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潜龙入渊
    第五百二十四章

      随着那一道赤红色的电光,轰击在林云身上。

      血色雷霆顿时穿过茫茫焰火,落在火光笼罩中的林云身上,蕴含着精纯能量的雷光不断涌入其体内。

      在紫鸢剑诀的操纵下,这些精纯而磅礴的雷霆之力,不断灌注在紫府中。

      狂暴的雷霆之力混合着,四方涌来的古老火属性灵气,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趋于稳定。

      身上六十多丈高的火光,也与此刻,稍稍平静了下来。

      感受着此番变化,林云稍稍安心下来,至少他没有被这涌来的火焰焚烧成灰烬。

      凝重厚实的火光像是披肩一层层落在身上,不仅灼热,而且浑厚如山,给盘膝而坐的人带来莫大的压力。

      任由这火光刺痛着肉身,林云安然而坐,平静的运转着紫鸢剑诀。

      源源不断的火属性灵气,涌入那银色的紫鸢花中,紫鸢剑诀这等上古奇功,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精进着。

      轰隆隆!

      六十二丈冲天火光,让这片区域,光芒闪耀,耀眼夺目。狂暴而吓人的一幕,引得这火狱三层中的各方翘楚,在极远的地方都为之侧目。

      当感受到,火光中的人影,修为境界只有阴玄境小成时。

      一个个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这怎么可能?

      如果恐怖的火光,怕是阴玄境圆满的翘楚,都不敢坚持多久。

      林云这般行为,在他们与找死无异。

      “到极限了?”

      看着原本狂飙猛进的修为,渐渐稳定下来,林云的心又不安分起来。

      的确是到极限了,他心还能静下来,可肉身确实承受着莫大的压力和痛楚。

      那等灼烧,像是有一根根纤细的银针,透过肌肤末入血液、骨髓、五脏六腑。

      不痛则已,一痛便是万蛊蚀心,痛不欲生。

      常人若是如此,怕是早就不敢妄动,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可极限是什么?

      林云这十天来,在墨灵手下每日做的事情,就是打破极限,粉碎极限,超越极限。

      吾来此火狱,只求登峰造极,破的就是极限!

      没有多想,林云再度加快紫鸢剑诀吸收的速度,六十多丈的火光嗖的扩大近一倍。

      百丈!

      百丈火光笼罩之下,林云所在的区域,顿时间火光冲天,在这秘境三层每个角落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熊熊大火,烈焰滔天。

      轰隆隆!

      在这百丈火光之下,似乎连天都烧的为之颤动起来,数十道赤红如火的电光,轰然落下。

      这惊人的一幕,这恐怖的异象,看的人目瞪口呆。

      “这小子疯了吧!”

      “绝对疯了!”

      “真不怕死嘛?我的天,太可怕了……”

      如此惊人的异象之下,许多离林云较近的武者,纷纷避开。

      说是较近,可最近也有数十里之远。

      秘境三层一处低矮的山峰上,山峰之巅,笼罩着八十多丈的火光。此处异象,十分惊人,只是比起林云的百丈依旧是稍逊些许。

      火光中有一灰衣青年,盘膝而坐。

      咻!

      灰衣青年陡然睁开双目,目中顿时有锋锐的精光,一闪即逝。只一眼,这视线便仿佛刺破了虚空,宛若世间最锋利的宝剑,无所不可,锋芒无匹。

      “有趣,幽州城内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妖孽?”

      灰衣青年嘴角微翘,脸上露出抹笑意,看向林云所在方位的目光中,充满玩味之色。

      与其他人不同,外人只能稍稍感应到林云的修为。

      可他,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少年体内锋利无匹的剑意。

      与他一样,是先天剑意!

      身上火光渐渐散去,灰衣青年缓缓站了起来,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境界太高,若与林云一样,引动百丈火光所承受的压力,是对方数倍都不止。

      可他自问,就算是与对方境界相同,怕也没有此等气魄。

      百丈火光,将天地都烧的颤抖起来,何等霸气。

      唯有剑客,方敢如此。

      呼哧!

      就在此时,下方山坡上有道人影,不停的闪烁。

      不一会,这人影就出现在了灰衣青年面前。若是林云在此,怕是会对这来人,有那么些印象。

      此人正是残剑阁聂锋,当初与他争夺紫火金莲中的对手之一。

      “师兄,此人就是我与你说过的林云,葬花公子林云。”

      聂锋看向这灰衣青年,神色敬畏,那是发自心底的钦佩。

      “果然是他。”

      灰衣青年眼中闪过抹异色,脸上神色,倒是没有多少意外之色。只是笑意更浓,显得更有兴趣起来。

      “师兄猜到了?”

      聂锋闻言,颇为诧异的说道。

      灰衣青年淡然一笑,稍稍走了几步,轻声道:“若说猜到,也不尽然,只是有种感觉。会是你与我说的那人,那个未入紫府,便掌握先天剑意的妖孽。”

      聂锋沉吟道:“看来消息不假,他确实是入了天府书院,不过……这晋升速度未免太诡异了一些,才不到半月难道就成为核心弟子了吗?”

      “待会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灰衣青年随意一笑。

      “啊,师兄要见他?”

      这下,聂锋更为惊讶起来,以师兄名声居然要主动去见林云。

      “自然,我对此人可是相当感兴趣,难得碰上怎会错失机会。”

      灰衣青年笑意不减,轻声自语道:“应该等不了多久,此等异象,他再如何逆天,也不敢持续太长时间。”

      不过还是让这灰衣青年失望了。

      这熊熊火光,百丈烈焰,整整燃烧了两个时辰,光芒才渐渐微弱下来。

      火光中,林云心神下沉,看着寒芒耀眼,银光流离的紫鸢花,颇为满意。

      尽数绽放的紫鸢花,花瓣细细数去已有七十八朵,其中蕴含的剑劲,已达到相当骇然的地步。

      硬拼阴玄境大成的翘楚,丝毫不输。

      此乃相当逆天的存在了,阴玄境三个小境界,小成、大成、圆满。每一个小境界的提升,实力都会突飞猛进,阴玄境大成面前阴玄境小成,往往都是有着碾压般的优势,完全是无法战胜的存在。

      只是终究有些可惜,没能花瓣增加到九十一瓣,达到九成巅峰的存在。

      紫鸢剑诀九成巅峰,可是能够以剑阵,召唤出上古冰凤——紫冰鸢雀。

      眼下,这百丈火光超越了肉身极限,已无法维持下去了。

      在强行硬扛,非死不可。

      林云心虽大,可向来不会莽撞,心念稍稍一收。本就黯淡了许多的火光,悄然而散,身上压力骤然全消。

      少年缓缓睁开双目,眼中精光爆闪,浑身气势如虹。

      身上凝重的气息,却是比进火狱秘境之前,明显强上了许多。

      呼哧!

      就在他起身的瞬间,两道身影犹如利剑般破空而至,几个起落,眨眼就落在了身前。

      二人脚步刚刚落在地面,林云心中便是一紧,感到股莫大的压力。

      体内先天剑意,有些按捺不住,疯狂躁动起来。

      本来悄然收敛的紫鸢花,一片一片绽放开来,不受控制的缓缓转动起来。

      遇到强敌了!

      林云目光一扫,立刻就落在了左边的灰衣青年身上,这青年相貌平平,可眉宇间暗藏的锋芒,震慑人心,锐利逼人。

      一身修为,更是深不可测,浩如烟海。

      阳玄境!

      林云脑海中,立刻就跳出这三个字,不仅如此,对方甚至很有可能与他一样,掌握了先天剑意。

      若不然,自身剑意绝不会如临大敌般紧张。

      当余光撇在灰衣青年手边之人时,林云心中一动,觉着有些眼熟,却又不太想的起来。

      “葬花公子,又见面了。”

      聂锋主动抱拳,轻声说道。

      其眼中神色难掩震撼,完全没想到,不到短短一月。对方修为,竟然攀升至此等境界,实在不可思议。

      与之相比,自己晋升为核心弟子的成就,当真是微不足道。

      难怪师兄对其另眼相看,确实妖孽。

      妖孽也不太能够准确形容林云,或者说潜龙入渊才对,他本是真龙,只不过困在了大秦帝国这样的浅滩。

      光芒才稍稍不显,来到这幽州城内,才算是到了他真正该来的地方。

      潜龙入渊,腾必九天。

      聂锋?

      对方如何震撼,脑子里想些什么,林云倒是猜不到。只是聂锋这个名字确实耳熟,稍稍回想,顿时记了起来。

      是他,那个和自己争夺紫火金莲的对手。

      难怪记不起来,当日他以先天剑意,一记奔雷斩电。将众多对手,悉数横扫,实在难有什么印象。

      来找场子的吗?

      林云神色谨慎起来,看向那灰衣青年,目光中充满提防。

      他自付,应该不是此人的对手。

      可想要他束手就擒,却也没那么简单,总得拼尽全力。

      “看来对我敌意不小嘛。”

      灰衣青年倒是颇为坦荡,轻声笑道:“你若知道我的名字,或许不会这般提防了。我姓柳,名辰逸,残剑阁柳辰逸。”

      林云心中微震,看向此人的目光,闪过抹惊讶之色。

      残剑阁柳辰逸,龙云榜上排名前一百的翘楚,幽州城四天骄之一。

      林云眉头轻挑,倒是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了。

      以对方这般地位,确实不会对自己出手,就像林云自己不会对玄武境的存在出手一样。

      理由很简单,太欺负人了。

      林云神色放松下来,轻声笑道:“失敬了。”

      “何来失敬之说,以你的天赋,可完全用不着对我有什么敬畏。”

      柳辰逸有意拉近和林云的距离,笑道:“林云,这火狱秘境,你如何来的。”

      林云倒也没有隐瞒,将墨灵的玉牌取了出来。

      柳辰逸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只是眼中神色稍稍有些失落,笑道:“天府书院下的本钱可真不小,看来要将你拉到我残剑阁,倒是有些难度了。我残剑阁,可没有媲美墨灵大美女的弟子。”

      林云眼中闪过抹疑惑,拉我入残剑阁?

      一旁聂锋笑着解释道:“林云,我将你在紫云湖的风采与我师兄讲了之后,他便对你念念不忘,奈何你一直待在天府书院,实在是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