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七百二十四章 陪我喝酒,陪我杀人!
    第七百二十四章

      两天之后。

      天陵城,洛水居。

      林云所在的住所内,一处亭台楼阁中,他换上一袭白衣,系着白色披风,独自饮酒。

      他从天陵山脉已经回来半日光景了,他在等人。

      所等之人已经迟到有一会了,林云倒是不急,并不担心对方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半个时辰后,有微风乍起,一道人影出现缓缓走来,坐在林云对面。

      是珞瑜,这片洛水居的表面上的代理人,也是林云要等之人。

      林云来此,为杀人而来。

      要杀人就自然的打听人的行踪,很显然,珞瑜很适合打听。毕竟能主持拍卖会的大人物,天陵城内应该没什么消息,是他所不知道的。

      珞瑜好好打量了林云几番,眼中神色惊疑不定,半响,才笑道:“抱歉,洛水山来了贵客,洛水上人亲自招待,我去跑腿耽误了些时间。”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那位连紫月洞天都不放在眼里的洛水上人,竟然会亲自招待一名贵客。

      这客人,倒是倒是有些令人好奇。

      不过与他无关,林云仅仅只是有些好奇,他抬头看向对方,沉吟道:“珞先生见到我很奇怪?”

      珞瑜给自己倒了杯酒,颇为释怀的笑道:“不奇怪才有鬼了,整个天陵城都知道你已经死了,我也特意派人去查了,给你的信息标注的也是死人一个。可这死人不仅突然出现,还要来见我,换做是你奇怪不奇怪?”

      林云淡淡笑道:“说说看,这传言是如何传的。”

      “真要听?”

      “但说无妨。”

      “消息是天陵七秀传出来的,说你目中无人,想要横扫他们。结果陈子玉只用三招,就败你如狗……”

      说到此处,珞瑜试探性的看了林云一眼,他瞧见林云的眼眸中隐晦的闪过一抹冰冷之极的杀意。

      当即心中有底,笑道:“也有另外的传言,不过却被陈家封锁了,说你是被半步天魄的强者,直接用玄音钟炼死的。我很好奇,究竟哪一种是真的?”

      “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死,就够了。”

      林云随意到来目光,而后目光看向亭台旁边的灵湖,直接了当的道:“我想知道,这七人如今都在何处?”

      好强的杀意!

      珞瑜心中暗惊,对方看似平静,可眼眸深处的杀意却着实惊人。实在不知道,这少年当初到底经历了什么,竟能有如此恐怖的杀意。

      “要杀人吗?能活下来就不容易了,我劝你不要乱来。”

      珞瑜沉声道。

      “你知道,你劝不住我。”

      林云的回答很简单,没有给对方继续劝解的机会。

      “好吧。”

      珞瑜叹了口气,轻声道:“眼下这七人应该都散在城中各处,不过明日,应该都会聚集在洛水山。”

      “哦?”

      林云轻咦一声,有些意外。

      珞瑜沉吟道:“九大霸主中排名前三的势力,紫月洞天、北雪山庄和天妖阁明日会齐聚洛水山,他们要在群龙盛宴前最后一次寻找天骄妖孽。一旦看中,便会有开了七魄的顶尖尊者,直接收徒指点。”

      “记起来了。”

      林云心中恍然,差点忘了此事。

      在剑宗秘境还未开启之时,此事就已在天陵城传的沸沸扬扬,传言中天陵七秀也都是为此事而来。

      南华古域九大势力各自雄踞一方,并称为九大霸主,虽是并称可霸主也有高低强弱之分。

      最强者肯定是紫月洞天,可无论是天妖阁还是北雪山庄,比起前者也弱不了多少。至于剩下的六大势力,底蕴和实力比之前三者,差距就显得有些大了。

      三大势力齐聚天陵,同时收徒,可想而知有多大的诱惑力。

      在群龙盛宴只有不到三四个月时间下,能够得到开了七魄的顶尖强者指点,那等收益不敢想象。

      要知道这等级别的强者,平日里是根本没空搭理后辈的,更遑论耐心指点了。

      “就在洛水山吗?”

      林云抬头看去,视线穿过洛水居中一幢幢院落,遥望那隐藏在云雾中的洛水山。

      “就在洛水山。”

      “所谓贵客,就是这三大派的人?”

      林云想起来,洛水山的主人,正在亲自招待贵客。

      “也许吧。”

      珞瑜却是神秘一笑,耍了个滑头,涉及那位神秘大人的事,他是不可能告诉外人太多讯息的。

      “走了。”

      “三杯都没喝,走的这么急?”

      珞瑜没有回头,淡淡的笑道:“明日之后你若不死,再喝不迟,你若死了,这第三杯酒我会在你坟头补上。”

      这话的意思,是说会帮自己收尸吗?

      “多谢了。”

      林云瞥了一眼对方,淡淡的道。

      待对方离去后,林云取下身后的剑匣,右手托着而后轻轻一送。剑匣空翻一圈,稳稳竖立在对面,像是一尊墓碑。

      “可愿陪我喝酒?”

      林云淡淡一笑,举起酒杯,对着剑匣一饮而尽。

      一杯接着一杯,林云喝个不停。他杀人之前,没有喝酒的习惯,更不需要喝酒壮胆。

      他只是想找人喝酒,若无人作伴,葬花亦可。

      等到夜幕降临,酒水饮尽,林云举杯枯坐,闭目养神。

      翌日,朝阳破晓。

      当第一缕光辉散落之时,林云紧闭的双目,骤然张开。

      嘭!

      他举起的酒杯,重重落下,一声颤鸣,剑匣突兀的弹开。数不清的血蔷薇花瓣,沐浴着冰冷的寒意,在晨晖笼罩下飘散而出。

      林云伸手,穿过重重花瓣,抓住了葬花。

      锵!

      拔剑出鞘,剑风激荡之下,漫天花瓣四溢乱飞。流光四溢的剑身,在晨晖之下有着梦幻般的美感,锐利的剑锋,透着无凛冽尽的寒芒。

      “好剑。”

      林云轻声自语,葬花似乎知晓此意,兴奋的颤鸣起来,淡淡的道:“可愿陪我杀人?”

      轰!

      话音落下,剑身顿时荡起璀璨的光芒,一瞬间,它的光芒让落在亭台的晨晖都黯淡了下来。

      “那就走吧。”

      林云大步离去,一人一剑,直入洛水山!

      在洛水山的山腰,有一片浩瀚无比的空地,如今三大霸主齐聚与此。铸就了三座宏伟的擂台,每一座都显得极为特殊,布置的完全不一样。

      天妖阁的擂台,守着一尊三丈高的石雕,那石雕半人半妖,高达三张,看上去格外狰狞。

      明明是死物,可却有恐怖的煞气萦绕,一双石眼,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北雪山庄的擂台,则插着一柄柄长剑,每一柄都萦绕着犀利的锋芒。微风拂过,一柄柄长剑铮鸣不休,剑音缭绕,震耳欲聋   ,让人不寒而栗。

      紫月洞天的擂台最为诡异,四周什么都没有布置,唯有一轮紫月高挂。

      此地周围,浩浩荡荡,不知道聚集了多少武者,黑压压一眼望不到编辑。

      天妖阁、北雪山庄以及紫月洞天,都有强者前来坐镇,各自对此次收徒都极为看重。

      毕竟,龙云榜争的就是龙运,争的就是南华古域的气运。

      气运昌,则宗门盛,气运衰,则宗门败,从古至今,未有例外。九大霸主,全都希望龙云榜上自家弟子越多越好,最好全都占据,独霸南域。

      各家都派了强者坐镇,紫月洞天更是了得,派出倾若幽坐镇。

      她一袭紫衫长裙,绝色倾城,无边美貌,风华绝代。远远看去,便惊为天人,让人自愧不如,轻易间便被其容颜所折服。

      “想必大家早已知晓,三大势力周游雷州七大主城,设擂招人。今日到天陵城也是最后一站,规矩照旧,此番招人,不论出身,不论天赋,只要未满二十五岁皆可参加。三座擂台,看上哪家就选哪家,能站在擂台上的人,自会有人对你做出评判。”

      这时候有人起身开口说话,是珞瑜。他接着道:“凡能被三大势力看中者,皆可受到天魄级长老的亲自指点……当然,这前提还是得先登上擂台,否则一切都是枉然。”

      话音落下,人群顿时沸腾起来,三大势力同时招人,这可是相当罕见之事。

      若非群龙盛宴只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以三大势力的架子,决计不会同时现身,一起抢人。

      无非是逼不得已,你若不争,就白白便宜了别人。

      至于九大霸主中的其他六家为何不来,原因倒也简单,紫月洞天不准罢了。雷州是紫月洞天的地盘,他会给天妖阁和北雪山庄面子,其他几家却没必要给。

      毕竟,无论是天妖阁还是北雪山庄,体量比之紫月洞天都小不了太多。

      “跳上擂台就可以吗?好像也没什么难度,我来试试!”

      只见此时,人群中有一青年缓缓走出来,他容颜俊朗,生的眉清目秀。一身实力却也不俗,有阴阳境大成的修为,身上气息凝重,眉间凝聚着锐利的锋芒。

      这是个翘楚,很有实力。

      只一眼,许多人就能大致评断出这个青年的实力,顿时好多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众人正好奇,三座擂台,他会选哪一座时。

      其腾空而起,朝着天妖阁所在的擂台飞了过去,刚刚靠近,那尊妖兽石雕便活了过来。

      吼!

      人形兽头的石雕,张口怒吼,那等音波宛若雷啸,瞬间引起无边狂风,震的好些人嘴角溢出血渍难受无比。

      半空中的青年脸色大变,心生退意,可又有些迟疑。

      可那妖兽石雕却没有迟疑,一闪身,便伸手拍了出去。

      嘭!

      半空中,爆出一团血雾,那人却是当空被拍成了肉泥,死状极惨。

      如此震撼的场面,让众人惊出声冷汗,吓得脸色发白。之前那人的豪言,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可眨眼就变成了一个死人。

      让人如梦惊醒,三大势力的考验,绝非儿戏。

      切不可说出什么愚蠢之话,否则……丢掉的可能是性命。

      “废物一个,真当天妖阁的擂台,是阿猫阿狗都可以随意登上的吗?我来!”

      寂静的山腰,突然响起了一声不屑的冷哼,众人循声望去,顿时传出阵阵惊呼。

      “是秦旭!”

      出声冷笑者,正是天陵七秀中的秦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