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九百零七章 各方瞩目
    龙城遗迹。

      不管是身处何地的武者,见到这日曜之灵衍化出来的异象,神色都变得颇为兴奋起来。

      一片幽暗潮湿的沼泽中。

      血骨界域风无忌,正面无表情的擦拭着刀刃上的鲜血,地上血流成河,尸体横堆。

      在远方,有一个黑点神色仓惶,手中捧着枚异果正在仓惶离去。

      不过这苍龙榜下排名前十的高等界域妖孽,却是半点都没有着急的意思,依旧颇为悠闲的擦拭着刀刃。这名为幽玄的下品道兵,是他纵横苍龙区域的莫大依仗,能够拥有下品道兵本身就说明了他的实力。

      在这通天之路,身怀重宝而实力不够,早就不知道被人杀过了多少。

      他慢悠悠的擦着刀,好像那黑影无论逃到何方,都无论如何逃不过他这一刀。

      可突然,封无忌擦拭刀刃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朝着龙城遗迹深处看了过去,看向了那日曜之灵衍化出来的种种异象。

      “日曜之灵,总算是出来了!”

      封无忌先是愣了片刻,旋即眼中涌出极为兴奋的神色,这龙城遗迹可是无聊的很。

      几乎都是一边倒的屠杀,片片又大的没边,想找高等界域那几个人练练手都没法碰到。

      “莫寒,陈安,石烽,你们这些家伙应该也看到了吧。可别让我太无聊,要是简简单单就拿到这日曜之灵,未免太无趣了一些。”

      封无忌阴寒乖戾的脸上,露出冰冷的笑意,像是野兽在野兽中咧嘴露出獠牙。

      额,好像忘记有个蝼蚁跑了。

      封无忌收刀归鞘,方才想起来,他杀这么多人应该是为了一个叫血阳果的天材地宝。

      算是相当不错的灵药了,有着几千年的药龄。

      罢了,让你多活一会吧。

      封无忌淡淡了看向远方,眼中杀意一闪而逝,收刀之后他没有再出刀的习惯。

      呼!呼!

      那道黑影逃出很远,感觉一直盯在身后的杀意消逝后,依旧不敢有任何松懈。又足足奔行了大半个时辰,方才将脸上的面罩放下来,大口不停的踹着气。

      若是林云在此,对这人倒是不会陌生。

      正是与他同行的柳云,那个刚刚参悟出通灵剑意的轩云界翘楚。

      “封无忌还真是可怕……高等界域的妖孽太可怕了,这些人比其他高等界域的翘楚强上好几倍都还不止。”

      柳云后背冷汗直流,回想起对方,大杀四方的恐怖画面依旧心有余悸,感觉这次真的是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当目光落在掌心那枚异果上时,柳云眼中立刻露出无比炙热的神色。

      血阳果!

      三千年火候的血阳果,这等年份的异果,在下界很难很难寻到,也就通天之路这片空间有机会被他找到。

      封无忌又如何,苍龙榜之下排名前十又如何,这血阳果还不是被我抢到了!

      从这等狠人手中抢到血阳果,柳云心中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收好之后,轻声自语道:“他应该没看到我的脸,日曜之灵诞生了,先和师兄汇合,还可以继续找寻一波机缘。”

      另外一片残破的楼阁中,黑鲨界域的莫寒,正颇为兴奋的清点着收获。

      火羽城遗迹中的好些宝贝,即便是身位高等界域妖孽的他,也是大为心动。这趟远行,算是收获不小,很值。

      其风采未减,苍白的面色,神情狰狞,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质。仅仅只是远远看上一眼,就会让人感到很不自在,光是一个眼神,就能给人莫大的压力。

      同样是苍龙榜下前十的妖孽,他的实力一点都不比封无忌差。

      当日曜之灵诞生的异象出现,莫寒目光微凝,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出现了吗?我还以为要多等几天呢……”

      莫寒眉头微皱,他与封无忌不同,对这日曜之灵并无太大的兴趣。反倒是更在意,龙城遗迹中找寻到的其他宝物。

      可惜他此行是受黑鲨界域大师兄的吩咐来的,让他务必拿到日曜之灵,作为备选计划。

      “宝物虽好,还是日曜之灵重要一些,这日曜之灵附近应该也会有些伴生的天材地宝。”

      莫寒咧嘴一笑,很快释怀开来。

      嗖!

      话音落下,他拿起身旁的长戟,迅速消失在原地。

      起伏不定的沙丘中,两道身材迥异的人影并肩而立,遥望遗迹深处的那片异象。

      一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背着柄修长的古剑。另一人魁梧壮硕,宽脸大嘴,眼中泛着毒蛇般的光芒。

      正是幽云界域的石烽和陈安,两人同样是苍龙榜下排名前十的妖孽,同样拥有道兵。单独拆开,声名和实力都比莫寒、封无忌弱上好些,可若是联手胜算就在五五之间了,甚至更强一些。

      两人目空一切,实力强大,在最后时刻方才现身。眉宇间的倨傲,甚至连好些高等界域的翘楚,都没有太过放在眼里。

      “除了莫寒和封无忌,其他人都不用放在眼里……可偏偏这两人最不好对付。”

      身形削瘦的石烽背着古剑,轻声叹道:“想要拿到日曜之灵,可真的不轻松。”

      陈安淡淡的笑道:“好歹也是打开苍龙禁界的秘钥之一,岂会这般容易,我两人联手胜算还是比他们要大一些的。”

      “说的没错,这两个家伙平日可都狂的没边,这次碰上非得给点教训才对!”

      石烽目光中闪烁着寒意,阴测测的说道。

      苍龙榜之下排名前十的这些人,除了来自相同的界域人以外,彼此间的关系都极为恶劣。

      大家都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想要冲击苍龙榜,必须打败或者斩杀对方才行。

      “走!”

      两人简单聊了片刻,就朝着遗迹深处闪烁不停。

      同时间,其他高等界域的翘楚,还有日曜之地各大中等界域的武者,同样是毫不犹豫的那片区域拼命赶去。

      能够想象得到,要不了多久,那日曜之灵的诞生必定是群雄汇聚。

      整个日曜之地的翘楚,会全部杀到不说,高等界域的翘楚和妖孽,也没有人会缺席。

      关于日曜之灵,必将会有一场残酷的厮杀。

      哪怕对日曜之灵不在意,仅仅只是想在周围寻宝的各界武者,也会面临相当惨烈的竞争。

      至于林云,倒是没有太过着急。

      他以剑意强行镇压住千年火的后劲后,一路从容不迫的朝前走去。

      那日曜之灵的诞生地还是有些距离的,即便全力赶去也得小半天的时间,况且实力不够去的太快也同样是送死。

      眼下这龙城遗迹,各方云集,身影闪动。时不时,就能看到大量的人影,从身边快速无比的穿过。

      半个时辰后,林云出现在一片丘陵上。

      抬头看去,离日曜之灵的诞生地,距离也不算太过遥远了。隐约间,可以感应到那片恐怖异象之下,汹涌澎湃的火属性能量。

      前方丘陵下有一片较为空旷的平地,正有一场惨烈的厮杀在进行着。

      两名日曜之地中等界域的翘楚,正在联手围攻一人,三人的实力都还算不错。皆达到了天魄一重境的修为,眼下正是关键时候,厮杀的极为惨烈。

      类似的画面,在这火羽城中遗迹中林云见过太多,基本都不会理会。

      不过眼下,想不理会都有些困难了。

      被围攻的青年是轩云界陈玄,令两人也不算陌生,是流光城的裴雨和冷岳。

      记得火羽山脉中,裴雨和陈玄有过一招交手,陈玄稍胜半筹。不过当时他也说的很清楚,仅仅只是一招罢了,真要动起手来胜负也是难说的很。

      光一个裴雨就够头疼了,加上同样是天魄一重境的冷岳,陈玄自然不会是对手。

      眼下陈玄身上的伤势已极为严重,在对方老练的围攻下,连寻找缝隙离开的机会都没有。

      好歹算是同伴,林云并没有出手不救的理由。

      “轩云界陈玄,之前火羽山脉中你不是很狂的吗?”

      裴雨之前输了半招,心里就憋着口气,眼下将对方逼的狼狈不堪,自然不会放过出言嘲弄的机会。

      “有意思吗?就一枚普通的造化武学玉简罢了,居然联手偷袭我。”

      陈玄脸色阴沉,冷声骂道。

      这两个混蛋是真的无耻,联手偷袭自己也就罢了,眼下居然还有脸嘲笑他。

      若不是被偷袭,即便两人联手他想要走,还是相当简单。

      只是现在,真的有些麻烦,可恶!

      噗呲!

      就在说话之间,陈玄的胸口又中一剑,鲜血吐出整个人被狠狠震飞出去。

      “抱歉,蛮有意思的,哈哈哈!”

      裴雨一击得手,眼中闪过抹狰狞之色,狂笑起来。

      “别废话,赶紧杀掉了事,还得去日曜之灵的诞生地呢。”

      一旁冷岳神色则显得极为冷漠,在裴雨将对方击飞的刹那,抬手间一拳轰向了陈玄的心口。

      若被这一拳轰中,陈玄定然必死无疑。

      可就在电光火石间,一袭青衫的林云,如利剑般从天而落,抬手迎上了这一拳。

      噗呲!

      冷岳猝不及防,嘴角溢出丝血渍,当场就被轰飞出去。抬头看清林云的容貌,大吃一惊,裴雨脸色微变赶紧闪到了他的身边。

      “林云?”

      陈玄起身看向对方,眼中神色极为诧异。

      林云微微一笑,冲对方点了点头。

      如果没看错的话,刚才林云仅仅只是一拳,就将身为天魄一重境的冷岳给轰退了。

      等到定睛看去,这才发现林云已晋升天魄,眼中当即闪过抹喜色。

      这下算是得救了。

      “林云,先走吧,这两人不好对付,和雷火城的其他人汇合后,在找这两个家伙算账。”

      陈玄还是相当冷静的,眼下多出林云,两人要走应该足够轻松办到。

      可想要击败对方,难度还是太大。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这么容易吗?谁都别想走!”

      冷岳擦干嘴角的血渍,看清林云只是天魄修为后,眼中顿时杀意爆涌起来。

      “谁都别想走?”林云淡淡的道:“很巧在下也有类似的想法,你两还是埋在此地好上一些,日曜之灵的诞生就别去了。”

      说话之间,林云眼中迸发出一缕寒光,眉间锋芒肆意。他倒是有心一试,灌下那杯千年后,眼下自己的实力究竟强到什么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