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三十章 林中修炼
    第六百三十章 林中修行

    

      茂密的丛林中,撑天古树,遮天蔽日。

    

      一道血色惊鸿犹如闪电,穿梭在林中,那等速度快的让人心惊。即便是阴阳境的强者,修炼着地级身法,也未必能有如此可怕的速度。

    

      嗖!

    

      这闪电般的身影,毫无征兆,突然在一颗千丈古树前停了下来。

    

      树荫之下,盘膝而坐的青衣少年,缓缓睁开双目。不用多言这青衣少年,自然是林云了。

    

      呼!

    

      林云缓缓睁开双目,长长吐出口气,伸手猛的一抓,接住了血龙马吐出来的一枚灵果。用衣袖的随意的擦拭一番,林云轻轻咬了一口,咀嚼着这颇为珍稀的灵果。

    

      枯朔海一战后,林云伤势比自我预料中的还要严重许多。

    

      与三名阴阳境长老的交手,倒是没受太大的伤,可自身剑意的反噬对五脏六腑的伤势,却是伤及到了本源。

    

      如今十天过去,方才勉强恢复。

    

      “到底是天魄境的强者,一出手就强行破了我的剑势。”

    

      林云啃着果子,轻声自语。

    

      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已经足够恐怖,让他同时面对三名阴阳境的长老都没有落在下风。可在面对天魄境的强者,却实在有些没有办法,一力破万法。

    

      不过以力破巧和以巧破力,都是相对而言。

    

      就像水与火,水能灭火,火强到一定程度,也能轻易灭水。如果的我的剑意,还能更进一步,未必不能破了天魄强者的威压。

    

      就像他的巅峰圆满剑意,能够夸大境界,力压那三名阴阳境的长老一般。

    

      “不过,虽说这三人都是阴阳境小成的修为,但若是比起龙云榜上的内榜妖孽,怕是都要弱上许多。”

    

      随意啃着果子,补充精力的林云,若有所思,依旧在盘算着当日星君古墓中的种种经历。

    

      按照他与姬无夜交手的经验来看,对方的实力,其实不比那三名血羽楼的长老弱,甚至更强一些。内榜妖孽至少都是阴阳境的修为,如此一想,就有些可怕了。

    

      “到了阴阳境,境界的提升将会更为艰难,小成与大成的区别,怕是有着云泥之别。就算不是内榜妖孽,对上其他阴阳境大成的强者,我这胜算怕也是不怎么高。”

    

      林云若与所思,想要在群龙盛宴中有所表现,剩下的八九个月时间,半点都无法懈怠。

    

      至于眼下的打算,林云计划先去剑宗遗迹,看看能否在剑道造诣上再有突破。

    

      他的修为在枯朔海中,从阴玄境圆满跨越到阳玄境大成,以后还想有这样的机遇怕是相当之难。群龙盛宴之前,能将修为晋升到阳玄境圆满,都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只能另辟蹊径,将剑意进一步提升,不断强化自身优势。

    

      剑宗遗迹在雷州境内,与幽州相距甚远,沿途得穿过好几个州。不过这雷州,在南华古域九州之中,却是环境最为恶劣的一州,强者云集,宗门林立,尤其是剑宗遗迹所处的位置,据说相当特殊。

    

      最好能将苍龙九变,修炼到第三变,倒是就算不出尘光剑法,面对阴阳境的强敌也会轻松许多。

    

      到了剑宗遗迹,获得一些奇遇的机会,必然也会大上许多。

    

      苍龙九变,也有小成、大成、圆满之分。能够修炼到第三变,便算是到了小成之境,这等上古炼体神诀,能够达到小成便算是相当恐怖的境地了。

    

      不过想想也不容易,他眼下才仅仅只是修炼第一变,手中苍龙血也不敢随意炼化,怕被浪费。

    

      “一步一步来吧。”

    

      林云沉吟半响,眼中神色并未太过着急。

    

      苍龙九变威力惊人,想要一步登天,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晃荡!

    

      将手中没啃完的果子扔掉,林云警惕的看了看四方,辨认一番方向后。翻身上马,拍了怕小红的脖子,血龙马顿时发出一声嘶吼,重新化作血色惊鸿,在这密林中闪电般前行。

    

      之前,出了枯朔海后,林云料定,血羽楼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其所走之路皆是人迹罕至的妖兽森林。一路走来,并不安生,但不与人接触却也少了许多暴露行踪的风险。

    

      与妖兽|交手,也能当做自身修行,他可还没自大到懈怠的地步。

    

      咻!

    

      在林云离开后许久,遮天蔽日的森林中,一处阴暗潮湿的树荫下,悄然走出名老者。

    

      这老者浑身上下阴气森森,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有无数怨魂环绕在他周身一般。这老者,正是血羽楼的客卿长老,幽云老鬼。

    

      幽云老鬼本身就是邪修,是幽州境内颇有凶名的鬼道高手,晚年传言说是得罪了某个厉害人物。为求自保,加入了血羽楼成为客卿,便一直待到了现在。

    

      林云与他的恩怨,算起来倒是颇为悠久。

    

      当初紫云湖外,其爱徒就是死在了林云手中,若非如此血羽楼冷浩宇也不会对林云多少杀心。

    

      在这老鬼原本看来,林云应该是根本不值得他亲自出手的,可当得知林云斩杀了三名阴阳境的长老后。血羽楼让他去奉命追杀,其略作犹疑,便接下了这份差事。

    

      想要十拿九稳的追杀林云,血羽楼中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这小子还真是警惕……”

    

      幽云老鬼眼中闪过抹阴冷之色,喃喃自语。

    

      他在三天之前就追上了林云,却始终没有贸然现身,并非不自信。只是不想打草惊蛇,一旦无法瞬间重创林云,对方骑着血龙马便可立刻远遁。

    

      到时候搜寻起来,又是一番麻烦事。

    

      枯朔海中对方表现的实力,绝非普通的阳玄境大成,不可小瞧。

    

      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便要雷霆一击杀死对方,绝不给他任何活命的机会。

    

      “总会露出破绽来的。”

    

      幽云老鬼冷冷的一笑,他非常有耐心,不怕与对方耗下去。

    

      ……

    

      轰隆隆!

    

      幽暗的密林中,骤然间响起沉闷如雷一般的兽吼声,旋即一颗颗参天古树被轰然撞断。这是一头体型颇为庞大的凶兽,在其倒地之后,方才看见身上布满着凌厉的伤痕,飞溅的鲜血在地面瞬间便化作一滩血池。

    

      几番挣扎之后,这妖兽终究是很不甘心的嘶吼一声,颓然倒地。

    

      嗖!

    

      在这妖兽倒地之时,一道身影从远方的树杈上,闪电般落在妖兽尸体上。

    

      那身影的衣衫显得有些破烂,上半身几乎裸露出来,隐约间能看到颇为狰狞的伤痕。这具肉身并没有相当夸张的肌肉,可充满线条的肌肤之下,却蕴含着雷霆爆炸般的惊人力量,给人的感觉十分危险。

    

      身影自然就是林云了,他伤好之后,在这密林间已历练了半月时间。

    

      半月来,林云每日都在与妖兽厮杀,每一战都相当惨烈。

    

      眼下这头血焰犬,乃是货真价实的霸主级妖兽,有阳玄境圆满的修为。就算是一般的阴影境小成强者,碰见之后,也会相当棘手未必敢去猎杀。

    

      林云在不出剑的情况下,应付起来,同样艰辛。

    

      倒不是他不想出剑,只是修为暂时难以精进的情况下,他将心思都放在了苍龙九变的修炼上。以剑法轻松解决,如何能起到,磨练肉身的效果。

    

      况且,这种生死间的历练,对林云的意志也是一种锻炼。

    

      咔擦!

    

      掌间萦绕着凌厉的紫鸢剑劲,林云轻松破开妖兽尸体的皮肤,取走其妖丹,而后扬手一扔。

    

      那妖丹在半空中,还未下落,就被一道血色身影吞进口中,正是血龙马。

    

      这二货张着嘴,露出两排门牙,显得颇为欢喜。

    

      林云瞧得此幕,微微一笑。半月时间,血龙马同样没有落下修炼,与他一样,搏杀着各种妖兽,实力精进的相当凶猛。

    

      那本就雄壮的身躯,愈发神异,体内那一丝真龙血脉不断觉醒。林云估摸着,就算让它去正面迎战一名阳玄境圆满的武者,怕也不会落于下风。

    

      “半月苦修,这苍龙九变还是停留在最基础的第二重,离突破尚远……”

    

      苍龙九变共十一重,前两重是基础,修炼成功可以祭出第一变,可修炼到第三重方才算是真正入门。

    

      得炼化那一滴苍龙血了,不然始终停留基础,想要达到第三变还不知等到什么时候。

    

      半月苦修,他对这苍龙九变中的风雷之力,多少有了些感悟,绝不至于浪费这滴苍龙血。

    

      “就那里吧……”

    

      目光一扫,林云的目光落在了密林中,十里外的一处山巅上。

    

      所谓风雷之力,自然得在山巅,才能好好感悟。

    

      嗖!嗖!嗖!

    

      七玄步施展之下,林云浑身金光爆闪,双臂如翼,腾空飞掠。血龙马抬头看了眼,咧嘴笑了笑,而后迈开腿轻松跟上。

    

      一人一马,先后离去。

    

      良久,这地方又多出一道阴冷的身影,抬头看向远方的山巅。

    

      “破绽终于要出来了吗?”

    

      幽云老鬼看向盘膝坐在山巅的林云,嘴角露出抹狰狞的笑意,显得格外残忍。

    

      事实上,以他阴阳境巅峰圆满的修为,和凶残的鬼道武学,完全用不着如此谨慎。可其生性如此,狮子搏兔犹尽全力,务必求得万无一失。

    

      被他盯上的人,少有人能活下来者,并非是没有原因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