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满满的收获
    第五百七十七章

    

      将紫鸢剑诀冲到十重的林云,以强悍的剑威,将那神纹之威斩出一道缝隙来。

    

      他踏着这道缝隙,不一会,就往前走了数百丈的距离。

    

      目光扫去,四方弥漫的神纹之力,几乎凝聚为金色的雾气。这等雾气,灼热无比,有着无与伦比的恐怖稳固。

    

      至于那祭坛周围百丈的核心区域,恐怖的神纹之力,早已汇聚成金色的液体。宛若一片黄金熔浆,汇聚而成的汪洋,流动之间爆发出连绵不停的炸裂之声,惊人无比。

    

      林云眉头微皱,他的剑威倒是还能勉强破开神纹的威压,可这肉身却是实在有些承受不住了。

    

      只能停在,金色汪洋的边缘,隔着三百米的距离,凝视那祭坛火焰中的兽皮。

    

      神纹的恐怖,实在有些出乎意料,看来并没有办法从这神纹上获得更多的好处了。

    

      虽说借助这神纹之力,让紫鸢剑诀冲破十重,能抵挡住神纹的威压,已经算是天大的机缘。

    

      可林云觉得,这兽皮上的烙印的神纹,潜力远远没有被挖掘殆尽。他有紫鸢剑诀这等上古奇功,是他最大的优势,未必不能再冒险一番。

    

      不过眼下看来,却是不得不退了。

    

      轰!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林云体内龙象战体诀主动运转起来。顿时间体内爆发出阵阵古老的兽吼,浓郁的紫色光芒散发出暴戾的气息从其体内蔓延出来,与那四周弥漫的金色液体,缓缓融为一体。

    

      他的肉身就像是水里的游鱼一般,贪婪的将这金色液体,源源不断的吸收着。

    

      一时之间,林云的肉身弥漫着紫金两色,在这两种流光的笼罩下。林云的肌肤,有外到里,一点一点发生着质变。

    

      吼!吼!吼!

    

      阵阵古老的气息从林云身上弥漫出去,此时此刻,他的肉身就像是逐渐复苏的上古龙象一般。

    

      轰!

    

      在这等异变之下,林云感受到自己的肉身,正在经历着蜕变,脱胎换骨。本已巅峰圆满的龙象战体诀,隐隐间,似乎正在一点点的突破,晋升到他从未想过的境界。

    

      “这是……”

    

      林云压抑住内心的狂喜,渐渐冷静下来,略显惊讶,龙象战体诀居然还有一重。

    

      倒是令人有些意外,他因缘际会,得到一枚渡劫失败的天魄妖丹,将这龙象战体修至巅峰六重。

    

      一拳之力,达到惊人的二十鼎,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一重。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是没可能,许多功法在传承中都有遗失和缺漏。比如他的霸剑,传言中就不止九剑,甚至还有对应的霸剑剑诀,可都在悠久的岁月中缺漏遗失。

    

      一门炼体功法,还有隐藏的一重,完全说的过去。

    

      龙象本是上古蛮兽,这眼前的神纹乃是一枚火属性的神纹,本身也是上古之物。其神纹之力中,蕴含着可怕的火焰威能,便是在这等神纹之火的灼烧下,逼出了龙象战体诀的潜力。

    

      眼下这等蜕变,完全是被动接受,林云自身都有些无法控制。

    

      事实上也无法控制,他当初得到玉简就只有六重。

    

      此等异变之中,林云眼中光芒闪烁,目光重新看向那百丈之外的祭坛。

    

      或许,还能再拼一次。/p>      一念及此,林云心中很快有了决断,直接踏进了那片金色液体弥漫的核心区域。

    

      轰隆隆!

    

      顿时间,体内兽吼连绵不绝,浓郁的紫光就像是一头复生的上古龙象,将那液化的火焰尽数吸收。肉身蜕变的速度,瞬间加快了不少,令人欣喜不已。

    

      “扛住了。”

    

      林云眼中露出抹笑意,肉身既然没有被当场融化,那他这次决断便算是赌对了。

    

      不再有丝毫犹豫,径直朝着祭坛走去,片刻后,他离那祭坛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那烙印着神秘纹路的兽皮,顿时近在咫尺,可抬头看去,他却像是在看一座巍峨山峰。

    

      兽皮上烙印的纹路,宛如一片深渊,诸多纹路纠缠扭曲在在一起,绚烂而磅礴。

    

      “这等变化完全无法记住……”

    

      林云顿时头大无比,难怪连那天府书院的开创者千阳大人,终生都没有成功参悟这半道神纹。

    

      与灵纹相比,这神纹完全就是无法理解的存在。

    

      林云眼下算是真正明白了,以他的境界,哪怕想要从中参悟些许皮毛,都绝对是不可能存在的。

    

      可好不容易接近到这一步,就此放弃,实在有些难以说得过去。

    

      思索片刻,林云忽然眼前一亮,既然无法参悟,何不直接强取。不求炼化这全部神纹,只求炼化其一丝,这烙印在兽皮上的纹路,就像是撑天大树。

    

      取走其中一丝,就像是摘走一片树叶。

    

      对这半道神纹,不会有任何损伤,可对林云自己则可能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想到便做,林云晋升十重的先天剑诀催发到极致,浑身剑意弥散。那凌厉的剑意,顿时在四方嗡鸣不止。

    

      下一刻,林云目光陡然一凝,弥漫的剑意顿时浓缩为一束,伴随着林云一指弹了出去。

    

      铛!

    

      可这祭坛最后的十米,却像是禁区一般,凝为一束剑意当场就被弹了回来。

    

      林云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丝血渍,脸色略显苍白。沉吟半响,看向那十米之外祭坛,喃喃自语道:“看来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许多……不过姑且多尝试一番吧,即便无法成功,也能当做是剑意的修炼。”

    

      一次不行,林云休息片刻,便着手尝试第二次。将自身茫茫剑意,凝聚的更为纤细,像是一道箭矢再度激射出去。

    

      时间流逝,如此反复,林云耐心十足的尝试着。失败一次接着一次,倒是自身剑意,愈发凝练起来。

    

      隐约中,他感觉即便最终还是无法成功,他的先天剑意也能在这般磨练中,真正迈入大成的境界,

    

      与此同时,林云的肉身,浸泡在这神纹之火凝聚的金色熔浆中,倒是一刻不停地发生着蜕变。

    

      咔擦!

    

      三天之后,在林云无数次的尝试下,那祭坛周围十米的禁区。伴随着清脆的声响,神纹之威近乎凝固的威压,出现丝丝裂缝。

    

      林云眼前大亮,怒喝声中,抬手一拳轰了过去。

    

      嘭!

    

      那等威压,在这巅峰一拳之下,轰然碎裂。不过碎裂的威压,仅仅是停顿一瞬,就以更为惊人速度重新凝聚起来。

    

      七玄步,金乌展翅!

    

      林云脚掌在地面重重一踏,人从那金色熔浆中腾空而起,伸手朝着祭坛火焰中的兽皮探了过去。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不过巴掌大的兽皮,在林云的手中将要接近之时,变得无穷无尽起来。他的手掌,像是探进了无底深渊,深渊中诸多诡异的纹路纠缠在一起,充斥在那片空间。

    

      林云不敢大意,随手一抓就赶紧退了回来。

    

      轰!

    

      几乎是在他退走的刹那,碎裂的威压便重新凝聚,只要在慢上片刻,他就会被禁锢其中,变成如琥珀一般的存在。

    

      林云摊开手掌,顿时光芒大放,在其掌心处有一丝金色的火焰,如头发丝一般纤细,晶莹剔透,流光溢彩,散发着梦幻般的光泽,宛若神物。

    

      “好漂亮……”

    

      林云略微失声,轻声叹道。

    

      等他惊醒之后抬头看去,祭坛上的古老兽皮,却是安然存在。烙印在其中的神纹,依旧是刺眼夺目,散发出茫茫火焰升腾在祭坛之中。

    

      就算是天府书院,刚好有人如他一般,也能凑巧走到此处,只怕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如果只是一丝神纹,我勉强炼化,应该无碍。”

    

      沉吟半响,林云若有所思,片刻后,他以火羽纹凝聚的本命魂印,缓缓出现在掌心。

    

      那如头发丝的纤细神纹,在他的操纵之下,缠绕着火羽魂印与之融合炼化。

    

      哗!

    

      奇妙的事情发现,他的火羽魂印光芒大涨,金光熠熠中,似乎在一点点变成真正的凤羽,火凤之羽!

    

      这等脱胎换骨的奇妙变幻,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火羽纹在三品灵纹中,本就强悍无比,若是一旦真的完全炼化成功。究竟会强到什么地步,林云自己都有些无法想象。

    

      但可以确定一点,到那时虎嗅蔷薇画卷中的剑法,定能参悟出来。

    

      ……

    

      灵木峰,千阳洞府外。

    

      一道道人影伫立,他们的目光,全都望向那古朴厚重的大门,眉头微皱。这门,自从墨灵出来后,已经整整半个月没有开过了。

    

      整整半月时间,林云还是没有要出关的迹象,这下子,不仅是墨灵和唐瑜长老被惊动了。

    

      那连那天府书院的白发院长,都相当惊愕,有资格观摩神纹的长老。实力较强者,也顶多在千丈之外,勉强待上四五天,享受些沐浴神纹之力带来的好处。

    

      之后,就不得不被迫出来了。

    

      甚至有些较弱者,连台阶都无法走完,待上半天就得提前出来了。

    

      哪怕是唐瑜前辈,这等天魄境的可怕强者,也至多在百丈之外待上七天。

    

      可林云,眼下却是整整待了半月,都还没有出来。

    

      哪怕他是在祭坛的千丈之外,也由不得这些人,担忧他的安全了。

    

      “墨灵,你和他说了其中的禁忌没有?”

    

      白衣白发的院长,收起平日的笑脸,相当凝重的说道。

    

      墨灵点了点头,她可不止交代了一遍,而且确定林云也有听到。

    

      “我去看看吧……”

    

      白发老者眉头微皱,这可有些不妙了,要是挽救天府书院的大恩人死在其中,就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