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百年难见的赔率
    第四百四十三章

    瞧着血龙马的模样,二老的胡子都气歪了。

    雪龙鱼最精华的月牙肉,被林云夹走也就罢了,眼下这大半锅的雪龙鱼,连肉带汤居然都被这血龙马给吞了。

    ”你这二货,是不是连锅都要吃掉。”

    瞧着血龙马狼吞虎咽的模样,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铁锅,林云无奈笑道。

    哗!

    将锅放下的林云,突然感觉浑身燥热难耐,气血翻腾。体内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恢复。

    玄武十重的初期的修为,居然在短暂间,完全稳固了下来。

    可实在燥热难耐,身体像是在火烧一般,瞧见地上的酒坛他顿时眼前一亮。

    “住手!”

    胖老者脸色大变,连忙出声喝止。

    可林云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当场端起来咕隆咕隆的灌进喉咙,一股浸着寒意的清凉席卷全身。

    顿感浑身畅快,不由神色大喜。

    放下空荡荡的酒坛,他本来惨白的脸色,一片红润,只感觉神清气爽,精神焕发。

    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林云笑嘻嘻的道:“十三爷,这什么酒,再来一坛。”

    十三爷摸着胡须,笑道:“再来一坛?你没看到某个老家伙已经快吐血了吗?哈哈哈。”

    林云脸色微变,小心翼翼看去,就见胖老者脸色已经完全黑掉了。

    “拿来!”

    胖老者不客气的酒坛抢过来,只见空荡荡的酒坛,一滴不剩。

    “阁主,抱歉啦,下次有机会,我还您十坛。”

    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的林云,讪讪笑道。

    “老夫花了十年才酿造的一坛寒潭香露,你拿什么赔。”

    胖老者怒气难消,愤愤不平的说道。

    “够啦,一坛子破酒罢了,得瑟啥。小林子,你现在打一拳试试看。”

    十三爷呵斥一声,冲着林云满脸笑意的说道。

    打一拳?

    林云稍稍一愣,随即五指紧握,浑身真元瞬间沸腾起来,一拳凭空轰了出去。

    嘭!

    葬剑林中顿时回荡起惊天巨响,拳芒所至,一根根本已断成半截的剑竹。当场被连根拔起,又在拳芒的冲击下,震荡成粉末随风而逝。

    “玄武十重中期,这怎么可能?”

    林云大吃一惊,对这一拳的威力,感到颇为骇然。

    他才刚刚晋升玄武十重,吃了一块肉,喝了坛酒。修为就晋升到了玄武十重后期,这感觉像是做梦一般,实在有些不可置信。

    “呵呵,怎么不可能?”

    胖老者沉着脸,冷哼一声道:“雪龙鱼身上最精华的月牙肉,老夫花了十年苦功酿造的寒潭香露,都被你小子给吃喝了,有什么不可能?这足以媲美旁人,五年苦修。”

    “别想太多,先好好睡一觉吧。葬剑图中,你也怕是九死一生,没有片刻休息过。”

    十三爷神色温和,轻声笑道。

    “睡觉?睡什么……”

    林云话还未说完,就感觉一阵醉意袭来,晕晕乎乎中缓缓到了下去。

    月光零落,夜色已深,夜空中的点点星光,洒落在熟睡的少年身上。十三爷和胖老者,看着沉睡的少年,神色都渐渐柔和了起来。

    到底,只是少年。

    “龙门大比后,你我都要离开了,若能在离开前看到这小家伙登临榜首,就真的无憾了。”

    十三爷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希冀的脸色,这一刻显得尤为放松。

    “你觉得可能吗?”

    胖老者随意找个石墩坐下,看着少年,轻声问道。

    “谁知道呢?起码,他比当年的你我都出色许多。”

    “就算是他勉强拿到了第一,我怕某些人也未必会罢手,这帮家伙可是连欣绝都敢杀……”

    比起十三爷,胖老者的脸色要略微凝重一些。

    “是吗?那到时候,也别怪老头子撕破脸!”

    十三爷浑浊的双目,闪过一抹慑人的寒光。

    翌日清晨,苏醒过来的林云,精气神重回巅峰,牵着血龙马辞别二老。

    龙门大比异组对战,今日即将展开。

    天还未亮,龙门广场四方便已经汇聚起,数不清的武者身影。

    而在距离此地不远处的一幢名为闲云楼的客栈中,同样聚集着众多身影,除了宗门弟子外还有不少散修凑热闹。

    能有如此人气,除了这闲云楼确实是场外观战的绝佳之地外,还有一大原因就是投注点。

    没错,万宝阁等商会联合坐庄的赌局,投注点便在这闲云楼中。

    先在闲云楼一层大殿的中央,有着一张巨大无比的石桌,桌上以精湛的雕工刻出许多鸟兽图案,在辅以奇珍异宝点缀其中,贵气十足。

    在桌子上,有一组组对战名额,正是龙门大比异组对战的三十二名选手。

    你若看好谁,便可当场下注。

    除此之外,还有预测八强、前三、和榜首的投注。

    “大皇子秦羽的赔率居然越来越低了,看来万宝阁和其他商会,都看好他战胜神策营的关山公子。”

    “是啊,关山公子在八强的赔率本来是一比二,结果碰上飞羽公子后,居然暴涨到了一比四。你说可怕不可怕……榜首的赔率更高了,竟然到了一比六。”

    无论何时,在流觞弃赛的情况,本届龙门大比的最大的热门,永远都是大皇子秦羽。

    即便是碰上了同为八公之一的关山公子,依旧是赔率不涨,人气永远都是这么高。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人,选择投给了关山公子。在他们看来,关山公子身位神策营培养的妖孽翘楚,未必没有与秦羽一战之力。

    况且,他的赔率如此之高,一旦获胜就是最大的冷门了。

    剩下的白黎轩对战左云、岩心公子公子对战唐元人气同样居高不下,押注的灵玉数量蹭蹭蹭的往上涨。

    眼看着,龙门大比就要开始。

    前来投注的人越来越多,都想赶在最后关头,好好赌上一把。

    “林云对战夜公子的赔率,居然在一比十,十的谐音就是死,万宝阁是觉得林云必死无疑吗?”

    “呵呵,这赔率也是有意思了。”

    “林云在小组战也算是表现不俗,一路横扫,本来赔率降低了不少。可没想到,碰上夜公子之后,他的赔率居然再次暴涨了,说起来也是神奇。”

    看着石桌上,林云对战夜公子的赔率,众人皆是议论纷纷。

    此届龙门大比,林云可谓是万众瞩目,他的表现也算是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

    首站,一剑斩杀洛余航,紧接着一路横扫,以龙虎拳击败通园,又绝地反扑,大胜混元宗的黑马吴莫寒,令人印象深刻。

    可惜……

    许多人摇头叹息,可惜,他异组对战碰上了夜公子。

    除了异组对战的赔率,八强、三甲、榜首,林云的赔率都可谓是惨不忍睹。

    石桌上,他与关山公子的算是难兄难弟,两人赔率都是凄惨无比。不过关山公子若是在此的话,到底会感到一丝欣慰,毕竟他的赔率在如何高,也只是到了九倍。

    林云却达到了十,甚至榜首的赔率,还破了十。

    可谓一骑绝尘,想不注意都难。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挤开人群,来到石桌前,当场掏出了上百枚二品灵玉。

    哗!

    上百枚二品灵玉,这算是很大一笔数目了,当即引起了许多人的注视。

    “全押了!”

    就见他猛的一推,将二品灵玉悉数堆在了林云的身份牌上。

    “喂,兄弟,林云的赔率可是一比十,必输无疑,你这是白白给万宝阁送钱。”有人瞧得此幕,当即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指点道:“我劝你,还是压在叶夜公子身上吧,赔率虽少,可好歹也是赢钱。”

    “嘿嘿,小爷的钱,爱咋投咋投。”

    不用说,这少年自然是林云了,他之前投注小赚一笔。

    眼下,异组大战即将开始,自然不会错过。

    “哼,白痴。这么多灵玉白白送出去,有够傻的,我押夜公子一百二品灵玉,林云必死!”

    恰在此时,一道冷哼声响起,就见玄天宗通元现身。

    取出百枚二品灵玉,重重押在夜公子上,看向李无忧的神色充满嘲弄。

    他的出现,倒是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毕竟他虽然败给了林云,可那一战也展现出了自身强悍的实力,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许多人看来,若非碰上林云,他在八组出线基本没有意外。

    “我道是谁,原来是我哥的手下败将,怎么,还嫌三天前丢的脸不够大吗?败都败了,还在台上呈口舌之利,也是徒留笑柄。”

    李无忧嗤笑一声,反唇相讥。

    “我有说错吗?他胜我又如何,碰上夜公子,还不是难逃一死。”

    通元眼中闪过抹杀意,冷声笑道。

    “下注林云,三百枚二品灵玉。”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之际,一道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是神策营柳月。

    她冷艳的容颜,面无表情,取出三百枚灵玉押注在林云身上。而后又在关山公子身上,押注了一百枚二品灵玉,一下子,两人的押注额都暴涨了不少。

    尤其是林云,他身上押注的灵玉,凭空涨到了四百灵玉。

    已经算是一笔相当庞大的数目了,毕竟普通人来此,押注的都是一品灵玉,二品灵玉还是相当少见的。

    “押这么多,你这小妞莫非喜欢上我哥了?”

    李无忧眉头一挑,笑嘻嘻的问道。

    “管好你自己的事。”

    柳月瞪了对方一眼,冷哼道。

    其与林云的恩怨纠葛,在帝都倒是有不少人知道,李无忧这一问确实燃起了许多人的八卦之心。

    “好热闹。”

    人群中突然钻出一个光头,待众人看清容貌后,脸上都露出极度吃惊的模样。

    光头和尚手上提着一壶酒,五官俊朗的有些过分,脸上洋溢着春风般的笑容,一下就让人认出来了。

    “流觞公子!”

    正是上届龙门大比的榜首,本届神秘退赛的流觞,其抿了口酒笑道:“我也来凑个数吧。”

    咔!

    屈指一弹,一枚闪烁着流光,完美无瑕的灵玉,在其手中飞了出去。

    此灵玉一出现,众人再度大惊,三品灵玉!

    二品灵玉相当罕见,只有在豪门嫡系和宗门弟子手上才能见到,三品灵玉许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

    这枚灵玉,在众目睽睽之下,跃过了林云与夜公子的对战,跃过了八强,跃过了三甲,最后重重落在榜首上。

    榜首!

    闲云楼大殿拥挤的人群,顿时倒吸了口冷气,这流觞公子当真任性。

    连柳月和李无忧,都没有押注榜首,甚至八强都没有押注,他居然敢在榜首押了林云一枚三品灵玉。

    “就榜首了吧,一比十一的赔率,也算是百年难见了。”

    流觞双眼微眯,轻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