心中轻声劝慰一句,旋即看向这二人,冷声道:“陪你们玩玩便是。”

      苍龙不朽,不朽苍龙!

      巅峰圆满的通灵剑意被林云催发到极限,紫青二色剑光弥漫全身,林云以指为剑,挥动之间,将青霄剑诀和紫鸢剑诀的同时衍化出来。

      茫茫剑势,风雷怒吼,青霄舞动,紫鸢腾飞。

      锵!锵!锵!锵!

      身形变幻间,剑光纵横,有激烈无比的碰撞声响彻不停,连绵不止。那等惊心动魄的交手,像是滔天骇浪伴随着狂风暴雨,一刻都没得消停。

      激烈而残酷的交手,持续不停,半空中真元激荡,异象厮杀,剑光交错,鲜血飞溅。

      林云以一敌二,看似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可自始自终他的剑意都都未溃散。

      一袭青衫,早已染红。

      “太可怕了,道兵之威真的恐怖。”

      “两大道兵联手,林云的剑意完全被压制了,修为的劣势立刻显现出来了。”

      “林云手中那柄葬花,终究不是道兵,太弱了一些。在两大道兵的联手下,根本就没法出鞘,怕是一碰就会断了。”

      “林云有点危险了。”

      远远退去的众人,见到这惊醒动魄的场面,皆感到震撼不已。诸多日曜之地的翘楚,瞧得此幕,眼中皆露出可惜之色。

      能够徒手和两大妖孽争锋,林云已足够逆天,可惜终究没有道兵。

      落败,死亡,只是迟早之事。

      忽然!

      林云心中一动,匣中葬花停止了颤动,葬花在两大道兵的冲击下提前晋升成了。

      “小子,别怪我两欺负你,要怪就怪你没有道兵,活该如此!”

      石烽见林云动微顿,以为他露出破绽,脸色变得格外狰狞起来。手中古剑紫光暴起,这下品道兵的威压几乎被他全部催发出来,怒喝道:“到此为止了!”

      旋即,他这一剑落下的恐怖声势,将林云尽数笼罩。

      紫色的剑芒无处不在,就像是牢狱般,重重封死林云的所有去路。

      “死吧!”

      在这等声势下,石烽手中的古剑,就像是催命符一般不停的靠近林云。

      可就在此时,林云眼中精光一闪,背后剑匣突然嗒的一声被重重弹开。匣中碾碎的流光金盏花,尽数飞舞而出,像是数不清的金色流光,在林云周身接连绽放。

      哗!

      林云伸手一招,左手握住剑鞘,横剑在身,右手则我葬花剑柄之上。

      他与葬花心意相连,握在剑柄上的刹那,似乎血脉同生。刹那间,有数不清的情绪从剑中传来,首当其冲便是无尽的怒火。

      有对石烽和秦安之怒,也有对林云的怒火。

      它身位林云手中之剑,不想,不愿,不忍,见他被其他兵刃欺辱。它恨自己不是道兵,可也恨林云,不愿信它,即便不是道兵,它葬花又何惧这些跳梁小丑。

      “抱歉,你受委屈了。”

      林云鼻子一酸,心中缓缓说道,他是为了葬花好,可终究有些没有顾忌葬花的情绪了。

      呜!呜!呜!

      鞘中葬花微微抖动,彷如哭泣一般,它想说自己并不委屈,它自己没用才让林云受了委屈。可它有灵无智,无法清晰的表达,只能着急的颤动。

      半世浮萍随水逝,一宵冷雨葬名花。

      魂是柳绵吹欲碎,你去我留,两个秋。

      林云眼中突然眸光暴起,锋芒毕露,看向杀来的石烽,冷声喝道:“米粒之光,也配与葬花争锋?”

      这天下,谁与我共?

      唯有葬花!

      君不负我,我不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