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七百章 林云来了
    那阴阳境圆满的雷岩,逃得很快,可在林云这最强剑招之下,依旧是眨眼就被追上了。

      璀璨的剑光,如仙花绽放,照破山河。

      咔!咔!咔!

      千米之外,被剑光追上的雷岩,先是浑身血色剑威尽数碎裂。紧接着一身护体真元被斩破,旋即鲜溅飞鸿,半空中洒落的鲜血在剑光照耀下,像是一朵朵凄美的烟花,看的人触目心惊,烟花缭乱。

      嘭!

      他的身体几乎被斩成两半,而后吐出大口鲜血,整个身体震飞出去撞在一座低矮的山丘上。

      凄惨之极,生死不明。

      “副门主!”

      一群铁血剑门的弟子,大惊失色,神情慌忙,赶紧追了过去。

      林云收剑归鞘,缓缓落地,有晕眩感袭来头痛欲裂。胸前断裂的肋骨,和之前身上被血光刮开的伤口,一并涌来,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疲惫不堪,虚弱不知。

      不过他目中精光爆涌,却是快意无比,兴奋难掩。

      这可是一名阴阳境圆满的大高手,他才阳玄境圆满,却可以大败对方。

      此战,给了他无比大的信心,让他见识到了自己的真正实力究竟有多强。毕竟,他还有手段未出,那雷岩却已是山穷水尽。

      “除了所谓的妖孽,寻常阳玄境圆满,对我而言,已没有半点压力。”

      林云目光闪烁,心中有底。

      那雷岩应该还吊着一口气没死,不过和死人无异了,已经被废掉了。

      数不清的目光落在林云将身上,震撼不已。少年一袭青衫染血,可那眉宇间的锋芒凌厉而狰狞,将一名阴阳境圆满的老辈高手都几乎斩杀了。

      许多人想起之前一幕幕画面,暗自胆寒,这少年太狠了。

      他在拔剑之间,以自己的肉身扛住了对方的巅峰一击,以此重创了雷岩。若非如此,双方拔剑之后,雷岩根本就不会败的如此之快。

      好狠!

      这等疯狂的举动,的确是面对阴阳境圆满罕有的胜算方式,否则胜算渺茫。

      唯有剑客方才有如此气魄,换做常人,怕是早就吓得腿脚发软了。

      众人心中神色复杂,这等妖孽若是他们天陵城的翘楚该有多好,他眼下有些不及天陵七秀。与楚暮炎和陈子玉相比,都有些差距存在,可展现出来的潜力,却让人心惊。

      此等气魄和锋芒,加以时日,肯定会名动南域。

      嗖!

      半空中落下的林云,一个闪身,迅速远离此地。

      “走了?”

      当即有人悄悄跟了上去,可旋即便停了下来,因为那少年回头看了一眼。立刻将诸人吓得胆寒,心中忌惮,纷纷退后。

      许多人目光闪烁,猜测这少年肯定受伤不轻,可终究是不敢去赌。

      雷岩几乎都被斩杀了,他们实力远不如前者,实在不敢以命相搏。还有些人,也是被林云的气魄所震,放弃了在他身上抢夺天星珠的想法。

      ……

      “先找个地方疗伤吧。”

      确定后方无人追上后,林云展开身法,落在一处深山之中,隐匿气息。

      刚才一战,气血真元亏损极大,可终究是没伤到要害,并未被重创。小半天的休息后,体内汪洋般的血气,又一次汹涌起来,肌肤晶莹,毛孔张开,淡淡的紫雾又一次将他笼罩。

      靠着强大的苍龙战体,他的肉身有着惊人的恢复能力。

      一夜时间过去。

      林云伤势完全恢复,他目中锋芒内敛,适才一战收获颇多。

      他确定自己的全部实力,大约和阴阳境圆满相差无比,雷岩吃亏在初入阴阳境圆满。林云则吃亏在修为太高,哪怕剑意、剑诀、还有肉身几乎碾压对方,也才勉强做到平分秋色,稍占优势。

      这是术与道的争锋,术是手段,道是本源。

      他的本源修为不及对方,手段再多,也无法真正碾压对手。

      除非他能将先天剑意晋升到通灵建议,亦或者苍龙九变达到第四变,再或者紫鸢剑诀晋升十一重。

      “我在这耽搁好多时间了,也不知道天陵七秀,都在核心之地有什么收获了……”

      林云轻声自语,这剑宗秘境真正好处,终究是都在核心地排。

      尤其是核心区域的深处,他在那里感受到了大恐怖的存在,令剑意都为之颤栗。

      有大恐怖,自然也有大机遇。

      “不过我有此物。”

      林云从怀中取出那断剑碎片,感受到碎片中萦绕的剑意,眼中有光芒闪烁。

      碎片中的剑意虽说如烛火般摇摇欲坠,随时都要熄灭的迹象,可剑意终究是真。一旦踏上核心地带,若真有际遇,这其中的剑意肯定会心生感应。

      比起旁人,他无形中多了个优势。

      “走!”

      一念及此,林云腾空而起,朝着核心地带赶去。他可不想这剑意都熄灭了,还什么都没找到,那样实在亏大了。

      剑宗秘境,核心地带。

      一片秽气弥漫的残破区域,鲜血染红一地,诸多尸体倒在地上,了无生机。

      那些尸体无一例外,都是阴阳境大成的散修,年纪颇大,大多残缺不堪,七零八落的散开,死状极其凄惨。空气中弥漫着浓浓血腥味,还有一丝难以消散的煞气,令人十分不适。

      在这片残破之地,有一枚异果绽放,这异果十分奇特,周身萦绕着淡淡的灰烟。那灰烟很细,像是一条细长的毒蛇,可却灵性十足。

      蛇龙果!

      这是蛇龙果,乃是相当少见的天材地宝,在外界可遇不可求。

      但是眼下,有一名阴阳境圆满的散修,看着那蛇龙果却是神色复杂,纠结不已。

      只因蛇龙果的身边,还有两名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并肩而立,神色张扬,身上散发着惊人的威压,恐怖无比。

      这两人正是金家的两兄弟金展和金翼,二人同时位列天陵七秀,在城中世家也算是独此一份。其他世家都只有一人,占据天陵七秀的名额。

      两人实力很强,而且大多时候都同时现身,兄弟二人配合默契,联手之下,更是恐怖无比。

      原本这蛇龙果是一群散修发现的,立刻大打出手,争的你死我活。

      可这二人出来,不分敌我,一起出手,眨眼就杀的血流成河,只剩下一名阴阳境圆满的散修还存活,。

      见识过这两兄弟出手后,此人心凉了半截,随便一人都能与他旗鼓相当,两人联手怕是半点胜算都没有。

      可就此放弃蛇龙果,却实在心有不甘。

      “有趣,命都快保不住了,竟然还想打蛇龙果的主意。”

      名为金展的青年,冷冷的看了眼这老者,嘴角露出嘲弄之色,嗤笑不已。

      “你说什么?”

      那黑衣散修眼中顿时闪过抹寒芒,这家伙未免太小看人,天陵七秀又如何。二人联手,他自知不敌,可从容离去还是能轻松办到的。

      “我说你不知死活!”

      话音落下,金展眼中寒芒涌动,浑身火焰汹涌,片刻后凝聚成一具霸气无比的火焰战甲。战甲凝练而厚重,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宛如物。

      在那火焰战甲的心口出,有一缕白色火焰,犹如赤曜般璀璨。

      天炎甲!

      黑衣老者眼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金家的赤曜诀修炼到第六重后可凝聚出天炎甲,会有一缕火焰宛若天炎,十分可怕。

      眼前这战甲凝练而真实,分明是将赤曜诀,修炼到了极为高深的地步。

      下一刻,这金展的拳芒便如彗星横空而至,拖着长长的焰尾,以无可匹敌之势杀了过来。

      轰隆隆!

      可怕的一拳,让这残破的遗迹颤抖起来,黑衣老者面色微变,赶紧出手。

      嘭!

      拳掌交接,他闷哼一声退后好几步,却是吃了不小的亏。

      噗呲!

      可他刚刚落定,还未站稳又是一具天炎甲,以浩荡之威,横压了过来。

      黑衣老者吐出口鲜血,被这一拳,狠狠轰飞出去,狼狈无比。

      却是金翼,刚刚明明负手而立的他,不知何时悄然出手,一下就打了黑衣老者个措手不及。

      “可恶!”

      黑衣老者心中大怒,这两兄弟太狡猾了,一人吸引他注意力,另一人却暗中出手。

      没有多想,他赶紧转身,夺路狂逃。

      “一条老狗,也敢猖狂。”

      金翼冷笑一声,丝毫不觉得这般出手,有何不妥。

      突然,这金翼陡然摊手,取出一枚玉简。玉简散发着淡淡的波纹,他将其贴在眉心,顿时有诸多讯息出现在脑海。

      等他放下玉简之时,脸色完全黑了下来。

      “怎么回事?”

      取走蛇龙果的金展,走过来皱眉问道。

      金展略显冷漠的道:“家族传来消息,那剑奴进来了,我等刚走他就现身了。不仅如此,他还一剑斩杀了霄云宗的陆通,张扬之极。”

      “找死!”

      金翼顿时勃然大怒,沉吟道:“这家伙是在打我们的脸啊,我等先后放言要斩杀他,他反手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金展眼中闪过抹杀意,冷冷的道:“跳梁小丑,别被我碰到!”

      同一时间,一片接近干枯的湖泊中。

      惨叫连天,血光爆涌。

      数十名散修哀嚎不已,展开身法疯狂逃窜,将各自的底牌不断祭出。平日散修都是令人头疼无比的角色,宗门子弟碰到,麻烦都是不小。

      可今日却是颠倒了过来,一群散修被追的狼狈不已,各个都在搏命,只求赶紧离去。

      “明知道我天陵七秀全都进了此秘境,你们这群老狗,还敢进来浑水摸鱼,真是胆大包天。”

      “痛快,秦兄,咱两比比看,看看谁杀的多!”

      在这群人身后,是两个神色嚣张之极的青年,眉间锋芒,桀骜不驯,各个散发着惊人无比的气息。

      正是天陵七秀中的秦旭和古阳。

      阴阳境大成的散修,在两人面前完全不是一合之敌。就算是阴阳境圆满的散修,碰到这两个杀神,也是眉头微皱,不敢拭其锋芒。

      太可怕了!

      这就是天陵七秀的实力,以阴阳境大成的实力,跨境作战,犹如吃饭喝水般轻松。同等境界内,就是无敌的存在,一个巴掌就能拍死一群人。

      半响,两人站在血流成河的湖泊中,脸色皆是一沉。

      二人同样收到了消息,林云进入秘境了。

      “陈兄说的还真对,这小子果然明知必死,也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