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大战雷岩
    第六百九十九章

      龙纹暴涨到十一道龙纹后,林云还未真正全力出手过。

      眼下这铁血剑门的副门主主动送上门来,他岂有不战的道理,何况他的修为也晋升到了阳玄境大圆满之境。

      逃跑?

      不存在的!

      被一击震退的雷岩,脸色阴沉之极,显然没有料到。短短半月,林云的实力便增加到如此夸张的地步,他晋升阴阳境圆满都还无法轻松镇压对方。

      当即不在有什么留手的心思,他五指猛的张开,雄浑的真元瞬间在身前凝聚成五道血色巨剑。

      轰隆隆!

      那五柄血色巨剑凝结成形的刹那,便疯狂暴涨起来,眨眼间便膨胀到十丈之巨。

      凌厉的剑风呼啸而出,五柄血色巨剑宛若五道山峰,萦绕着无边锋芒。茫茫剑威,汇聚成磅礴血雾,狠狠压了过来。

      这等巨剑,威能大的吓人。

      可在雷岩手中操纵起来,却是轻松自如,他苍老的大手狠狠一抓。五柄十丈长的血色巨剑,划出亮眼的惊鸿,朝着林云激射而去。

      咔擦!

      那巨剑还未杀来,林云护体真元便出现丝丝缝隙,硬生生炸裂开来。

      “有点门道。”

      面对这霸道的攻势,林云面色不改催动紫鸢剑诀,在银色剑劲的注入下。那十一道龙纹立刻银芒大作,立体而坐,像是十一道游龙上下腾飞,环绕其周身。

      佛门七杀印!

      祭出这等手段之后,林云还觉得不够。他双手凝结成印,身上杀意暴涨,轰隆隆瞬间叠加七倍,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眸光睥睨间,杀意汹涌而滔天骇浪,滚滚不停。

      “总算轻松一些了……”

      林云眼中战意涌动,对方修为上的巨大优势,全力出手后衍化成的威压,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紫鸢剑诀,七杀印,苍龙战体诸多手段,一起祭出后,方才轻松下来。

      杀!

      顶着那等狂暴的剑威,林云人在半空主动迎上那五柄巨剑,。再度杀了过去。双拳乱舞,雷芒闪耀,像是一道道凌厉的剑光,刺破虚空,照亮出璀璨的电光。

      铛铛铛!

      一连窜惊天爆响在半空中炸裂,无数道数不清的真元波动,如涟漪般疯狂扩散。

      那血色巨剑长达十丈,夸张无比,凝练而厚重,在雷岩手中如臂指使。换做其他阴阳境大成的翘楚,怕是当场就被会绞碎成一团血雾,更遑论阳玄境的武者,怕是靠近就会被碾成肉泥。

      可林云靠着恐怖的苍龙战体,十一道雷纹加持下,以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硬是和对方斗的平分秋色。

      眼见林云如此难缠,数十招都还未落下风,雷岩脸上当即就有些挂不住了。众目睽睽之下,对付个阳玄境圆满的翘楚还如此吃力,传出去可实在不太好听。

      “大日如血!”

      他脸色阴沉一声爆喝,那五道血色巨剑当即糅合在一起,于半空中形成一个膨胀的血球,硕大如山。

      “凝!”

      浑身剑意散发出,雷炎单手结印,置于胸前,一声爆喝。

      轰!

      硕大如山的血球,顿时放出上百束血光,不停的凝练浓缩起来。那血球顿时如大日般耀眼夺目起来,滚滚而落的威压,将半空中的林云逼退了回去。

      “走得掉吗?爆!”

      雷岩眼中寒芒闪烁,当即怒吼起来。

      嘭!

      浓缩至人头大小的血球,轰然爆炸,天地瞬间被一片鲜艳的血光所渲染,入目所及,尽是一片鲜红的血色。

      紧接着,数不清的血色碎片,铺天盖地,密密麻麻朝着林云击打了过去。

      狂风暴雨般凌厉的攻势下,林云面色凝重,古老的苍龙之力和紫鸢剑劲融合,旋即滚滚而动、

      青龙破天手!

      林云狂喝一声,他的双手顿时生出些许青光衍化而成的鳞片,宛若一只龙爪泛出青色的玉光。

      铛!铛!铛!

      瞬间,出手如电,生出青色鳞片双手,将那诸多落下的血剑碎片铛了出去。可即便如此,也仅仅只是护住了要害,这等狂暴的攻势下,林云身上被拉出好些破损的伤口,鲜血淋淋。

      这小子……

      雷岩眉头微皱,心中怒火燃烧,这小子怎么如此难缠。那血球爆炸的音波没有震伤对方也就罢了,之后漫天血雨如此凌厉的攻势,居然还是没伤到对方要害。

      “血剑凌天!”

      他的眼神更加冷峻,雄浑的真元爆涌而出,在身后凝结成十道血色巨剑。

      其一步踏出,那巨剑在半空中纠缠衍化成一条怒吼的血色龙蟒,那龙蟒凶威扩散开来,仿佛凌驾九天一般狂傲。

      吼!

      雷岩面色阴寒,他身如利剑与天穹中的龙蟒一道朝前扑杀,快若闪电般的朝着林云杀去。

      轰!

      等来到林云面前,那天上的龙蟒狂啸中撞在雷岩身上,让其身上血光暴涨。磅礴的血光涌动其滔天威压,一时间,分不清是一柄血剑,还是一条龙蟒,亦或者是两者完美融合。

      面对这骇人无比的杀招,林云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苍龙战甲!

      龙吟声起,林云心口处苍龙印血光大作,周身游荡的十一道龙纹尽数烙印在他身上,不停的蠕动起来。眨眼间,一具紫芒闪耀的古老战甲,出现在他身上。

      战甲闪烁着噼里啪啦的电光,自上而下,烙印着上古苍龙霸道无比的轮廓。雷光耀眼中,将林云映衬的宛若上古战神,霸道绝伦,。

      嘭!

      林云以十一道龙纹凝聚的苍龙战甲,硬生生扛了这一击,有沉闷的声响传来。

      噗呲!

      一口鲜血,自林云口中吐了出去,林云的反击也到了。

      大!风!劲!

      那拍来的一掌仿佛让整个世界都静逸了起来,天地间的风都聚集在于此,世间一片枯槁,世间一片寂寥,这世界没有了声音。

      许多人讶异无比的发现,自己张口说出去的话,竟然没有声音,仿佛没个人都成了哑巴和聋子。

      可这等异象,只持续了刹那。

      当那一掌落在雷岩身上时,整个世界都颤动了起来,风起九天,云醉八方,扶摇直上九重天。

      轰!隆!隆!

      惊天巨响声中,雷岩吐出口鲜血,整个人倒飞出去,狼狈无比。

      这一切说来化成,可实际上就是林云扛了对方一击,他拍了对方一掌。而后两人,在恐怖的异象和惊天巨响声中,各自爆退。

      “没死?”

      许多人都惊骇无比,林云硬生生抗下这一掌,不仅未死,反而还伤到了雷岩。

      这可是一名阴阳境圆满的老辈高手,他巅峰一击,可以让阴阳境大成巅峰的高手都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林云虽说受了些伤,可那身上的战意,如烈日般猛烈,丝毫未见受创。

      “小畜生,你这是逼老夫拔剑!”

      咔擦!

      一声清脆的声响,闪亮的寒光,照耀天穹。雷岩拔剑而出,五指紧握在剑柄上的刹那,身上剑威轰然暴涨。

      他真的怒了,他竟然与林云斗了个旗鼓相当。

      且他的肉身不及林云,这一次对拼看上去清风秋色,实际上他要吃亏的多。

      在端着架子不去拔剑,待会怕是会更加难看。

      “本公子葬花都没出鞘,你这老鬼哪里来的这么大脸,敢在林某面前大言不惭!”

      林云冷笑,他张手一招,身后剑匣有飞鸿遁出。

      锵!

      葬花出鞘,如一条浩荡的银河,在眼前划过。半空天空,在这剑芒照耀之下,熠熠生辉,晃的人眼花缭乱。

      咔!咔!咔!

      雷岩刚刚暴涨的剑势,顷刻间出现一丝丝裂缝,在这葬花剑威之下,竟然立刻就落了下风。

      霸剑,惊鸿一瞬!

      林云出手如电,一剑挥了出去,顿时磅礴的剑光在他周身两侧暴起银色的剑幕。两道剑幕,宛若苍穹之翼猛的一扇,持剑的林云瞬移般消失在原地。

      等到他再次出现之时,已来到剑势出现裂缝的雷岩身前,斩落下来的剑光,将煌煌大日洒落的阳光都给劈碎。

      一瞬间,天黑了。

      噗呲!

      待众人视野恢复之时,雷岩已被一剑劈飞出去,身上多处道血淋淋的伤口。

      花从何处起!

      不等对方反应过来,林云眼中眸光一闪,剑尖一朵蔷薇绽放,他手持葬花欺身上前,杀了过去。

      我从何处来!

      一剑未完,花还未散,又是一剑从天而落。

      空山水漫漫,木叶风枭枭!

      飞花轻似梦,丝雨细如愁!

      风枭枭,水漫漫,飞花、细雨,似梦如愁。顿时间,天上地下剑光纵横,祭出尘光剑法的林云,将自身剑意衍化到极致,硬生生压制住狂暴无匹的仓咯昂妖威。

      他超凡脱俗,圣辉萦绕,眉心紫印醒目,一念如仙!

      拔剑之后,气质大变,将雷岩压的硬是踹不过气来。不到十招,浑身上下便是鲜血淋淋,剑威更是七零八落,跌落谷底。

      铛!

      雷岩勉力支撑中,林云一剑寒光暴起,将他手中之剑挑飞出去。

      “不!”

      雷岩大惊失色,眼中露出惊恐之色,疯狂爆退。

      “你走不掉!”

      看着狂退的对方,林云眸光如电,他手心葬花暴起光芒万丈,煌煌剑威,如平地间升起的无边大日。

      尘尽光生,照破山河!

      葬花光芒愈发璀璨,越来越亮,当达到极限只是。犹如一轮昊日奔腾而起,又像是白色的骏马飞跃而出,所过之处,一片华光璀璨,满地尘沙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