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姑且看看!
    第六百三十一章

    

      山巅之上,狂风呼啸。

    

      林云盘膝而坐,望着前方那一滴苍龙血,若有所思。

    

      米粒大小的精血,却蕴含着惊人的能量,那等惊人的力量,只看一眼就能让人感到心惊不已。

    

      “咦?”

    

      林云眼中忽然闪过抹异色,显得有些惊讶。

    

      在那精血的四方,一团若有若无的气息将其包裹在里面,不仔细去看就算是将这精血放在手心也无法感觉到。

    

      思索片刻,林云估摸着,这一团神秘的气息可能是一层保护的膜。

    

      就想许多丹药,为了防止药力蒸发,都会在表面涂上一层蜜蜡防止与空气接触。毕竟空气之中,除了灵气之外,还存在着诸多污秽之气,让药力流失是小,损坏了丹药的药性。

    

      灵丹妙药,说不定也会变成这杀人的毒药。

    

      至于眼前这苍龙血,能存上古年间保存到现在,肯定是有些手段的。

    

      咻!

    

      林云眼中陡然闪过抹精芒,放在膝盖上的右手,屈指一弹。一缕银色的剑芒,刺破虚空,朝着苍龙血飞了过去。

    

      在这剑芒将要刺中苍龙血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剑芒被苍龙血四周无形结膜吞噬,进而燃烧成一团银色火焰。

    

      等到剑芒中的真元,燃烧殆尽,那苍龙血静静的漂浮在面前,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有些意思……”

    

      林云轻声自语,这苍龙血想要炼化,看来的还得费上一番功夫。

    

      锵!铿!锵!锵!

    

      他心念微动,弹指间,一缕缕银色的剑芒,不停的刺了过去。可无一例外,俱是刚刚靠近便燃烧起来,眨眼就是上百道剑芒,全都损失殆尽。

    

      “不行吗?”

    

      林云眉头微皱,心中冷哼,他就不信连这结膜都无法破掉。

    

      轰!

    

      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基础,有嘹亮的剑音于林云体内暴起,响彻在天穹之间,四方云动,天地失色。

    

      少年身上,顿时暴起磅礴的威压,那等剑意与天相融。发丝轻舞之间,似乎都有莫大的威能,影响这方圆十里间的风吹草动。

    

      嗤!嗤!

    

      在等浩瀚而凌厉的剑威下,林云面前的苍龙血,剧烈的颤动起来。下一刻,有黑色的火焰燃烧起来,那包裹着苍龙血的神秘结膜,在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压迫下,正被一点点毁掉。

    

      轰隆隆!

    

      黑色的火焰燃烧之际,苍穹间顿时有无边无际的雷云,在阵阵狂风的鼓动下,迅速聚拢过来。眨眼,这山巅上便是一片阴暗,时不时有惊人的闪电划破天穹。

    

      “这小子,到底在星君古墓中收获了什么?”

    

      远方,藏在暗处的幽云老鬼,瞧得那山巅异象,脸色彻底凝重起来。眼眸深处,闪过浓浓的贪婪之色。  本以为这小子,只是获得了天星珠而已,现在看来其收获怕是相当惊人。

    

      天星珠,他到时不怎么在意,他早已过了阴阳境。若能拿到手,也只能转手去交换其他有价值,能助他晋升天魄的异宝。

    

      可眼前这等异象,傻子也能看得出来,林云所炼化之物惊人无比。

    

      “管你是什么,待会宰了你,自会一清二楚。”

    

      幽云老鬼面露阴冷之色,双眼中涌动的杀意,更是狰狞无比。

    

      林云倒是足够谨慎了,他伤好之后,足足历练了半月时间才着手炼化苍龙血。可惜碰上了这幽云老鬼,以阴阳境圆满的修为,竟然选择暗杀林云。

    

      如此性子,跟黑暗中藏着的毒蛇一样,完全没法防备。

    

      现在他正专心炼化苍龙血,不管如何警惕,都会分去许多心神。想要防住幽云老鬼的偷袭,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十死九生。

    

      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幽云老鬼刚刚迈出去一步,脸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那落下的脚掌,一点点的收了回去。

    

      在他抬脚的瞬间,其耳边响起了一声冷笑,这一笑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将其吓了个半死。

    

      其收回脚,感知散发出去,目光四处游离,拼命寻找想要找出这发笑之人。

    

      可完全无迹可寻,刚刚那笑声就在其耳边。近在咫尺的距离,可以他阴阳境圆满的修为再去探寻,却是什么都找不到。

    

      幻觉?

    

      惊疑不定中,幽云老鬼目光闪烁,收回去的脚重新迈了出去。

    

      “哼!”

    

      可刚迈出去就是一声冷哼响起,吓得他的瞬间缩了回去,心神巨震。

    

      这是什么样的修为,哪怕是天魄境的恐怖强者,也无法在他面前隐匿气息。况且,他曾经与天魄境强者也不是没交过手,凭借着鬼道手段,足以保命。

    

      幽云老鬼越想越可怕,额头冷汗,不停的落了下来。

    

      该死……

    

      到底得罪了哪位神仙?

    

      “前……前辈,究竟是何方高人。”

    

      幽云老鬼早年间得罪过许多人,陡然间深处这种局面,心中莫名的恐惧起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你不能动……虽说我也不待见这小子,可还轮不到你来动手!”

    

      有苍老的声音在四方回荡,回荡之间,幽云老鬼彻底慌了神。这一瞬间,他感觉那暗处的神秘人,仿佛无处不在,无论他转向何方都有对方的存在。

    

      “我这就离去,发誓绝对不会再对此人动手。”

    

      惊慌失措中,幽云老鬼沉声应道。

    

      “迟了。”

    

      回应他的是一道无情而冷漠的声音,四方空间泛起淡淡的涟漪,幽云老鬼睁眼看去,惊恐的发现视野中的撑天古树竟然无端扭曲起来。

    

      他深处这扭曲的空间中,动弹不得,心中顿时无比恐惧。

    

      嘭!

    

      还来不及有所反应,那万物扭曲的空间中,陡然有星芒绽放。紧接着一只手,落在了他的头顶,其身体瞬间软去,化为一弹血水。

    

      咻!

    

      当手的主人完全现身之时,这四方空间恢复清明,是一名麻衣老者走了出来。

    

      在幽州境内,颇有凶名的幽云老鬼,就这般窝囊之极的死去。

    

      若是林云在此,或许会对这老者有些印象。当日大秦皇宫,苏紫瑶登基之日,就是他像是一座山横旦在苏紫瑶的前面。

    

      抬手间,便有无形掌威震碎林云的剑势,将他几次三番从那万道台阶上轰落下来,狼狈而凄惨。

    

      哗!

    

      就在此时,黑云老鬼死去的血水上,陡然升腾起许多恐怖的幽光。那等幽光像是地狱中的冤魂恶鬼,凶威滔天,无比骇人,旁人看到定会吓得瑟瑟发抖。可这等恶鬼,瞧见老者的瞬间,立刻吓得发出锐利的尖叫,四散而去。

    

      “鬼道邪修?这老家伙生前炼的恶魂,倒是不少……”

    

      麻衣老者随意看了眼,长袖一挥,这诸多怨魂瞬间成灰。其负手而立,目光凝视远方山巅之上,笼罩一片雷云之下,周身电光爆闪的林云身上。

    

      当瞧见其面前,燃烧的黑色火焰时,眼中立刻闪过抹异色。

    

      “幽冥火?”

    

      麻衣老者略显惊讶,这等奇物,竟然能在此地瞧见。幽冥火是介于虚实之间的火焰,是一种相当少见的奇异之火。

    

      那火焰中的又是什么?

    

      本来不打算多待的麻衣老者,顿时来了兴趣,他凝目看去。那数十里之外的景象,顿时在他眼中,不断清晰起来。

    

      “苍龙血!”

    

      麻衣老者轻呼一声,方才了然。

    

      这小子也是个奇葩,居然以巅峰圆满的剑意,硬生生毁去此火。不过转念想想,以他的修为怕也没有其他方法,只能如此蛮干。

    

      叫什么来着,好像是林云对吧……如此年纪,就能将剑意修炼到这般境界,的确有些过人之处。

    

      老人心中暗自念道着,看向那雷云笼罩下的少年,不苟言笑的脸上 ,竟多出了一点点欣赏的味道。

    

      “不过这可是一滴纯粹的苍龙血,龙威何等之凶。若不借助外物,也没长辈助阵,光凭他的肉身想要将其炼化容纳,怕是有些难办。”

    

      暗中观察的麻衣老者,仿佛忘记了离去,眼中反倒生出浓厚的兴趣。

    

      这小子真能降服这滴苍龙血?

    

      以他现在的修为,绝对够呛吧。

    

      麻衣老者小声嘀咕着,可不知为何,却又感觉会有些意外发生。

    

      “姑且看看吧,你这让帝玄宫最出色的圣女,都无法斩断的情丝,究竟有何能耐!”

    

      麻衣老者神色凛然,打定主意,暂且不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