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恶斗银电魔雕
    第六百五十七章

      轰!

      雾隐沼泽,灰蒙蒙的天穹间,突然划过一道银色的闪电。那闪电像是一柄锋利的弯刀,所过之处,将漫天云层切成光滑的两半,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张巨大的帘布被人硬生生撕扯开来。

      咚!咚!咚!

      电芒所过之处,沼泽地上的诸多妖兽,惊慌失措,奔跑不停。

      是银电魔雕!

      作为这片沼泽无可争议的霸主之一,它就是这方天地的君王。其进食没有其他妖兽那般频繁,少则十天半月,多则数月,都可以不用进食。

      可决定进食之时,地面之上不管如何凶残的妖兽,大都仓皇逃窜绝不敢逗留。

      眼下,这百兽狼藉的场面,正是它威严和霸道的最好写照。

      呼哧!

      天穹间的银色闪电,突然如流星一般坠落下来,刺耳的破空声,万里可闻。

      轰隆隆!

      银光爆闪,流星落地,地面在剧烈的颤抖中暴起茫茫无尽的灰尘。灰尘中,响起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隐约可见一头硕大的火焰妖狮,浑身煞气弥漫,凶威滔天。

      可却躺在地面上,被两只钢铁般的银爪死死摁住,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翻身。

      单单是两只银爪,就长达两丈,明明粗壮无比,可配上那庞大的身躯,却显得纤细修长。

      毫无疑问,这正在一点点啄食的猛禽,自然是雾隐沼泽当之无愧的霸主级凶兽,银电魔雕!

      四面八方的妖兽,躲在暗处,观察着此幕浑身颤栗,无一例外恐惧的将身体伏在地面,不停的发抖。

      没多久,这银电魔雕就将那妖狮吃的只剩下骨架,而后心满意足一口吞下那蕴含着日月精华的妖丹。其颇为冷傲的扫了一眼,瞧得四方妖兽匍匐在地的模样,眸中寒芒似在冷笑。

      咚!咚!咚!

      忽然,远方雾气之中,走来一人一马。并未像其他妖兽一般,瑟瑟发抖,而是缓缓朝它走来,显得十分扎眼。

      银电魔雕一眼就认出了林云,又是几天之前的那个人类,眼中闪过抹轻蔑之色。

      可就在它准备展翅离去之时,头闪电般的扭了过来,而后死死盯在血龙马身上。

      血龙马体内跃动澎湃的血气,令它无法挪开视线。

      “得,咱在这它眼中,竟连这二货都比不上。”

      马背上,林云自嘲一笑。

      不过如此也好,省的自己费力去吸引仇恨,有这二货就足够了。

      轰!

      毫无征兆,一股滔天杀意,突然如汪洋大海汹涌而至,将这一片水雾弥漫的空间,都染的血红起来。

      轰隆隆!

      还未看清那银电魔雕的动作,迎面就是一堵狂风袭来,吹得血龙马身体不停后仰,四肢弯曲,显得吃力无比。

      “来得好!”

      恐怖的威压之下,林云衣衫乱舞,腾空暴起,一拳轰了出去。

      砰!

      惊天巨响,震撼苍穹,半空中林云雷芒绽放的右拳,狠狠迎上了对方的爪子。

      “噗!”嘴角溢出丝鲜血,林云被狠狠震飞出去,落地之后,狂退好几步才站稳身体。

      好强的力量!

      林云心中略显震撼,这随意一击,竟然就震得他气血翻腾,肉身表面出现丝丝裂缝。若非他肉身强悍,怕不仅仅是皮肤炸裂,怕是五脏六腑都得。

      嗖!

      一击震飞林云,银电魔雕冷冷的看了眼他,神色不屑。双翅随意一扇,刮起一片锐利的风刃形成风暴,朝着林云席卷而至。

      而后头也不回,闪电般朝着血龙马追去。

      血龙马顿时吓得跳了起来,扭头就跑,这种妖兽近乎是它的天敌,完全没有敌手。

      几个回合,便会轻易败在对方手中,除非等血脉真正觉醒后方可匹敌。

      好在它速度够快,银电魔雕想追上它也不容易。

      铛铛铛!

      风暴刮在林云身上,发出金属般的碰撞声,等过去之后,林云衣衫被割破受了些皮外伤。

      “还真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啊……”

      瞧着死追血龙马的银电魔雕,林云脸上露出抹笑意,如此也好。若真在意他,反倒没什么机会,将这银电魔雕击杀。

      林云很清楚,这等霸主级的妖兽,不仅凶狠,最要命的是速度快,可以高空翱翔。

      他最多也就一次出手机会,一次不成,被对方盯上后会相当麻烦。

      嗡!

      一柄玄雷梭停在林云面前,在剑意灌注下,嗡鸣不止,旋转之间,锋利如针的梭尖似乎将空气都钻出一个肉眼可见的黑点。

      “破!”

      林云面色转冷,屈指一弹。

      呼哧!

      雷芒闪烁,一道被拉成的嘹亮剑音,响彻八方,让地面都疯狂颤抖起来。

      那银电魔雕视而不见,依旧死死追着血龙马,根本未将这小小的玄雷梭放在眼里。

      近了!

      眼看要追上这血龙马了,银电魔雕水平的身躯陡然抬头,巨大的双翅猛的一扇,裹挟着磅礴的气流让血龙马像是陷在泥潭一般难受起来。

      随着身躯的上扬,疾驰般落下的银电魔雕,两道闪烁着电光的银爪,似将空气都给撕裂了一般,朝着血龙马狠狠抓去。

      这一单被抓住,以血龙马的防御可完全承受不了。

      可眼看血龙马就要撕成两半,玄雷梭伴随着那一声拉长的剑音,闪电般撞击在银电魔雕身上。

      铛!

      一身重响,犹如钟鸣之音,银电魔雕的身躯在空中顿时晃荡不停起来。血龙马趁机脱离出去,撒足狂奔,转眼就如电般窜出去老远的距离。

      银电魔雕,浑身一震,朝着血龙马再度追去。

      “还是不在意吗?”

      林云眼中露出抹笑意,只是笑意森寒无比,冷声道:“那就玩大一点吧!”

      铛!铛!铛!铛!

      剩下的八柄玄雷梭,先后撞击在银电魔雕身上,最后一柄终于破了它的坚硬的防御。像是狠狠咬上了一口,数不清的羽毛伴随着鲜血,密密麻麻落下。

      可恶!

      银电魔雕大怒不已,再也无法忍受,转身划出一道闪亮的电光,朝着林云扑杀而至。

      轰!

      伴随着银电魔雕转身的刹那,其身上恐怖的煞气,将头顶半边天空都给染的一片漆黑。那等声势,惊天动地,少年神色平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知何时紫焰雷皇鞭已经出现在其右手中。

      等你很久了……

      林云眼中寒芒一闪,心念微动,胸前苍龙印绽放出淡淡的紫光。身上的诸多雷纹,瞬间活了过来,狰狞无比在肌肤中疯狂游动,朝着右手灌注进去。

      当十八道雷纹凝聚在一起的刹那,紫焰雷皇鞭爆发出撑天雷威,化作一头狰狞怒吼的雷蟒。

      嘭!

      完全没有反应的机会,银电魔雕便被这一鞭狠狠抽落下来,血一样的煞气在其身上疯狂逃窜。

      这一击,震天颤地,落地的魔雕一声哀嚎,蕴含着滔天怒意。

      轰隆隆!

      它双翅一震,受此重创之下,竟再度腾空。林云面色微变,实在有些意外,若让对方上天,那如流星坠落般的一击,他可完全抵挡不住。

      可转眼少年清秀的面容上行,就闪过一抹狠劲。

      “想上天,门都没有!”

      有了防备之后,还想以雷皇鞭重创对方有些难度,可林云自有办法。电光火石之间,他猛的扔掉手中紫焰雷皇鞭,横空而起,以肉身迎了过去。

      青龙破天手!

      林云面色瞬间冰寒,那被雷芒笼罩的右手闪电般掠出,仿佛洞穿虚空,化作一道青色的龙爪沐浴着磅礴电光狠狠拍了下来。

      嘭!

      低沉而剧烈的闷响,在这一刻于半空中响彻而起,庞大的身躯硬生生被拍了下去。

      咔咔咔!

      这一击之下,那银电魔雕的左翅被撕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鲜血半空中飞溅如泉。直到此时,银电魔雕在愕然的发现,眼前这少年根本就不是它能小瞧的存在。

      “好戏才刚刚开始,剑来!”

      林云伸手一招,葬花夺鞘而出,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顿时于天相融,浑身剑威,霸道如斯。

      霸剑,奔雷斩电!

      霸剑,惊鸿一瞬!

      两招惊天剑法,一前一后,几乎是瞬间落在了银电魔雕身上。激荡的剑芒,疯狂四散,在这地面之上,梨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沟壑。

      连出两大杀招,即便是林云也有些承受不住,他微微踹着气,额头有汗水落下,脸色略显苍白。

      可他没得选,一股杀不死这银电魔雕,死的只可能是他自己。

      杀!

      林云扬眉一挑,狂喝声中,又是一剑劈了下来。

      霸剑,星辰大爆!

      瞬息之间,有一道纯粹雷芒凝聚的庞大雷团,宛若星辰般随着剑芒落下。

      轰!轰!轰!

      星辰爆炸,有刺眼的电光,将这一方天地照的人睁不开眼。银电魔雕在哀嚎声中,被狠狠轰中,血肉横飞中,无数不清的碎裂的羽毛泛着银色电光朝着吧八方激射。

      林云持剑落地,前者前方星辰大爆砸出来的巨坑,不停踹着气。

      倒是有心上前,补上一剑。

      可实在浑身乏力,以他阳玄境大成的修为,连出三招霸剑还是有些勉强。

      深坑中传来一声声有气无力的哀鸣,银电魔雕绝望的看着深坑。它浑身羽毛尽数掉光,光秃秃一片,看上去肥大而臃肿,完全没有半点之前的锋芒。

      光秃秃的翅膀,颤颤巍巍的支撑着身躯,想要爬出去。

      可就在此时,它陡然听到一阵怪笑声,抬头看去,却是一道血红色的身影,正露出两排门牙肚子努力憋住不笑。

      正是之前狼狈逃窜的血龙马,又跑了回来。

      扑通!

      银电魔雕气的浑身颤抖,失去平衡,狠狠摔了下去。

      咯!咯!咯!

      这下血龙马再也受不了,肆无忌惮,狂笑起来。好在这般折磨,没有持续多久,一道剑光落了下来。

      咔擦!

      葬花如流光坠落,鲜血飞溅,将其头颅斩落。

      深坑边缘,青衣少年俊逸而白皙的面孔,于此刻清冷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