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来了
    第四百五十七章

    第一战,封野对阵秦羽!

    对于此战,毫无疑问所有人都看好秦羽,他晋升四强不会有任何悬念。

    唯一期待,就是封野能将秦羽逼出多少实力来。

    倒也不是小瞧封野,只是这秦羽自龙门大比开场,一路大战,几乎都是碾压对手。

    若非林云,连斩两大公子,太过瞩目。

    他飞羽公子的光芒,还要耀眼许多。

    “你不是我的对手,认输吧。”

    王者战台上,秦羽懒洋洋的看向封野,神色显得不是很认真。

    似乎,林云未来,让他有些不太开心。

    龙门大比,可是公开斩杀对方的绝佳机会,若是不来,以后要杀就有的麻烦了。

    “嘿嘿,你这家伙出手狠辣,做你的对手若不认输,下场倒是都挺惨,非死即残。”

    封野没有反驳,随意笑道。

    “是吗?既然知道,还不快滚。”

    秦羽目中无人,很不客气的说道,对于这蛮人他同样是半点好感都没有,不愿去伪装。

    大秦帝国的人,基本不外如是。

    边疆外的宗门,虽能参加龙门大比,可从来没有人能获得公子之名。封野开了个先例,倒是惹的很多大秦国人不爽,觉得他抢走了公子的名号。

    面对秦羽的呵斥,封野咧嘴一笑:“爷爷我啥优点都没有,就是扛揍,有本事就把我轰下去,少扯一些没用的。”

    话音落下,龙门广场四方响起一片哗然之声。

    这封野,倒是不愧于他的名字,有够狂野的。明知道秦羽的恐怖,还敢如此做派,倒是让人没有想到。

    “不知死活。”

    秦羽面色微冷,体内真元汹涌喷拍,激荡着恐怖的火焰之力。像是一座火山,寂静中,给人带来沉闷而可怕的压力。

    “是谁不知死活,总得试试才知道!”

    封野浑身上下气力涌动,体内陡然传出阵阵爆骨之音,魁梧的身材再度膨胀一大圈。本就壮硕的他,一下子变得更为高大起来,像是一座山。

    他往前一步踏出,气力在奔涌中疯狂的散发出去,像是一尊现世行走的上古蛮兽。

    比起混元宗的龙象战体诀,这封野所修炼的功法,更为粗犷和原始。

    随着他不断朝前走去,身上膨胀的气力,愈发惊人,几乎凝聚为实质。化为血色粘稠般的诡异存在,附在他的周身,在将要靠近之时,五指紧握一拳轰了出去。

    轰!

    让紧握的拳头,足以将常人的整张脸附带,流动的血色光芒汇聚在拳芒上生出一根根尖锐的倒刺,显得更为狰狞诡异。

    秦羽眉头一挑,嘴角勾起抹不屑的冷笑,“旁门左道的小把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轰隆隆!

    话音落下,其体内激荡的火焰真元汹涌而出,弥漫全身。地阶功法玄阳诀,首次被他完全催动,刹那间身上的气息便直逼紫府,继而完全超过。

    今日已是最终一战,这秦羽也不想继续隐藏下去。

    他要宣示自己的存在,堂堂正正碾压这封野,告诉所有人谁才是龙门大比真正的主角。

    咆哮中拳芒狠狠轰来的封野,顿时为之一怔,他庞大的身躯硬生生被对方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吃老子一拳再说!”

    可距离已经足够,封野怒吼一声,拳芒如蛮兽的爪子狠狠拍了下来。

    附在拳芒上的血色倒钩,似乎将空气都给破开了,惊雷般落下中,破开好几道长长的气流。

    秦羽脸色冷峻,抬手间,一掌迎了上去。他身上的火焰光芒,陡然凝聚成一尊巨人虚影,仿佛是火焰神灵一般,瞬息间涨到数丈之高,比封野还要大上好几倍。

    嘭!

    碾压一切的掌芒,从天而降,将那轰来的拳芒尽数拍碎。

    余波激荡中,王者战台上狂风大起,风起的刹那,秦羽一步踏出,又是一掌落下。

    嘭!

    封野嘴角露出丝血渍,硬生生被拍的爆退好几步,浑身上下酸痛无比,火焰真元在其体内不停肆虐。

    “再来!”

    咆哮中,封野脚掌在地面重重一踏,人在半空,拳芒如烈焰绽放,分出万千流光。万千流光如江河中的蛟蛇,张开獠牙,朝着秦羽铺天盖地的落了下去。

    此杀招,声势骇人,似乎天地都为之变色。

    秦羽眉头微皱,稍稍一愣,随即道:“雕虫小技。”

    他浑身弥漫的焰光,一念之间,浓缩在手掌。手掌顿时如太阳般绽放出刺眼的光芒,紧接着,抬手一扬,迎上了那万千流光衍化的蛟蛇。

    玄阳之光!

    嘭!

    在这媲美大日光辉的掌芒下,那些流光衍化的蛟蛇,只一瞬就被全部蒸发。

    “到此为止!”

    蒸发的刹那,秦羽眉头一挑,闪到封野身前。负手而立,只用右手,一掌拍了出去。

    砰砰砰!

    他连出四掌,每出一掌,封野便吐出口鲜血,退出一步。

    “滚吧!”

    等到第五掌轰出去,封野如小山般的身躯,飞出战台轰然倒地。

    输了!

    虽然众人早就料到,封野会输,可没想到会输的这么惨。自始自终,秦羽的左手都是负在身后,没有出击。

    不过这封野也算了得,如其所言,皮躁肉厚。

    被轰下战台后,还能起身活动自如,骂骂咧咧的走了回去。

    此一战,也算是将秦羽的实力,稍稍展露在众人面前。算是见识了他秦羽的真正实力,难怪,他一路横扫,不显山不露水。

    实在是他的实力,高出对手太多。

    强如封野,也只配他出一只手。

    “龙门大比的榜首,看来非秦羽莫属了!”许多人心中暗自惊呼,震撼不已。

    “秦羽获胜,成功晋级胜者组,第二战,司雪衣对阵水月公子!”

    刚才一战,看的人心潮澎湃,很快第二场激战便要展开,有些令人目不暇接。

    司雪衣和水月公子的对战,还是相当引人瞩目的,两人都是魔月山庄的弟子。之前,司雪衣也有战胜长吉公子的先例,胜负难说。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便是司雪衣此人太过俊秀。

    只要他一登场,四方女性武者的目光,几乎就无法在他脸上挪开。

    不得不说,这场大战,确实没有辜负众人的期待。

    水月公子终于祭出她名震大秦的烟云剑法,出乎意料,司雪衣同样以烟云剑对阵。

    只不过,一人用的是剑,司雪衣则从始至终,都用的是那柄画着明月山河,茫茫江水的折扇。

    两个来自魔月山庄的翘楚,施展着让人眼花缭乱的烟云剑法,将烟云剑法的强悍,展现的淋漓尽致。

    战斗,比外人想象中的还要胶着。

    看得出来,无论是水月公子,还是司雪衣,对于四强都有着无比的渴望。虽同出一门,可彼此间的对决,没有丝毫留手。

    最后司雪衣,棋高一步,胜了水月公子半招。

    他以扇为剑,在烟云剑法中,另辟袭击,走出一条旁人无法看懂的路来。

    水月公子,虽然将烟云剑法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堪称完美。可百招之后,明显招架不住,提前认输。

    拱手,将司雪衣送进了四强。

    “承让,谢谢师姐了。”

    司雪衣摇着折扇,拱手谦让道。

    “我可没有承让,师弟你既然进了四强,可得为我魔月山庄至少在三甲中争下一个位置。”

    虽然败了,可败在同门手中,水月公子心情倒也不差。

    又一人晋级。

    可凌霄剑阁所在的位置,依旧未见林云的身影,不免让人疑惑。

    四强战都快要打完了,莫非,他真的要缺席了不成?

    紫青王座上,秦王随意的看了一眼,继而开口道:“第三战,公子小白对战青山公子。”

    按照规定林云输了,只能在败者组中挣扎,无法争夺前三和榜首。

    当然,对方若是愿意选择地狱模式,也有那么一丝希望。不过秦王相信,就算是林云来了,也不会真的选择地狱模式。

    别说车轮战的难度,但就落败的惩罚,就得让人好好想想了。

    那地狱模式,一旦选择,便没有退路。

    要么赢,举世瞩目,冠压群雄;要么输,一败涂地,失去所有。

    王者战台上,白黎轩和岳青先后登场。

    白黎轩拔剑出鞘,手握利剑,周身剑势面,整个人与手中之剑似乎融为一体。配合着圣体之威,王者战台上的他,给人的感觉,锋芒无匹,所向披靡。

    当他手中之剑,指向岳青的刹那,所有人都生出种错觉。

    岳青,好像已经死了。

    他的剑势完全碾压了岳青的锋芒,使得台上,只有一种气息能被人感应到。

    就是白黎轩的剑,只有他的剑,绽放出光芒,刺眼而夺目。

    “该死!”

    岳青脸色略显尴尬,这种碾压般优势,让人心生绝望。一时间,显得他的公子之名,有名无实。

    即便是封野,败的虽惨。

    可也逼的秦羽,全力运转了玄阳诀,甚至与对方过了好几招。让人见识到了,秦羽的真正实力,败的不冤。

    但眼下,白黎轩一剑,遥遥指向他,胜负便已然分了出来。

    “八公子中,你应该是实力最弱的,比起你师兄关山公子,你还差了一些。”

    白黎轩看向对方,面不改色的说道。

    “别说了,我认输。”

    岳青苦笑一声,有气无力的说道。

    “承让。”

    收剑归鞘,白黎轩目送对方下台,心思却没在岳青身上。

    目光一扫,看向龙门广场的入口处,若有所思,那家伙真的不来了吗?

    “第四战,云真公子对阵葬花公子。”

    待白黎轩下台后,秦王平静的开口。

    林云迟到等同弃权,云真已经赢了。只需走走过场,便可晋升四强,哪怕林云真的赶来了,也得经过云真的同意才有一战的资格。

    以往,也不是没有类似的例子。

    但只要对手不愿意,及时赶到了,也会被强行判输。

    云真索然无味的登上王者战台,看向裁判道:“别磨蹭了,这小子来不了。”

    裁判心中暗道一声可惜,龙门大比三年一届,没有及时赶到而被判输,实在令人惋惜。

    不过规矩就是规矩,无法因为个人而改变。

    “咦?”

    可就在裁判,将要开口宣布云真获胜之时,其脸色微变。

    “怎么回事?”

    云真顺着裁判的视线看去,视线的尽头,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其瞳孔猛的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