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没完没了!
    城外。

      林云沿着血迹,奔行如雷,一路追寻。

      他在深坑中耽搁了片刻时间,等出来之时,已经看不见宇昊天的身影了。

      不过林云依旧从容不破,他需要一击致命,不给此人留下任何活路。所以必须谨慎,确定在跑出去的是宇昊天真身,鬼知道他有没有替身类的秘宝。

      以替身掩人耳目,真身则藏在深坑。

      确定深坑并无任何生命气息后,林云方才全力而追,对方本就有伤又被剑破山河重创,注定跑不了太远。换做常人,早就死了不知道几百次,这宇昊天真的跟蟑螂似的。

      此人必须得死!

      且不说他那些恶毒的威胁,林云相信他肯定做得出来,其最后看自己那眼,也让林云感觉有些悚然。

      剑宗余孽!

      他说自己是剑宗余孽,如此来说的话,他应该是已经知道自己的宿命之战了。

      两人一个承了剑宗的因果,一个承了紫月洞天的因果,已是宿命无法避免。

      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否则另外一人,必将万劫不复。

      半个时辰后,林云便看到了对方的身影,脚步踉跄气息衰弱。宇昊天受伤太重,即便透支本源修为,眼下也该到极限了。

      “呵呵,林云,你真狠,这样都不愿意放过我!”

      感受到身后那股滔天剑势,浑身是血的宇昊天,豁然转身咬牙切齿的说道。

      眼下的他模样狰狞,气若游丝,完全没有了平日的风采。摇摇欲坠的身躯,好像林云不去动手,要不了多久也会生机流逝而亡。

      林云仔细打量着对方,不疾不徐的走过来,他的瞳孔突然猛地一缩,脚步停了下来。

      “剑奴你不是要杀我吗?宇某人头在此,你若有胆,尽管来取!”

      宇昊天瞧见林云驻足,满是鲜血的脸上,狰狞无比的邪笑起来。

      林云没动,眼中闪过抹遗憾之色,淡淡的道:“这样都被你逃了,宇昊天你还真是我命中的克星,我若再上前一步,你这具假身怕是要与我同归于尽了。”

      宇昊天脸上的邪笑消失,神色微变:“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的眼中并无紫焰,你之前回头看了我一眼。”

      林云面无表情的道。

      宇昊天稍稍一愣,有些懊恼,可也心惊不已,旋即狂笑道:“哈哈哈,你还真是谨慎,和你这样的人为敌,我想想都毛骨悚然。下次见面,我绝不会像今日这般狼狈,我必定会碾压你!”

      他说话之间,身上的皮肤如瓷器裂开了缝隙,缝隙中迸发出刺眼无比的紫色光芒。

      整个肉身都像是具熔炉,体内涌动着恐怖的魔光,等到那光芒达到极限龟裂的肉身完全剥落。露出一尊手掌大小的魔像,魔像赫然正是宇昊天的模样只是缩小了数十倍。

      嘭!

      顷刻间魔像轰然爆裂,犹如一轮紫月在平地间爆炸,整个地面不停的颤抖起来。

      以木生风!

      林云脚步未动,收剑归鞘的刹那,紫电龙卷风在地面迸发出来。魔像爆裂的余波,被萦绕着电光的狂风,吹得七零八落。

      等到葬花归鞘,紫电龙卷风悄然散去,放眼看去林云面前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那深坑之大,看上去就像是有天外陨石砸落,很难想象处在核心区域会何等危险。

      林云深吸了口气,大概想明白对方如何骗过自己了。

      对方并未真正被剑破山河击中,在融合九种异象的那一剑将要真正落下之时,其真身已走留下了这具魔像衍化的假身。只是其中的难度相当之大,且极为凶险,若是慢上分毫真身被斩中,便会万劫不复。

      不过这魔像秘宝,有些不同寻常,怕是多少蕴含了宇昊天本身的精血和魂魄。

      魔像炸碎,其本体也会受到相当程度的重创,短时间内难以恢复。

      可这显然不是林云想要的结果,伤而不死,早晚会成大患。

      “我的剑还是不够快。”

      林云轻声叹了口气,如果剑再快一点,宇昊天便是个死人了。

      可这世间没有如果,林云也不是优柔果断之辈,他的眼中闪过抹寒芒,下次碰到想要碾压我?

      宇昊天,走着瞧便是!

      “先回去吧。”

      林云眼中寒芒内敛,将略有波澜的情绪平复。

      一炷香后,林云悄无声息,回到了堆积着星元丹的广场。方少宇三人见到林云平安归来,明显松了口气,脸色都露出喜色。

      林云若有若所思,感觉有些不太对劲,龙猫形态的血龙马站在一堆星元丹前,有磅礴的气血在体内涌动。

      在它身前,倒下了好几人,无一例外全都昏死了过去。

      “怎么回事?”

      林云皱眉问道。

      方少宇还未回答,就有一人走上前来,笑道:“林公子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我等要取走属于自己的星元丹,不过你这魔宠似乎有些不讲道理,打伤了我们好几人,这畜牲可是凶的厉害,你得好好管教一番。”

      林云目光一扫,看向那说话之人。

      很巧,林云记得此人,对他印象还颇深。正是率先要给南宫贺当狗的青鹰界章峰,其身旁两人,则分别是石陇界黄虎和烽影界韦顷。

      正是在这三人带头之下,广场上的大部分人都倒向了火云界。

      “你想取走多少星元丹。”林云不动声色,淡淡的道。

      章峰眼中闪过抹贪婪之色,笑道:“一万枚便好,我等三人可是被火云界压榨的厉害,这次多亏林公子出手相助了。”

      其他人闻听此言,目光涌动,都有些蠢蠢欲动。

      林云嘴角微翘,嗤笑道:“我只听说过狮子大开口,倒是没见过一条狗也敢开这么大的口。”

      章峰三人脸色大变,这林云竟然众目睽睽之下,骂他们三人是狗。

      “林云,我等取走自己的星元丹,天经地义。你不准也就罢了,居然还羞辱我们,你这么做和火云界这帮强盗有什么区别?”

      章峰沉着脸,冷声说道。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几位可是主动要给那南宫贺当狗的,谈何羞辱?”林云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人,目光中充满玩味之色。

      几人脸色顿时变幻起来,被堵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林云,今天这星元丹你是不给也得给。你得罪了火云界,只要我等愿意,随时可以像火云界的人高密。这南宫贺的实力,在火云界中可算不得最强,火云焚天手也没有被他真正修炼到高深的境界。”

      “林公子,我们三兄弟劝你还是好好想想。”

      “林云,我等只是拿走一万枚星元丹罢了,你这点好处都不给我们,别做的太过分了!”

      眼见林云没有要服软的意思,这三人彻底撕破脸匹,倒是有恃无恐。林云实力虽强,可他连番大战,未必还有能一剑将三人全部给杀了。只要有一人活着,就足以将此事捅给火云界的其他人,到时候林云还是死路一条。

      章峰脸色阴沉,冷声道:“林云,我等也是各自界域中的顶尖人物,多少有些眼力。你这两战看似轻松,可皆是全力而为毫无保留,你还能有几成实力?我三人或许奈何不了你,可被火云界夺走星元丹的又何止我三人,你别欺人太甚!”

      他这话音落下,之前嚷嚷着要追随南宫贺的一帮人,全都怦然心动起来。

      林云的实力毋庸置疑,强到令人夸张的地步,可章峰的话也是实情。若一拥而上,这林云也未必会是对手,想不让步也难。

      “章兄说的对,我等也被这火云界压榨了不少星元丹,还请林公子不要欺人太甚。”

      “请林公子不要欺人太甚,让我等取回星元丹!”

      “……”

      方少宇面色微变,该死,这帮家伙竟然倒打一耙,反倒说林云欺人太甚。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让章峰的胆子愈发大了起来,他见林云不语心中更是笃定不已。

      想来林云和那玄黄界的宇昊天交手,消耗更大,甚至说不定还受了些暗伤。那人也是颇为了得,一身实力比南宫贺还要强上好些,林云想要斩杀对方全身而退可不是什么易事。

      一念及此,章峰面色变幻,阴测测的笑道:“我忽然改变主意了,我等三人现在要每人取走一万枚星元丹,火云焚天手你也得借我们观摩一番。如此,大家便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没错,火云焚天手这等造化武学,你要独享可没有这么好的事!”

      一旁黄虎和韦顷也顺势帮腔起来,目光闪烁,似乎看穿林云的虚实一般。

      有趣。

      林云眼中寒芒涌动,他是彻底怒了,还真没见过这般无耻之徒。一帮自愿给火云界当狗的人,反过来说他欺人太甚,荒谬至极。

      章峰三人瞧得林云眼中杀意,顿时感觉有些不妙,连忙后退,大声道:“林云,你别仗着自己实力强就欺人太甚,我等只是拿回自己应得之物。”

      林云右手握在剑柄上,冷声笑道:“好一个欺人太甚!林某今日欺了你们,又能如何?”

      哗!

      葬花出鞘,血光飞溅,三颗人头滚滚落地。

      欺人太甚?

      欺了又如何!

      跳梁小丑,没完没了,一剑斩了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