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七百三十八章 青衣寻龙使
    灰衣老者坐镇城头,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动。

      不过他虽没动,可半步天魄的威压散了过去,足以震慑住诸多妖兽。

      虽没动,可他的作用比好些杀了上百头妖兽武者都要大,那等威压覆盖的范围极光。

      否则,若无他在此震慑,众人面对的妖兽压力至少要大好几倍。

      这等威压并非不怕死就能冲过来的,而是过不来,就像是有无形的墙。甚至弱上一点的妖兽,贸然闯入,当场就会被震的匍匐在地无法动弹。

      是以他抽不开身,无法去北城门驰援,一旦动了。正面稍稍缓解下来的压力,立刻变坏暴涨,只能让林云和龙昊前去支援。

      他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这两人每一个是弱者,联手之下足以击退半步天魄的妖兽。

      龙昊跟在林云身后,观察着他的身法。

      林云修炼的身法应该不算有多高明,可被其修炼到相当高深的境界,以强大的真元催动下显得十分利落,与人交手可以说半点都不落下风。

      不过在龙昊看来,依旧算是短板。

      若是有高明的身法修炼,施展起来会更加得心应手不说,真元也不需要灌注太多。

      咻!

      就在此时,林云突然停了下来。

      “还没到呢。”

      龙昊出言道。

      “你跟着我做什么。”

      林云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向对方,眼眸深处悄然多出抹寒意。

      突然地发问,让龙昊脸上露出抹慌乱之色,不过旋即就镇定下来了,笑道:“是那位半步天魄的大人,让我与你一起过来的,怎么能说是我跟着你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

      灰衣老者的话只是个幌子,这人确实在有意接近自己,林云行事干净利落,懒得与对方争辩。

      别在他面前装糊涂,否则,他会让这人一辈子都无法聪明起来。

      龙昊脸上的笑意收敛,平静的道:“你是剑客,剑意极为敏锐,应该能感受到我没有恶意。否则,你也不会开口来问了,直接一剑就刺过来了。”

      林云淡淡的道:“可我并不喜欢被陌生人跟着。”

      龙昊摊手,颇为无辜的笑道:“那你怕是还得不喜欢一段时间才行,起码得杀了那头半步天魄的妖兽。”

      “你是慕剑城的人?”

      林云目光敏锐起来,盯着对方。

      “算是吧。”

      龙昊不置可否,笑了笑,旋即又道:“等杀了那头半步天魄的妖兽,我可以与你聊聊。”

      林云看了眼此人,不在多言。

      北城门还需要驰援,不是和人纠缠的时机,杀了半步天魄的妖兽再说。

      半盏茶的功夫,两人来到了北城门的城墙上。

      这里的情况很不乐观,地面上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还有诸多妖兽啃食,以及少量的玄武境武者在抵抗。

      呼哧!

      两人落下之后,各自出剑,将城墙上的妖兽尽数斩杀,救下那些玄武境的武者。

      “快去帮陈大哥。”

      那些被救下的玄武境武者,没有丝毫松口气的神色,焦急无比的说道。

      还有紫府境的强者没死?

      林云和龙昊对视一眼,闪电般飞掠过去,眨眼二人的身影在半空中便显得极为模糊起来,奇快无比。

      轰!

      一头阴阳境的妖兽朝着林云袭来,林云随意一剑斩出,有电芒闪烁。等葬花落在妖兽身上,立刻就在其胸膛破开一道血口,血口不断扩散,一直将妖兽生生撕裂成两半。

      漫天血雨飞溅,两人一路横扫,很快杀到城门处。

      那里一名阴阳境的中年武者,胳膊已经断了一只,可仍在拼死阻挡着半步天魄的妖兽进城。

      以他的实力,若是要走应该相当容易,可只要一走,成千上万的普通人都会死绝。

      林云眼中闪过抹动容之色,这世界上终究是有武者,愿意为陌生人付出性命。

      “还好,只是头普通半步天魄妖兽。”

      龙昊打量着那头妖兽,那是一头身躯长达数十丈的魔犬,浑身长满骨刺,格外狰狞,双目中的魔气几乎凝聚成了实质的火焰。

      虽是普通妖兽,可在魔气的侵染下,比平时强上了许多。

      龙昊估摸着,这一仗不太好打。

      轰!

      就在思索对策之时,林云手中的剑,却是毫不犹豫的斩了出去。

      叶落满天声似雨,水中云月入剑来!

      腾空而起的林云,一袭青衫随风鼓动,有剑意衍化的叶落之声沙沙落下,犹如倾盆大雨。那落叶之声大到极致时,人在半空中的林云,散发出璀璨光芒。

      他好像不是踏在虚空,而是一片湖泊中,漫天湖水暴起,露出一轮水中之月。

      嘭!

      皓月当空,雨撒四方,林云一剑劈在那骨刺魔犬上。当即就有数十根骨刺被斩断,魔犬身上鲜血淋淋,哀嚎一声被震飞了出去。

      “先退到一边。”

      林云落在那中年人身边,盯着落地的魔犬,出言道。

      “林公子,这魔犬不好对付,它……”

      中年人累的气喘吁吁,可实在太担心林云,一边喘气一边还在说话。

      嘭!

      可话还未说完,林云左手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给他渡进一缕浑厚真元,将其直接震飞。

      震飞途中,那中年惊愕的张大了嘴,林云又是屈指一弹。

      一粒颇为珍贵的丹药送了进去,林云身上的丹药,都是他在各种秘境以及雷云宝库中搜刮的,相当珍稀。

      丹药入口瞬间的,陈姓中年人就感觉自身伤势恢复了五成,浑身上下暖洋洋一片。

      甚至连阴阳境的修为,都隐隐间增加了不少。

      顿时哑口无言,这少年怕是比自己想象的要强上许多,不想自己碍事。

      不过这手段还真是暴力,可出手也是大方的吓人,随随便便就赠送了一粒如此珍稀的丹药。

      咻!咻!咻!

      就这千分之一秒的分神,那倒地的骨刺魔犬便敏锐的把握到破绽,数不清的骨刺燃烧着魔焰,从其体内梨花暴雨般射了出来。

      当那骨刺射出去的刹那,魔犬的身形收缩了不小,显然这一击对它而言也是消耗甚大的杀招。

      林云不敢大意,连出数剑,舞出一道密不透风的剑幕。

      铛!铛!铛!

      飞来的骨刺没有被溅飞出去,而是在剑芒上的刹那,便被荡成了粉末。

      林云心思缜密,知道这些溅射出去的骨刺,也会造成较大的威能,不想波及无辜,便动用了好几分真元。

      那骨刺魔犬却是眼前一亮,瞳孔中的黑色魔气似乎燃烧起来一般,趁着林云收剑的刹那直接扑杀了过来。

      角度找的相当刁钻,时机也是格外毒辣,半步天魄的妖兽确实有其了得之处。

      不过它刚刚扑杀过来,未等林云有所反应,便是一道剑芒将它重重弹了回去。

      “到底是半步天魄的妖兽,确实有些麻烦呢。”

      出手的龙昊缓缓落下,冲着林云笑了笑。

      “你若不在,其实算不得了麻烦。”

      林云淡淡的回应道。

      “什么鬼?”

      龙昊有些纳闷,旋即醒悟过来,林云是在说他碍事。若他不在,也不用有所保留,斩杀这骨刺魔犬也算不得什么。

      “好像被小瞧了……那就不要有所保留了吧。”

      龙昊淡然一笑,随即率先出手,朝着骨刺魔犬追杀下去。

      夜光斩!

      人在半空中,龙昊怒喝一声,锋芒尽显。先天大成的剑意,尽数爆发出来,手中之剑在夜色中光芒大起,像是一头暴躁的恶龙斩在了魔犬身上。

      噗呲!

      刚刚站稳的骨刺魔犬,又是声哀嚎被震飞出去,身上落下道长达半米的恐怖剑痕。有大一块肉直接被切了下来,伤口看上去,就像是被恶龙咬下来一般。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这人虽说年纪较大占了些便宜,可实力真的极为了得。

      尤其是他手上这门剑法,怕是品级很高,隐隐间有些上古剑法的风范,肯定是某些遗迹中的残简上推演而出来的。

      龙昊扭头想看下林云的反应,却发现对方面色平静,只是爆发出的实力提升到了与他相当的地步。

      “这小子……”

      龙昊面露苦笑,想在他面前显摆一番,真的好难。

      不得不说这骨刺魔犬很倒霉,碰上了龙昊和林云,在两人出手就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更无奈的事,两大剑客都有意那它向对方示威,你出一剑,我便出更狠的一剑。

      连番折磨之下,仅仅是半刻钟的时间,这骨刺魔犬就被斩的粉身碎骨。

      那颇为珍贵的半步天魄妖丹,都在二人激荡的剑气下,硬生生斩成了碎片。

      骨刺魔犬一死,剩下的妖兽就很好收拾,如斩草一般被两人扫了个干净。

      “小家伙,我不瞒你。我是剑盟的青衣寻龙使,我的责任就是帮助剑盟,在南华古域寻找剑道翘楚。我的确是慕剑城的人,慕剑城就是剑盟在南域的大本营。”

      打扫干净后,两人休息之中,龙昊率先问道。

      因为他发现林云是相当果断的人,若是自己在装糊涂下去,对方可能根本就不会理他。

      席地而坐,直接修炼。

      他相信对方肯定做得出来,所以得空便直接问道。

      “剑盟?”

      林云眼中闪过抹疑惑之色。

      龙昊笑道:“你先不用知道剑盟是做什么,剑盟不禁止门下成员加入宗门,是一个相当松散的组织。只为剑客服务,大家相互交流,切磋武艺,问剑寻道。”

      “没兴趣。”

      林云淡淡的道。

      “不急,你总会感兴趣的,毕竟你是真正的剑客,不会错过任何变强的方式。我手上这门剑法,就是在剑盟中兑换的,除了剑法,适合紫府境的身法秘籍同样不在少数,有些甚至专为剑客量身打造。”

      龙昊很有耐心,面露笑意,娓娓道来,循循善诱。

      他发现自己真的捡到了一块宝,原本只是有些兴趣,可这少年给他的惊喜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比一个大。

      轰!

      就在此时,远方突然响起惊天动地的兽吼声,有一缕妖煞之气如黑烟般直冲云霄,达到夸张之极的数千米,依旧萦绕不散。

      龙昊看了眼神色黯然,叹了口气道:“这城守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