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七百三十五章 不求长生,只为追梦!
      洛水山,山巅云雾缭绕之处,有观云台伫立。

      亭台中林云与流觞相对而坐,桌上放着一坛猴儿酒,两人大碗喝酒,随意聊着。

      “流觞,你与紫瑶到底是什么关系?”

      有些疑问悬在心头,林云说到底还是蛮好奇的,他似乎知道苏紫瑶很多事情。

      大秦帝国中,他与自家宗门也是若即若离,甚至将龙虎拳这等拳法都交给了自己,完全没有顾忌宗门的一些禁忌。

      许多时候,也都是一幅玩世不恭的模样,仿佛什么都不在乎。

      甚至在这一届的龙门大比中,直接选择了弃权,没有将群龙盛宴放在眼中,或者说兴趣渺渺。

      他的身份很神秘,他与苏紫瑶间应该是有故事的。

      否则以苏紫瑶的性子,也不会将留他在身边,旁人可无法轻易靠近她。

      流觞闻言脸上露出颇为苦涩的笑意,他拿起碗狠狠灌了一口,良久,才悠悠叹道:“得从何说起呢?苏紫瑶虽在大秦帝国出生,可一身修为却是在帝玄宫修炼的,帝玄宫不在南华古域,也不在玄黄,它在我来的那个世界。”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心中稍稍泛起丝波澜,却没有太多惊讶。

      他早就知晓,帝玄宫的来历极为惊人,甚至不属于这方世界。只是没有料到,流觞他也不是这个世界的,难怪他对许多事都没有太过在意。

      “当她出现在我那个世界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我只是她万千仰慕者中的一员。不过我比较幸运,我两有过一段历练的经历,算是结识,现在想想也不算幸运吧。”

      流觞无奈一笑,笑中有许都惆怅,摇了摇头道:“若没有这段经历,我也不会出家,我不是在大秦玄天宗出的家。我来大秦之前就出家了,记得我出家之时,我那脾气火爆的祖爷爷,差点将万年佛庙的不朽圣坛给拆了。”

      “不过我向来如此,决定的事从不回头,我算是稍稍洒脱的,选择了放下。不过那方世界,可不是人人都如我这般放下了,你以后若是见到苏紫瑶,可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他冲着林云挤眉弄眼,颇有翻等着看好戏的意思。

      林云若有所思,流觞所说,应该是苏紫瑶未入青云宗之前的事。

      他与苏紫瑶算是旧识,有展开过追求,可显然被无情拒绝了。而后他选择放下,这放下的不仅仅是苏紫瑶,连带着红尘人世都给放下了。

      “那方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林云双眼,沉声说道。

      “那是一个很精彩的世界,有诸多圣子行走与世间,问道天下。有圣女风华绝代,不比苏紫瑶逊色。也有妖女魅惑众生,有魔道强人,纵横世间。天骄妖孽如过江之鲫,数之不尽,有妖魔成帝,有圣人追仙,有真龙显圣,有尘封的宝地不断破土,亦有邪魔跨越星海而来作乱……那是一个恢弘的大世界,热血和豪情激荡,世间翘楚,不求长生,只为追梦,纵死不悔!”

      流觞玩世不恭的俊脸上,露出罕见的凝重神色。

      此刻,他眉间展露的锋芒,似有神采飞扬,星芒绽放,无边风采。让这山巅之上,望之不尽的朝霞云雾都为之黯然之色。

      林云微微一怔,心中震撼无比。

      此刻的流觞,他的风采竟然丝毫不逊色苏紫瑶。

      晨光沐浴在他身上,那一袭白色僧袍,圣洁无暇。在其身后朦胧间,可以看见一圈有一圈的佛光,佛光中藏着一幅画卷,若隐若现。

      那是一幅极为厚重的画卷,很难想象,一旦展开会惊艳到何等地步。

      时不时,能看见佛光凝练成光雨,不断落在那尘封的画卷上。

      林云眉头微皱,他想起自己在剑宗秘境,碰见的星君骸骨背后也有类似的画卷。但那画卷已经展开,流觞那藏在无尽佛光中的画卷,则还处在尘封之中,似乎还未书写完毕。

      林云心中极为震撼,不仅震撼与流觞此刻的风采,更震撼他口中所说的那个世界。

      世间翘楚,不求长生,只为追梦,纵死无悔!

      那是一个豪情万丈的世界,让人热血沸腾,心中生出无限向往。

      长生意味不死,只要不死任何欲望都可以满足,长生本身就是终极欲望。可那方世界的人,却不求长生,只为追梦便愿将此生热血和豪情洒进。

      那究竟是怎样一方世界!

      “你在我身后看到了什么?”

      正在遐想中的林云,他回过神来,沉吟道:“我看见了无尽的佛光,佛光中有一幅尘封的画卷,画卷似乎还没书写完无法展开。”

      还有句话林云没说,一旦展开,那画卷将会惊艳世间,让那无尽佛光都为之逊色。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幅画,我这画其实早已画完,只是无法展开。我未出家之前,名为流殇。流殇是一把剑,月光如霜,流水堪殇,我杀的人比你见过的任何邪修都多。我杀好人,也杀坏人,有一天这剑断了,流殇也就死了,这幅画便再也无法展开了。”

      提及往事,流觞神色却没有太多动容,他笑道:“有一天你也会作画,也会踏上那方世界,大世将临,每个人都有争夺天命的机会。”

      “大世将临?”

      又是这句话,苏紫瑶之前也对那北雪山庄的长老说过,那长老神色兴奋,激动之情完全无法掩饰。

      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世,能让人激动到这般地步,那莫长老也算是实力极为恐怖的剑客。

      剑客的心境,寻常来讲,很少会有大的波动。

      “对,一个席卷天下的大世,世间妖孽谁也无法避开。无尽的机遇,就算是下界翘楚,也拥有争夺天命的机会。所以这一届的群龙盛宴至关重要,你至少要进入前十,否则错过这次机遇,很难再见到苏紫瑶。”

      流觞神色认真,却没有讲太多大世的事。

      在林云的不断追问下,徐诺再送他十坛猴儿酒后,才勉强多说了四个字。

      大世将临,天路将启。

      “打住,你别再问了,能告诉你的我自然会说。你看苏紫瑶便什么都未与你说,实在是多说无益,实力到了自会明白。何况我说的再多,群龙盛宴你进不了前十,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流觞面露笑意,他脸上又露出那幅玩世不恭的神情,摸了摸光头,笑道:“说不定那时候,和尚我也可以考虑还俗了,嘿嘿。”

      说完嘿嘿一笑,挤眉弄眼,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滚!”

      林云笑骂一声,知他只是随意说说,不可能随便还俗。

      他心中执念未散,连画卷都无法展开,说来也是画地为,将自己给困住了。林云猜测,那执念可能并不仅仅是苏紫瑶,他出家之前怕是落下了很大的罪孽。

      流殇与流觞,一字之别,可意思却是钱天壤之别。殇是杀戮,是灾祸,是痛苦,这个字用的很少,可一旦用到了,便是极为可怕的恐怖之事。

      譬如国殇。

      觞则不一样,指的就是酒器,音相同,意完全不一样,是一种截然相反的态度。

      流觞笑意收敛些许,轻声道:“不过我也要认真的与你说说,那方世界强人很多,我只是苏紫瑶诸多仰慕者中的一员。你若实力不济,真的会很惨,苏紫瑶不可能每次都来救你。何况,她也很惨,她所背负的……”

      话说道此处,流觞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闭嘴不言。

      不过看向林云,却发现对方神色无异,似乎并未感到意外。

      “你无需说,我也能感觉得到,她所走的路必定艰难。”

      林云喝了口酒,他的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坚毅之色,沉声道:“可我手中之剑,终有一天会追上她,强人再多,也休想染指她分毫。她所背负的一切,我手中之剑,也会为她一并挑起。”

      这是誓言吗?

      流觞有些发愣,他似乎有些明白,苏紫瑶为何看上了对方。

      只是那方世界的强人,实在有些厉害,可远远不是天陵七秀这等废材所能比。

      不过他相信林云,这股信心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意外,这少年的向剑之心,一定会在那方世界绽放。

      若此生,他的画卷注定无法再次展开,无法护住那个女孩。有这少年拔剑,也许就够了。

      “喝酒!”

      半响,流觞大笑一声,举起大碗与林云狠狠|碰了一下。

      洛水山巅,观云台上。

      二人狂饮不止,喝道朝阳垂落,喝道夕阳落幕。满山云雾都披上了火红色的余晖,如女儿家脸上的羞红之色,那红晕连绵的万卷狂晕似乎也随着两人一起大醉淋淋。

      等到林云醒来之时,观云台上,只留下林云一人。

      流觞也走了,再见怕也不知道是何时。

      林云收拾好心情,找到了洛水上人,他要向对方请教一些事情。

      血龙马现在的状态,无法断定死活,即便杀光天陵七秀,林云的心也很难安定下来。

      洛水上人不怎么待见林云,可心胸倒是颇为宽广,对林云所求之事尽力相助。

      查阅诸多古籍后,确定血龙马未死,处在一种相当玄妙的状态中。

      “负阴抱阳?”

      林云轻声念道着洛水上人所说的这种状态,按其所说,血龙马本该死了。

      可其死前血脉异化,体内的龙族血脉达到了某个临界点,出现了类似返祖的迹象。所谓负阴抱阳,可以看做它化茧成蝶的一个过程,何时苏醒不得而知。

      “它的血脉有所异化,想要完全返祖,应该不太可能。我倒是有些好奇,它破茧而出会什么模样,要不你将它放我这里吧。”

      洛水上人看向林云道,他也是很好奇,负阴抱阳这等状态相当罕见。

      林云一愣,旋即婉拒了对方。

      洛水上人笑了笑,叮嘱道:“那你赶紧走吧,天陵山脉将会有异变,算是一场机遇,你若错过,群龙盛宴怕会相当吃亏。”

      林云告辞离去,只是心头苦笑,这等拙劣的送客理由,到底有多不待见自己。

      天陵山脉将会有异变?

      这山脉乃是剑宗当年的山门,时有异变发生,若无异变才真是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