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悔!
    第五百二十五章

      几番交谈,林云算是明白了二者的来意。

      这柳辰逸确实没有敌意,对自己颇为欣赏,想要将他拉到残剑阁。

      用他的话说,林云这一身剑道天赋,幽州城内就没有比残剑阁更合适他的地方。

      待在天府书院,完全是误入歧途。

      不过他看到林云出示墨灵的玉牌,却是有些无奈,觉得林云应该是喜欢上了墨灵。

      若非如此,没有理由待在天府书院的。

      林云笑了笑,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对方若是愿意这般认为,也好,起码不用多费口舌解释。

      “真的可惜了,你大概不知道未入紫府便掌握先天剑意,意味着什么……”

      柳辰逸看向林云,轻声叹道:“放眼整个南华古域,在你之前,能达到这般妖孽成就的,只有一人。”

      “谁?”

      林云眼中闪过抹好奇之色,倒是没想到,整个南华古域出他之外,仅有一人能做到。

      当日葬剑林中,十三爷见到自己的先天剑意,神色之震撼,眼下倒是能够理解了。

      可愈是如此,他对这另外一人,便更为好奇起来。

      “北雪山庄,南宫晚玉。”

      柳辰逸轻声念道,念道此人的名字之时,神色颇为凝重起来。

      显然对于此人,他是相当忌惮的,甚至在对方手中吃过亏也说不定。

      “南宫晚玉,这名字听着似乎是个女子……”

      林云若有所思,轻声自语。

      柳辰逸顿时笑道:“你可千万别在他面前这般说,此人男生女相,若论容貌好多倾城女子都有所不及。他平生最忌讳的便是这个,但凡在他面前说起此事者,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你与他不一样,北雪山庄本身就是九大霸主之一,诞生如此妖孽,不足为怪。可你,来自大秦帝国,却能达到这般成就,如此才叫做真正的可怕。”

      见林云面露沉思之色,柳辰逸继续道:“林云,若是旁人肯定都觉得,这届群龙盛宴你不会参加。可我心中却敢笃定你肯定会参加,如你这般心性的剑客,岂会真的愿意等上四年?”

      林云面色一怔,这柳辰逸的眼光,倒是毒辣的很。

      “入我残剑阁吧,天府书院当真是耽误了你的天赋,在我残剑阁一年,下一届的龙云榜,必定会有你葬花公子的名号!”

      柳辰逸眼中神色炙热,依旧没有放弃招揽对方。

      林云心中不由苦笑一声,对方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他说的没错,这一届的群龙盛宴,自己肯定不会错过。

      所谓龙云榜,以他的心性,必然要争上一争。

      吾辈剑客,既然心存热血,生死都无畏,又岂会畏畏缩缩,惧怕那些霸主威名。自是放开手脚一往无前,让自己的名号,在那南华古域最恢弘的盛会中,光芒绽放,大方异彩。

      群龙盛宴,绝不缺席!

      无论是为了自己在凌霄剑阁许下的承诺,或者是身位剑客的本心,他林云都不会缺席。

      可他,也不一定非要加入残剑阁。

      南帝留下的虎嗅蔷薇图,能够参悟些许,收获就不是残剑阁能够比拟的。

      柳辰逸很强,残剑阁也是准霸主级势力不假……

      但都未真正入林云的眼,葬花公子心之所向,岂是旁人能懂。

      龙云榜肯定会争,可他要争的,又怎会是区区一个席位那般简单。

      “抱歉,我怕是不能答应阁下。”

      沉吟片刻,林云终究是婉拒了对方。

      柳辰逸眼中顿时露出遗憾的神情,苦笑不已,没想到他屈身到了这般地步。

      还是没有说服对方,也罢,也罢。

      “既如此,那我也不强求林兄了。”

      柳辰逸不在强留,轻声笑道。

      林云点了点头,想到一事,岔开话题道:“柳大哥,可否知道,这火狱秘境的四层是怎样一番场景?”

      柳辰逸闻言,眼中顿时闪过抹诧异之色,奇道:“你修炼的什么功法,刚才那百丈火光之下,居然还没有圆满吗?”

      圆满?

      差的远呢,就算是九重巅峰,都还有不小的距离。

      不过以常人的眼光来看,刚才那恐怖的异象中,就算是地阶功法应该有心满意足的收获才对。

      可看林云的神色,似乎还有不满,这家伙真是个怪物。

      “还好,我就随便问问。”

      林云笑了笑,其修炼紫鸢剑诀,自然是没法告诉对方。

      还好这柳辰逸立即醒悟过来,知道打听别人的功法,有些莽撞了,没有追根究底,笑道:“火狱秘境的四层是极为诡异的存在,但凡遁入其中就会被一尊火狱牢笼困住。若是两个时辰内无法打破,这牢笼便会不断缩小,会直接缩入武者的体内炸开。到时候,不仅一无所得,还会遭受烈焰反噬,轻则修为倒退,重则……当场陨落。”

      一旁聂锋也是出言提醒道:“林兄,这秘境四层可是火狱的禁忌,不知道多少无谓之人,死在其中。”

      林云心中凛然,没想到这四层,会如此可怕。

      柳辰逸轻声道:“传言中这秘境四层,是此火狱的主宰那一缕上古神炎设下的考验,若能打破牢笼,可得到一株火狱花。那牢笼炸裂的碎片,则会如雪花般散落在秘境三层,也是能媲美四彩祥瑞的大补之物。”

      “如何才能打破这牢笼呢?”

      “难度可是不小,两个时辰内,自身实力精进五成才行!”柳辰逸笑吟吟的道:“怎么,林兄想试一试?”

      难度有点大了……

      不过也未必没有可能,对常人来说相当之困难,几乎没有可能。

      两个时辰内,功法再如何精进,怕也难以让自身实力精进五成。

      除非是阴玄境小成,突破到阴玄境大成,可短短两个时辰,谁也不敢有这把握。

      那些焚为灰烬的尝试者,便是最好的证明。

      可林云有十足的把握,只要剑诀晋升九重巅峰,自身实力必然能精进五成。

      无他,这传承上古黄金盛世的剑诀,欲往后威力愈发恐怖。九重巅峰,甚至有可能以紫鸢剑阵,召唤出紫冰鸢雀。

      唯一要担心的是,如果达不到九重巅峰……

      没有如果!

      林云眼中闪过抹精芒,心中主意打定,看向柳辰逸道:“确实想试一试。”

      此言一出,柳辰逸和聂锋,脸色同时大变。

      柳辰逸眼中神色变幻,等林云转身后,同样打定某种主意,正色道:“林云,或许你不知道,幽云老鬼已经许下承诺,谁能击杀你便会获得他的独门鬼功,血羽楼中的核心弟子可都跃跃欲试。天府书院或许能庇佑你,但我残剑阁,能为你击杀这幽云老鬼,只要你答应入我残剑阁即可!”

      幽云老鬼许下重利悬赏自己,倒是不甚意外,只是这柳辰逸到真是执着。

      残剑阁若是击杀幽云老鬼,与血羽楼肯定要翻脸,这番代价可是相当沉重。

      “不了,我没有改变主意的想法。”

      林云脚步未停,继续朝前走去。

      柳辰逸闻言不由一怔,没想到牺牲如此大的情况下,还是没法让林云改变主意。

      怔怔无语,良久才颇为不甘的高声道:“林云,你会后悔的!”

      你会后悔的!

      后悔二字,一语双关,一是说林云没有加入残剑阁,错失了自身的机遇。二是说林云,贸然选择前往第四层。

    

     后悔?

      “不会。我林云行事,从不后悔,我手中之剑,也向来不悔!”

      前行的林云脚步微顿,没有转身,只是神色稍稍凝重了许多。

      待话音落下,少年的脚步再也没有停留。

      柳辰逸凝目看去,眼中闪过抹惊讶之色,在他的目光中。少年体内的剑意,经此一番波折后,似乎更为凝练起来。

      那只有剑客,才能看到的光芒,像是先前的百丈烈焰,熊熊燃烧,升腾而起。

      “师兄未免太看得起此人了吧,要击杀那幽云老鬼,起码得有天魄长老出手才有百分百的把握。以师兄的地位,也真不用对他如此客气……”

      聂锋犹豫片刻,终于鼓足勇气说道。

      柳辰逸苦笑道:“聂锋,你不懂,你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潜龙入渊。他本是真龙,一旦到了他真正该来的地方,那本该属于他的荣耀,迟早也会属于他。他的名字,也早晚会响彻南华古域。”

      “只是我没想到,他眼下羽翼尚未锋芒,意志就如此坚定,实在不可思议。”

      聂锋讪讪笑道:“师兄对他的评价可真高。”

      “就算今日他在秘境四层的考验失败了,只要不死,迟早还是会崛起。这种人的恐怖,你我永远难以想象。不过……”

      柳辰逸嘴角勾起抹笑意,话锋一转,笃定的道:“不过,他肯定会后悔的。天府书院并不适合他,他也不该在此时,进入火狱四层。”

      堂堂幽州城的四大天骄,位列龙云榜的妖孽,残剑阁所有弟子的钦佩的偶像。

      这般客气,近乎低声下气的请求,还是被狠狠拒绝。

      若是林云不后悔,柳辰逸这脸面,可实在有些撑不住。

      两人在无形中赌上了各自的尊严,这番较量,时间终会证明谁胜谁负。

      轰!

      就在此时,一道青色身影,突然腾空而起。借助半空中,诸多漂浮的火球,扶摇直上,朝着秘境三层的天穹狠狠冲了过去。

      那身影,一袭青衣,身背剑匣,除了林云又能是谁?

      此身不退,此生无悔;向剑之心,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