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此恨不消,杀戮不止!
    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陵七秀,再杀一人!

      任谁都没有想到,林云杀意如此之重,他的剑毫不犹豫就将古阳给斩杀了。

      “不!”

      古家诸多长老,顿时间心痛不已,对林云恨之入骨。

      可惜,再借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去乱闯北雪山庄的擂台。之前秦家长老,被人一掌拍昏的画面,可还历历在目。

      一个个气的面色铁青,咬牙切齿。

      甚至林云要是入了北雪山庄,那他们就算心中怒火再大,怕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林云离去。

      想到此处,心中不由更为憋屈,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金展的那一掌之上。

      林云执意要杀古阳,就绝对避不开这一掌,没有任何可能。

      “死!”古阳的死给了金展极大的触动,这拍出去的一掌,不由变得更为可怕起来。

      剧毒弥漫的紫色掌芒,滚滚而落,连虚空都在这一掌之下激烈的颤动起来。

      嘭!

      几乎是在林云斩杀古阳的瞬间,那掌芒从背后轰击在了林云身上,惊天巨响中紫色毒雾将林云笼罩。

      “好狠!”

      众人看到如此一幕,倒吸了口寒气,后背冷汗直流。

      硬扛如此可怕的杀招,也要斩杀古阳,林云心中恨意究竟强到什么地步。

      不过众人转念一想,换做谁是林云,只怕心中的恨意和怒火不会比他少上片刻。七大新秀联手围剿林云也就罢了,还派出半步天魄的高手以玄音钟镇压林云。

      实在无法想象,林云当时受到何等羞辱,这些人的厚颜无耻,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只是很少有人能像林云一样,侥幸捡回一命,便立马持剑杀了回来。

      人若杀我,我必杀人!

      恨意和怒火人人都有,可此等魄力和勇气,却不是什么都有。

      金展悠然落地,这一掌耗去他大半真元,他脸色略显苍白踹着气,看向前方浓浓的毒雾。眼中闪过寒意,冷声道:“白痴。”

      他很清楚自己这一掌有恐怖,哪怕是陈子玉和楚暮炎,扛下这一掌也得半死不活。

      古阳?

      死就死了,他根本就不在乎,能用古阳换林云的命,简直不要太划算。

      这剑奴,终究还是得死在我手里!

      金展脸上浮现出一缕狰狞之色,不待那毒雾消散,便浑身杀意的朝前走去。

      他不想给林云多少揣息的机会,他要在对方重创的瞬间,就直接斩杀对方。

      “小心!”

      可就在此时,不远处的金翼脸色大变,嘶声吼道。

      嘭!

      毒雾中暴起一道刺目的银色电光,转瞬即逝,近战脸上的狰狞之色还未消散。葬花剑便刺穿其心口,剑芒爆裂中,金展整个人凌空倒飞了出去。

      嗡嗡!

      这一剑太快,直到此时,众人才听到剑意争鸣怒吼之声。

      毒雾被轰然震散,十六道闪烁着噼里啪啦电光的龙纹,凝聚成古老的苍龙战甲覆盖着林云全身。

      他将嘴角血渍的擦拭,神色冷峻,缓缓走了出来。

      众人大吃一惊,金展如此恐怖的一掌,林云竟然只受了轻伤,他这肉身究竟有多可怕。

      “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金翼飞身过去,在金展将要落地之时将其接住,被葬花刺穿心口的金展,脸色惨白,生命气息不断流失。

      哪怕是天魄,被刺穿心口都难免一死,何况是他。

      噗呲!

      话刚说完,金翼还来不及说出一句安慰的说话,金展的气息便噶然而止。

      “不!”

      金翼双目瞬间血红,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这一幕看的人略心疼,可诸多外地武者,却是面无表情,冷眼相对。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不过,这帮人当日联手围剿林云之时,怕是根本就没想过对方会来复仇吧。

      在他们眼中,林云不过就是一个苍蝇,三番两次跳来跳去,拍死也就拍死了。

      谁叫他只是一个剑奴,还敢在这天陵城张扬行事,从他踏上剑宗秘境的那刻便当他是死人一个。

      所以的林云心,如同他掷出去的剑,此恨不消,杀戮不止。

      天陵七秀,一个都不能少!

      “狗剑奴,我杀了你!”

      目睹亲弟的惨死,让金翼陷入疯狂中,不顾一切朝着林云厮杀了过来。

      他满头长发冲天乱舞,浑身暴起可怕的气息,有金色的火焰凝凝结成战甲。那战甲心口处,燃烧着一缕血焰,看上去格外骇人。其双目赤红,脸颊上有鲜血渗透出来。

      轰!

      这一刹那间,金翼身上的威压竟然直逼阴阳境圆满巅峰存在,极为可怕。

      “这家伙疯了……”

      “他在透支本源!”

      “可怕。”

      瞧得场间金翼的状态,场外众人想起阵阵惊呼之声,这真的是为了杀林云不顾一切了。

      修为暴涨的金翼转瞬间便来到林云面前,趁其手中无剑,抬手便是一掌镇压了下来。

      其身后顿时有雄浑的金色火焰,凝聚成刺眼夺目的荆棘之花。

      轰!

      掌芒还未完全落下,地面就出现丝丝裂缝炸开,林云浑身上下猛的一沉,他像是被无形的牢笼困住一般,身体僵硬,动弹困难。

      “好强!”

      诸多翘楚面色大惊,眼中闪过抹异色,这天陵七秀拼起命还真可怕。

      林云不敢大意,双手张开,悄然间十指肉色退去,变得空灵澄澈,紫玉琉璃。

      在那掌芒要杀过来之时,如玉般的手指凝结成印,屈指一弹。

      嗡!

      那轻轻一指弹在恐怖的掌芒上,响起清脆的琴音,琴音如剑,化解那磅礴的声威后,林云随风摇曳,朝后方飘去。

      金翼脸色冷漠,却是得理不饶人,一掌击退林云,很快又是一掌拍了过来。

      在其身后,花开花灭,雄浑的金色烈焰在这生灭之间,刮起剧烈的火焰风暴席卷整个擂台。

      那等声势极为骇人,他就像是一条熔浆灌注而成的江河,荡起层层巨浪,连绵不断的扑杀过来。

      林云处变不惊,双手推动,十指轻盈,不停的弹出。看似轻轻一指,可每一击都打在对方薄弱处,不让对方真正将自己逼入绝境。

      那灵动的双手,在幻变之中,像是蝴蝶在穿梭花丛中美的不像人间之手。

      指尖跃动,每一次触及,都会迸发出绝妙的琴音。

      叮叮!咚咚!

      在这琴音奏响中,只有少数人才能发现,林云身上的剑势在不断蓄积。有无形的气流伴随着琴音,萦绕在林云周身,那等磅礴剑势若是细细去看,会让人惊的心口都得跳出来。

      那是何等恐怖的剑势,很难想象在它祭出之时,光彩将会华丽到哪般地步。

      “手中无剑,你不过就是条废狗,拿什么和我斗!”

      将本源透支到极限的金翼,眼中杀意弥漫,脸色阴沉狰狞。他一声怒吼,双手猛的合什,席卷整个擂台的烈焰风暴,骤然汇聚。

      在其头顶之上,瞬间凝聚成两只十丈巨手,同样是双手合并,重重拍在一起。

      嘭!

      仅仅是双手拍在一起的声音,激荡出去的刹那,就震的好些人吐出鲜血,受伤不轻。

      “死!”

      半空中,金翼右手猛的抬了起来,旋即以闪电般的速度狠狠盖了下去。那十丈高的火焰巨手,同时抬了起来,宛如山岳镇压下来。

      轰!

      顷刻间便有巨大的阴影,将整个擂台笼罩,伴随着手掌的落下似乎要吞没一切。

      阴影中,林云面色未变,他紫玉般的右手同样抬了起来。之前灵动的手指,与这一刻变得慢了起来,甚至看上去颇为僵硬,可当手指弹在虚空之时,那声音却是越来越重。

      十指连心,心有多重?万丈高山,不及此心分毫!

      砰!砰!砰!

      灵动的十指,于此刻每次落下,都会惊起澎湃的剑意。

      待那巨手落下之时,林云眸中锋芒已如星辰般明亮,紫玉琉璃般的华丽手掌,弹指一挥。

      其周身厚重如渊的剑势轰然绽放,一道紫色剑芒从指间迸发,刹那间林云长发乱舞,衣衫猎猎作响,俊逸如妖的面容,眉间锋芒肆意。

      咔!

      阴影之下射出一束光,巨大的火焰手掌,瞬间破开道窟窿,金翼吐出口鲜血,被震飞出去。

      “这……”

      他的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林云明明都被他逼到绝境。

      嘭!

      根本就没有给他多少思考的时间,一道人影横冲而至,将那骇人的火焰手掌撞的七零八落碎成无数细小的火花。

      火花凋零湮灭中,林云缓缓走去,可看上去走的很快,可实际上快的吓人。

      不一会,便来到金展尸体前,伸手拔出插在其心口的葬花剑。

      咔擦!

      剑芒飞过,不待震飞的金翼落地,便将其拦腰斩断。

      他的动作行云流水,明明快是快刀斩乱麻的利落,可却给人优雅从容的美感。

      无数人抬头看去,那台上的白衣青年,只是在简单的收剑归鞘,却依旧如死神一般,有着震撼人心的威慑力。

      “林云,我金家和你势不两立,今日你休想走出天陵城!”

      天陵城金家的诸多长老,一个个眼中迸发出可怕的杀意,死死盯着林云。

      “我霄云宗,必灭此贼!”

      “我秦家上下,若不能手刃此奴,将会退出天陵城!”

      “此仇,我古家必以百倍奉还!”

      天陵城三大家族,加上第一大宗同时发出必杀令,一个个身上的杀意,几乎将凝为实质,将天上的白云都要染墨。

      “闭嘴。”

      可那北雪山庄席位上的莫长老,狠狠瞪了眼,这群人身上的杀意迥然间被刺的千疮百孔,凌乱不堪。

      一个个看向那老者,那老者混浊的双目像是漆黑的漩涡,漩涡中的剑意凝练成一点寒星,几乎洞穿虚空。

      顿时吓得心惊肉跳,生生将怒火憋住,脸色通红难受无比。

      如此模样看的人忍俊不禁,一群外地翘楚心中忍不住嗤笑起来,这帮人平时高高在上惯了。

      在天陵城内横行霸道,张扬跋扈,一言不合就要灭人。今日在更强大的北雪山庄面前,却是一个眼神,就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何等羞辱,脸都快憋炸了。

      可不待那莫长老出言相邀,天地间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沉声喝道:“林云,你若有种,就来紫月洞天的擂台上。五天前我三招败你,五天之后,我杀你同样如杀狗一样!”

      是陈子玉!

      这人心比他的面色还要阴冷数倍,他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关键,故意激怒林云,让其失去北雪山庄的庇护。

      “你若一心求死,我如你所愿便是!”

      可出乎意料,林云几乎是半点迟疑都没有,腾空而起,便朝着紫月洞天所在的擂台飞了过去。

      紫月洞天的席位上,倾若幽眼中闪过抹寒芒,旁边有长老心领神会,冷声道:“震死他!”

      轰!

      那一轮笼罩在擂台上的深邃紫月,在诸多惊讶的目光中,竟然朝着林云狠狠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