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八百八十五章 日曜之灵
    蓄势待发,横空而至的一掌,有着无法想象的威能。

      哪怕一路跟随秦风的林云,始终都留了个心眼,依旧有些措手不及。

      轰!

      林云耳畔风声如雷,长发瞬间凌乱,掌芒带起的雷霆威压下心口都出现了短暂的停顿。同时压制住了林云的体内真元,无论是青霄剑诀和紫鸢剑诀想要冲破这禁锢,都得需要一个呼吸的时间。

      可呼吸之后,怕也是死人一个了。这就是天魄一重天的实力吗?

      渡过天魄劫后,的确可怕得吓人。

      咔擦!

      电光火石间,林云背上的剑匣打开,葬花弹出一寸。

      哗!

      一寸剑光蕴含着璀璨的星辉,在爆发的刹那,便有数不尽的星光如洪水般宣泄出来。将这一方天地照的大亮,也撕裂了对方掌芒中落下来的威压,禁锢被打破两大剑诀顿时疯狂运转。

      这算是相当搏命的方法,若是剑势无法切开对方的掌芒,真元仍被禁锢的话,林云非死即伤。

      可林云终究是赌赢了,他对自己的剑道造诣,还是有些自信的。

      等到他伸手握住葬花之时,奔涌在体内的真元已经雄浑无比,有紫青剑光不停的迸发出来。

      铛!

      剑尖与掌芒撞在一起,葬花的剑身直接被压弯了,可硬是没有断开。

      嗡!嗡!

      当弯曲的剑身,弹回去的刹那,宛如弹簧爆发出数倍的剑威狠狠震在那掌芒上。

      来袭之人,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闪电般退了回去。

      那是一名身穿黑衣的冷漠青年,果如林云所料,天魄一重境的修为。

      “王兄,我没说错吧。以林云的实力,接你一掌,还是绰绰有余的。”

      恰在此时,消失的秦风,再度出现,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果然是来试探的……

      林云心中恍然,收剑归鞘,似笑非笑的看向那黑衣人。

      那黑衣人将手背在身后,看向林云的眼中,闪过抹寒芒。其面色变幻,好半天后才道:“能斩杀封悬,确实了得,我收回之前与你说过的话。”

      他放在背后的手,有鲜血不停的渗透出来,掌心有一道极为凌厉的口子。

      刚才那一剑,哪怕大约猜到对方是试探,林云也没怎么留手,来而不往非礼也。

      眼下秦风出现,黑衣青年想要发作也只能忍着,这个亏他是吃定了。

      秦风笑道:“林兄,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多有得罪了。这位是流光界的阎魁兄,想与你结交一番,方才出手试探,别往心里去。”

      “我没事。”

      林云面色平静,淡淡的笑道,反正这吃亏的也不是他。

      “林兄初来乍到,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日曜之灵?”秦风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说道。

      林云心中立刻泛起波澜,方少宇等人收集的情报,对这日曜之灵讳莫如深。

      他此次前来,除了解决火云界这个麻烦外,最大的目的就是想弄清楚这日曜之灵到底藏着何等秘辛。

      “知道的不多。”

      林云想了想,如实回应道。

      秦风和阎魁对视一眼,方才笑道:“这事说来有些话长,我简单讲讲。整个通天之路分为四个区域,苍龙、朱雀、玄武、白虎,不管身处哪个区域,只要往前走,最终都会走到通天之路的尽头。”

      “各大区域都有一处远古宝库,藏在被禁锢的秘境中,这四大秘境便称作四大禁界。想要打开各自区域中的禁界,需要集齐七曜之灵,分别是金、木、水、火、土、日、月这七大星曜之灵。”

      林云若有所思:“日曜之地藏有日曜之灵,火曜之地便藏有火曜之灵,月曜之地便藏有月曜之灵……”

      阎魁抬头看过来:“你倒是不笨,说来复杂,其实简单的很。就是每个大区,分为七片星曜之地,每片星耀之地都藏有一种星耀之灵。我们刚好处在苍龙区,日太阳之星所笼罩的地方,这便是日曜之地的来由了。”

      “如此说来,两位知道这日曜之灵诞生的地方了?”林云出言问道。

      秦风微微点头:“三天之前,消息已经在顶尖的中等界域传开了,如今整个日曜之地可以说暗流涌动,各大龙城的顶尖强者都在暗中招揽人手。实不相瞒,这封悬在之前,已经被我等招揽了。”

      难怪会找上我,林云心中暗道,敢情是正主被自己杀了。

      “我和阎魁都没有想到,这封悬竟然说死就死了,连回旋一番的机会都没有。”秦风颇有深意的看向林云,对方杀伐之果断,确实有些出人意料。

      “两位莫非还想为他报仇不成?”

      林云眉头轻挑,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个自然不会,林兄说笑了。退一步讲,这封悬名声确实不怎么好,强占据点压榨下等界域的翘楚,稍有心气的中等界域都不会这么做。”

      秦风解释道:“不过这封悬确实有些过人之处,在雷火城中拥有渡劫资格的人里面,他是最有机会成功度过天魄劫的。”

      看两人的神色,倒也不像说假。

      若真对这封悬看中,两人只要稍稍露出些杀意,就能将对方从林云手中救走。

      起码现在,林云还不想和天魄一重境的强者撕破脸。手握紫焰雷皇鞭这张底牌,他并不忌惮这些人,可这等底牌还是能不用尽量不用的好。

      “那片诞生日曜之灵的险地,本身就有数不清的珍宝,你要的上等造化武学,灵药、异宝、神纹,应该都有不少。除此之外,星耀之灵笼罩的地方总会有稀世奇花诞生,日曜之灵伴生的奇花应该是鎏光金盏……”

      “鎏光金盏?”

      林云脑海中嗡的一下炸了,居然是鎏光金盏,这可是不折不扣的稀世奇花。

      在玄黄界的话,基本相当于传说般的存在,没有几千年上万年的光景,想要诞生根本就没有可能。

      此花,对于任何武者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只要稍稍炼化一片花瓣,便可立刻打破武道境界上的瓶颈。若是年岁足够久远,甚至天魄之上的瓶颈,都能轻易打破。

      对于火属性武者来说,更是不可多得的大补药。

      对林云来说,却多了一重意义,他的葬花剑很久都没有韵养了。寻常奇花,已经难以达到韵养的作用,想要再进一步几乎没什么可能。

      可再进一步,便可成为道兵!

      林云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这个诱惑对他来说,实在生不出抗拒之心。

      某种程度上说,葬花就是林云的第二条命,休戚与共,生死相随,命运仅仅的连在一起。

      秦风眼中闪过抹异色,这林云之前一直冷静的很,听到这流光金盏却有些沉不住气了。实在有些古怪,突然,他想到对方修炼了火云界的火云焚天手。

      那等天赋,比封悬都要厉害许多,他应该是想利用这鎏光金盏将这火云焚天手更进一步。

      甚至,这上品顶尖的造化武学,有可能被他修炼到超越圆满的化境!

      想到此处,秦风面露了然之色,笑道:“这鎏光金盏,对我等并无大用,与林兄没什么冲突。不过如今这日曜之地,各大龙城聚集这成百上千的中等界域,其中不乏渡过天魄劫的强者,难保这些人对鎏光金盏不动心。”

      林云深吸了口气,自己竟然因这朵奇花,心境出现了破绽,被对方给看出了些端倪。

      无所谓了,对葬花的挚爱,他也不想遮遮掩掩。反正秦风和阎魁,肯定猜不到具体原因就是了。

      又是一番畅聊后,秦风正式发出了邀请,沉声道:“林兄,七天之后,我等就会结伴而行了。若是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和我等一道出发,毕竟多个人也有些照应。”

      “两位既然看得起,那我也没什么好矫情的。”

      林云从容不迫的笑了笑,拱手告辞。

      瞧着林云离去的背影,秦风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阎魁更是目光凝重的很。

      半响,阎魁方才徐徐说道:“这小家伙有点意思,三言两语,居然弄得好像我等在求他一样了。之前封悬,可是跟条狗似的,前倨后恭,哪里敢摆半点架子。”

      秦风看了他一眼,颇为诧异的笑道:“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以往你要是不满,可不会等人走远了再说。”

      阎魁没说话,背在后面的手伸了出来,掌间那道口子已经淡了许多。

      可一抹血红在白皙的手掌上,还是醒目无比。

      “你受伤了?”

      秦风面色微变,旋即醒悟过来,这是在试探林云之时受的伤。

      这就有些可怕了,渡过天魄劫的武者,肉身接受天地淬炼远非寻常天魄能比。

      林云一剑刺出,居然将阎魁给划伤了。

      其中虽说有试探的原因未尽全力,可想到对方还未入天魄,怎么想都有些不寒而栗。

      “这人还是尽量不要与他为敌,等他晋升天魄,还不知道会强到什么地步!”

      秦风目光闪烁,好半天后,方才颇为郑重的说道。

      阎魁倒是不以为意,笑道:“起码他现在未入天魄,哪怕晋升天魄,离渡劫也还远的很。想要反客为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眼下还是得仰仗我们多一些。这样的人其实最合适,始终都在我等掌控之中,捅破天也不用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