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七十九章 人间无所有,赠君白马蹄
    第五百七十九章

    

      画卷在林云面前悬空而停,一点一点,缓缓展开。

    

      不一会,那曾经给林云造成极大心里冲击的猛虎,现出身形。等到画卷全部展开,粗粗看去,那猛虎占据整个画面,不仔细看根本就注意不到青衣人的存在。

    

      准确的说,更多的人是无法承受住这等猛虎的冲击,在展开的瞬间就后被吓得丢掉画卷。在他的眼中,画卷上只有充满王者之威,仿佛气吞山河的猛虎。可真正扛住了这层猛虎之威的人,画面则会陡然巨变,那王威盖世,可吞星河日月的猛虎,眨眼就变成了配角。

    

      变得宁静祥和,闭目轻嗅,嗅那青衣人掌心的蔷薇花香。

    

      花香弥漫,那右手持剑左手掌心,摊着蔷薇花的青衣人,一点点显出庐山真面目。

    

      眼下,这便是林云所看到的画面,他已经无数次看过这画面。他知道很快,那掌心之花将会升腾而起,青衣人将会变成画中绝对的主角,只是画面将会越来越模糊。

    

      若是没有灵纹造诣,将会完全无法看清。

    

      果不其然,不过片刻,那画中景象就一点点泛起阵阵雾气,云雾蒙蒙中,只能隐约看见一道青衣身影。

    

      林云凝目细看,与此同时玄宫中的那枚本命魂印,泛起阵阵光芒。淡淡的婚礼波动,自他身上,缓缓散发出去。

    

      花从何处起!

    

      看清了!

    

      眼前画面有模糊变得清晰,那持剑的青衣人在喃喃自语中,掌心蔷薇轻轻飘落而起,右手握剑,凌空一舞。

    

      花落剑尖,绽放出夺目光芒。这一刻,随意从容,如水般宁静的青衣人。他的身上陡然爆发出无穷剑势,比那气吞山河,能并日月星河的猛虎,都要强上许许多多倍。

    

      那一剑的光辉,照耀山河。

    

      剑尖蔷薇绽放,千万缕光芒炸裂,一方天地,流光散逸,比群星耀眼,可与日月争辉。仿佛这,下一剑落下,万里山河,都会在这一剑之下颤抖。

    

      带他收剑之时,群花飘落,姹紫嫣红,争奇斗艳。

    

      突然间,青衣人回眸一笑,一笑百花失色。他的视线透过了画卷对上林云的双目,那目光如剑一般锋利,恍惚间,穿透了时空壁障,让林云心中莫名一紧。

    

      来了!

    

      就是这一剑,就是将要破画而出的一剑,每次都让林云无法抵挡。让他无法探寻,这一套剑法的真正魅力,始终不得而知,此花究竟从何而起?

    

      扑通扑通!

    

      林云的心狂跳起来,这一刻,他无比紧张,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额头上,甚至有豆大的汗水,一滴一滴渗透出来。

    

      忐忑之情,完全无法掩饰。

    

      没办法,此等心情,由不得林云心平气和。多少次,被这破画而出的一剑,吓得魂飞魄散,实在已记不清。

    

      此次,他得到诸多造化,在那半道神纹中获得莫大的机遇。

    

      无论是灵纹造诣,亦或是自身的剑威,都更上一层。他已今非昔比,若还是无法挡住,所有的努力将会前功尽弃。

    

      那等失败和重挫,将会严重打击到他的自信。

    

      许多事,林云都不甚在意,可只要是他真正在意的东西。他的胜负之心,他的固执和骄傲,没有人能够与他相比。

    

      咔擦!

    

      有画卷炸裂的声音出现,青衣人回眸一笑,剑出,凌空一跃。顿时间,漫天花雨,无尽山河,随他一剑破画而出。

    

      林云瞳孔猛的一缩,当那画卷完全碎掉的刹那,这一方天地仿佛也出现丝丝裂缝,如玻璃般尽数碎成无数小块。  时间凝固,世界静止。林云的思绪完全停顿,他上下嘴唇微张,想开不能开,想闭无法闭。

    

      狂跳的心,戛然而止。

    

      无法动弹!无法呼吸!!

    

      无穷无尽的恐惧从四方袭来,在林云微弱的感知中,有无边黑暗滚滚而来,他的世界光明正在一点点缩小。眨眼之间,那茫茫无际的黑暗,就如无声无息的地狱死神要将其吞噬。

    

      要死了吗?

    

      可恶!

    

      林云万没料到,哪怕自身实力脱胎换骨,直面此剑之时,依旧如此骇然。弄得眼下这般境地,实在有些所料不及,内心深处升腾起浓浓的不甘。

    

      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

    

      可这无声的呐喊,完全没用,那等黑暗一瞬间将他完全吞噬。

    

      整个世界顿时一片静止,林云再无任何感知,他只能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某个深渊一点一点的坠落下去。

    

      可就他的魂魄,将要被一剑之威彻底吞噬的刹那,玄宫中那枚凤羽魂印,陡然间燃烧金色的火焰。那等璀璨光芒中,升腾而起的火焰,散发出一丝神纹之威。

    

      轰!

    

      伴随着升腾而起的火焰,无尽的黑暗被那一丝神纹之威瞬间荡除,林云视野陡然恢复清明。

    

      入眼所及,一道人影朝着扑面而来,林云心中大吃一惊,来不及反应就被对方抓住了手腕,而后猛的一扯。

    

      哗!

    

      林云肉身未动,可他却感觉,对方这一扯之下,却仿佛将他的魂魄意识全都扯得脱离了肉体。

    

      正当略显迷茫,打量着四方环境之时,前方落下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一身青衣,手持葬花,一双深邃的眼眸,碧空如洗。精致的五官,完美无暇,挑不出任何瑕疵,犹如美玉一般,丰神俊朗,钟灵毓秀,世间一切美好的词,放在他的身上都似乎还有些配不上他的风采。

    

      是他……

    

      林云心中喃喃自语,这就是他在画中,见过无数次的青衣人。只是没想到,此人如此神俊,宛如谪仙。与他相比,那旁边的女子,倒是让林云更为动容。

    

      那是一种独属于人间的美,朴实无华,一眼看去,没有惊艳之感,可却越发入眼,只是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两人一个仙,一个凡,可却各有风华,不输彼此。

    

      就在林云打量之际,那青衣人拉着女子的手臂,朝着他快步走了过来。

    

      “原来,刚才拉的不是我的手……不好,朝我走来了。”

    

      正在林云不知所措之时,两人却是径直,将他穿了过去。

    

      林云心中莫名一顿,恍然大悟,他已身在画中。这画中的人,也只是一段久远的记忆罢了,并非是真正的人。

    

      待他转身看去,那青衣人已持剑而舞,女子则安静的看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她轻声念道:“花从何处起?”

    

      林云这才听到她的声音,顿时惊为天人,这声音宛若清泉流水,水击山石,回响动人。

    

      青衣人闻言一笑,剑出,地上百花起舞,腾空而起。可唯有一朵蔷薇,不偏不倚,落在那剑尖之上。

    

      等那蔷薇落在剑尖上的一瞬,蔷薇光芒绽放,令世间百花,黯然失色。那剑尖锋芒,伴随着这蔷薇的光芒,达到令人心惊肉跳的地步,仿佛山河都能被他一剑刺穿。

    

      “我从何处来?”女子脸上的笑意,变得渐浓,又是轻声念出。

    

      青衣人一剑挥出,身形变幻,霎时间,这一方天地瞧不见任何青衣人的踪迹。唯有那花,唯有那之前剑尖上的蔷薇,轰然碎裂,散成数不清的花瓣,衍化成一道风暴。

    

      嗡嗡嗡!

    

      花瓣组成的风暴,在旋转之间,迸发出漫天剑吟,席卷天下。

    

      “空山水漫漫,木叶风枭枭!”

    

      等到那风暴那弥散,剑光再现,林云这才知道,青衣人一直都在,只是将自己藏在那茫茫剑势中。这重现出现的剑光,绽放出嘹亮的剑吟,而那茫茫剑势,在青衣人的手中,则如江湖一般,环绕着空山,萦绕不止。

    

      清风拂过,不见空山不见水,只有寥寥一片落叶,随风而动。茫茫天地,这一片落叶何等渺小,可那落叶在风中却是颤鸣不止,林云眼前大亮,这一剑有大到小,有静到动,意境的转换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飞花轻似梦,丝雨细如愁!”女子红唇亲启,空灵般的声音,若倦鸟而飞。

    

      剑势在转,茫茫剑光如零落的花瓣,轻舞飞扬;伴随着丝丝细雨,那剑光愈发灵动,密密麻麻,击打在雨珠之上,发出玉碎之音,叮叮咚咚,悦耳无边。

    

      “人间无所有,赠君白马蹄!”女子的声音,于这一刻坚定起来,可在这坚定之中又有百般柔情,可却人间不顾。

    

      青衣人飞花丝雨般的剑势与这一刻,陡然间高亢起来,恢弘激荡,霸气无边。

    

      “我从天上来!”

    

      就在恢弘激荡,霸气无边的磅礴剑势中,那之前身影一直朦胧的青衣人,陡然现身。狂喝声中,他从天而落,一剑挥出,将万马千军,无尽山河,全部斩落。

    

      “花自掌心起!”

    

      青衣人翻手一甩,葬花剑末入身前地面,颤鸣不止。反手摊开,有花蕾在其掌心冉冉展开,那葬花剑紧紧贴在右手臂上,他只将左手缓缓上扬。

    

      轰隆隆!

    

      上扬之中,伴随着花蕾的张开,恐怖的剑意在他身上不断暴涨,逼的人睁不开眼。这天穹大地,都在这剑意之下,剧烈的颤抖起来。

    

      “一念尘尽光生……”

    

      掌心花蕾便轰然绽放,青衣人眉头一挑,眼眸中神芒涌动,冷声喝道:“照破山河万朵!”

    

      顿时间,掌心之花光芒暴起,笼罩在此等光芒之下的青衣人,煌煌剑威,就如平地将这天地照亮的大日。

    

      一颗剑心通透明亮,等那尘埃散尽,自是光华曜日,照破山河万朵。

    

      那等光华,越来越亮,将林云刺的睁开不眼。等到那照破山河万朵的剑光,扑面而来,林云瞬间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大力,将他硬生生挤了出去。

    

      林云脚步踉跄,抬头看去,眼前悬空而停的画卷,晃荡一声眼看着就要摔落下来。

    

      连忙伸手一招,展开的画卷瞬间卷了起来,被其紧紧握在手中。

    

      可林云久久无言,握着画卷,怔怔出神。

    

      半响,林云脸上才露出怅然若失的神色,眼中神色,依旧沉浸在惶惶之中。

    

      花从何处起?

    

      我从何处来?

    

      空山水漫漫,木叶风枭枭。

    

      飞花轻似梦,丝雨细如愁。

    

      人间无所有,赠君白马蹄。

    

      我从天上来!

    

      花自掌心起!

    

      一年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

    

      青衣人一剑破画而出,却也给林云入画一探的机会,只是万没想到,完整领略到的此剑风采,如此震撼人心。

    

      许久之后,林云眼中惶惶不在,转而精芒涌动,神光奕奕,其坚定无比的说道:“这剑法,我一定要学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