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暗生疑惑
    第六百三十八章

    

      血狼和冷堡主这二人的视线,同时落在林云身上,换做常人,压力怕是相当之大。

    

      林云神色未变,平静的道:“如果此地真的布有灵阵,还是先摸清这山谷四方的天然环境比较好,高明的灵阵完全可以做到自然相融。这般大肆破坏,怕是什么作用都起不到,徒劳无益。”

    

      “真如他所说吗?”

    

      血狼眼中闪过抹狐疑之色,看向身旁的紫衫老者傅大师,出言询问道。

    

      傅大师点了点头,沉吟道:“是有这么个说法,这小子估计懂点灵纹造诣,不过具体如何,还是得看他到底有何高论。”

    

      这紫衫老者本身就是三品巅峰玄师,林云所说有些道理,可他并不怎么相信。

    

      他觉得雷云子虽说懂些灵纹造诣,可应该高明不到什么地步才对,此地的灵阵只是布置的稍稍隐秘一些。将这山谷翻个底朝天,迟早会瞧出些端倪来,到时候自有破解之道。

    

      血狼和冷堡主挥了挥手,双方手下,各自停止了动作。

    

      “还不懂吗?”

    

      林云嘴角勾起抹冷笑,沉声道:“若此灵阵真与自然相融,那我等本身就在灵阵之中,何必去找?”

    

      本身就在灵阵中!

    

      此言一出,那傅大师眼前大亮,脑海中轰然作响,思路瞬间就通了。冷堡主身边的湘云丫头,沉吟片刻,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欣喜的神色,颇为崇敬的看向林云。

    

      “肯定是这样,若不然老夫不可能半点灵纹波动都没有感受到。如果本来就身在灵阵中,倒是完全可以解释的通。既如此,那就得仔细观摩,此地自然环境,究竟有何诡异之地,只要能够察觉到蛛丝马迹,那破解此阵,也就手到擒来了。”

    

      傅大师一经提醒,瞬间明悟,兴奋无比的说道。

    

      身在灵阵中,还要到处去找灵阵在什么地方,就好比举着火把四处找光一样,本末倒置。

    

      思路明确后,三鹰堡和血狼帮的高手,重新开始研究,此地自然环境,与外界相比究竟有何微妙之处。

    

      无人再去关心林云,林云乐得如此,冷眼旁观,随意转悠着。

    

      可一圈转下来,却是听的莫名其妙。

    

      无论是血狼帮还是三鹰堡的人,都在四处摸索,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地形的探讨上。

    

      “地势?”

    

      林云心中苦笑,地势能瞧出什么来。

    

      事实上。

    

      林云通过自身魂印中蕴含的神纹之力,早已摸清了这阵法的诡异之处,甚至他大概确定破绽究竟在哪里了。

    

      如果让双方的人知道,怕是都会无比震惊。

    

      时间流逝中。

    

      三鹰堡和血狼帮都各自寻找出,许多看似诡异的地方,都并非真正的突破口。

    

      林云来到冷香芸身旁,这丫头刚才以自身掌握的灵纹,对几名高手确认的一处山坡,反复勘验了好几次。

    

      额头上香汗淋淋,眉头微皱,显得有些苦恼。

    

      这丫头倒是够拼命的,凡是三鹰堡的高手,觉得可疑的地方,都会仔细勘验好几遍。

    

      唯恐三鹰堡的人,落在了血狼帮的人后面。

    

      林云心中若有所思,这雷云宝库,他多少有点心思。可靠其一人之力,终究有危险存在,不确定的因素太多。

    

      思虑片刻,其心中有了主意。

    

      “给你。”

    

      在储物袋中,轻轻一拍,林云取出快毛巾递了过来。

    

      冷香芸先是一愣,随即欣喜的接了过来,擦着额头笑道:“谢谢林大哥,刚才多亏了林大哥的提醒,不然到现在都怕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林云不置可否,轻声道:“你没有觉得,到了这山谷之后,流的汗比外面多了一些。”

    

      “有吗?”

    

      冷香芸歪着头,想了会,旋即若有所思,欣喜的道:“风,对是风,一定是风。林大哥,谢谢你。”

    

      “风?”

    

      丫头兴奋的声音,顿时引起了好些人的注意。

    

      血狼帮和三鹰堡中,诸多对灵纹有些精通的精锐,稍稍一愣,旋即纷纷冷笑起来。

    

      “笑话,此地灵阵与风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这风还遮住了我等的眼睛不成。”

    

      “没错,此地的风,虽说微弱了一些,可此地作为山谷,风吹不进来再正常不过。”

    

      这般冷嘲热讽的声音,顿时让冷香芸脸色羞红起来,不知所措。

    

      当她回头看向林云之时,见后者对她点了点头,心中顿时有了底气,鼓足勇气道:“此地灵阵,定然是迷障一类的灵阵,既如此我们眼下所看到的景象,肯定不是这片山谷真正的景象。若说诡异之处,除了风之外,没有其他。若是猜的没错,这阵眼就在这片山谷的风眼。”

    

      所谓风眼,就是风的起源的之地。不过风无形,飘忽不定,风眼也不定。

    

      可对于阴阳境的武者来说,如果只是定住一片山谷的风眼,还是轻松做到的。

    

      当然,前提是众人会信她。

    

      “这小娃说的没错。”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之时,那血狼身边的紫衣老者傅大师,突然开口说道。其眼中闪过抹凌厉之色,很是惊讶,这小丫头是怎么会想到这点的。

    

      又是那小子吗?

    

      傅大师颇为狐疑的看林云一眼,原本这不起眼的少年,在他心中渐渐多了些分量。

    

      冷香芸才十四五岁,说出来的话,定然难以让人信服。

    

      可这傅大师开口之后,立刻没人敢去质疑。

    

      血狼和冷堡主对视一眼,而后迅速闭上双目,紧接着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两人身上爆发出来。

    

      轰!

    

      那属于阴阳境的威压,几乎化为实质,犹如涟漪般在山谷中蔓延出去。

    

      附近的武者,脸色微变,连忙腾空而起,赶紧避开。

    

      眨眼,这偌大的山谷,就只剩下冷堡主和血狼两人存在。

    

      林云双眼微眯,目光在冷堡主身上,多打量了几分,越看越心惊。其他人或许瞧不出来,可林云与阴阳境的长老交过手,他的眼界非同一般。

    

      其敏锐的剑意,能够感应到,这冷堡主身上的隐藏的气息。十分恐怖,远比那血羽楼的外门大长老,要恐怖的多。

    

      这实在令人惊奇,一片不毛之地的阴阳境小成强者,哪里来的际遇竟比准霸主级势力的长老还强。

    

      在他身上,林云隐约之间,能感觉到对方似乎有意隐藏的了一股更为惊人的真元气息。但不敢太过确定,毕竟每个阴阳境强者,都有各自的底牌,那股气息不太好说。

    

      至于血狼,这家伙同样不是省油的灯。

    

      他身上那件炎龙甲,此刻气焰内敛,紧紧的贴在对方身上。恍惚间,那战甲像是和血肉融合在了一起,蠕动的炎龙纹路,偶有狂躁而暴戾的气息散发出来,令人心惊胆颤。

    

      正打量之际,这二人同时睁开双目,眼中俱是精光一闪,嘴角各自露出抹笑意。

    

      “找到了!”

    

      嗖!

    

      两道破空声响起,二人在原地之间陡然消失,一晃就落在千米之外。

    

      而后显得相当有默契,各自真元激荡,一拳轰了出去。

    

      呼哧!呼哧!

    

      在两股拳芒的气势威逼下,平地之间,陡然响起刺耳而凄厉的尖啸声。

    

      “风眼出现了!”

    

      众人心情顿时激荡起来,眉角露出兴奋之色,毕竟雷云宝库谁不动心。

    

      嘭!

    

      那风眼刚刚出现,一眨眼的时间都还不到,就在两股拳芒的对轰下,瞬间炸裂。

    

      有璀璨的光芒一闪即逝,等那光芒逝去的一刹,山谷中的环境,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轰隆隆!

    

      狂风呼啸,黑云密布,电闪雷鸣。原本生机盎然,百花绽放的山谷,一下变得死气沉沉,荒芜一片,寸草不生。

    

      之前所见一切,豁然消失。

    

      所有人包括林云在内,都被眼前这等景象,吃了一惊。

    

      这才是此片山谷的真正面目,之前所见,全是幻象。

    

      在那山谷的中央,有一颗巨大的黑色窟窿,窟窿中有风暴聚集,时不时电光撕扯而出,看上去尤为吓人。

    

      “雷云宝库!”

    

      “雷云宝库,这里一定是雷云宝库的入口!”

    

      山谷边上的众人,激动不已的叫道。

    

      “找到了。”

    

      谷中那黑色窟窿的边缘,血狼和冷堡主,脸上同样露出抹喜色。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去,朝着山谷中的黑色窟窿,闪电般窜了过去。

    

      林云心生疑惑,这窟窿未免有些太过吓人了,像是其中藏着恶兽一般。原先的灵阵,到底起的封印作用,还是障眼法?

    

      别小看这两者的区别,若只是障眼法,那危险性大降,就和普通的墓宫传承一般。既是传承,虽有危险,可也是欢迎后人前来冒险,继承他所留下的宝库。

    

      若是临死前的封印,那就有些麻烦了。

    

      封印,意味着这里是一处大凶之地,有人并不想外人进入此地。

    

      “小兄弟在想什么?对着雷云宝库的入口,有何高见不成。”

    

      那血狼帮请来的傅大师,见所有人都走了,只有林云未动,出言试探道。

    

      “前辈都不知道,我又能猜到什么呢?”

    

      林云不怎么待见这老者,瞥了对方一眼,就闪身落了下去。

    

      这小子,肯定知道些什么!

    

      傅大师冷冷的看了眼林云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得和血狼说一声,盯住这小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