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月下飞天镜 云生结海楼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司雪衣对阵长吉公子。

    林云若有所思,长吉公子无需多言,秦天学府培养的妖孽翘楚,八公之一。

    司雪衣,那个当年在青阳界,将自己逼落阴风涧,又在琼台宴会上敬了自己一杯酒的少年。

    许多年前,他就和白黎轩号称双星,并驾齐名。

    不知道如今,这个俊美如妖的少年,又有怎样一番实力。

    对于这一战,林云还是颇为上心的。

    嗖!

    破空声响起,司雪衣手持折扇,如一片落叶,稳稳落在战台上。

    他一身雪白长衫,长发高高束起,飘着两根逍遥巾。明眸皓齿,肌肤如雪,粉面红唇,一双眼睛,绽放着星辰般的光辉,一落地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尤其是诸多女子的目光,几乎完全被其吸引,此人之俊美,放眼大秦帝国哪怕是流觞也逊其三分。

    “这家伙,跟个女人似的。”

    李无忧看着四方,诸多女子盯着司雪衣的火热眼神,出言吐槽。

    心妍却是微微一笑:“女人可没他这般貌美,小师弟你觉得他有胜算吗?当初公主宴会上,他只敬了你一杯酒,虽说旗鼓相当,可我感觉无论修为还是天赋,都不比你弱上多少。”

    这话倒是不假,甚至有些高看林云。

    公主宴会时的林云,比起司雪衣,无论实力还是修为都比对方差上些许。

    当时对方,明显是见林云大战多场,怕胜之不武而未出手。

    “能有啥胜算,我就不信他能和大哥一样,战胜公子。再说,长吉的公子名号,可比夜公子要厚实许多,比起夜公子来无疑要强上许多。”

    李无忧快言快语,说出了许多人的想法。

    夜公子虽有公子之名,但排名倒数,可这长吉公子可却不一样。

    “看看再说吧。”

    林云不敢妄言,没有明说。

    倒是有意看了白黎轩一言,此人与司雪衣打的交道比较多,问他或许会准确一些。

    不过冒昧去问,怕是会自讨没趣。

    嘭!

    战台上又是一道身影落下,战台微微一震,长吉公子手持一柄黑色的长枪,在众人面前现身。

    “此枪名为玄幽,超品玄兵,虽不是宝兵,却有不下于宝器的威压,司兄弟还请多加小心。”

    长吉公子看向对方,介绍着手中的玄兵。

    龙门大比准备使用宝器,但不禁玄兵,他倒是坦荡,主动告诉对方自己受伤的玄幽枪威力不逊色宝器多少。

    “无所谓啦,反正世人都觉得我败在你手中,只是理所应当之事。你用什么兵刃,没人关心,我也不会在意。”

    司雪衣摇着折扇,轻声笑道。

    “得罪了。”

    长吉公子并外人想象中的要朴实许多,丝毫看不到的公子的傲气,话音落下,便一枪捅了过去。

    嘭!

    枪尖寒芒凌冽,刺破虚空,眨眼就来到了司雪衣的面前。

    朴实无华的一枪,却蕴含着厚重如山般的威压,沉重无比,一枪之力,给人带来莫大的压力。

    司雪衣淡然一笑,手中折扇猛的一收,四两拨千斤一般将此枪别了过去。

    哗!

    长吉公子握着枪兵的左手,猛的朝后一收,而后闪电般的刺了出去。刺过去的瞬间,手腕又猛的朝下一拉,长枪顿时如狂龙,狠狠的压了下来。

    司雪衣眉头一挑,悄然避开。

    嗡!

    枪芒击空,在半空中嗡嗡作响,爆发出惊人的巨响。可见这一击有多沉,但长吉公子随意一提,这原本势大力沉可破山峰的一枪,被他轻松提了起来,乘着余威未消,横扫而出。

    旧力未消,又有新的真元灌注进来,当下这一枪横扫过来,可谓是凶狠无比。

    “好俊的枪法……”

    林云忍不住出言赞道。

    此人的枪法,眨眼看法普普通通,毫无花哨。可实际上每一击都用尽全力,都能在余威未散之前,再出一枪,如此就叠加了先前一枪至少过半的威力,如此不断循环叠加下去。

    威力之大,早晚要大到,仅凭气势就能硬生生震死对方。

    果不其然,战台上的长吉公子,其初始普通的枪法,愈发恐怖起来。等到十招之后,其浑身散发出来的威压,已经直逼紫府,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后更是让人有些踹不过起来。

    又是三招之后,长吉的玄幽枪,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眼见司雪衣无法避开这一枪,他脸上露出抹笑意,在玄幽枪将要扫到自己之时,凭空而起,稳稳的落在枪尖之上。

    如此凶险一幕,顿时让场下响起阵阵惊呼声,让人诧异不已。

    这若是慢上半分,他司雪衣,就要被扫成肉渣了。而且敢落在对方的长枪上,等长吉将他震下来后,还是死路一条。

    蹭蹭蹭!

    可谁也想不到,枪尖上的司雪衣露出抹笑意,双手展开,与枪尖上不停的飞奔起来。

    长吉面色微变,身形在后退中,手腕疯狂的抖动起来。

    轰隆隆!

    顿时间这一杆玄幽枪,犹如火山爆发一般,汹涌澎湃。可行走在其中的司雪衣,身形飘忽,手持折扇,始终不落下。无论这枪如何摆动,他都在一点一点的朝前走去。

    “落!”

    长吉爆喝一声,冷静的做出决断,身形闪烁,右手握住枪柄,猛的朝上一提。

    司雪衣不得不落了下来,可他落脚之地,却离长吉不到一个身位。

    脚掌还未完全落下,他刷的一声并拢起来,犹如利剑,闪电般朝其咽喉刺了过去。

    凶险的一幕,顿时看的人提心吊胆,神情彻底紧张起来。

    哗!

    电光火石间,长吉神色未变,双手握住长枪在身前疯狂旋转起来。

    铛铛铛!

    长枪旋转如风,守得滴水不漏,任凭司雪衣的攻势如何迅猛狠辣,都始终无法穿透过去。

    反倒是长吉,随着玄幽枪的旋转,身上跌落的气势再度飙升到巅峰。

    退!

    司雪衣久攻不下,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闪电般窜了出去。

    “到此为止了吧!”

    始终保持着冷静的长吉,在司雪衣刚刚决定后退之时,便将手中长枪甩了出去。

    轰!

    旋转了半响的玄幽枪,蕴含着真元和气势,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随着长吉扔出去的刹那,风云并起,天地失色,一击之威,让整座战台都为之晃动起来。

    天地间回荡起轰隆轰隆的巨响,枪尖在刺破虚空中,因为速度太快,与空气擦出璀璨的焰火。

    这一枪,石破惊天!

    脸上一直挂着轻松笑意的司雪衣,神色也在此时,稍稍凝重起来。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片波澜不止的江水,突兀出现,江水辽阔,静若处子。

    水面上一轮皎月,犹如仙宫追路的明镜,伴着蒙蒙水雾,在一幢幢琼台楼宇中,若隐若现。

    天地异象……这是司雪衣的武魂!

    哪怕已经不是初次见到,林云心中仍然大感震撼,能够产生异响的武魂,古往今来,无一不是成为天骄翘楚。

    呼哧!

    凭着异象之威,那石破惊天的一枪,终于是堪堪慢上些许。

    司雪衣双臂一展,与水面上的仙宫楼宇中,凌空而起。

    嘭!

    等到长枪落地,惊天巨响中,四方空间为之一颤。江水轰然破碎,司雪衣的异象武魂,茫茫江水,顿时出现一道道裂缝,而后彻底消散。而那一柄名为玄幽的长枪,枪尖彻底末入战台,枪身颤抖如龙。

    可江水虽散,明月仍在。

    皎月如飞天明镜,月光下,司雪衣一身白衫,身影朦胧,说不出的俊美飘逸。

    咻!

    纯净的月光下,他手中折扇,清冷如电飞刺而出。

    噗呲!

    想要上前,将玄幽枪拔出来的长吉,硬生生碧落。

    沐浴着淡白色的月光,司雪衣从天而落,踩在玄幽枪如龙一般疯狂颤抖的枪身上。原本疯狂颤动,犹如蛟龙般暴躁,让战台剧烈晃动的玄幽枪。

    等到司雪衣,落上去的瞬间,立刻安静下来。

    长袖如云,司雪衣伸手一招,握住飞来的折扇,折扇轻摇。司雪衣居高临下,俊美的容颜,在月光下美的让人沉醉,他看向对方轻声掉:“长吉公子,胜负已分。”

    长吉公子胸前,有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正不停的溢出。

    此伤看着吓人,却不致命,但确实已经败了。

    最强一击没有伤到对方分毫,反倒让对方,制住了自己的兵刃。再斗下去也是徒劳,落败只是早晚之事。

    长吉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沉吟道:“玄幽枪还给我吧,他不喜欢被人踩在脚下。”

    “好说。”

    司雪衣露出抹笑意,身形一闪,长袖如云般流动中,手中折扇猛的一扇。

    嗡!

    玄幽枪破土而出,恰似一道电光,飞窜而出落在了长吉公子的手中。

    看了眼玄幽枪,长吉眼中闪过抹不甘的神色,目光一扫,望向裁判到:“技不如人,我认输。”

    扛着长枪下台的长吉公子,身形略显落寞,可无人注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战台上,白衣如雪,人如其名,却比风花雪月更俊的司雪衣身上。

    又是一匹黑马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