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七十四章 麻烦
    第六百七十四章

      血龙马翻滚好一阵子,而后撇着神子,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林云。

      一对铃铛般的大小的眼睛,泛起蒙蒙水雾,有血丝如带,瞧那模样,不知道还还是哪位大家闺秀。

      林云脸颊微微颤动,心中无语,你是一匹马,不是一只猫。

      “走吧,走吧。”

      收好冰轮短剑,林云挥挥手,放其离去。

      噗呲!

      好家伙,这血龙马利索无比的一个翻身,腾起满地扬尘。咧着傻笑,露出两排大门眼,撒腿就跑的没影了。

      戏精!

      林云心中狠狠鄙视一番,这血龙马的主意,不能打了,还是得想其他办法。

      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放小红的血,林云也有些舍不得。

      炼化龙血,也得取妖兽的本命精血,若是一滴不剩肯定会没命。就算留有一线,只怕也会元气大伤,境界倒退。

      这事得在天陵城好好打听一番,起码得先弄清楚,哪里有蕴含龙血的妖兽。

      没多想,林云身形一闪,起落之间,就消失在数千米之外。片刻后,他便推门而出。

      “林云现身了!”

      “还真住在这里啊,看来传言不假……”

      他刚现身,大街上就有数不清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略显惊讶。

      近几日,他在拍卖场闹出来的风波,传遍全城,沸沸扬扬,几乎无人不知。

      有人将他的行踪泄露出来,立刻又引起了一片哗然,打伤了四大家族的翘楚,还令霄云宗风旬下跪受辱。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居然还敢待在城中,当即引起了好多人的注意。

      几乎每日,都有好些人守在此地,想见识一番林云的真面目。

      咻!

      没有理会这些喧哗,林云双脚,踏出门外。可脚掌刚刚落地的瞬间,其敏锐的剑意,立刻感知好几股冰冷的杀意笼罩他在身上。

      完全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其面前就出现一名身穿黑衣老者,修为有阴阳境小成。身后跟着七人,皆是一身黑衣,神色淡漠。

      这帮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七天过去,还派人监视着自己。

      林云并未理会,这点阵仗还不入其眼。

      “动手!”

      就在林云准备离去之时,天地突然震动起来,那黑衣老者神色狰狞,冷然一笑。

      双手结印,后方八人配合默契,同样开始结印。

      咦?

      林云眼中闪过抹寒芒,真敢动手,这帮人不怕死嘛……除了那黑衣老者,能勉强接自己几招外,其余八人在他面前,甚至不屑出手。

      轰隆隆!

      就在林云惊疑不定之际,一股莫大的威压从天而落,将林云周身笼罩在其中,这一片空间仿佛遭受禁锢般,风都无法吹进来。

      天穹间,一个黑点落下,黑点在众人瞳孔中不断扩大。

      等将要落下之时才看的清切,那是一座古钟,宛若囚笼,从天而降,欲将林云封禁于此。

      “是陈家的那面玄音钟!”

      “好大的手笔,这玄音钟的真品据说是在雷州城的本家,七大分家各有一件复制品。据说每祭出一次,都会折损其使用寿命,现在竟然用来对付林云了。”

      “难怪敢以这等阵仗就对林云,原来只是想困住他,等真正的高手赶来之后,再杀林云!”

      “林云不该出来的,这下怕是要糟了,肯定会被困住。一旦走不掉,必死无疑。”

      “这是处心积虑,费尽心思,一定要林云的命啊!”

      那面古钟一经出现,立刻就被许多眼尖的人认了出来,乃是天陵城陈家掌握的一件秘宝。立刻引起一阵轰动,看来传言不假,这少年确实在死亡拍卖会中,让各大世家翘楚折损了莫大的脸面。

      若不然,怎会舍得祭出秘宝,那可是用一次少一次!

      那玄音钟一息之前,还是个小黑点,一息之后,就宛若山岳般盖了下来。

      林云身子稍稍挪动,顿感僵硬无比,这一方天地完全被禁锢,似乎连空气都固定住了。

      “玄音钟下,还敢妄动,天真!”

      黑衣老者,神色狰狞,冷笑不止。

      吼!

      可他话音落下,林云身上骤然响起声惊天龙吟,苍龙怒吼。空气之中,出现一丝丝黑色的裂缝,紧接着便是破碎之音传来,仿佛寒冰炸裂一般。

      古老的苍龙之力在林云体内激荡,心念微动,便有三十多道龙纹汇聚在右手之中。

      翁!

      在那将古钟将要盖下之时,林云一拳轰了出去,顿时风雷并起。

      那偌大的玄音钟,在这拳芒之下,迸发出巨大的嗡鸣之声,回荡方圆千里。

      轰隆隆!

      大街四方,有高耸的楼阁殿宇,在这音波之下,颤抖不已。甚至还有好些,炸开一条条裂缝,显得相当危险。

      以黑衣老者为首的八人,顿时闷哼一声,脸色略显苍白。

      “镇!”

      那老者一声怒吼,在半空中拳芒震回去的玄音钟,散发出苍茫之气,以雷霆之势,再度落了下来。

      嗡!嗡!嗡!

      还未落下,这古钟便发出震耳欲聋的音波,让四方许多武者,头晕目眩,五脏翻腾。

      “还来?”

      林云眼中寒芒一闪,心口处的苍龙印陡然绽放,四十五道雷纹尽数蠕动起来。

      苍龙九变,第三变!

      等到五指紧握的瞬间,有四十五道雷音重叠爆响,雷音如洪水猛兽,汹涌而去。那滚滚而来,似要震碎的林云的古钟之音,当场便被雷音震的分崩离析。

      哗!

      音波碎裂,半空中光芒绽放,无数碎裂的音波,宛若烟花一般绚烂。

      “破!”

      在这烟花绽放中,一道青色身影,宛若利剑破空而起,抬手一拳主动轰击在玄音钟上。

      嘭!

      就听的一声爆响,那玄音钟在半空中,轰然炸裂,爆成数不清的碎屑,激荡而去。

      轰!隆!隆!

      余波震荡,方圆十里的楼阁殿宇,一幢接着一幢坍塌。十里之外,诸多高耸的楼阁,拦腰而断,更远之处, 则是晃晃悠悠,宛若风中孤零零颤抖的小树。

      噗呲!

      以黑衣老者为首的八人,当场吐出口鲜血,脸色惨白之极,看不见一点鲜血。

      “我的天!”

      “玄音钟碎了!”

      “这怎么可能,一击之力,怎会如此凶猛,简直就是上古蛮兽,太可怕了。”

      在余波中惊醒过来的众人,瞧得此幕,吃惊不已。

      “走!”

      黑衣老者八人,神色慌张,转身逃窜。

      “走的掉吗?”

      林云面色冷漠,眸中精芒闪过,八柄玄雷梭在圆满剑意的加持下,如狼似虎,破空而去。

      嗤!嗤!

      大街之上,顿时有血花绽放,八具无头尸体,扑通倒下,眨眼之间便血流成河,一股腥气弥漫出去。

      伸手一招,将闪电般遁回来的玄雷梭收好,林云面色冷到极致。

      这帮人,看来是要和他不死不休了。

      也好,那也别怪他手下无情,今日这八条性命,仅仅只是个教训。

      嗖!嗖!嗖!

      远方有破空之声响起,尘土飞扬中,林云隐约见到向天河,陈雄等当日拍卖会中打过照面的翘楚。

      眼中眸光闪烁,林云身形闪烁。

      在一行人气势汹汹,将要赶过来之时,提前回到了院内。

      “该死!”

      瞧见血流成河的地上,八具冰冷的尸体,陈雄阴沉着脸狠狠咒骂一声。

      可更让他恼怒的是,他费了翻功夫才拿到的玄音钟,竟然被轰碎了。满地残片,像是无情的嘲讽,让他脸色愈发难看。

      “那几枚五锐雷晶,看来让他实力增加不少。”

      向天河不动声色,淡淡的说道。

      其余几人面色难看之极,何止增加不少,简直恐怖。七天之前,他们可不信,林云能够一拳就将这玄音钟轰碎。

      本来算准了他,就算是有巅峰剑意,也难以刺破这玄音钟。

      可没想道,其直接以龙吟破了禁锢,有雷音粉碎了古钟的音波。连番削弱之下,以气力震荡,生生震碎了这玄音钟。

      “守!我就他不信他一辈子,都躲在这洛水居中。”

      陈雄黑着脸,一字一顿,寒声说道。

      那等阴冷的脸色,让旁观者都看的心有余悸,背后发凉。

      院内。

      林云刚刚转身,眼中便闪过抹异色,剑匣中的葬花不停的颤鸣,先天剑意暗中蓄积。

      在他面前平白无故,悄然间多了一人。

      这人不算陌生,正是七天之前,主持死亡拍卖会的珞瑜。

      外人或许不晓得,林云却是知道,此人实力极为恐怖。所谓商人做派,和一些吃力的表情,不过都是故意演出来的。

      可真正让林云惊起的是,对方是如何进来的?

      他作为三品玄师,很清楚此地的禁制,就算是天魄也很难强闯。若不然,他也不会瞧见,向天河等人联手杀来便立刻转身。

      因为笃定对方,在如何气,都肯定无法进来。

      “小友对我敌意很深?”

      珞瑜微微一笑,轻声道:“不用奇怪,这院子本来就是我租给你的,我自然可随意进出。当日拍卖会世家乱了规矩,让阁下受了些委屈,今日前来,只是陪个不是。”

      “跟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林云瞥了此人一眼,对其所谓赔礼相当冷漠,淡淡的道。

      “这小子……有趣。”

      瞧着林云背影,珞瑜稍稍一愣,旋即才露出笑意。只是略有不满,这小家伙,弄得气场好像比他还大一样。

      其心中虽如此想,可还是不得不跟了过去。

    【明天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