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所谓霸主!
    第六百八十二章

      “现在怎么办……”

      眼见那紫电魔龙鹫双目血红,跟疯了一般,不管不顾的走过来。

      唐鹰面色惨白,有些六神无主的说道。

      啪!

      谁知道他话音刚落,白衣青年便是一个耳光扇了过来,脸色阴沉,面无表情。

      那等森寒冷漠的神情,让人不寒而栗,唐鹰瑟瑟发抖完全不敢反抗。

      麻衣中年冷冷的看了眼此人,抬手猛的一挥,兽卵化作一道虹光闪电般飞向紫电魔龙鹫。

      紫电魔龙鹫张口将这兽卵含住,可眸中寒芒隐现,似乎并无罢手之意。在这般注视之下,铁血剑门的众人,一个个神情忐忑,紧张无比。

      轰!

      就在此时,众人面前,本只露尖尖一角的剑皇草,突然破土而出。漫天祥瑞齐飞,宛若冰雪一般纷纷落下,霞光璀璨,绚烂多姿,落龙坡一片生机勃勃。

      嗡!嗡!嗡!

      半人高的剑皇草在摇曳之中,光彩盈盈,凌冽的剑意随之绽放。白衣青年眼中,顿时露出欣喜之色,兴奋无比。

      “少馆主,剑皇草出来了。”

      唐鹰大喜过望,这下好了,少馆主炼化此草应该会平复许多。

      “散开!”

      麻衣中年稍稍缓和的神色,突然大变,顾不得许多顺手将白衣青年带走。

      其他几人抬头看去,就见九道水桶粗的电柱纠缠在一起,凝聚成一道狰狞无比的雷电风暴狠狠落下。

      铁血剑门的众人,神色惨白,连忙四散而出,

      轰!

      闪电风暴落下,整个落龙坡都为之颤动起来,那等剧烈的晃动似乎天都快要塌下来一般。

      不过众人闪的倒是极快,除了少数倒霉蛋当场化为灰烬之外,其余者仅仅只是受了些冲击。

      魔龙鹫心中怒气未消,只是有些忌惮的看了眼九天之上悬挂的光剑,无奈走去。

      “剑皇草。”

      白衣青年瞳孔猛地一缩,顾不得残余的电光,狂冲而去。其余几人,心中忐忑,纷纷跟了上去。

      哪里还有什么剑皇草,漫天祥瑞,也像是黄粱一梦,消失殆尽。

      白衣青年一阵失神,踉跄几步,才勉强站稳身体。

      扑通!

      唐鹰面如死灰,心头狂跳,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属下该死,请少馆主责罚,请少馆主责罚!”

      嘭!嘭!嘭!

      他额头不停的磕在地上,不一会便磕的鲜血淋淋,看的人心惊肉跳。那白衣青年却是面无表情,缓缓走来,右脚毫无征兆便是狠狠踩在了他的后背上。

      噗呲!

      唐鹰顿时贴在地上,一口鲜血扑了出去,满脸都是泥土和血迹,狼狈之极。

      砰!砰!

      白衣青年冷着脸,又是两脚,狠狠踩了上去。没踩上一脚,都会让那唐鹰吐出大口鲜血,五官痛到几近扭曲。

      “你说,你怎就这么贱呢!”

      白衣青年无情的羞辱着唐鹰,冷漠的让人心悸。

      “少主……”

      那麻衣中年知道白衣青年,眼下情绪有些失控,想要上前劝慰一番。

      白衣青年摆了摆手,长叹道:“三十年做局,竹篮打水一场空,天命如此,一腔豪情,总被那雨打风吹去。群龙盛宴前,我要将先天剑意修炼到巅峰圆满,只能去想其他办法了。”

       末了,他冷冷的看向唐鹰,沉吟道:“你这条贱命,我暂且留着,这兽卵既是苍蝇给你的。你便替我将他人头取来,坏我慕容靖的好事,总得付出些代价才行。”

      “多谢少馆主,不杀之恩。”

      捡回一命,唐鹰起身后大声说道。

      那慕容靖和麻衣中年,却是早已远去,不想在这伤心地多待。

      “自己惹出来得事,自己解决吧。”

      铁血剑门的门主,十分不爽的看了眼唐鹰,冷冷的说道。

      “给我搜,掘地三尺,也将要将那小杂种给我搜出来,我要活寡了他!”

      待门主远去,唐鹰心中压抑的怒火和怨气,再也无法抑制,撕心裂肺般的吼道。

      那小子被他重创,三天之内绝对好不了,肯定还在这炎龙岭内。

      ……

      “就这么结束了吗?”

      远方,树梢上的林云轻声自语。一场大戏就这样偃旗息鼓,让他稍显失落。

      不过如此也好,铁血剑门虽然没灭,可那紫电魔龙鹫也是伤的够重。如此一来,他搜集其本命精血,机会又大上了许多。

      不得不说,刚才那番大战,看的真是叹为观止。

      那紫电魔龙鹫真是强的可怕,若非千年前那绝世强者的剑意不朽,勉强斩了魔龙鹫三剑。

      今日这些人怕是一个都逃不了,有多少就得死多少。

      天魄走了,可唐鹰还在……

      “要找我嘛?放心,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林云嘴角露出抹寒意,神色阴冷森寒。

      话音落下,林云身形一闪,悄然隐没在森林中,远远跟随着那紫电魔龙鹫一路而去。

      那浑身上下散发着冲天煞气的紫电魔龙鹫,即便眼下遭受重创,依旧是霸气无比。它是这一片天地真正的王者,沿途所过,不停的妖兽狂奔,数不清的飞鸟扑打着翅膀,冲出森林。

      唯恐被其发现,将怨气和怒火撒在自己身上,远远狂奔。

      这等妖兽当真可怕,本身蕴含龙血,又是天魄境又已成年。就算是放眼整个南华古域,能完全碾压它的强者,怕也是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真的可惜了,若无落龙坡上千年不朽的剑意,这些人绝对一个都跑不掉。”

      一路跟随中,林云想起之前惊天大战,颇为感慨的说道。

      不过这帮人,准确来说,就是那麻衣中年,却是帮了他一个大忙。若非他们狠狠重创这紫电魔龙鹫,按照林云之前计划,怕是很难取得本命精血。

      眼下,机会却是大了很多很多。

      两个时辰后,紫电魔龙鹫重新回到其巢穴中,庞大的身躯盘踞在地面。遭受重创的它瘫倒在地,双眼紧闭,硕大的头颅往地上一趴,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呼!呼!

      不一会,林云便听到颇有节奏的呼吸声,像是呼噜一般。

      “这紫电魔龙鹫,是真的累了。”

      林云心中暗道,那般惊天大战,对它来讲怕也是消耗颇大。

      可将要踏上去之前,想到些什么其心中一凛,迈出去的脚又缩了回去。小心驶得万年船,都等了这么久,不怕多等一会。

      咻!

      就在他脚收回来的瞬间,紫电魔龙鹫突然睁开双目,眸光如电。

      林云吓得呆住了,完全没有料到。

      轰!

      就见那紫电魔龙鹫哪里还有半分睡意,腾空暴起,闪电般跃了出去。一条同样散发着天魄妖威的蟒蛇,在它的爪子下显形,那妖蟒无声无息几乎完全隐匿,林云没有任何察觉。

      呼哧!

      被抓住妖蟒嘶吼一声,上半身猛的腾了起来,朝着紫电魔龙鹫的脖子咬去。

      吼!

      紫电魔龙鹫狂吼一声,不等它靠近,双爪便将其生生撕成两半。半空中,血肉横飞,碎裂的内脏,洒满一滴。

      咔咔咔!

      目中凶光爆射,紫电魔龙鹫将其身躯直接咬碎,不断吞噬,眨眼就只剩下一句骨骼。

      此等震撼,让林云怔怔无语,惊的目瞪口呆。他算是明白,其巢穴上那一望无际的累累白骨,到底是从何而来了。

      吼!

      待吃完后,其嘴上血迹未干,便是仰天长啸。嗖!双足在地面猛地一踏,如闪电般冲了出去,紧接着便听到凄厉的哀嚎之声。

      一头藏在远方的天魄妖兽,狼狈逃窜。

      嗖!嗖!嗖!

      紫电魔龙鹫四处出击,狂战八方,许久之后,才重新回道巢穴。它目光睥睨,暴戾的气息弥漫全身,那些伤口明显变得更深,可却让其显得更为骇人。

      “我到底在和什么样的存在打交道……”

      藏在暗处的林云,脸色发白,屏气凝神,不敢妄动。

      紫电魔龙鹫重新趴下,双眼缓缓闭上,又一次沉沉的睡去。这次应该是真睡了,四方能威胁到他的妖兽,要么死了,要么已经被它重创。

      连番征战,它也到了必须休息的阶段。

      可即便如此,林云依旧是登上许久,整整两个时辰一动未动。确定它已经沉睡后,方才踏了上去,给自己身上撒下隐匿气息的药粉。

      他小心翼翼的前行,在离紫电魔龙鹫还有千米之时,从储物袋中取出三根香。

      迷神香!

      珞瑜替他准备的异宝,原本作用是辅助修行,静心裨神。可对于伤重的妖兽来说,更是有着极好的疗伤效果,唯一副作用便是睡的更死了一些。

      哗!

      脚尖在地面轻轻一踩,林云身姿轻盈,无声无息落在了紫电魔龙鹫下方。

      目光一扫,便盯在了其中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抬头看去,林云腾空而起,直接落在了上面。他落在庞大的紫电魔龙鹫身上,就像是苍蝇一般,显得颇为渺小。

      没有急着去取本命精血,林云眼中闪过抹精芒,一脚狠狠踩了下去。

      扑通扑通!

      这一脚下去,林云不动神色,可心却不争气的极速跳了起来。

      好半天后。

      见那魔龙鹫确实并无反应,方才平复下来,这恐怖的天魄霸主是真的睡死了。

      该动手了!

      林云心中自语,心再度紧张起来,不过就在此时。一股狂风袭来,将他额前长发尽数撩动,衣衫猎猎作响。抬头看去,有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

      是那条尾巴,紫电魔龙鹫的纤细悠长尾巴,随意拍落下来。可这一击看似随意,若真落下,林云也会极为不好受。

      林云嘴角抽搐,他确定魔龙鹫应该是睡着了,可这算什么?

      拍苍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