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坑
    第五百三十一章

      墨灵,说到底林云是有些看不透此女的。

      给人的维修按,她远比那梅子炎想要强悍许多,若真要火狱花怕也没有太多好的办法。

      想到此处,林云脸上露出抹笑意,轻声道:“师姐倒是消息灵通。”

      言毕,其反手一招,掌心处那晶莹剔透,跃动不停,蕴含着浑厚灵气的火狱花,出现在墨灵面前。

      随着火狱花的跃动,空气中有狂暴的气息,一点点弥漫出去。

      墨灵眼中闪过抹异色,赞道:“的确是火狱花,果然名不虚传,幽州城内曾经有玄阳殿的弟子。炼化此花后,修日于一日之间暴涨,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相当惊人。”

      林云见其神色平静,并无半点贪婪之色,心中顿时苦笑不止。

      倒是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以墨灵在天府书院的地位,她若是真想要这火狱花。

      不用她出面,就有长老为她,从自己手中抢走了。

      将此花收好,林云思索片刻,将路上遇到梅子炎的事与对方提及起来。

      “五瓶玄阴丹?”

      墨灵闻言一愣,旋即没有忍住,噗呲笑了起来。

      其很少笑,这笑起来的模样,却是美的惊人,让人见到不一样的风采。

      “你这脾气倒是一点都没改,才刚收拾完古锋两兄弟,转眼就坑了梅子炎。葬花公子,可真是目中无人,我还以为你会稍稍收敛一些呢。”

      墨灵似笑非笑的看向林云,颇为玩味。

      林云略显无辜的笑道:“怎么能说坑呢,这玄阴丹可明明是梅师兄送我的。”

      “坑了就坑了,怕他做甚,有我在这天府书院。借他一个胆子,也不敢对你动手。”

      墨灵再度提及此人,眼中却是露出抹深深的不屑,甚至厌恶。

      想来,两人往日里有些旧怨,那梅子炎在她手中估计吃过亏。

      “此人一向喜欢与我作对,想与我正这首席的位置,却始终不敢堂堂正正一战。半年前被我教训一番,收敛许多,却没想到还是藏不住。实话告诉你,这古锋就是他怂恿着,来对付你的。”

      墨灵抿了一口茶,俏脸微寒,淡淡的说道。

      林云眉头微皱,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此番过节。

      不过这两人间的过节,他暂时不想掺合进去,岔开话题道:“师姐,似乎对这火狱花兴趣不大。”

      墨灵点点头,眼中明光闪动,沉吟道:“四品玄师便能媲美天魄境的存在,三年内我肯定能晋升四品玄师。武道修为与我而言,没有那般重要,我也没有太多的心神分在上面。”

      三年内必定会晋升四品玄师,口气倒是很大,很是自信。

      闲聊片刻,墨灵不在多聊火狱花之事,开始今日的教习。

      “今日师姐,能教我新的二品灵图了吧?”

      林云跃跃欲试,火漫山河图的杀伤力,在古锋身上已然验证。

      对更强的二品灵图,十分期待。

      “怕是没法教你……”

      眼见林云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墨灵轻声道:“二品灵图无法教你,但三品灵图,却是可以教你。以你的境界,就算二品灵图就算再强,实际上无法真正当做杀手锏,可三品灵图则不一样。若能发挥出十成灵韵,阳玄境大成的存在,也未必不能击杀。”

      林云闻言微怔,迟疑道:“可我并非三品玄师,并不会三品灵纹。”

      “但你总会成为三品玄师的,不是嘛?”

      墨灵莞尔一笑,反问道。

      倒是将林云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对方这话颇有深意,可他一时也想不出反驳的道理来。

      “今日,我要教你的便是三品灵图中,足以排名前十的火凤燎原!”

      一股可怕的气势在墨灵身上爆发,其青丝舞动中,身后有九幅长轴画卷浮空。

      九幅长轴画卷并列在一起,而后缓缓展开,有刺目的火焰爆发出来,一片金光绚烂,光芒璀璨耀眼。

      林云双眼微眯,伸手挡在脸前,这股金光太过刺眼。

      落在脸上,甚至有灼烧之感,刺痛不已。

      等到那九幅长轴画卷尽数展开,一幅浩瀚磅礴的火凤燎原图,出现在林云面前。

      画中火凤,神光奕奕,宛如活物,冲天而落,焚烧万物。

      隐隐约约间,那火凤忽然展翅而飞,九幅画卷轰然碎裂,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而至,林云脸色顿时微变。

      脚掌在地面轻轻一踏,身形倒飞出去。

      等到落地后,抬头看去,却发现画卷依旧仍在,画卷下的墨灵在火光照耀下,宛如神女一般夺目。

      林云脸色真正起了变化,他看向那火凤燎原图中,眼中闪过抹深深的震撼。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还记得最初,遇到这种情况,是他初次见到虎嗅蔷薇图的瞬间。

      那一刻,他以画中猛虎要跃了出来,吓得不敢握住画卷。

      而后,便再也没有灵图,能给他带来这种巨大的冲击。今日,却在火凤燎原图上,再次出现。

      “丢脸了。”

      林云摸了摸鼻子,无奈一笑,竟然被吓到了。

      “火凤燎原,火属性三品灵图,基础灵纹三千道,一品灵纹一千道,二品灵纹五百道,三品灵纹一共七道。若单论杀伤力,可在三品灵图中排名前十,天府书院除我之外,没有第二名弟子能够掌握……”

      墨灵神色平静,娓娓道来,与林云讲解着此图的奥秘。

      林云神色凝重不敢大意,一字也不敢漏掉。

      他隐约觉得,若是能掌握此图,虎嗅蔷薇图或许就能稍稍参悟些许。

      “七道三品灵纹,都是在凤尾上,也就是七根翎羽。凤尾你暂时可以不用绘制,待你成为三品玄师后,我在教你。”

      如水一般的宽大袖中,墨灵伸出白皙如雪,肌肤吹弹可破的手腕,伸手将这九幅画卷缓缓并拢。

      “先从第一幅开始吧……”

      墨灵随手一挥,一幅画卷,轻飘飘的飞了出去。

      林云伸手接住,只觉得这画卷沉重无比,远非二品灵图能比。

      待将画卷展开,凝目细看,不一会眉头便皱了起来。以往那些二品灵图,他几乎过目不忘,默想几遍,抬手就能临摹出来。

      可这三品灵图,却是大不一样,复杂程度令人眼花缭乱。

      稍不注意,就会遗忘许多细节,甚至记忆出现错乱。不过片刻,就感到眼睛干燥无比,看的眼花缭乱。

      墨灵轻声问道:“记住几成了?”

      “勉强有三成吧。”

      “那到不错,我初次观摩此图,也只能勉强记住两成灵纹。”墨灵眼中露出些许赞叹之色,林云的天赋,确实堪称妖孽,比她还要强上些许。

      “不行。”

      林云摇了摇头,平静的道:“灵图不比武技,就算有些许记不住,也只是威力逊色许多。可这灵图,就算是遗漏了一道基础灵纹,也会前功尽弃,不仅无法发挥出威能,甚至还有可能伤到自己。”

      “记住三成,与记住九成区别不大,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墨灵俏眉微蹙,沉吟道:“你这家伙,这可是三品灵图中排名前十的火凤燎原,天赋稍差一些,就起码得观摩三天才能勉强瞧出其中轮廓。”

      “那又如何?你不是说过,我迟早都会成为三品玄师吗?”

      林云嘴角微翘,眼中锋芒若隐若现,这火凤燎原却是将少年心中的傲骨给激发了出来。

      如此挑战,让他心前所未有的激动起来,吭奋无比。

      这小家伙的眼神……

      墨灵似乎看到了,五六年前的自己,当年她还是少女之时,也是这般骄傲自信。

      许多年波澜不惊的心,泛起了点点涟漪。

      思绪收回,墨灵轻声笑道:“希望这一天不会太远,灵纹之道,三品玄师才算真正入门。等你到了这一天,便会明白。”

      接下来的几日,林云没有回灵木峰,不分白天黑夜都在这宿云殿的广场中。

      困了,就随意躺在石台上,闭目休息片刻。

      睁开眼,便继续临摹这火凤燎原图,几近疯魔。

      不知不觉,五日光景过去。

      密密麻麻的蒲团上,到处都是林云废弃的画纸,其眼窝深陷,目中布满血丝。

      若非本身练就巅峰龙象战体诀,肉身怕是很难吃的消。短短五日,像是过去了大半年的光景。

      可这般努力,却也没有白费。

      除却凤尾之外,这火凤燎原图,已被其完全掌握。

      只要掌握那七根翎羽,如何绘制,此灵图对林云来说便算是大功告成。

      “墨灵师姐,请过目。”

      五天后,对准时到来的墨灵,林云展开九幅长轴画卷,微微笑道。

      神情略显媲美,可洋溢的笑容中,难以掩饰一抹得意之色。

      “不错。”

      墨灵心中颇为惊讶,可面色波澜不惊,未有任何表露。

      “如此成绩,应该能让师姐,正式教我三品灵纹了吧?”

      林云轻声笑道。

      “自然是可以了,不过你我约定的时间,却是已经到了。”

      “嗯?”

      林云微微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良久才想起来,对方与他约定的是半月时间,细细算来,今日这半月时间刚好就到了。

      当初他觉得对方教习自己灵纹,有些诡异和突兀,半推半就才勉强答应。

      等真正上手,却忘记了这一茬,完全沉浸在灵纹之道中。

      却没想到,这墨灵给他挖了好大一个坑。

      眼下这火凤燎原图修习到最关键的地步,于他而言不可能放弃。

      可半月时间已到,再要开口,就是他林云有求于对方了。

      林云无奈笑道:“师姐这套路倒是一般的深,说吧,天府书院到底需要我做什么事?才肯将这火凤燎原,毫无保留的教给我。”

      墨灵未有反驳,莞尔笑道:“葬花公子,桀骜不驯,若无些许手段,岂能轻易说服你。书院毕竟有求于你,才出此下策,还请公子见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