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七百零二章 剑宗遗迹
    第七百零二章

      一片叫嚣着林云必被欧阳昊打爆,会如狗一样爬出来的声音中,那圣辉萦绕的青色身无声无息末入茫茫剑雾中。

      铛!铛!铛!

      林云刚刚落下,雾气之中,就有数不清的凌厉剑意窜了过来。像是有成上千道剑光,同时将他笼罩,展开没有差别的攻击。

      那等锋利的剑光,与他周身散逸的紫雾碰撞在一起,顿时暴起噼里啪啦的电光。

      “似乎问题不大?”

      林云感受片刻,发现以自己的肉身,就能扛住剑雾的攻击。无需祭出剑意,也不用以真元护体,就这般朝前走去便可以了。

      山峰之上,浓雾弥漫,林云行走其中视线受到不小的干扰。他只能凭借手中碎片,微末的感应,在雾中探索这神秘的上风。

      大约半刻钟后,一座洞府出现在他的面前。

      洞府前有青铜石门紧闭,烙印着古老的灵纹,那灵纹之强悍,以林云的眼界都有些看不透。

      至少是六品以上的灵纹,甚至可能更高,岁月流逝之下,依旧有着弥漫着恐怖的气息。

      “有人来过!”

      忽然,林云眼中闪过抹警惕之色,他发现青铜大门上有掌印残留。

      细细看去,甚至还有些真元残留的痕迹,门上残存的灵阵已经被人强行破了。

      “先进去吧。”

      能强行破解这灵阵,说明闯入此地的人有一定的实力,不过林云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地方有很大的可能,会获得剑宗残留的古籍和玉简,于他而言有着重大无比的意义。

      就算在如何危险,也得拼上一波。

      推开青铜门,林云身形闪烁进入其中,施展七玄步健步如飞。快速前行中,他很快发现脚下这条甬道是通向地底的,他正在走向一片地宫。

      不一会,这条道就出现了数不清的岔路,看的人眼花缭乱。

      “脚印?”

      地面上出现许多凌乱的脚印,林云若有所思,他顺着脚印一路走了过去。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地宫深处,抬头看起这一片昏暗的空间,满目凄凉。

      荒凉寂静的土地上,竖立着一尊尊人形石雕,栩栩如生,甚至还有着凌厉的杀意,地面上其中还有着许多破败的建筑和石柱林立。

      嗡!

      林云双眼微眯,感应到前方这片辽阔的地面上,布置一座浩瀚无比的剑阵。 那等剑阵相当隐秘,可偶有波动之时,所蕴含的力量却是相当惊人。

      目光一瞥,他在前方看见了几具尸体,身上血迹未干。

      “是霄云宗的弟子……”

      那尸体身上的服饰,倒是相当醒目,林云一眼就分辨出来了。

      这个天陵城最大的本土宗门,与自己所结下的恩怨,可是相当之大。且不说过往,单说入秘境之前,他就斩杀了对方一名阴阳境大成的核心弟子。

      不知道这次又会遇上谁,楚暮炎吗?

      此人据说是天陵城翘楚的领军人物,他当日远远一看,就能感应到这人与陈子玉一样都极为可怕。

      抬头看去,望着眼前森严辽阔的剑阵,林云眼中燃烧起浓浓的斗志,他可没有就此放弃的打算。

      楚暮炎而已,早晚都有一战!

      身形一闪,林云踩着阵中节点踏了进去,他精通灵纹,剑道感悟也非常人能比。

      剑阵于他而言,危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大。

      哗!

      每次落脚,地面上都有淡淡的光纹扩散出去,那原本将手放在剑柄上的石雕,则悄然松手。

      嗖!嗖!嗖!

      凭着敏锐的剑意,林云颇为谨慎的行走其中,没有触动任何禁制。可速度看似很慢,可都踩在节点之上,没有触动任何禁制,反倒比那些强闯的人要顺利许多。

      几盏茶的功夫,他便来到了这片剑阵的核心区域。

      在那核心处的中央,有一座祭坛耸立,在祭坛周围有九尊石雕伫立。每一尊方位不同,右手都握在剑柄之上,威严而肃穆。

      有一股无形的萧杀之气弥漫而出,九尊石雕,似乎在保护着什么。

      “那里面有什么?该死,太远了,看不清……”

      看那祭坛显得神秘莫测,可又无法看清,一时间林云有些着急起来。

      轰!

      突然间,那九尊石雕的双目迸发出凝练之极的光束,十八道可怕的光束,将那一片黑暗之地照耀的大亮。

      祭坛前方, 霄云宗的众人全都现出身形,为首者正是欧阳昊!

      “是他?”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这人可是相当嚣张霸道,他之前断断续续听到。天陵七秀中,就是此人第一个放言,要将他斩杀夺回紫耀神石送给倾若幽。

      不过很快,林云就顾不上此人了,因为他看清了。

      那祭坛中有熊熊火焰燃烧,火光中隐藏着一尊硕大的石盒显得无比瞩目。

      那霄云宗的人似乎打算强闯,直接触动了剑阵核心区域的禁制,九尊石雕立刻就活了过来。

      “杀!这祭坛上的石盒,一定藏着剑宗的宝物!”

      欧阳昊双眼放光,神色炙热无比,率先出手,领着一群霄云宗的长老和弟子杀了过去。

      轰!

      那片剑阵的核心区域,霄云宗一行顿时与九尊紫色石雕,展开厮杀。九尊石雕虽说是死物,可步履之间,剑气连贯一体,进退之间,剑光纵横,变幻多端。

      很显然,九尊紫色石雕同样结成了一片更小的剑阵。

      霄云宗人多势众,还有好些宗门长老坐镇,阵仗颇大,可想要强行闯过去也绝非易事。

      林云刚要趁乱摸进去,异变突起,脚下泛起的光纹轰然破碎。

      好几尊石雕立刻睁眼,拔剑出鞘,立刻有凌厉的杀意的落在林云身上。却是那核心区域的变动,引得外围剑阵也为之变幻起来,一股无形的结界将剑阵核心区域隔开。

      林云面色微变,来不及细想,立刻朝后散去。

      咔擦!

      可刚刚落地,之前明明安然无恙的节点,这一下落地光纹却再次碎裂。整个剑阵彻底变了,在缓慢的旋转起来,在想要踩中正确节点,几乎是没有半点可能。

      不多时,就有数十尊石雕睁眼,冷冰冰的盯上了林云。

      这些石雕虽说不及那紫色石雕凶猛,可数量颇多,应付起来相当麻烦。而且身处剑阵当中,一不小心,若被困住,后果不堪设想。

      “糟糕。”

      林云神色凝重,原本想着等破开祭坛的禁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趁机抢走其中的机缘。

      却没想到,有如此异变,反倒将自己处在了险境。好在祭坛区域,那帮人自顾不暇,一乱乱象中并没有发现已经到来的林云。

      咔!咔!咔!

      脚下光纹不停的碎裂,剑意汹涌中,一尊又一尊的石雕被惊醒。

      林云思绪如电,眼下若是离去还能全身而退,在停留片刻想走就得付出一番代价了。

      “你这前辈未免太无用了些,将我引至此处,就没有一点办法吗?”

      盯着手心断剑碎片,林云心中嘀咕道,他来此地可全托这断剑碎片的福。

      毫无疑问,断剑碎片的主人,当年强横之际,仅仅只是碎片就能斩杀星君强者。生前在剑宗内部,肯定地位相当之高,他这碎片中多少蕴含着些许意志才对。

      “你这小娃,怎么说话呢?之前被那星君羞辱,可是老夫帮你才渡过死劫的。”

      可就在此时,林云心中涌起一丝微弱的声音,那声音藏着丝愠怒,将林云吓了一跳。

      呼哧!

      愣神的片刻,好几尊石雕的剑光飞了过来,林云脸色大变,身形疯狂闪烁,避开许多要害。

      可额前一抹剑芒闪过,斩断几缕青丝,吓得他的冷汗直流。

      “这帮混蛋……真是胡来。”

      惊疑不定中,断剑碎片中又响起了道微弱的声音,让林云笃定刚才听到的不是幻音。

      “前辈,晚辈知错了。”

      林云心中大汗,赶紧认错。

      “非我不帮你,此地我生前立下的规矩,就是先来后到,考验通过皆可得到我的传承。不过这帮人既然不守规矩……”

      那微弱的声音再度想起,让林云神情一怔,有戏!

      旋即,他就想到了。祭坛周围九尊紫色石雕,可能就是考验所在,需要欧阳昊单独通过才行。

      不知道什么原因,或许是他觉得麻烦,又或许觉得机会不大。

      便仗着人多势众,直接强闯了,毕竟他们一路走来虽有波澜,付出了些许代价,可终究是杀了过来,小看了此地的剑阵。

      “这帮家伙,若非刻意留给后人的传承,光是那扇青铜门就不可能推的开,真以为能强闯进来不成?听到考验失败就是死亡,立刻就变了卦,也是一群天真的家伙。”

      断剑碎片的主人,话语中对欧阳昊一行,显得相当不满。

      林云不敢出声,深恐又不小心得罪了这前辈。

      “我能帮你,不过道理一样,考研失败就是死亡,你自己选吧。”

      “我之剑道,向来是一往无前,生死无畏。我来此地,本就抱着必死之心,前辈觉得我会怎么选?”

      林云得罪了倾若幽,来之前就已知晓,天陵城世家翘楚肯定不会放过他。本就是一往无前,心向虎山。

      眼下机遇就在眼前,自然更不会退缩。

      “果然是修炼了霸剑的剑客, 有脾气,我就姑且原谅你之前的不敬吧,随我来!”

      断剑碎片中的声音,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林云的选择,且早就知晓他修炼了霸剑。

      扑通!

      碎片中有些许微弱的气息散逸出来,那追杀林云的数十尊石雕,神色哗然大变,纷纷持剑跪倒在地。

      “去哪?”

      林云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脚下的光纹便扭曲成一个黑洞,将他瞬间吸扯了进去。

      轰!

      与此同时,剑阵核心区域,祭坛上的火焰轰然暴涨。惨烈厮杀中的欧阳昊,见此异状,眼中神色顿时兴奋不已。

      “有动静了,加把劲,赶紧破了此地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