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惊鸿破日
    第五百五十六章

      灵木峰山脚之下,林云意外遇到一人,是墨灵。

      “师姐,好巧。”

      林云轻声道。

      “不巧,我就是来等你的,见到牧雪那丫头了吧?”

      墨灵眨了眨眼,轻声道。

      林云点了点头,却没接话,他抬头看向灵木峰峰顶。此山拔地而起,高耸入云,巍峨磅礴,半响沉吟道:“师姐,你觉得此山高吗?”

      墨灵美眸中闪过抹灵光,淡淡的道:“一山更比一山高。”

      “那这天又有多厚?”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林云目光落下,笑道:“没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更比一山高。”

      谁才是那井底之蛙,自有时间证明!

      墨灵心思缜密,清楚牧雪那丫头的脾气,倒是猜到发生了些什么事。

      不过她向来不擅长安慰人,也不喜欢安慰人,想说的话都在刚才已经将说了,没有点破的意思。

      “这是院长给你炼制的四品灵丹, 乾坤碧云丹。”

      墨灵说着话,取出一尊精致华丽的小巧镜盒递了过去。

      林云眼前一亮,伸手接了过来,笑道:“我都快忘记此事了。“

      “我倒是没忘记,所以一直在这等着,之前答应送你一件灵宝,现在也给你挑好了。”

      墨灵雪白如玉的细手,在储物袋上轻轻一拍,九柄奇特的短剑飞了出来。

      短剑没有把柄,只有剑刃,剑刃造型独特,可以随意组合。九柄短剑,可以首尾相连,组成一柄长蛇般的灵剑,也能两两交错,组成一柄十字利刃,亦能相互重叠,组成一轮如残月弯刀,变幻多端,眼花缭乱。

      剑刃上寒芒凌冽,剑身上似乎刻着相当玄奥的冰属性灵纹,隐隐看去,似有雪花在飘荡一般。

      “上古时有一件响当当灵宝,名为雪月飞花,一共有十六柄月刃组成,声名赫赫。原本是找不到了,这件便是雪月飞花的仿品,也非凡品,比我手中的银花铁树扇,也差不了太多,你看如何?”

      操纵着雪月飞花的墨灵,与林云轻声讲解到,那九柄名为月刃的短剑。在她周身上下飞舞,聚散并拢之间,倒是将她本人衬托的相当好看。

      林云欣赏片刻,轻声道:“的确不是凡品,不过我还是习惯用剑,有葬花足矣。”

      咻!

      九柄月刃重叠在一起,墨灵将其收好,倒是没有强求,轻声道:“十天后五院争锋便会正式开始,到时候,我来找你。”

      林云点了点头,目送对方离去,心中则是若有所思。

      他修为大涨,从阴玄境大成突破到阴玄境圆满,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厚积薄发。

      但武技上的进步,却是停滞不前,迟迟没有进展。已经有些拖累自己的修为了,这就像是马的跑的快了,自然得配上更好的马鞍。

      好马配好马鞍,强悍修为自然得配上,锋芒更为耀眼的武技。

      十天时间,以他远超常人的悟性,足够将七杀拳和霸剑精进好几番。

      “先练拳!”

      比起霸剑的修炼难度,掌握了七杀印的七杀拳,门槛倒是没有那般大了,更容易上手一些。

      七杀拳,一共有七式。

      第一式,苍生有怒。

      第二世,怨天不仁。

      第三式,杯酒难尽。

      第四式,谁与我共。

      第五式,天不仁,生不义!

      第六式,血未尽,战不休!

      第七式,杀无赦,斩灭绝!

      每一式都有莫大的威能,尤其是后面三式,每一式都堪称禁术,有着恐怖无比的杀伤力。在地阶拳法中,完全找不到与之抗衡的存在,足以媲美天阶武技。

      此七杀拳,能学得前四式,就足以在紫府境纵横了。若能全部修炼到圆满之境,仅以此拳,林云便能横行南华古域,在那群星荟萃的龙云榜上,争到属于他葬花公子的席位。

      林云将七杀拳的玉简贴在眉心,酝酿许久之后,与院落中开始正式修炼。

      眨眼之间,五天时间过去。

      别院辽阔的演武场中,少年一身青衣,拳出如电,风声鹤唳。

      犹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

      心念微动,佛门七杀印在林云手中,瞬间凝聚成型。顿时间,漫天杀意犹如巍峨山峰落了下来,厚重如渊,深处其中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难以动弹。

      那等杀意,将林云自身的杀气叠加七倍,达到令阳玄境大成都不敢小觑的地步,可怕之极。

      轰隆隆!

      伴随着一道拳芒轰出去,七杀印的恐怖的威力,顷刻间爆发。一时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天地变色。

      茫茫拳威将他自身阴玄境圆满的深厚修为,尽数释放出去,整个人的气质浑然大变。

      旁人在此,定会心生错觉。

      那场中少年仿佛登临绝顶,一览众山小。孤高冷傲的气质,看着明明很近,可又好像隔着重重叠叠的山峦,只在云海中若隐若现。

      他的拳,一会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崩腾,怒火凝聚的喊杀声,震天撼地。一会,又像是有无尽的热血和悲苦,难以释怀,那压抑至极的豪情,像是染血的残血,凄凉如斯。

      少年冷眸如电,豪情热血汇聚成漫天杀意,令他大汗淋漓,那略显单薄的肉身似乎无法承受得住。

      杯酒难尽,谁与我共!

      就听的一声呐喊,拳芒如大日般轰了出去,有着三品灵阵坚持的演武场,轰然碎裂开来。

      如蜘蛛网般扩散的裂缝,霸道而狂暴,干劲利落,狠辣无情,令人心生敬畏。

      收拳立定,林云轻声自语,若有所思:“苍天有怒,怨天不仁,杯酒难尽,谁与我共,这四拳看似打的干劲利落,酣畅淋漓,霸道而狂暴。可实际上,蓄积的杀意和怒火,却是早已达到惊人的地步。最后的三式杀招,蓄势而发,一旦释放,便是堪称媲美天阶武技的禁术!”

      可惜……

      林云能感受到,前面四拳的杀意,已经足够骇人。他的肉身,他的修为,实际上已经达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

      贸然去动最后的四招,怕是会有相当恐怖的后果,弄不好会肉身会直接炸裂。

      短短五天,林云将这天府书院数百年,无人练成的拳法,修炼到接近大成的地步,可以说是无人能及。

      其中,他也发现一些奥秘,这拳谱并非完整的,本身就有残缺。还少了些东西,天府书院的前辈在推衍上古残本时,自身并没有意识道这个漏洞。否则,断不会流传下来。

      书院其他人无法修炼,除了抵挡不了杀意外,怕是也有他所想的这个原因。

      还好,它遇到的是林云,它选择林云,确实没有选错人。

      五天时间内,林云苦心钻研下,不仅将其修炼成功,还参悟出些许七杀拳没有的意境。

      他日修为涨进,肉身大成,巅峰圆满的七杀拳,再现南域并非只是水中花镜中月一般的妄想。

      “七杀拳短时间无法精进,能到这般地步,也足矣让那些霸主级势力来的弟子,好好见见世面了。”

      看着已经一片狼藉的演武场,林云眼中闪过抹寒意。

      若是外人在场,看到他这般神色,定会不寒而栗。

      “该练剑了。”

      林云伸手一招,从紫鸢剑匣中弹出来的葬花剑,被其紧紧握住。五指握住剑柄的瞬间,血脉相连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来自葬花剑的冷傲与锋芒,与其自身气质,完美融合。

      少年飘逸的长发下,那眼眸中蕴含的清冷之色,不知是因葬花剑而来,还是尤其本心而生。亦或者是,相辅相成,相生相依,才显露出这般令人不敢直视的深邃双目。

      哗!

      剑如秋水夺鞘而出,透过云层落下的温柔月光,洒在剑身上,似有叮铃声响起。

      嗡!嗡!

      他握着葬花剑,仿佛听到了月落之声,手缓缓抬起,目光与剑平齐。视野的尽头,那一点剑尖,似如山峰之巅,立在云霄之间,俯视苍茫大地。

      轰!

      林云握剑的右手,忽然一扫,顿时间叮咛之音回荡不止。剑身上反溅出去的月光,一点一点,犹如萤火般,密密麻麻,散落八方,零落飞舞。

      我本葬花人,葬花亦葬人。

      吾爱此剑,千金不换。

      吾爱此剑,万万里山河不换。

      我剑,荣耀永存!

      林云眼中陡然闪过一点寒芒,寒芒不断放大,犹如火焰,在其眼中熊熊燃烧起来。

      霸剑,第一式奔雷斩电!

      天穹间漫天雷云凝聚沉一道龙形轮廓涌入林云体内,璀璨剑身,下一刻暴其恐怖的电芒,凝聚成一道狰狞无比的龙形凶兽,瞬间扑杀出去。

      本是一片狼藉的演武场,顿时出现一片巨坑,尘土飞扬中,电光如霹雳般闪烁不停。

      不待这气势消散,林云再出一剑。

      霸剑,第二式惊鸿破日!

      无边霸气汇聚成一道百丈长的惊鸿,眨眼即逝,高耸厚重的院墙顿时出现丝丝裂缝,进而不停的蔓延下来。

      与奔雷斩电相比,这一剑惊鸿破日的特点,便是快。

      剑芒如惊鸿,其势恢弘,浩荡无边,可破煌煌大日。

      不过眼下,似乎威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可怕。

      林云微微摇头,轻声自语道:“这惊鸿贯日差的火候,可还不止一星半点,想要破日有些太过勉强,得参悟其中真意才行。所谓惊鸿,除了快之外,还有何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