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七百三十章 一拳碎月
       天妖阁、北雪山庄、紫月洞天,三大霸主同时设擂收徒。

      各家都有考验,无论是天妖阁的妖兽雕像,还是北雪山庄的剑阵都极为可怕,稍有不慎便会陨落。

      可显然若说谁家的考验最可怕,肯定要数紫月洞天,那一轮紫月诡异到让人匪夷所思。

      好几人上前,硬生生就被老死了,这种死法闻所未闻,可怕之极。

      眼下那一轮紫月竟然主动出击,在好几名紫月长老的暗中操纵之下,朝着林云直接砸了下去,瞬间就引起了一片惊呼。

      北雪山庄的莫长老,先是一愣,旋即眼中迸发出冰冷的杀意。目光一扫,落在了紫月擂台上的陈子玉身上,这小子心思真的歹毒。

      林云主动离开,这让他想插手都没法管了,心中恼怒之极。

      与他的恼怒相比,天陵城四大家族,以及霄云宗众长老,则是眼前一亮,面色大喜。

      失去北雪山庄的庇护,还有谁能护的住他?

      光是这一轮紫月,就足够砸死林云!

      “白痴。”

      擂台上陈子玉嘴角勾起抹冷笑,眼中露出浓浓的嘲弄之色,三言两语就被激的自投罗网。

      天赋再高也是莽夫一个,注定要陨落。

      一旁楚暮炎也是面露笑意,到底是陈子玉,论心狠手辣这林云给他提鞋都不够。

      “这小子今日必死无疑,那轮紫月悬空不动,就逼的陈子玉和楚暮炎联手才能通过考验。如今主动出击,焉能有活路!”

      “等他化成一堆枯骨,我必将其挫骨扬灰!”

      “哼,这死法真的是便宜他了!”

      天陵城世家长老,一个个咬牙切齿,眼中露出不太甘心的神色。于他们而言,哪怕是挫骨扬灰都算是便宜林云,要让他生不如死方才才能泄心头之恨。

      “放心,这轮紫月还砸不死这小子,尽管等着子玉少爷的手段吧,今日他想死都难!”

      就在此时,有人开口林云死不了。

      是陈望野,当日操纵玄音钟镇压林云的半步天魄高手,他站在陈家众老中间神色轻松,淡定的笑道。

      只是笑意多少有些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嘭!

      说话之间,那轮深邃的紫月就撞在了林云身上,只听得一声巨响。紫色的光芒,犹如水银泻地溅射出去,月光所落之处,百草枯萎,地面瞬间漆黑荒芜。

      腾空而起的林云,被狠狠砸落下来,他嘴角溢出丝鲜血,脸色略显苍白。

      “废物,你想要来杀我等,却连站上擂台的资格都没有。剑奴,你还敢继续上来吗?”

      擂台上楚暮炎眼中露出嘲弄之色,嗤笑不已。

      “你二人就这么着急去死吗?”

      林云冷眼看向对方,寒声说道。

      陈子玉却是狂笑道:“哈哈哈,你还是先上来再说吧,本公子说过,五天之后我能三招败你,五天之后,我杀你依旧如屠狗一般。”

      他二人神色倨傲,张扬无比,眉心之中,锋芒肆意。

      他们看得出来,这一击林云受伤不轻,多来几次,就算勉强上台也是重创之身。

      随便一人,轻轻动动手指,就能将其碾死。

      何惧之有?

      不仅不惧,两人巴不得林云早点上来,眼看他连杀五人,大放异彩。两人心中早就恨意滔天,要知道他二人可是亲口给有点幽若殿下说过,林云已死。

      如今林云持剑杀来,每杀一人,就是当着倾若幽的面狠狠扇了他二人一记耳光。

      林云连杀五人,他二人这脸早就被扇肿了,恨不得现在就宰了林云。

      就不不久前,他两可是当着倾若幽的面,信誓旦旦的说过,林云已经死了,死的渣都不剩了。

      可眼下种种,如何作答?

      天陵七秀,在林云剑下如猪狗一般被其宰掉,简直奇耻大辱。

      那席位之上,倾若幽风华绝代的脸早就黑了,阴沉的可怕。即便没有目光落在他俩身上,可楚暮炎和陈子玉,依旧赶到压力如山,如芒在背。

      他俩心中杀意,可想而知有多可怕,活剐了林云都不够解气。

      “小剑奴,你能苟活下来,多亏血龙马那头畜牲?”

      楚暮炎冷冷的看向林云,冷笑道:“那畜牲以身护你,真是忠心耿耿。可惜,它死的很惨。连都头都被炸碎了,残存的尸骨也被我二人一脚一脚,踏成了灰烬!这畜牲就是被我二人挫骨扬灰的,你不是要报仇吗?我二人就在此地等你!”

      轰!

      林云心中泛起滔天杀意,他眼眸深处有无尽的怒火,提到血龙马他实在无法克制这股杀意。

      他抬头看去,那擂台之上陈子玉和楚暮炎,耸耸肩,皆是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极尽嘲讽。

      “想激怒我吗?放心,我会上来的,好好珍惜现在还能说话的机会。毕竟将死之人,现在不说,便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林云声音略显嘶哑,可那略显平淡的声音中,所蕴含着杀意,却让所有人都莫名打了个寒颤。

      半山腰,一片寂静。

      此番对话,算是众人感受到了,双方之间那不可调和的杀意有多可怕。

      “无耻。”

      郭旭冷冷的咒骂了一声,这紫月洞天明摆着在暗中整林云,竟以紫月主动撞击林云。

      实在想不出来,堂堂霸主,居然做出如此厚颜之事。

      平地间,林云看向自己的手掌,他手上有紫气萦绕,肌肤不停的老化。可他的血气浑厚如汪洋,老化的肌肤很快就蜕皮重生,不断重复间那紫色月华消耗殆尽都未能将林云的手掌老化。

      抬头看向那轮紫月,林云心中有底。

      这紫月看着诡异,可实际上也就是在吞噬气血罢了,不过一些旁门左道的邪修手段。

      与雷云子的噬血魔典异曲同工,所谓老化,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可怕。

      以他苍龙九变练就的恐怖气血,那紫月吞噬自己的气血的速度,完全比不上他血气重新诞生的速度。

      轰!

      林云脚掌在地面重重一点,再度腾空,朝着那擂台飞去。

      楚暮炎和陈子玉顿时眼前一亮,对视一眼,各自嘴角都翘起一道弧线。

      剑奴,果然愚笨的可以。

      “震死他!”

      紫月洞天的席位上,几名长老暗中结印,那深邃的紫月再次落了下来。

      可这一次林云根本就不管落在身上的月光,他扬眉一挑,体内龙吟四起。

      苍龙九变,风雷并起!

      体内媲美蛮兽般的汪洋气血与体内沸腾起来,一百六十鼎的气力蕴含着厚重的雷霆之力,叠加在一起,发出惊天雷音。

      雷音炸裂,余波激荡,最外围天陵城本地武者,耳鸣目眩被震的吐血狂飞。

      “碎!”

      林云五指紧握,磅礴浩瀚的苍龙之力在拳芒中,凝聚出刺眼夺目的雷光,将那紫月光华完全掩盖。

      嘭!

      方圆十里,林云拳芒中的雷光,像是唯一的光源。那电光刺目的拳芒,狠狠轰在紫月上,就听的一声巨响紫月中有鲜血飞溅而出。

      咔擦!咔擦!

      紫月表面的光华像是玻璃般碎裂,露出一只臃肿肥大的丑陋虫蛹,那哪里是什么紫月,分明就是一颗妖卵。

      嘭!

      众人大惊失色中,那虫蛹被渗透的雷芒,当空炸成一团血雾。

      “这怎么可能?”

      紫月洞天席位上,暗中操纵的几名长老,吐出口鲜血。他们惊讶无比,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