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六百二十章 结束?
    第六百二十一章

    

      你若是不认真,可能真的会死!

    

      突然炸裂的血光战甲,紧接着是一滴雨露,逼的姬无夜瞬间拔剑。

    

      局势在瞬间转变,实在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

    

      枯朔海边缘的众人,心中暗暗咋舌,不仅是姬无夜,这林云也是半点不弱。

    

      刚才那看似不起眼的雨滴,所蕴含的剑意,只怕换做任何一个阳玄境圆满的翘楚,都会被生生碾成一滩肉泥。

    

      能够在战甲炸裂的不理局面中,瞬间拔剑挡住这一滴雨露,姬无夜的实力,同样无需多言。

    

      这两个人,都不愧能真正走到最后的两人,一路走来,没有半点侥幸。

    

      姬无夜擦了擦嘴角的血渍,伸出舌头舔了几下,本就凶残狰狞的脸,愈发邪恶起来。

    

      “能够将我逼到这个地步,难怪你能一路走到我的面前,起码秦安和裴岳那两个家伙做不到。”

    

      姬无夜抬起头,泛着血光的凌厉双目,死死盯着林云。先是有些错愕,旋即咧嘴一笑,森寒而诡异。

    

      林云面色微变,体内紫鸢剑诀却是疯狂运转,凌厉银色真元在体内奔涌着。不断化解着,之前对方拳芒渗透进来的血煞。

    

      之前交手中,他剑势看似始终没有被破,可对方的血煞多多少少有些渗透进来。

    

      那血煞极为锋利难缠,若非他本身剑意惊人,对此类邪物有较大的克制。怕是就这会功夫,五脏六腑,都给硬生生割裂开来。

    

      即便如此,也是受了不轻的暗伤。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眼前姬无夜,都是他自枯朔海以来,遇到的最强之人。

    

      对方最初以拳芒迎战,林云肉身不弱,更是掌握禁忌拳法七杀拳。若是可以,也会以拳芒迎敌。

    

      可修为差距太大,哪怕紫鸢剑诀来历惊天,也无法完全弥补。对方修为,不仅仅是阳玄境巅峰圆满那般简单,单论真元之浑厚,并不逊色一些初入阴阳境的强者。

    

      他若真的以拳芒迎敌,剑势中的破绽,不出十招就会被对方以这浑厚的修为硬生生逼出来。

    

      好在葬花晋升宝器,他的剑意也并非,看上去的先天大成。

    

      否则,那血光战甲能否破掉,还真是难说。

    

      姬无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显得相当诡异。越是如此,越是显露出其心中的愤怒,被林云破掉血光战甲,逼的被迫拔剑,可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

    

      林云双眼微眯,感到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正在从对方身上蔓延出来。

    

      对方据说一年半前就有阳玄境巅峰圆满的境界,可在这一年半的时间,心思却全都放在了血煞的精修上。

    

      修为看似未涨,可实力却是一直在进步。

    

      “如你所愿,我就认真一些吧……”

    

      姬无夜眼中猩红色的光芒,陡然暴涨,紧接着一股滔天血光如同风暴般,自其体内疯狂的席卷出来。转瞬间,这片被星空照耀的湖泊,竟在这血光的逼迫下,一点点黯淡起来。

    

      那风暴般的血光,带着无尽的杀意,将这一方湖泊尽数笼罩了下来。

    

      瞬间,在这血光之下,仿佛与外界隔绝一般。林云惊讶的发现,连空气中弥漫的天地灵气,都如粘稠般难以化开,无法吸收,像是一片唯有血煞存在的结界。

    

      不仅如此,在这血光笼罩下来的瞬间,就有无尽的负面清晰不停的冲击着林云的意志。甚至还有许多幻象,一些被姬无夜杀死的人,在他脑海中咆哮怒吼。

    

      那幻象,亦真亦假,无时无刻,都在冲击着林云的心灵。

    

      稍有不慎,便会崩溃。  姬无夜双目之中,血光爆涌,在这等滔天血光之下,他像是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这是我准备对付内榜妖孽的血煞魔狱,也算是让你开开眼界,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你这剑道天赋,的确是我生平罕见,可还稚嫩的很,血狱不散,我便不败!“

    

      姬无夜凌厉的双目盯着林云,脸上的笑容,更显狰狞。

    

      林云神色凝重的看着眼前血狱,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不仅是幻象的冲击。身处其中,他的剑意似乎被完全隔绝在天地之外,先天剑意处处受限。

    

      反观对方,那手中弥漫着血光的剑身,却是源源不断爆发着恐怖的煞气。

    

      “厉害……”

    

      林云心中不得不说,对方确实有些本事,难怪他在枯朔海中,他仅凭血手屠夫的凶名,就逼的人连反手的勇气都没有。

    

      这血煞魔狱,比之前的血光战甲还要棘手许多倍。

    

      “死吧!”

    

      姬无夜手中血剑,寒芒凌冽,散发着阴寒之极的气息,身形一闪,便狠狠斩了下来。

    

      顿时有刺耳的破空声暴起,一道接近百丈的血色剑芒,瞬间凝固,以惊人的速度斩向林云。

    

      看着不断落下的剑芒,林云眉头微皱,对方这剑芒落下中,威能仍在不断的增强。这一剑若是劈砍下来,以秦安和裴岳的实力,怕是立刻就得重创。

    

      此剑之威,以不逊色他的霸剑多少。

    

      林云心念微动,手中葬花陡然绽放起璀璨光芒,两股光芒萦绕其中,犹如日月争锋,将其剑势攀升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嘭!

    

      剑芒蕴含着惊天血煞,狠狠斩落下来,劈砍在林云扬起的葬花上。交接之声,如雷炸响,有凌厉的剑光弥散开来。

    

      林云被这一剑,劈飞十多步,身上浩大的剑势,出现丝丝裂缝……

    

      “好戏,才刚刚开始!”

    

      见到林云的剑势终于出现破绽,姬无夜双眼微眯,笑容愈发狰狞。

    

      对方就是仗剑欺人,一旦剑势破碎,凭借着修为上碾压级别的优势。姬无夜有把握,直接一拳,就将林云轰死。

    

      又是一声狂喝,其浑身上下再度迸发出宛若触手般的血雾,不断散开。

    

      伴随着这些席卷而来的血光,笼罩这一方天地的血狱,响起一声声鬼哭狼嚎般的吼叫声。

    

      姬无夜气势如虹,不断逼近,手中之剑疯狂劈砍出去。

    

      十招之后,半空中突然有无数萦绕不散的血雾,凝聚成一柄柄寒光凌冽的血剑。每一柄血剑的生成,像是来自地狱的凄厉哀嚎,嘶声裂肺。

    

      这等恐怖的画面,别说与之交手,光是深处其中,就足以将许多人吓得腿脚发软了。

    

      “血剑如渊!”

    

      浑身上下红光爆闪中,姬无夜长发乱舞,狂啸一声。

    

      顿时间那数百道蕴含着凌厉剑芒与无尽怨气的血剑,铺天盖地,滚滚而落。眨眼之间,剑芒所携带的怨气,仿佛凭空衍化出一道血色深渊,朝着林云笼罩了下来。

    

      林云抬头看去,脸色微变。

    

      头一次看到了,莫大的危险,若真被湮没其中,以他的剑意未必有机会斩碎那如海般的怨气。

    

      只怕魂魄和心灵,瞬间就会被吞噬,那些都是真实的怨气。

    

      都是死在姬无夜剑下之人,临死前的怨气,他们早已被愤怒和仇恨扭曲,想将碰到的一切全部拉下去陪葬。

    

      七玄步,人过留影!

    

      金乌印绽放中,林云在这电光火石间,一步迈出,瞬间留下九道残影。  霸剑,奔雷斩电!

    

      还没完,每道残影身上,都爆发惊天般的奔雷之势,而后各处一剑。

    

      轰!

    

      浩瀚电光凝聚的银色剑芒,将这幽暗的血狱瞬间照的大亮,而后这九道剑芒,交错在一起,同时将那落下来的血色深渊洞穿。

    

      啊!啊!啊!啊!

    

      一时间,惨叫连连,不断有剑影在那血色深渊中消散,被电光灼烧出许许多多散发着恶臭的黑烟。

    

      恐怖的血色深渊,就这样被九道交错的剑芒,固定在半空中无法落下。

    

      就像是腐烂的硕大尸体,被洞穿虚空的九道剑芒,架在了半空,无法动弹。

    

      可即便如此,依旧有好些散落的血色剑光,落在林云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腐蚀着肌肤血肉。

    

      林云持剑而舞,半点都不敢放松。

    

      “居然裆下了……”

    

      姬无夜眼中闪过抹诧异,旋即嘴角再度露出抹笑意,冷声道:“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血狱囚龙!”

    

      其人在半空,手中之剑,猛的一抖。

    

      轰!

    

      那被洞穿的血色深渊,瞬间弥散开来,由无数蠕动的血芒,凝聚成一道庞大的血网,挣脱出林云的奔雷斩电,朝着他收了下去。

    

      吼!

    

      恐怖的血网在姬无夜的操纵下,爆发出一道道连绵起伏的嘶吼,数不清的煞气疯狂弥漫,无论林云退的多快,在这血狱之中,似乎都避无可避。

    

      眨眼,这血网罩住林云,开始疯狂收缩起来。

    

      还未完全并拢,就让林云浑身上下,感受到阵阵刺痛。饶是他肉身惊人,只怕一旦被困住,下场必定是相当凄惨。

    

      铛!铛!铛!

    

      一道道剑光,劈砍在这血网上,迸发出阵阵火星,可却无济于事。

    

      姬无夜神色冷漠的看着,林云所做一切,在他看来都是无畏的挣扎。

    

      “该结束了……”

    

      半响,姬无夜方才淡淡的说道。

    

      早就该结束了,从他布下血煞魔狱的瞬间,林云就注定只能是他的玩物。

    

      “要输了吗?”

    

      枯朔海边缘许多人瞧着星空上,血煞魔狱中林云面临的困境,神色都颇为黯然的说道。

    

      柳云烟脸色苍白,紧握的玉手,颤抖不已。

    

      “终究还是要输嘛……”

    

      墨灵神色忧郁,眼中有化不开的愁绪。

    

      一旁章远,却是在心中长长舒了口气,这林云终究还是败在了姬无夜手中。

    

      若不然,实在让他有些没法接受。

    

      “还在挣扎吗?呵呵……”

    

      瞧见林云,仍旧没有放弃,姬无夜的笑容,渐渐多了些嘲弄。这血网可远远没有看上去这般简单,本身就是极为恐怖的手段,在这血煞魔狱中祭出,威力更是倍增。

    

      许多人都不知道,他曾经以这杀招,坑死过一名霸主级势力的阴阳境长老。

    

      嗡!

    

      然而,就在其嘴角的嘲弄刚刚显现的瞬间,林云体内突然迸发出一声嘹亮的剑吟。紫府处银色的紫鸢花,缓缓逆转起来,旋转之间,花瓣飘出体外,衍化成一柄柄璀璨无比的银色剑影。

    

      眨眼间这九十四道剑影,就在林云周身,布下一道古老的剑阵。

    

      眼前这等绝境之中,少年一袭青衫,神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冷峻,眸中锋芒暴起,陡然一声狂喝。

    

      紫鸢剑阵,绝世无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