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黑马再出
    第四百四十七章

    从今往后,大秦帝国八公子中,再无夜公子的名号!

    林云的话,像是一道晴天霹雳,在众人的心间骤然而起,无一例外,神色震撼,说不出话来。

    死了……

    云霄剑阁千年难得一见的妖孽,就这么死了,死在了林云的剑下。

    前一刻,他还气势汹汹,十字剑芒闪耀惊人,叫嚣着林云必死。

    可下一刻,众人还未反映过来,他的眉心就被一剑刺破。

    其如汪洋般浩瀚的剑势,在天穹间那朵紫鸢花绽放之后,瞬息间就被碾压至分崩离析。

    等到林云刺出那一剑,已经完全没有抵挡之力。

    许多人,甚至到现在,都还有些没有看懂。夜公子,怎么就一剑就死了,完全无法接受。

    可实际上,若是冷静下来想想。

    打从一开始,林云就没有处在劣势中,无论对方如何穷追猛打,剑势如何凶狠致命。自始至终,都没有让林云自乱阵脚,露出破绽。

    反倒是林云,看破对方的虚实后,玄武十重的修为完全展露出来后,便牢牢占据着主动。

    等他出手反扑之时,已经明显看出,两人的剑道修为并不在一个层级。

    已至化境的水月剑法,在那一记皓月之光的照耀下,发挥到巅峰。

    在那一刻,胜负其实已经分出来。

    紫青王座旁的大皇子秦羽,脸色微变,他心中的震撼不比旁人低。

    甚至略有过之,情绪波动犹如浪涛,难以平息。

    在他看来,林云再如何强大,与八公子都有着明显的差距。对他造不成任何危险,甚至不用脏了自己手,就会有人替自己在龙门大比杀了他。

    可眼下,死的是夜公子,而不是林云。

    可三天时间,这小剑奴到底做了什么?

    他目光深邃,远远盯着林云,似乎要将对方解剖开来,看个清楚。

    葬花归鞘,战台上剑意余威不散,发出阵阵轻吟。林云身上的气势,于这一刻,达到巅峰。

    剑斩夜公子的他,眼下给人一种霸道之极的感觉,狂傲不羁、一剑在手,谁与争锋,那种气势,半点都不显得刻意。仿佛他本来就是如此,只是不经意间的绽放,才让人豁然惊醒。

    他林云,从来都不是公子眼中的玩物,不会任人宰杀。

    所谓公子,不过如此。

    夜公子的死,昭示着林云的野望和雄心,彻底暴露出来。

    这龙门大比,他不来则已,来了,便只争第一。三年太久,只争朝夕。

    林云目光一瞥,刚好看到大皇子投射过来的视线,其屹然不惧,同样冷冷的看了过去。

    龙门大比,他从未就想过避开此人。

    秦羽想杀他,他何曾不想斩杀对方。他心中已有九成把握,欣绝师兄之死,就是此人所为。

    所谓王琰,不过是他手下的一条狗罢了。

    其中道理,谁都明白,凌霄剑阁的高层同样明白,可没有人敢明说。

    原因无他,只因对方是皇子,是大秦皇室的继承人。

    可他不用顾忌这么多,龙门大比中,死人再常见不过。

    师姐的性,一定要讨回来,师兄的仇,也是非报不可。

    两人四目相对,争锋不让,仿佛是两柄利剑在半空中交锋,可怕无比。

    如此一幕,也不由让人心中嘀咕起来,这两人怕是早晚得有一战。之前,谁也不觉得林云会威胁到秦羽,可眼下连夜公子都死在了他手上,似乎一切都有可能。

    “不自量力。”

    秦羽嘴角微微上翘,心中冷笑连连。

    若这林云,真觉得自己斩杀了夜公子,就有资格和自己斗,未免有些太过天真。

    异组大战,继续进行。

    只是夜公子突如其来的败亡,让人内心中的震撼,一时间还是难以消化。

    云霄剑阁一众长老的脸色,完全黑了。

    洛余航、夜公子全都死在林云的剑下,仿佛是诅咒一般,凌霄剑阁,终究是凌霄剑阁。凌霄剑阁不倒,云霄剑阁,永无出头之日。

    “第十一战,魔月山庄水月公子,对阵玄天宗苏岩!”

    水月公子,八公子中唯一的女子,她的剑,清冷如月,飘渺如云,一手烟云剑法,登峰造极,许多年前就鲜有败绩。

    战台上水月公子容颜俏美,可等到她将自身剑势释放出来的刹那,浑身气质陡然巨变。

    仿佛是有无尽的寒风,自她身上滚滚而出,她没有祭出赖以成名的烟云剑。反而以凌厉霸道的剑势,碾压对手,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其剑之凌厉,完全不像女子能施展出来。

    战局没有任何悬念,不到十招,苏岩便身中多剑,被迫认输。

    赢的干劲利落,丝毫未有拖泥带水。

    这一届龙门大比,玄天宗明显表现不佳,比起上一届耀眼的成绩,差上太多。

    让人产生许多怀疑,反倒是凌霄剑阁,不声不响中出了两大黑马。

    可等到云真公子登场,当他以龙虎拳,三招轰死对手之时,现场鸦雀无声。

    许多人心中暗道,这玄天宗是有些耐不住了,云真公子再不展现的强势一些,其宗门长老肯定要着急了。

    “第十三战,凌霄剑阁叶枫,对战百兽门封野!”

    听到凤华公主的声音,洛锋轻声道:“叶枫小心一点,这封野不可小瞧。”

    其心情不错,白黎轩和林云都成功晋升了十六强,尤其是林云,更是斩杀了死对头云霄剑阁的夜公子。

    如果叶枫再能进入十六强,那这一届龙门大比,凌霄剑阁便算是颇为圆满了。

    “放心,这一战我必胜。”

    叶枫心中憋着一股气,连他不看好的林云,都斩杀了夜公子。

    若是这一战,他胜不了对手,就有些丢脸了。

    不过,他信心十足,自认为半步紫府的修为,足以碾压这蛮子。

    “凌霄剑阁,势头可是够猛,不知道你这家伙,水平又如何?”

    战台上,身材魁梧高大的封野,瞧着叶枫咧嘴一笑,浑身上下战意十足。

    叶枫淡淡的道:“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嘿嘿,试试就试试。”

    封野狂笑一声,不过他还未迈出脚,就见一抹剑光凌厉的杀了过来。

    却是叶枫,口上说着让对方来试招,自己却抢先出手,杀了个出其不意。

    虽说有些狡诈,不过龙门大比,只以成败论英豪。成者王侯败者寇,只要能赢,一切就都只是手段罢了。

    轰!

    等到叶枫欺身上前,其手中长剑陡然间犹如长鞭一般舞动起来,一时间化作漫天剑影,朝着封野铺天盖地落了下来。

    “你这家伙!”

    封野咒骂一声,身上浮现出一团暴躁的青光,将自身完全笼罩,硬生生承受着对方的剑光。

    而后双拳紧握,势大力沉的轰了出去。

    每一拳都蕴含着恐怖而惊人的爆发力,嘭嘭作响,震的战台抖动不已。可他的拳,威力虽大,可始终轰不中对方的本体。

    空气中,拳芒爆炸的剧烈波动,和激荡的剑芒,震荡不停。

    “这蛮子,皮可真厚!”

    半空中的叶枫,眉头微皱,没有想到封野的肉身防御会如此惊人。自己的剑光,劈砍上去,像是落在金属铸就的荒山上,嗡嗡作响,难以伤到对方。

    “嘿嘿,抓到你了。”

    思虑之间,就见笼罩在青光中的封野咧嘴一笑,一拳朝着他轰了过来。

    这一拳,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势,狂暴无匹,气机将叶枫牢牢锁定,不再给他避开的机会。

    蛮子就是蛮子,看不出来,我这是故意露出来的破绽?

    叶枫心中冷笑不止,他正愁无法破开对方的防御,等的就是对方孤注一掷。

    死!

    当下浑身剑势猛的一收,半步紫府的深厚修为,轰然爆发,闪耀的剑芒朝着对方的拳芒狠狠刺了过去。

    莽莽剑势,几乎是在瞬间,就将扑过来的封野吞噬在其中。

    “这叶枫,居然还留了一手!”

    “凭他这等修为,就算之前破不了封野的防,也不至于无法伤到对方。”

    “封野到底是有些托大了,太着急了。”

    许多人看出叶枫的心计,微微摇头,这一战胜负已分,没多少悬念了。

    唯有林云,微微皱眉。

    在他的印象中,这封野虽然看似狂躁暴戾,可实际上心思细腻,并非鲁莽之辈。

    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轰!

    突然间,战台上陡然爆发出惊天巨响,这巨响突如其来,让人双耳短暂失聪。少数人,甚至当场被震的昏死过去,脸色惨白。

    十鼎之力!

    林云脸色微变,只见战台中莽莽剑势,在声声巨响中,被轰得七零八落。

    叶枫被一拳轰飞,胸前肋骨尽断,五脏六腑,皆受到波及。

    落地之后,长剑脱手而出,吐出好几口鲜血,差点昏死过去。

    抬头看去,就见封野咧嘴一笑,狰狞无比,仿佛上古走出来的蛮兽一般可怕。

    “你耍我!”

    叶枫咬牙切齿的说道。

    若知道对方,能爆发出十鼎之力,他登场就会认输。

    将肉身修炼到如此恐怖的境地,大秦帝国除了岩心公子外,再无第二人能够做到。

    可恶,偏偏他还自作聪明。

    “耍你又如何?杀你举手之劳!”

    封野狞笑一声,五指再度紧握。

    叶枫吓得脸色发白,狼狈不已的爬起来,挣扎着从战台上跳下来,高声道:“我认输。”

    可等他落地之后,却发现封野半步未动,眼中尽是戏弄的神色。

    脸色当即就黑了……

    又是一匹黑马!

    龙门广场四周,诸多目光落在封野身上,惊叹不已。

    今年的龙门大比,真的是黑马频出,意外不断。异组大战,当真激烈无比,不知道这封野对方同样有十鼎之力的岩心公子,又将会是怎样一番厂场面。

    “第十四战,魔月山庄司雪衣,对战秦天学府长吉公子!”

    等到裁判宣布封野获胜,紫青王座旁的凤华公主,再度开口说道。

    一股哗然,瞬间蔓延出去,司雪衣对阵长吉公子,算是三大焦点之战外,最引人关注的战斗。

    原本,没人看好司雪衣的。

    可今日林云战胜了夜公子,难免不让人浮想联翩,司雪衣是否也有那么一丝可能,战胜长吉公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