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四十六章 风起九天 云醉八方
    第六百四十五章

    

      林云的出现,让风无恨有些措手不及。

      

      可显然,林云内心深处的震动,要比他的大的多。

    

      他好不容易拿到青龙破天手,刚刚走大殿,一眼就瞧见了风无恨和古老头,内心深处可以说是大吃一惊。

    

      毕竟这雷云宝库,他从头到尾都只知道血狼帮和三鹰堡的人。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一路尾随,还走到他们前面去了,换谁都是相当震惊。

    

      尤其是那身穿锦衣,面容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给他的感觉比血狼和冷堡主还要危险。

    

      什么鬼?

    

      林云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如此年纪,就能达到阴阳境小成巅峰的修为。这等天赋在南华古域,连妖孽二字都无法形容了,龙云榜上的内榜妖孽,在这个年纪也绝对无法做到。

    

      不过旋即,林云就镇定下来。

    

      毕竟他自己手中的底牌,也还远远没有暴露,就算不敌也足以从容离去。

    

      他现在的实力,除非是阴阳境大成的存在,否则很难让他产生真正的危机感。

    

      目光扫过,大殿内的环境,尽收眼底。

    

      宫殿四周与之前的布置大略相当,在尽头处的墙壁上,仍然排列着四张壁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唯一不同的就是中间的水池,莲叶之上,奇珍异宝,璀璨夺目,看的人眼花缭乱。

    

      仅仅是第一层,这雷云子身前的藏宝,就让人大开眼界。

    

      “吓我一跳,我倒是谁,原来只是个废物。若是识趣赶紧滚,别打这百宝池的主意,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瞧见林云不过阳玄境大成的修为,风无恨顿时冷笑起来,眼中眸光,寒芒凛冽。

    

      以他的境界,若是寻常阳玄境翘楚,多看一眼的耐心都没有。林云既然能走到这里,料想他多少有些本事,可真惹火了自己。风无恨自问,一根手指,就能轻松摁死对方。

    

      放我走?

    

      林云脸上露出颇为玩味的笑意,若是对方不说这番话,他倒是真打算离去。

    

      百宝池中珍宝虽多,可他连星君古墓都走过的人,这些奇珍异宝很难让他真正动心。

    

      可这锦衣“少年”,一看就不是善茬,却直接放他离去。

    

      这就有些古怪了……莫非?

    

      林云心中闪过个念头,莫非这第一层的百宝池中,就有了让阴阳境都难以放下的重宝。

    

      嘎吱!

    

      就在林云惊疑不定之时,又一扇石门被打开了。

    

      血狼和傅老头,略显狼狈的走了出来,看来这二人在九间石屋中受了些折磨。

    

      咻!

    

      风无恨的视线,瞬间就从林云身上挪开,落到了血狼身上。这人身上的气息,远比林云还强悍许多,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风无恨!”

    

      看到那锦衣少年,血狼大吃一惊,脸色微变。

    

      虽说境界相当,可这风无恨凶名却比他大多了,其师尊风雷剑当年也是雷云子争锋的传奇人物。若是没有炎龙甲傍身,他怕是连对方十招都有些挡不住,恐怖无比。

    

      “古大师……”

    

      当瞧见百花池旁,破解禁制的古老头时,两人的脸色又是一变。

    

      “该死,这禁制就要被他破了,帮主,怎么办!”

    

      傅老头看了眼古大师的破解速度,眼中顿时闪过抹焦急之色,暗中传音道。

    

      “哼,风无恨又如何,他想独吞这第一层的珍宝,我绝不答应。”

    

      血狼回应一句,两人脸色阴沉,缓缓朝百花池走了过去。

    

      “和我争吗?”

    

      风无恨不动声色,心中冷笑连连,同样不着痕迹的靠近着百花池。

    

      眼下这血狼有炎龙甲在身,他不管怎样都要稍稍顾忌一番,可若是等他拿到了玄雷珠。

    

      这血狼在他眼中,就和一条狗没什么区别了,随意捏死。

    

      嘎吱!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极点之时,最后一扇石门轰然打开,走出四道身影。

    

      除却为首的冷堡主和冷香芸,另外两名阴阳境的堡主,皆是灰头土脸,脸色苍白。

    

      风无恨的脸色,凝重了些许,这一刻方才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冷堡主的出现,无疑又增加了许多变数。

    

      “风无恨。你怎么来了!”

    

      三鹰堡的几名堡主,惊讶无比的看向风无恨,尤其是冷堡主神色格外诧异。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风无恨轻声笑道,眼中透着一丝深意,他已经猜到了某些事情。

    

      冷堡主瞧见他的目光,有些不敢直视,躲躲闪闪起来。

    

      血狼瞧这二人神色古怪,突然间明白什么,沉声道:“我得到的两份藏宝图没,是你两故意给我的?”

    

      当年雷云子留下的藏宝图,一共分成三份,血狼原本只掌握其中一份。这半年来,却因缘际会,先后得到两张剩余的藏宝图。

    

      现在想想,这世上哪里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分明是二人,都想让自己炮灰探路,自己好坐收渔翁。若不然,世间哪有如此巧的事情,刚好就是他俩出现在了雷云宝库。

    

      风无恨不置可否,淡淡的笑道:“你那藏宝图,的确是我想办法送到你手中的,只是我没想到,冷堡主也如此做了,也是巧了。”

    

      血狼的完整藏宝图是二人暗中所送,那最开始的三份藏宝图,又是如何落到三人手中的呢?

    

      林云心中闪过抹疑惑,略显不解。

    

      “爹!你一开始就知道血狼帮不是为了三鹰堡而来?”

    

      冷香芸惊讶的看了过去,对自己这印象中的父亲,多了一丝陌生感。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的话,为何要瞒住三鹰堡的同僚,害的那么多人前来送死。

    

      “是与不是与你何干?老实待着!”

    

      冷堡主神色淡漠,瞪了她一眼,而后淡淡的道:“话既然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那也就别藏着掖着了,这第一层的百花池没必要争个你死我活。如果两位没意见的话,我们一起将这禁制破掉,三方平分如何?”

    

      风无恒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随意道:“我没意见。不过,得让我先选!”

    

      “我要第二个选。”

    

      血狼神色阴沉,淡淡的说道。

    

      冷堡主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什么,表示同意。

    

      三鹰堡的人看似最多,可论实力确实最弱的一方,如此分配虽有不公却也没法多说什么。

    

      就这样,相互制衡的三方,暂时达成了和解。

    

      至于林云,早就没人在意他了,完全被当成了空气。

    

      “嘿嘿。”

    

      风无恨面无表情,心中则是冷笑不已,与古老头对视一眼,两人皆不露痕迹的笑了笑。

    

      只要风无恨拿到玄雷珠,瞬间便可以碾压全场,别说这第一层中分出去的珍宝。第二层第三层,雷云子身前所有的宝贝,还有那最重要的噬血魔典,都会是他风无恨所有。

    

      “是它!”

    

      林云微闭的双眼,陡然闪过一道凌厉的视线,落在了莲叶上的一枚雷珠上。

    

      之前在几人僵持之际,林云的魂力在百花池中,来回搜寻了好几遍,锁定了几件嫌疑较大的珍宝。

    

      最终,他的视线了确定在了那枚雷珠上。

    

      若是百花池中,真有那风无恨都极度重视的珍宝,十有八九就是这雷珠了。

    

      哗!

    

      百宝池中的禁制完全被破解的瞬间,池中璀璨的宝光再也无法抑制,将这偌大的宫殿,照耀的色彩斑斓,五光十色,宛若梦幻。

    

      此等异象,顿时让血狼等人,为之一怔,眼眸深处涌起无尽的贪婪之色。

    

      “诸位,按照事先说我的规则,第一件珍宝得让我来选吧?”

    

      风无恨不动神色,看向血狼和冷堡主。

    

      冷堡主自然没什么意见,平分的对策,本来就是他想出来的。

    

      至于血狼,他第二选吃不了太大的亏,也无所谓。

    

      风无恨心中涌起无法抑制的狂喜,眉头抖动,兴奋之色,已经有些无法抑制。

    

      “你是选这个吧?”

    

      可当他刚要转身之时,却在那百花池中,瞧见一道完全没有料到身影出现。

    

      这阳玄境大成的小子,在三名阴阳境强者暂时联手的情况下,竟然还敢虎口夺食,不知死活。

    

      不仅是他,血狼和冷堡主也是吃了一惊。

    

      真不怕死吗?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林云把玩着手中的玄雷珠,似笑非笑的看向风无恨。

    

      “小畜生,赶紧放下!”

    

      风无恨脸色顿时勃然大变,一股滔天杀意在他身上眉宇间爆发,紧接着浑身上下腾起恐怖之极的雷霆之威。

    

      轰隆隆!

    

      在这惊人的雷霆之威下,偌大的宫殿剧烈的颤动起来,仿佛随时都要坍塌一般。

    

      血狼和冷堡主顿时眉头微皱,各自眼中闪过抹异色,这风无恨有些不对劲。

    

      仅仅只是被抢走一枚雷珠,就摆出了拼命的架势。

    

      “别让他跑了,这是我师尊当年的玄雷珠!”

    

      风无恨见两人傻愣着不出手,连忙喊叫道。

    

      玄雷珠!

    

      两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明显不自然起来,瞬间就想到了风无恨要第一个选的原因。

    

      不过旋即,目光一扫,就落在了林云身上。

    

      雷云子身前搜刮的珍宝中,除却噬血魔典,这玄雷珠可排前三,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在林云手中。

    

      更不能落在风无恨手中!

    

      林云嘴角露出抹笑意,轻声道:“看来猜的没错。”

    

      无论是这风无恨一幅要拼命的架势,还是剩下两人虎视眈眈的眼神,都证明了林云的猜测没错。

    

      瞧见恨不得活剐了他的三人,林云微微一笑,淡定自如。在他出手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足以让他从容离去。

    

      “小杂种,我看你往哪里跑!”

    

      风无恨神色狰狞,青涩的容颜上,露出老辣无比的狠色。

    

      “大!风!劲!”

    

      林云眼中精芒闪过,不紧不慢吐出三个字,他将紫鸢剑诀和苍龙九变同时催动到极致,两者交融,凝聚成一种前所未有的气势。

    

      轰隆隆!

    

      刹那之间,少年身上暴起的惊天狂风,吹的人睁开不眼。

    

      听风起,风起之声,震颤九天。

    

      观云醉,万卷狂云,随风摇曳。

    

      这上古传承的秘术,此刻在林云身上,展现出无边。既有震颤九天之声,又有万卷狂云,随风摇曳,如人饮酒的醉像。多年磨练,这大风劲在他手中,已经修炼到高深莫测的境界。

    

      不出手则已,出手便是风起九天,云醉八方。

    

      可还未完!

    

      大风呼啸中,林云又是一声狂喝,“苍龙九变,第一变!”

    

      话音落下,一拳轰出。

    

      嘭!

    

      顿时间,风雷并起,圣音如电。三十道雷音重叠的巨响,在这九天狂风之中炸裂。

    

      咔擦!

    

      前方五光十色,如梦似幻,璀璨夺目的百宝池,应声而碎,轰然爆裂。

    

      数不清的珍宝漫天狂舞,在风雷之音的震颤下,剧烈的抖动起来一点点炸裂。那等乱象,骇人听闻,看的人头皮发麻。

    

      “退!”

    

      风无恨、血狼还有那冷堡主,三人眼中各自闪过抹惊恐之色,抽身狂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