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强势
    不知不觉,林云来到了撑天古树的第八重。

      此处,离地面已有数万丈之高,低头看去远方人影山景都只剩下模糊的轮廓,遥远之极。抬头,那如血墨泼染轰猩红色天空,则仿佛抬手就能触摸。

      磅礴威压,达到极致。

      就算是林云,行走其中也得小心翼翼,他的身法在此地连五成都无法施展。苍龙战体磅礴血气,时时刻刻都在沸腾,如汪洋般不停激荡。

      浑身上下紫雾弥漫,雾气如霞,霞光中隐隐有电光闪烁,噼里啪啦,不停爆响。

      赶来到这一重空间的,都是剑宗秘境内最顶尖的强者,各自间相互警惕,不敢有丝毫大意。

      众人都在紧张的搜寻着,脸色都显得有些焦虑。

      “该死,怎么寻不到?”

      “我明明在下面看见了的,这一重空间内,至少有两颗化妖果才对。莫非被人摘走了?”

      “不可能的,八缕血光萦绕的化妖果,先不说摘取的难度之大。光是那等动静,想让人不知道,就难如登天。”

      有议论之声不停,众人都像是大海捞针一般,寻找着化妖果。

      只是,蕴含着八缕血光的化妖果尤其是那般容易找到的,这片区域,空间都显得有些错乱起来。

      扭曲的树干,垂落的枝叶,纵横交错,比迷宫还要复杂。而且是上下立体的迷宫,有时候甚至两人一上一下,交错而过,都难以发现对方。

      甚至有人明明发现了化妖果,兴奋之下一路狂奔,明明是直线可就是走偏了。

      “化妖果!”

      就在此时,有人惊呼一声,狂喜不已。八重空间内的妖孽翘楚和顶尖邪修,皆是面色微变,纷纷扭头看了过去。

      那惊呼之声很大,林云豁然转身,凝目看了过去。

      只见视野中,一个紫衣老者浑身上下煞气弥漫,那等煞气已经被凝练成实质。看上去,就像是一道道血色的彩练,将其环绕。

      靠着此等恐怖煞气,他在炼妖树的磅礴威压下,依旧可以健步如飞。

      林云双眼微眯,这人实力很强,至少不弱于天陵七秀中的秦旭等人。他年岁很大,有一百多岁的模样,凝练的煞气中有一股沉沉的暮气。

      他是来剑宗秘境寻找机遇的,若是无法晋升天魄,他大约没多少年可活了。

      这种人最疯狂,本身就是邪修,大限将至,拼起来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不敢要。从某些角度来讲,甚至比那些朝阳如火般的妖孽,都要可怕的多。

      视线朝他奔走的方向看去,一片浓密的树叶中,有几率星辰般的血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迸发出现。

      “没错,的确是化妖果!”

      林云心中一动,立刻确认。

      扑通!

      可就在此时,紫衣老者穿过那片树叶的刹那,他一脚踏空,径直的落了下去。

      “不!”

      像是踏入深渊,当场便发出凄厉的惨叫,那紫衣老者抬头怒吼,双目一片血红。

      他拼命鼓动真元,想要腾空而起,可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他盖了下去。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不断坠落。

      此等高度,一旦坠落,想想就不寒而栗。

      “这人死了。”

      林云轻声自语,饶是看惯了生死,也不禁倒吸口冷气。

      太残酷了。

      “在哪里呢?”

      “化妖果怎么不见了……”

      “该死,明明在这的啊!”

      不过显然,众人对那紫衣散修的死,没有半点关心,在意的皆是化妖果。

      这可是蕴含八缕血光的化妖果,其价值之珍贵无法形容,堪比巍峨巨山的炼妖树都只能有两枚。

      谁能得到,将是莫大的机遇。

      一群人,顶着磅礴威压,穿过那片树叶四处搜寻。

      在哪里呢?

      林云思绪如电,按道理来说应该就那片树叶的前方,应该隐藏在某个角落了。

      不对!

      可就在他将要迈出脚步的瞬间,脑海中突然闪过抹灵光,林云忽然想起来,那紫衣老者坠落下去之时,眼神绝望,所看的位置并不是前方。

      那目光中充满浓浓悔意,还有无尽的不甘,他应该是发现化妖果的真正位置了。

      嗖!嗖!嗖!

      林云脚步轻盈,几个起落,来到了紫衣老者坠落前的位置。他没有随大流,一股脑的朝前冲去,而是回头张望起来。

      没发现……

      什么都没有,除了复杂如迷宫外的环境外,并未看到星元之力萦绕的血光,也没有感应到化妖果的波动。

      “看来得冒险了。”

      林云朝脚下看去,这里就是那紫衣老者踏空的地方,一眼看去就是万丈深渊,让人头晕目眩。

      嗖!

      轻轻一跃,林云直接落了下去,踏空的刹那顿时有无尽磅礴的威压,像是一只无形巨手盖了下来。

      “在那里!”

      可也在同时,林云抬头的刹那,刚好发现了一个极其不易察觉的角落。那里,一枚化妖果血光灿烂,宛若一颗璀璨的星辰宝珠,安静的躺着。

      它所在的位置十分隐秘,光芒经过一番折射后,才落在了那片浓郁的树叶上。

      “青龙破天手!”

      林云心中一声狂喝,光滑如玉,白皙若雪的右手,泛起阵阵青光瞬间膨胀成一道狰狞的龙爪。

      嘭!

      在将要完全被镇压下去的刹那,一把抓住树根扯出好几道痕迹,在木屑横飞中翻身跃了出来。

      他比那紫衣老者要强上不少,可也没有强到好几倍的地步,能够踏空之后在上来。凭借的还是有心算无心,对方是情急之下,骤然踏空。

      林云则是有所准备,落下的瞬间,青龙破天手就已在催动了。

      即便如此,也依旧是倒吸了口冷气,心中暗道好几声侥幸。

      “走!”

      深吸口气,林云不在迟疑,朝着化妖果真正的位置飞奔而去。

      不多时,他便来到了那片空间,化妖果已经完整的出现在视野中。压力在骤然间变大,那枚化妖果蕴含着诡异的力量,靠近中林云感觉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血液流动的速度不受控制。

      扑通扑通!

      心脏像是破开胸膛一般,让人毛骨悚然,林云脸色微变。知道自己,若是在贸然前去,可能会死的很惨。

      之前,就有人心脏被化妖果给吃了,白白当了养料。

      就在此时,这片区域中的其他方向窜出来好几人,他们靠近之后,同样谨慎的停下了脚步。

      显然实力都极为恐怖,且心志坚毅,都抵住了化妖果的蛊惑。

      在那几人的前方,站着一名青年,容颜俊朗,气度不凡,林云一眼看去立刻将其认了出来。

      是天陵七秀中的古阳,在他身边几名老者,都是天陵城股家的长老。这家伙,之前要联手斩杀自己的几人中,此人也是颇为冷漠。

      言语间,将自己当成是个苍蝇,仿佛随时都能拍死。

      “林云!”

      那古阳目光一扫,眉宇间闪过抹杀意。

      “听说你抢走了六缕血光的化妖果,还是从秦旭几人手中抢走的?”古阳脸上露出玩味之色,似笑非笑的说道。

      “与你何干?”

      林云淡淡的说道。

      “交出来!”

      古阳笑意不减,沉吟道:“还有紫耀神石也一并交出来,你与我古家结怨不深,若是单独将紫耀神石交给我。我能得幽若殿下另眼相看,心情大好,或许会让你这剑奴活着离开天陵城。”

      “是吗?可林某心情不好,并不想放过你!”

      林云腾空而起,豁然动手,抬手就是一掌落下。人在空中,他便掌为拳,体内苍龙咆哮,风雷怒吼,剑意冲霄而去。剑威与苍龙妖威瞬间融合,形成气势滔天的苍龙剑威,随意一拳,便好像是要击穿虚空,蕴含着无比可怕的力量。

      “找死!”

      古阳大惊失色,根本就没想过林云竟会主动出手,当即勃然大怒,抬手便迎了上去。

      可林云之前面对天陵七秀,以一敌三都没有落入下风,区区一个古阳他拿什么在林云面前嚣张。

      嘭!

      两股力量在碰撞间,狂暴的力量瞬间就将古阳震退,他的护体真元出现丝丝裂缝。仅仅一招,他居然就败下阵来,五脏六腑都被震的痛苦无比。

      “你真以为单打独斗,我会惧怕什么天陵七秀吗?”

      林云眸中浑厚的剑意迸发出去,古阳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冲击过来,让他浑身上下都刺痛无比。

      他眼中顿时露出些许惊恐之色,剑意,这剑意太强了。

      “你激怒我了!”

      古阳怒吼一声,他的身体之中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威压,就在这一瞬间他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肃杀之意。其长发张扬,一柄萦绕着八道玄光的长剑,悬在其头顶,竟给人带来莫大的压力,让人呼吸都为之困难。

      玄级八品,剑武魂!

      那柄剑寒如冬雪,锋芒凌冽,有着锐利无匹的杀意。

      一剑悬天,他的气质哗然大变,整个世界都仿佛被冰封了一般。他朝前走去,每逼近一步,身上那股冰寒的剑意便浓郁好几倍,仅仅是走出三步,这片区域便布满寒霜,落叶树枝,甚至连纷飞的木屑都被冰封了。

      “能逼我祭出武魂,你也该死而无憾了。”

      古阳神色阴冷,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在他看来这是耻辱。对付一个阳玄境圆满的剑奴,还要祭出武魂,简直丢脸之极。

      这股寒意,应该就是他晋升阴阳境后,武魂觉醒带来的本命天赋吧。不知道我晋升阴阳境后,烛龙与穷奇能给我带来什么本命天赋。

      眼下的古阳,倒是够资格,让我拔剑了。

      就在间不容发之际,一道剑光闪电般出鞘,空气中弥漫的寒意,与瞬息之间出现丝丝裂缝。

      葬花,出鞘了!

      “这……怎么可能。”

      古阳大惊失色,他厚重如山的寒冰剑威,竟然在刹那间就破绽重重,完全匪夷所思。

      “这世间,不可能的事多了去!”

      林云手握葬花,一步踏出,之前被压制的苍龙剑威轰然暴起。在靠近化妖果的情况下,他体内气血沸腾的愈加剧烈,让苍龙妖威占据了主导,一刹间,那股妖而不娆的气质,格外醒目。

      轰隆隆!

      林云连续踏出好几步,其一袭青衫像是株妖莲,无边剑意席卷八方,苍龙妖威怒吼不止。

      当五步之后,他握着葬花迅猛无比的压了下去,紫鸢剑诀催动的真元和苍龙剑威全都聚集在剑尖一点。

      花从何处起!

      剑尖蔷薇乍现,一点芳华照耀时间,磅礴的剑势顿时在花开的刹那,汹涌而去。

      不仅是古阳,包括他身后的几名古家长老,都在此刻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