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第五百九十二章

    

      枯朔海,一处地势平坦的山谷中。

    

      有两人正在交手,一老一少,老的一看便是邪修,浑身煞气弥漫,招式凶狠凌厉,修为达到阳玄境圆满的境界。一招一式,皆有开山裂石的威能,老练而辛辣。

    

      可场间形势,却对着老者十分不利,与他交手的少年甚至没有拔剑。

    

      噗呲!

    

      激烈的交手之中,老者被抓住一个破绽,胸前中了一掌,顿时吐血而飞,面色极度震惊的看向眼前蓝衣青年。

    

      若是林云在此,对这蓝衣青年,肯定不会陌生。

    

      正是白黎轩,曾经凌霄剑阁的第一妖孽,如今的乾云宗翘楚公子小白。

    

      白黎轩有圣体根骨,剑道天赋同样惊人,眼下却连剑都未出,便逼的老者难受无比。

    

      “阁下,这炎云果都被你抢走了,何必赶尽杀绝!”

    

      老者捂着胸口,死死盯着白黎轩,眼神阴冷的说道,目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气。

    

      “我要杀你,可不是因为什么炎云果,只是刚好看到罢了。若让你就这么走了,可对不起我在乾云宗三个月的修炼。”白黎轩神色冷峻,倒也坦荡,直言斩杀对方就是为了练手。

    

      对面是阳玄境圆满的大散修,他只是初入阴玄境大成罢了,修为差距还是有些大的。

    

      就算不敌,拼命想走应该能做到的。

    

      可眼下,他却直言对方想走绝不可能,这等气魄和自信,还是相当令人吃惊的。

    

      “狂妄!老夫要走,凭你还拦不住!”

    

      话音落下,老者便是闪身离去,果断之极。

    

      “中了我一掌,还让你走掉,岂不是笑话。”

    

      眼中闪过抹不屑之色,白黎轩拔剑出鞘,就听的一声铮鸣,剑光飞落,那老者硬生生被逼了回来。

    

      嗤!

    

      剑光又是一闪,老者胸前被扯出道狰狞的伤口,顿时大声惨叫起来,状若疯狂。

    

      “死!”

    

      没有给这老者狗急跳墙的机会,白黎轩闪身上前,剑尖在空中划过一抹冰冷的寒芒,看上去就像是惊鸿闪电。

    

      一剑,贯穿咽喉。

    

      噗呲!

    

      白黎轩手腕一收,鲜血顿时飞溅。

    

      正在擦拭剑身上的血迹之时,一道人影缓缓落下。

    

      “找到你可真不容易,不错,阳玄境圆满的散修,也能如此轻易斩杀了。”

    

      来人神色温和,轻声笑道。

    

      是白黎轩的师兄,乾云宗核心弟子谢云桥,同时也是龙云榜上的排名五十七的天骄翘楚。

    

      “散修罢了,这人也没上邪修榜不值一提。”

    

      白黎轩收剑归鞘,相当平静的说道。

    

      “谦虚啦。”谢云桥轻声笑道,他对这师弟还是相当看好的,不出意外,群龙盛宴肯定会大放异彩。

    

      而且拥有圣体,那等根骨连他都羡慕不已。

    

      “我之前看见林云了。”

    

      尽管努力保持镇定,白黎轩的语气,依旧有些波动。

    

      未进枯朔海之前,林云看见了他,他也同样看见了林云。只是两人当时的想法,不太一样罢了。

    

      谢云桥不以为意,淡淡的笑道:“我也见着了。放心,他现在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你有圣体又入了我乾云宗,只会将他越甩越远。这次星君古墓之行,不仅会让你声名大震,还要将那上古星君寂灭之时的天星珠给你抢到手。”

    

      白黎轩沉吟不语,半响才轻声叹道:“只是此人给我造成的挫败太大了,我确实没必要太忌惮他了。这次龙云榜上来了如此多的高手,他已经不能算是我的目标了。”

    

      谢云桥点头笑道:“没错,若是碰到,顺手教训一番便可以了,没必要刻意去想此人。走吧,这星君古墓,可还有些遥远。”

    

      与此同时,被两人议论着林云,来到了一处残破的宗门遗迹中。

    

      苍茫天地,那些被黄沙掩盖的残破建筑,一眼看去,给人的感觉十分震撼。

    

      在一处破败的殿宇中,藏好身形的林云,将背上的剑匣放下。

    

      目光落在剑匣上,林云伸手将其打开,顿时一股浓浓的花香铺面而至,整个人瞬间被一片花香凝聚的雾气笼罩。

    

      匣中摆放着三十多枚四色夕雾花,花瓣数量铺满了一半。

    

      铿!

    

      林云拔出葬花,只见剑身寒芒凌冽,那一道从剑柄蔓延至剑尖的灵纹,像是天然而生的灵纹,有道韵暗藏。

    

      眼下,这道纹络已有三分之一闪烁着流光,等到将这纹络尽数点亮,此剑应该就能晋升宝器。

    

      毫无疑问,若是葬花能晋升宝器,那在星君古墓中林云的底气能大上许多。

    

      “还差三分之二,得想个办法才行。”

    

      林云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只要不是七色的夕雾花,在这枯朔海不算太少见,只是一个人搜寻起来太麻烦了。

    

      照这样的进度,在赶到星君古墓之前,很难将葬花成功晋升宝器。

    

      思绪如电,林云脑海中,有无数灵光不停的闪烁。

    

      有了!

    

      林云伸手一招,匣中葬花剑落入其手中,五指张开紧紧的握在剑柄上。

    

      其双目缓缓闭上,紫鸢剑诀缓缓运转,顿时有磅礴的真元在体内如江河般激荡,而后顺着林云握住剑柄的手,疯狂灌入剑身中。

    

      嗡!嗡!嗡!

    

      伴随着真元的注入,鞘中葬花剑不停的颤鸣起来,蓄势待发。等到这股势,将要达到极限之时,林云双目陡然睁开,眸光闪烁,先天圆满的剑意稍稍散发出去,拔剑出鞘。

    

      轰!

    

      蓄势已久的葬花,顿时就暴起一道璀璨银光,冲霄而去,在这漫天黄沙中相当瞩目。

    

      咔!

    

      林云伸手一扬,葬花激荡而出,末入地面半尺。伴随着剑柄激烈的颤抖,地面疯狂抖动起来,附近一幢幢残破的古建筑,在这等波动之下成片倒塌。

    

      轰隆隆!

    

      冲天而起的银光,本就格外醒目,在加上这惊天巨响,瞬间就在辽阔的上古建筑群中,引起巨大的动静。

    

      “好强的剑意!是上古遗宝!”

    

      “这动静闹的可真大……”

    

      “走!走!走!赶紧过去!”

    

      一时之间,散落在四方的许多人,闻风而动,疯狂赶来,唯恐落后一步。

    

      此地本就是一片残破的上古建筑群,半淹在黄沙之中,许多人都在寻找着上古遗宝。突然间,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就算有些怀疑,也会按耐不住好奇赶紧过去。

    

      葬花本身来历不小,即便不是上古遗物,也足以疲惫这些遗宝,甚至犹有过之。

    

      所以准确来说,这帮人倒也没有猜错。

    

      不过几个的眨眼功夫,林云就发现,有两道身影闪电般落了过来。两道身影相当谨慎,瞧见葬花之后,眼前皆是一亮,可都没有妄动。

    

      互相之间都注意到了对方,一个是准霸主的核心弟子,修为在阳玄境大成。一个是中年散修,身材魁梧壮硕,接近两米的壮汉。

    

      两人相互提防之时,余光都落在了葬花身上。

    

      残破的废墟中,那柄泛着银光的古剑,沾染了不少灰尘。可即便如此,依旧难掩其锋芒和光泽,更难得的是这居然是一柄相当完整,几近无缺的古剑。

    

      如此一来,即便不是宝器,那价值也是相当之高了。

    

      砰!砰!砰!

    

      两人的心一时狂跳不止,脸上皆是露出按耐不住的狂喜之色,兴奋不已。

    

      片刻之后,二人方才注意到林云的存在。

    

      那身穿黄衫的宗门弟子,眼中闪过抹诧异,旋即凶光毕露,冷声喝道:“这柄古剑应该是你发现的吧……不过现在,你可以滚了!”

    

      说话之间,又有许多人影破空而至,目光落在被黄沙掩埋的葬花剑上,皆是眼前大亮。

    

      “真的是柄古剑!”

    

      “历经这么多年,剑意依旧萦绕不散,这柄剑只怕来头相当之大。”

    

      “当年肯定有场大战,若不然,这柄剑的品级不至于跌成玄兵。”

    

      窃窃私语的议论声,顿时流散散开。

    

      “叫你滚,没听到吗?”那中年大汉见林云未动,眼中闪过抹怒意,厉声呵斥起来。

    

      他与黄衫青年,倒是形成了些许默契,先赶走林云,再联手驱散其他人,到时候二人再来争这宝剑。

    

      不然夜长梦多,谁也不知道,还会引来什么人。

    

      想法倒是很好……

    

      面对这两人的呵斥,林云微微一笑,轻声道:“这柄剑本身就是在下的,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只是想拜托诸位帮我点小忙。”

    

      四周顿时一静,众人眼中露出惊愕的神色,疑惑不解。

    

      就连那黄衫青年和魁梧壮汉,都楞了一下,有些惊疑不定。

    

      “不信吗?”

    

      林云脸上笑容收敛,他与葬花早已心意相通,话音落下便是伸手一招。那银光闪烁,剑意缭绕的葬花,瞬间破土而出,朝着林云飞了归去。

    

      嗖!

    

      黄衫青年和魁梧壮汉,顿时大惊失色,旋即腾空而起,闪电般追了过去。

    

      “也许这剑曾经是你的,但现在不是了!”

    

      “一个阴玄境的废物,不配有此宝剑!”

    

      二人横空而起,身上杀意暴起,顿时两股凌厉之极的气势,狠狠朝着林云压了过来,却是不打算给林云留活路了。

    

      林云握住葬花的一瞬,二人几乎紧随其后,贴身杀了下来。

    

      眼看林云,就要在二人的联手之下,当场陨落。可只见银光闪烁,两道鲜血在半空飞溅,前一刻还嚣张跋扈的二人,下一刻便捂着胸口,半跪在林云面前。

    

      “怎么可能!”

    

      这二人极度惊愕的看向林云,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两人完全没看清林云是如何出剑的。

    

      林云目光在四方一扫,顿时间凡是被其目光扫过的人,浑身一片冰寒,如坠冰窟一般,瑟瑟发抖,恐惧无端在心间弥漫起来。

    

     “留下三朵夕雾花,否则谁都别想走。没有夕雾花的,将储物袋留下,找到之后,来我这里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