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血未尽,战不休!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一剑斩断明月,在那明月还未完全升腾起来之时,便将其斩成两半。

    司雪衣惊艳世人的武魂,不待云开,不待雾散,不待那明月冉冉升起,便被一剑斩碎。

    龙门广场四方,许多人的惊呼声,还未退去,司雪衣便败了。

    败的出人意料,败的利落而干净。

    “这怎么办到的?我还以为,司雪衣祭出武魂,这林云就有的麻烦了。”

    “太快了,那一剑我估计司雪衣肯定没有想到。”

    “绝对没想到了,不然他也不会如此震惊了,看他的眼神,到现在都还不可置信了。”

    “怕是林云,早就猜到他要祭出武魂了,一直在等着他。”

    “可怕,全程压制着司雪衣,完全没有给他任何机会,这林云有点强啊……”

    本以为少年和岩心公子一战,已经足够看透其实力,眼下许多人却又要重新估计了。

    “赢了!”

    凌霄剑阁的众人,从震惊中惊醒过来,脸上纷纷露出笑意。

    不管如何,至少林云未在首站落败。

    “有趣,我还从未败的如此惨过。”

    司雪衣回过神来,看向林云怅然若失的说道,他俊秀如妖,异常柔美的面容上,止不住满满的失落。

    三甲没争到,第四名还被人给赶了下去。

    不得不说,有些凄惨。

    “你什么时候,看破我武魂破绽的?”

    司雪衣目中绽放出异色,看向林云说道。

    对方能一剑斩断那轮明月,定然是有所准备的,不然出手决计没有如此果断。

    “我没有看破,长吉公子破不了你的武魂,只是他不够强罢了。与我而言,一剑斩之就可以了。”

    林云如实相告,未有隐瞒。

    一剑斩之!

    司雪衣微微一愣,随即讪讪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留情面,赢都赢了,还要打击我一番。祝你好运,地狱之路,还从未有人走出来过,好自为之。”

    临行前,其深深看了林云一眼,眼神颇为复杂。

    “按照规定,你只有一盏茶的休息时间,一盏茶过后,下一站就会开始。”

    裁判看向林云,沉声说道。

    一盏茶,时间有够短的,几乎没有停歇。

    林云平静的道:“不用了,开始吧。”

    裁判嘴角微微抽搐了下,这小子,一盏茶时间虽短,可也足够调息片刻了。

    居然不珍惜,摇了摇头,沉声道:“好。地狱模式,第二站,葬花公子对战林云。”

    咻!

    几乎是他话音刚落,白黎轩便化作一抹剑芒,稳稳的落在王者战台上。

    本届龙门大比,他不仅顺利争取到公子名额,还强势稳定在三甲席位。

    挡在他前面的二人,无论是云真还是秦羽,都大他至少三岁。

    给他时间,早晚会超越。

    可以说,他已经超额完成了目标。

    若能在地狱模式中,击败林云,了却这段恩怨,当真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林云,真的有击败白黎轩的实力吗?”

    “应该不能,况且他刚与司雪衣大战完毕,连一刻都没有休息。”

    台下许多人心生疑惑,毕竟白黎轩有奇才之名,圣体之威,大放异彩。

    败在云真手中,也就是底蕴稍差些许。

    尤其是白黎轩自创的那一剑,那一剑天雷破,让在场许多紫府长老都心生忌惮。

    在众人的疑问中,白黎轩和林云,渐渐走到一起。

    两人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当年在青阳界中便结下了不小的梁子。大皇子的婚礼中,林云又当众,捏碎了他手中的剑,让他出了个大丑。

    只是今日这般局面,白黎轩怕是做梦都想不到的。

    当年青阳界中,可随意捏死的蝼蚁,居然成长到如此地步。

    “林云,真的谢谢你。若非你选择地狱模式,这龙门大比我就算取得榜首都会留下遗憾。”

    白黎轩看向林云,冷峻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笑意。

    “怕是还得让你留下遗憾了,这一战,我必胜你。不过我答应过梅护法,不管如何,都不会杀你。”

    对方当日给血龙马拍了三掌,他当时发誓,十倍奉还。

    今日一战,地狱路上,便是要将这段恩怨彻底了断。

    “呵呵,梅护法也向我提出过类似的要求,不过你得小心了。我并没有答应他,若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

    白黎轩冷然一笑,当下拔剑出鞘。

    轰!

    长剑出鞘,有惊雷骤起,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鸣上,剑芒绽放出璀璨电光。

    他出手,就没有丝毫留情,惊雷剑势瞬间达到巅峰。

    至阴致寒!

    可谁也没想到,林云同样抱着类似的想法,当葬花出鞘的瞬间。水月剑势同样被他催发到极限,至阴致寒的剑芒,犹如一抹孤悬的冷月,冰凉透骨,清冷寒寂。

    月下之光,似乎万物都被冰封。

    互不相让的二人,剑芒在半空中,狠狠撞倒一起,刹那间爆发出惊人的气息。余波震荡中,刮起连绵不止的剑风,席卷八方。

    雷灭雷生!

    白黎轩手腕翻转,雷光生生灭灭,起起伏伏,剑身上弥漫的电光,刺的人无法睁开双目。

    大浪滔天!

    林云丝毫无惧,紫鸢剑诀在疯狂运转中,一击汹涌澎湃的大浪滔天反以颜色。

    两道可怕的剑势,与王者战台中,再度冲撞在一起。

    凌冽的剑光,将二人的面孔,照耀的苍白无比。

    剑芒在碰撞间,生出可怕的风暴,欲要撕裂一切,看的人心惊胆战。

    两人都是剑道奇才,同出一宗,这般强势对抗之下,大战几乎在瞬间就变得激烈万分起来。

    比起司雪衣的一战,来的要汹涌太多。

    战!

    没有丝毫退步,杀到一起二人,各出一剑,争锋不退。

    一剑如云中惊雷,怒龙狂啸,一剑如冷月孤悬,至阴致寒,彼此之间,都没有丝毫退缩的意味。

    蹭蹭蹭!

    眨眼之间,王者战台上,两道身影不停的变换起来,剑芒激荡,剑影灼灼。他二人各自将身法施展到极限,时不时有残影炸裂,剑吟之声,响彻云霄。

    林云眼中眸光一闪,身上绽放出璀璨月光,一束紫色剑芒,破空而至。

    皓月之光!

    “雕虫小技。”

    白黎轩冷哼一声,手中长剑陡然化作一道十丈电芒,从天而落,劈砍了下来。

    月光和电芒爆发出惊天巨响皱,残留的余波,去势不止,几乎同时落在二人身上。

    战台顿时顿时间一片炫目,满满的月光的闪烁的电芒,将这辽阔的空间尽数塞满,未留下一丝空隙。

    不待众人惊呼,炫目的光景中,两道模糊的轮廓。

    各自迸发出惊天杀意,将身法施展到极致,朝着彼此厮杀过去。

    铛铛铛!

    台上光景太过炫目,众人只能看清,两道模糊的身影,不断交错,唯有剑刃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嘭!

    又是一次激烈的对抗,狂风骤起,整座战台疯狂的颤抖起来。

    所有真元异象衍化的余波,在这劲风席卷之下,荡然无存。

    模糊的身影,清晰无比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可看到视野中的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愕无比。

    两人双手握剑,四目相对,狠狠拼在一样。衣衫染血,各自身上,都留下十多道血淋淋的伤痕,深可见骨,触目惊心。

    残酷!

    自龙门大比开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残酷的搏杀。

    激烈的对坑中,不给众人思考的时间,两人各自朝对方拍出一掌。

    掌芒对碰,真元衍化成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似乎让空气都如水波般扭曲起来。

    一击之下,二人各自退后十多部。

    “天雷破!”

    几乎是脚尖刚刚着地,白黎轩眼中寒芒一闪,他在这龙门大比中成名的杀招,再度祭了出来。

    雷光闪烁,乌云滚滚之下,白昼突然间昏暗无比起来。

    站台上的天,一片漆黑,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雷云。

    “是天雷破!”

    “又是这一剑,当初云真也无法挡住的一剑!”

    “论底蕴,林云比云真不知道差多少,云真能硬生生扛住,我看他肯定扛不住!”

    早就心潮澎湃的众人,豁然起身,忍不住轻呼起来。、

    又是这招,又是这一剑,天雷破!

    “林云,小心!”一声娇喝传来,贵宾席上的欣妍,捂着砰砰直跳的心口,神色焦急的大声喊道。

    “死吧,这一剑同等修为之下,无人能接住!”

    白黎轩眼中寒芒凌冽,冷眸如电一般残酷,死死盯在林云身上。

    “是吗?可我也有一剑,想请你指教指教。”

    看着眼前,撕裂苍穹,宛若天雷,刺破虚空而来的一剑,林云神色露出从未有过的平静。

    他的心,他的剑,他的人,在这杀招之后,丝毫未有慌乱和紧张。

    少年身上绽放出滔天战意,浑身剑意疯狂颤鸣起来,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第十剑,天碎云!

    天雷破,早就想领教一番了,林云目中精光爆闪,早已攀升至巅峰的水月剑势,怒劈而出。

    惊天巨响中,地面陡然裂开,磅礴霸气的水月剑势凝聚成一道龙卷风,裹挟着茫茫剑势,轰然暴起。

    本来幽暗的天空,在这狂卷之下,被疯狂撕裂。

    恐怖的剑意倾泻而出,异象连连,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划过畅快,少年那张清秀俊朗的面孔,在这光芒之下,似乎凝固成了永恒。

    这一剑,碎了天,碎了云,天云皆碎,唯此剑永恒!

    与此同时,白黎轩那一剑,那一剑同样撕裂苍穹的天雷破,爆发出铺天盖地的雷芒,轰然落下。

    刹那间,两道惊世骇俗的剑芒,在这王者战台上,于万众瞩目中撞在一起。

    刚刚碰撞的瞬间,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这一方天地剧烈的晃动起来。一道道散逸的剑芒,翩若惊鸿,朝着偌大的龙门广场,四散而去。

    所过之处,当即有不少人直接被重创,现场顿时惨叫连连。

    众人大惊失色,慌忙中,连忙各自出手抵抗起来。

    当两股可怕的剑势,完全交错在一起时,真元激荡,异象破碎,恐怖的余波宛若实质,以惊鸿般的速度朝着八方横扫。

    嗖!嗖!嗖!

    半空中,几道身影闪电般杀出来,各自对视一眼便同时出手。

    辽阔的王者战台,顿时升起一道半圆形的厚实光罩,将整座战台完全罩了起来。

    铛铛铛!

    余波激荡在这光罩上,发出惊天巨响,连番攻击之下,光罩竟然出现了丝丝微末的裂缝。

    “这两个家伙……”

    八名出手的裁判,心头震颤,一时无言。

    许久之后,余波才完全消停下来,八名裁判同时收手散掉光罩。

    咻!

    万众瞩目中,无数道目光,难掩心中好奇,急切万分的看了过去。

    就见王者战台上,一名青衣少年,从半空中缓缓飘落。下方,白黎轩握剑的右手,袖中不断有鲜血顺着剑身滑落下来。

    “可恶,为什么……”

    百利鲜眼中闪过浓浓不甘,沉声说道。

    “你输了。”

    地面上还有残余的电光,噼里啪啦的闪烁着,白黎轩身上的剑势已经七零八落。

    而林云身上的剑势,则展现出从未有过的锋芒,如月一般,散发着让人瞩目的光芒。

    天碎云对天雷破的比拼,胜负已十分明显。

    “输?不可能!”

    白黎轩怒吼一声,闪身朝着林云杀了过去,手中已经残缺的利剑,朝着林云不断刺出。

    可林云,闲庭信步一般,随意朝后走去,轻松避开。

    四五剑后,白黎轩愈发疯狂,神色狰狞的可怕。

    “到此为止了!”

    林云眼中闪过一抹冷厉之色,轻松闪避的他,突然迸射出恐怖无边的气息。

    一道剑光,以迅雷之势斩了出去。

    咔擦!

    白黎轩手中之剑,硬生生被斩成两半。

    不待他露出惊愕之色,林云抬手一掌,印在其心口上。

    咔咔咔!

    肋骨断裂之声不停的响起,拍飞出去的白黎轩当场吐出口鲜血,跪地不起。

    他抬头看去,当日他视为蝼蚁的少年,如今,却只能跪地仰望。少脸神色冷峻,沉声道:“我说过,不会杀你,可血龙马的仇总得还给你,这一掌之后,你我恩怨两清。”

    白黎轩捂着胸口,鲜血不停的从嘴上溢出,怔怔无语。

    如在梦中,不愿醒来。

    裁判神色难掩惊愕,沉吟道:“下一战,你可以在云真和秦羽中,任选一人。你伤势不轻,稍作休息后再来吧。”

    鲜血从葬花剑上,滴落下来。

    地狱之路,注定布满鲜血,充满杀戮。可血未尽,战不休。

    正当众人疑惑林云为何不语之时,少年抬眸一扫,眸中精光爆射,剑指云真,声若惊雷般狂喝道:“云真,给我滚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