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秘境中的秘境
    第四百三十九章

    暴起的惊天水柱,化作倾盆大雨,伴随着狂风落下。

    渔船在波浪中,起伏不定。

    船首上,少年手持鱼竿,鱼竿上挂着如龙一般的可怕的鱼王。

    “十三爷,鱼王我钓上来了。”

    风雨中林云回首一笑,少年脸上,布满阳光般的笑意。

    十三爷楞了许久,才忍不住笑道:“你小子,行,老夫服你了,哈哈哈!”

    这番话,说的不像是个前辈。

    可却符合其本心,因为是他挑衅的林云,眼下林云既然钓上了,那就是一个字,服。

    “走!”

    十三爷大笑不止,痛快无比,右手在虚空猛的一拍。

    轰!

    渔船在这一掌之下,凭空飞起,犹如箭矢般穿过蒙蒙大雨。一瞬之间,跃过数十里,嘭的一声重重落在岸边。

    林云身体微微一震,撑着鱼竿的他,差点就摔了下去。

    十三爷又是哈哈一笑,道:“这畜生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养了十年,也是时候该宰了。”

    话音落下,如蛟龙一般的雪龙鱼鱼王,就落在了十三爷手中。

    现在这雪龙鱼,浑身都是宝。

    鱼鳞可以用来炼制战甲、鱼骨可以用来泡酒、鱼肉可以滋养肉身增长血气、头上的龙角可以用来锻造骨兵……但最最有价值的,还属这鱼王的一双眼珠和妖丹。

    按照十三爷的说法,这鱼王已经有一丝龙性,其双眼可以勉强称作龙目。

    至于妖丹,更不用多言。

    十年来,其吞食的紫府妖丹不计其数,自身妖丹,早已不知道精炼到何等地步。

    在加上雪龙鱼本身就是大补之物,极为珍稀少见。

    林云若有所思,忽然见想到什么,笑了起来。

    正忙活着处理鱼尸的十三爷,瞧见之后,瞪了一眼道:“小子,笑个啥?”

    “我想起一事,感觉十三爷和一个前辈很像?”

    “谁?”

    “剑阁阁主,他观花十年,最后却一剑斩了,十三爷养鱼十年,最后也是给它宰了,想想确实很像。”

    林云心中还有一句未说,两人脾气都很古怪。

    说话都十分刺人,有着一张不饶人的嘴,难以与外人相处。

    可两人,内心深处,却都是心情中人。比起一些心机城府极深的老者来说,多了一丝纯粹。

    “我像他?”

    十三爷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某些时候,确实挺像的吧,不过下次别在我面前提到这老家伙了。好了,这玩意给你,我看你现在也是山穷水尽,身上什么资源都没有了吧。”

    说着话,十三爷将一枚妖丹丢了过来。

    哗!

    说是妖丹,却半点妖气都没有,晶莹剔透,璀璨夺目,散发着通灵之气。

    完全没有丝毫煞气的存在,令人十分惊奇。

    可落在掌心的刹那,却猛的一沉,其中磅礴浑厚的灵气感觉如山一般厚重。

    林云惊奇道:“居然半点煞气都没有。”

    十三爷冷声道:“那是自然,雪龙鱼虽说是兽,可也是通灵之物。有它精炼过的妖丹,能将杂质完全炼化,只留下世间最精纯的日月精华。”

    “十三爷,这是您养给自己的吧?”

    “这种小玩物,我还看不上。不过你也别着急炼化,跟我来!”

    十三爷面露不屑,话音落下,朝葬剑林深处走去。

    林云心中疑惑,将这枚鱼龙妖丹收好后,紧紧跟上。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葬剑林的核心之地,也是他曾经领悟剑意的地方。

    竹林深处,步步杀机,风中都蕴含的锐利的剑意。

    稍有风吹草动,一草一木,皆可杀人。

    “你心中应该有疑惑,自己的半步先天剑意,与真正的先天剑意差距在什么地方。”

    十三爷背对林云,淡淡的说道。

    林云心中一顿,这确实他的疑惑。

    眼下的他的半步先天剑意,与完整的先天剑意,在量的方面并无差距。简单来讲,可以类比为,一桶水和一桶冰的区别。

    “差距在哪?”林云有些着急的问道。

    “你得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剑,按照佛门说法,也就是得见真我。”

    十三爷转过身来,轻声道:“你现在所学,龙虎拳和水月剑法都是前人创造的,无论你修炼到什么境界,终究还是别人。即便是化境,也仅仅只是化为己用,终究不是自己的。”

    林云似有所悟,沉吟道:“十三爷是说,我的自创出属于自己的剑?”

    “能自创自然最好,可就算不能自创,只要能看清自身的剑是一柄怎样的剑,离先天剑意也不会太远。”

    十三爷淡淡的道:“以你的悟性,迟早会走到这一步,可想要紫府前明悟。不走一些险路,是无法注定。以你现在的境界,想要在龙门大比中继续走下去,必死无疑。索性是死,不如在我的葬剑图中,先走一遭。”

    “葬剑图?”

    “没错,你我眼下都在这葬剑林中,这一秘境本身就是一幅画。当年剑阁祖师剑无名,闯下凌霄剑阁之时,留下两幅图,一幅天剑图,一幅葬剑图。”

    十三爷神色冰冷的道:“葬剑图,如其名,葬剑也葬人,稍有不慎就会死在其中。”

    咔擦!

    就见十三爷凝结出一道玄妙的手印,葬剑林中狂风大作,天色陡然沉了下来。一道扭曲的空间缝隙,伴随着狂风,出现在林云的视野之中。

    扭曲的空间裂缝,像是通往某个神秘世界的入口,时不时有电光在其中划过,发出铮鸣刺耳的剑意之意,从那入口中的世界传出来。

    “里面就是葬剑图吗?”

    林云望着扭曲的缝隙,感受到其中传来的恐怖波动,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比起天剑图,这葬剑图中的气息,令人心悸。

    “十三爷,似乎知道我不会拒绝?”林云轻声道。

    “你小子背负着那么大的仇恨,有的选择吗?”

    对,他确实没得选择。

    林云想起刚才的鱼龙妖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出言道:“刚才那枚妖丹……”

    “没错,给你小子保命用的,总不能真的让你死在里面吧。绝境中,炼化这枚鱼龙妖丹,也足以让你退出来了。”

    十三爷面无表情的说道,看不出丝毫波澜。

    林云为之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抹笑意,身形闪动掠了进去。

    他在通过缝隙之时,遇到了些许阻碍,但随即就被他以剑意破了开来。

    若是寻常武者,剑意未达到他这般境界,想要轻松破开可没这般容易。

    冲进葬剑图的瞬间,林云感觉空间在蠕动,犹如一尊盘踞在虚空中的上古妖兽,令人心生惧意。

    轰!

    当他完全穿过这片缝隙之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视野内的光线渐渐阴沉了下来。紧接着,轰鸣的剑意,化作一道道闪电,铺天盖地的响彻了起来。

    林云眼中露出诧异之色,在他面前是一片浩瀚的空间,空间内乌云汇聚,不停的翻滚。

    而那乌云,纯碎是有剑意凝聚而成,乌云碰撞的雷光,全部都是一股股锋锐无匹的剑意。雷霆在云中汇聚酝酿,不断爆发出银色蟒蛇一般的闪电,刺破虚空,狠狠的落了下来。

    天地间,充斥着想一股混杂着剑意的灵气。在这片空间内,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有剑意汇聚而成,纯碎而狂暴,充满杀戮的戾气。

    葬剑图!

    此等阴森恐怖的氛围,倒是没有委屈它的名字,也不知道多少人曾经葬剑于此。

    半空中,有许都古老的石台漂浮着。身形闪烁中,林云随意落在一尊石台中。

    石台,应该是供进入此地的人修炼。

    不过……

    “天剑图分为九层,这葬剑图应该也不例外,一层就是一个世界。越往后,遇到的麻烦就越大,可机遇也是越大。”

    林云若有所思,盯着天上的雷云。

    “试试看。”

    略微迟疑后,林云便展开身法,朝着天上的雷云深处闯了过去。

    以他现在的境界,天上剑意衍化的雷霆,虽然狰狞吓人,可还没被他太过放在眼中。

    于此地修行,应该起不到磨练的作用。

    七玄步展开,他身形在一尊尊石台上跳跃,片刻间,就来到雷云深处。

    将落下的剑意雷霆轰碎后,林云眼前景象,如雾一般散开,他已经轻松来到这葬剑图的第二层。

    二层的景象与一层相差无几,只是天上剑意所化的雷云,更显狂暴。

    摇了摇头,林云继续朝前冲去。

    不到半个时辰,他一闪闯过三关,来到了葬剑图的第四层。

    四层中,除了剑意所化的雷霆外,还有剑意凝聚的风暴,时不时呼啸而过。天空中,电闪雷霆,无数道银蟒狰狞划过,将这暗沉的世界,照的亮如明昼。

    稍稍感应一番,林云脸色微变,四层中的乌云还未靠近,就让他感到了一股恐惧。

    “差不多了……应该是我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身形一闪,他落在半空中,漂浮的一尊古老石台上。

    石台上刻着一道道古老的痕迹,像是灵纹,又像是剑痕,无法分辨。

    等到他来到石台中央,耳畔忽然响起一道声音:“葬剑者,请拔出你的剑。”

    伸手一招,背后的剑匣打开,林云没有犹豫拔出流光四溢,锋利无匹的葬花剑。

    晃荡!

    剑脱手而出,一声嗡鸣,插在了石台上。正当有些许疑惑之时,天穹中,一道闪电落下轰在葬花剑上。

    古老的石台有淡淡的剑光浮现,犹如苏醒过来上古凶兽,发出压抑的咆哮,充斥着无尽剑威。

    轰!

    等到雷光消散,他的葬花剑已末入石台中,唯有一道剑影笼罩。

    “入葬剑台,剑断人亡,人亡剑断。”

    等到盘膝而坐,耳畔再度响起金属一般,冰冷无情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