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所谓公子
    第四百四十六章

    自创武技?

    林云若有所思,惊雷剑法中,确实没有名为天雷破的杀招。

    毫无疑问,这一剑,这如电光撕裂苍穹,破开云霄的一剑,的确是白黎轩自创的。

    如果说拥有圣体的白黎轩,已经足够让人感到忌惮,那还能自创武技的他,到底有多强呢?

    龙门广场四周,无数道目光落在白黎轩身上,神色都显得十分骇然。

    ”第九战,凌霄剑阁林云,对战云霄剑阁夜公子!”

    紫青王座旁,凤华公主目光在两人身上看了眼,轻声念道。

    她声音清澈灵动飘渺,环绕在整个龙门广场,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刚刚才消停片刻的龙门广场,响起阵阵哗然,一片骚动因此而起。

    “终于到了。”

    “林云对上了夜公子,小组赛中林云斩杀了他的师弟,其对林云可是恨之入骨,不知道林云有没有机会活下来。”

    “目前来看,公子级的高手,基本都是碾压对手,十分强势。林云除非开场就弃权,否则必死无疑!”

    “有意思,看他怎么选吧,这场龙门大比他本来就不该来。能够走到三十二强,他足以自傲了,即便弃权也不丢人。”

    众人心中期待,刚刚看完一场焦点之战,马上又来一场焦点之战。

    嗖!

    两道身影飞掠而至,稳稳的落在战台上。

    四方议论之色,难免入耳,他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平静的看向对方。

    夜公子一身黑衣,盯着林云,就像是妖兽盯着猎物一般。

    眼眸中的杀意和恨意,没有丝毫隐藏,目光锋锐而可怕。

    “三天之前,我说过让你最好别碰上我,否则我绝不轻饶你。你若识趣,现在就与裁判认输,否则一旦开始,没有能救得了你!”

    夜公子眼中闪过抹嘲弄,故意嗤笑道,声音极其刺耳。

    “这家伙,是想故意激怒小师弟!”

    看台上心妍眉头微皱,一眼就瞧出了夜公子的心思。

    裁判看了眼林云,眼中神色,显然是在询问他,是否要弃权。

    “不用。”

    林云神色冷漠,吐出两字。

    裁判也不多言,身形朝后一闪,便沉声道:“开始!”

    “哼!”

    话音刚落,夜公子便冷笑一声,随即他的身上一股狂暴而凌厉的气势滚滚而至。他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无匹,光芒璀璨,犹如夜空中耀眼的星辰一般,毫不掩饰自光芒。

    嗡嗡嗡!

    剑意在嗡鸣中,夜公子身上的气势不断狂飙,虚无的剑势宛若实质一般,彰显出深厚而霸道的修为。整个战台,在他这等狂暴的气势下,都似乎颤动起来,这一剑要让整个天地都在他夜公子的面前低头。

    “好强!”

    “半步紫府的境界,配合自身星辰般的剑势,他是想要速战速决,不给林云任何机会。”

    “可怕。不敢想象,站在他面前会面临一种怎样的压力,怕是紫府境都难以承受吧。”

    “不愧是公子级的存在……”

    仅仅只是将自身剑势展露出来,夜公子便展现出了,公子级妖孽的可怕一面。

    嗡嗡嗡!

    等剑势攀升到巅峰,众人耳畔回荡其剑身颤鸣之音,夜公子一步踏出,顺势拔剑。

    咻!

    闪烁的剑芒,像是黑夜中划过的一抹流光,配合夜公子自身恐怖的剑势,这一剑又快有狠。

    林云伸手一招,五指紧握在葬花剑,面对对方恐怖的一剑。

    拔剑出鞘,剑身如一泓秋水从其眼前划过,好似一道蛟龙怒吼而出。

    铛!

    间不容发之际,挡住了对方刺过来的一剑,战台顿时间剧烈的晃动起来。

    挡住了!

    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这一剑不仅被林云挡住了,而且丝毫未退。

    轰隆!

    剑芒在半空中炸裂,夜公子眉头微皱,浑身真元凝聚,反手一剑再度刺出。

    七玄步,人过留影!

    林云脚步移动,不慌不忙,催动七玄步犹如金乌展翅,速度奇快无比,犹如惊鸿。每走一步,都仿佛留下一幅画,可夜公子剑势凌厉无匹,穷追不舍中,每一剑都将林云留下的画,搅成粉末。

    眨眼之间,两人在腾转挪移中,便对上数十招。

    剑刃碰撞声,连绵不止,夜公子以强横的修为牢牢压制着林云,让人感觉他就像是一座山。一座,巍峨庞大,足以轻松压死林云的高山。

    “修为的确深厚,怕是紫府强者,在你面前也讨不到便宜。”

    林云若有所思,对方这修为,确实有些可怕。

    比他之前面对的吴莫寒要恐怖许多,两人都是半步紫府,可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知道就好,给我乖乖受死!”

    夜公子冷笑一声,脚步在地面重重一踏,浑身剑势顿时发出尖锐的呼啸声,一脚之力将这古老的战台踏出一道道微末的裂缝。

    “乖乖受死?想多了。”

    林云面无表情,丹田处宛若冰晶的紫鸢花悄然绽放,澎湃而浑厚的真元汹涌而出。浑身十道玄脉爆发,一股完全不弱于对手的剑势,骤然爆发。

    “玄武十重!”

    “这不可能吧……”

    人群顿时一惊,三天前还是玄武九重修为的林云,眼下修为竟然飙涨到玄武十重。

    而且修为稳固,不像是初入玄武十重。

    “剑分双月!”

    一波又一波的水月剑势在林云身上展开,仿佛有两轮明月在这一剑之下显现,天上一轮,地上一轮。

    而林云手中的葬花剑,则在两轮月光的照耀下,爆发出璀璨剑光。

    斩!斩!斩!

    手握葬花,林云强势反攻,剑芒挥舞中,将对方剑势一轮有一轮的斩碎。

    七玄步,金乌展翅!

    趁着对方剑势凌乱的刹那,林云双臂一展,犹如金乌荡了出去,下一刻陡然出现在对方面前。

    没有丝毫犹豫,葬花剑爆发出璀璨剑芒,朝着夜公子当头落下。

    “找死!”

    夜公子勃然大怒,这小子居然还敢欺身上前,不知死活。

    “星辰之光!”

    真元灌注在手中长剑上,剑尖陡然绽放出璀璨光芒,紧接着轰然爆发,像是星辰爆裂一般恐怖。

    “皓月之光!”

    林云面色冷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仿佛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剑身上暴起的月光犹如火焰一般燃烧起来,明月如火,如光,如我之剑,葬花亦葬人。

    嘭!

    月光与星光轰然爆炸,半空中真元激荡,剑芒碎裂,一片混沌,将林云的身形掩盖在其中。

    轰隆隆!

    可怕的爆炸声,犹如浪涛,一波接着一波,不停的响起。在人耳畔,犹如惊雷炸耳,脑海中嗡嗡作响。

    “死了吗?”

    看着台上持剑而立,一身黑衣的夜公子,众人心中不由担忧起半空中被余波压盖住的林云。

    余波中,光华散落,剑芒激荡,一片迷蒙。

    咔!

    可突然,像是有镜子破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在半空余波中迸射出一缕月光。紧接着月光就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澎湃的爆发出来,瞬息间就将整座战台湮没。

    那月光中,林云清秀俊朗的面容,冷若冰霜,他一身青衫,手持葬花,像是一轮明月坠落在人间。

    “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吗?”

    轰!

    月光般浩瀚的剑芒落下,将对方剑势统统碾碎,在夜公子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将他重重击飞。

    “所谓公子,不过如此。”

    林云落地,看着被自己震飞出去的夜公子,淡淡的说道。

    “狂妄!”

    “狂妄吗?是又如何!”

    看着恼羞成怒的夜公子,林云眉头一挑,葬花剑梦幻般的剑身微微颤鸣,直指对方。他的视线顺着剑身,划过剑尖,冷冷的落在对方身上。

    霜寒万里!

    不等夜公子反应过来,青衫鼓动,长发张扬中,林云浑身剑势陡然无比冰寒起来。

    至阴致寒,至高至傲,目之所及,冰封一切!

    冰冷的剑势宛若寒霜,随着颤鸣的剑身,犹如风,席卷整个辽阔的战台。

    夜公子面色微变,他感到无形而恐怖的剑势,像是怪兽欲将整个人吞没。

    当下真元涌动,持剑挡在身前。

    咔擦!

    就听到犹如玻璃碎裂一般清脆声音响起,辽阔的战台上,落下一道道的尖冰砸在地面上。

    夜公子面色一白,原地震飞数米,嘴角吐出口鲜血。

    哗!

    全场震动,举目哗然,自从林云展开反攻后,其势便一发不可收拾,眼下居然伤到了夜公子。

    众人脑中嗡嗡作响,完全不敢置信。

    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是林云,而不是夜公子吐血受伤。

    “我承认有些小瞧你了……”

    夜公子擦开嘴角的鲜血,脸色冷若寒冰。

    抬眸间,夜公子目光一扫,天穹陡然落下一道剑芒将他笼罩。紧接着浑身散逸的剑势,凝聚成一道垂直的剑芒,当两道剑芒轿车,组成一道磅礴的十字剑芒之时,夜公子身上陡然爆发出刺眼夺目的光芒。

    浑身剑势,直冲云霄,似要刺破一切,让人不敢直视。

    “可我说过,若不认输,你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夜公子口中吐出,十字剑芒交叉的瞬间,他便一步踏了出去。

    轰!

    茫茫剑势犹如愤怒的汪洋,滚滚而至,湮没一切,看的人心惊胆战。

    “十字印,这是流光剑诀第八重的标志!”

    “完蛋,这剑诀修炼到第八重,居然能拥有完全媲美甚至超越紫府的剑道修为。”

    可众人的惊呼声还未落下,林云身后陡然绽放一起磅礴的紫鸢花,搅动风云,而后一剑了刺了出去。

    咔擦!

    夜公子汪洋般的剑势,在这一剑之威下,分崩离析。夜公子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伸手摸了摸眉心,看着手上鲜血,怔怔无语。

    以剑之名,吾令花开!

    轰,磅礴剑势碾压之下,眉心被已被一剑贯穿的夜公子,当场被轰飞出去,等到落地的刹那,四分五裂,死无全尸。

    “从今往后,这大秦帝国八公子中,再无你夜公子的名号。”

    林云收剑归鞘,眼中眸光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