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两老儿吃鱼
    第四百四十一章

    玄妙的感觉,荡漾在丹田紫鸢花上,冰晶一般的紫鸢花散逸着淡淡的流光。寒芒凌冽中,不像是一朵花,更像是一朵紫色冰雕,精美华丽优雅而神秘。

    望着天穹乌云的林云,双眼微眯,脸上露出浓浓的沉思之色。

    眼下,这种感觉十分玄妙,仿佛紫鸢剑诀随时都能突破一般。

    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作为上古剑诀,紫鸢剑诀愈往后突破愈难。甚至,不能用困难艰难来形容,不仅需要天量的资源堆积,还需要些许顿悟和机遇。

    剑诀卡在八重巅峰,已经很长很长时间。

    有时候,林云甚至在想,会不会剑诀的突破门槛之一,就是晋升紫府。

    可在此地,在他晋升玄武十重,吸收海量剑意灵元。剑诀因隐约间,居然有了要突破的迹象,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是因为这秘境名为葬剑图的缘故吗?”

    林云轻声自语,此地秘境的一切所见之物,皆有剑意衍化而成。

    在此修炼,对于剑客来说,虽然危险重重,可确实颇有奇效。

    而且剑意凝聚的灵气,比之外界,要更为凝练厚实,充满锋锐之意。

    看来真有可能,剑诀要突破了!

    林云越想越有可能,压抑着心中的惊喜,冷静的感应着天穹间那种玄妙。

    紫鸢剑诀,逢三就是一道坎,在六重的时候已经发生质变。一旦晋升九重,就算是真正登堂入室,可在体内衍化紫鸢剑阵,到了第十重甚至能以剑阵召唤出紫冰鸢雀,展现上古冰凤之威。

    紫鸢剑圣曾经说过,他背上的古剑匣被其设置了封印,而打开封印的要是也正是这紫鸢剑诀。

    若紫鸢剑诀,能够晋升九重,甚至比他晋升玄武十重都要可怕得多。

    “不管如何,我都要尝试一次!”

    林云心念微动,坐下古老的石台中,葬花剑化为一抹流光遁入其手中。

    哗!

    古老的石台顿时光芒黯淡,阵法悄然隐没。

    看了眼天穹间莽莽剑意衍化的滚滚乌云,像是一汪大海,横旦在天地之间。又像是一尊蛰伏的凶兽,在暗处冷眼潜藏,阻拦着敢要冲向第五层的来着。

    “管不了那么多了。”

    目光一闪,林云当机立断,直接暴掠而出。出神入化的七玄步,被他催动到极致,他就像是一道光,逆流而上狂冲而去。

    不过片刻,他便来到了乌云之下,已能清晰的听到滚滚乌云低沉如妖兽般的咆哮声。

    呼哧!

    天穹间,一道道闪电犹如利剑破空而至,铺天盖地朝他袭来。

    不让他靠近乌云,每一道闪电都蕴含嶙峋剑意,似乎能够洞穿一切。

    铛铛铛!

    林云将自身半步先天剑意催发到极致,水月剑势一波一波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长剑挥舞中,将来袭的闪电般尽数斩碎。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中,少年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退缩之意。

    轰!

    突然间,天上的乌云剧烈的翻滚起来,凝聚出一张妖魔鬼怪的恐惧巨脸,狰狞而恐怖,朝着他咆哮而至。

    林云神色冷漠,水月剑势被催发到极致中,他的身上陡然光芒大作。

    犹如一轮,挂在天穹。

    “皓月之光!”

    下一刻,璀璨明亮的皓月之光,凝聚为一束紫色剑芒,破空而至。

    剑法晋升至化境的情况,这一束紫色剑芒,在暴掠而至中,燃烧起淡淡的火焰。

    像是月光,在黑夜中燃烧了起来了一般。

    咔擦!

    奔袭而至的恐怖巨脸,当场便被剑光轰碎,四分五裂中。化作凛冽的狂风,伴随着颤鸣的剑意,响彻在这天地之间。

    人在空中,林云身形下落,落在一尊古老的石台上。

    嘭!

    借力之下,他一脚几乎将这石台他的碎裂开来,瞬间末入滚滚乌云中。

    嗡嗡嗡!

    入目所及一片朦胧,耳畔嗡鸣不止,全是剑意在颤鸣。

    他单手持剑,一路横冲直撞,在这乌云的最深处,看见一层淡淡的薄膜。

    薄膜泛着微光,像是一道结界,阻断去路。

    “破!”

    沉思低喝中,林云一剑刺了出去,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剑鸣声。葬花剑,犹如一道蛟龙,咆哮中狠狠的刺在那蹭薄膜之上。

    咔擦!

    裂缝出现,紧接着嗡鸣声起,破开的裂缝朝着四方蔓延。下一刻,就听的爆响声其,整个薄膜凝聚的光幕轰然炸裂。

    林云身形一闪,末入其中。

    葬剑图,第五层。

    置身其中的少年,能够清晰感受到,第四层与第五层的差距。

    映入眼帘,最直观的自然要属天上剑意凝聚的乌云了,漆黑的乌云已经变为诡异的血色。云层在碰撞间,爆发出一道道千奇百怪的闪电,或如标枪,或如长剑,或如古鼎,或如云台……

    当这些千奇百怪的血色闪电,落在地面上时,都会爆发出骇人无比的巨响。

    仅仅只是声音,就让人感到浑身颤栗。

    半空中,漂浮的古老石台,大都残缺不堪,十分破败的模样。

    在那漂浮的诸多石台上,可以瞧见,一柄柄断裂的宝剑。

    如此情况,是在第四层没有看到的。

    剑断人亡,人亡剑断,这里死过不少人。

    或许,天上的血色,都是亡者的鲜血将其染红的。

    寻道一尊保存较好的古老石台,林云将葬花剑插在其中,激活这古老的葬剑台。

    葬剑台,葬剑亦葬剑,却也是古人绝佳的悟剑台。

    轰!

    稍稍催动这古老的石台,天穹间的血色云层便翻滚起来,云层碰撞间。闪电不断糅合,衍化成一尊古鼎,朝着他迅雷一般砸了下来。

    瞬息间,古鼎就落在了林云身上。

    浑身巨震中,林云咬着牙,闷哼了一声。剧痛在四肢百骸中蔓延深入,仿佛每个细胞,都在承受着巨额痛苦。

    古鼎溃散后,发现血色雷光,在其表面跳跃。当即,就能察觉到,有一股股浑厚而磅礴的剑意灵气,滔滔不绝涌入体内。

    “值了。”

    忍着剧痛的少年,嘴角顿时勾起抹笑意。

    难怪这地方,对紫鸢花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其蕴含的剑意灵气。比之第四层,无论是质量和数量,都要高出十倍不止。

    当下,不在犹豫。

    林云盘膝而坐,将体内这股狂暴的能量,引至丹田处的紫鸢花中。

    时间流逝,承受着落雷轰击的他,同时将心神沉浸在体内。不断旋转着紫鸢剑诀,参悟其中奥秘,冲击剑诀九重。

    “好像有些慢了……”

    半响,林云睁开双目,微微皱眉。

    按照进度,十天内他突破晋升剑诀九重,应该没有大碍。

    可他已经在这秘境待了两天,再过一日,异组对战就要开始了。

    其眉头紧皱,似乎在下定着某种决心,片刻后,掌心出一枚晶莹剔透灵气磅礴的妖丹出现。

    是那枚鱼龙妖丹,是十三爷给他留的退路。

    少年目光,死死盯着妖丹,眼中闪过抹决断,将其吞了进去。

    鱼龙妖丹入体,意味着后路已断,一旦遇到绝境,就会死在这葬剑图中。

    成为,半空中诸多石台上,那无数柄断剑中的一员。

    可也意味着,一场豪赌,以鱼龙妖丹炼化漫天血雷,在一天内冲击成功。

    嘭!

    葬剑林,地面上扭曲的缝隙中,突然爆发出一股狂暴无匹的大风。剑意肆掠中,成片成片的剑竹,轰然断裂。

    狂风吹得十三爷,有些睁不开眼。

    煮鱼的柴火,在这狂风之下,愈烧愈旺。锅中汤水沸腾,雪龙鱼鱼王的肉块,散发出阵阵幽香。

    “这小子,就知道肯定会不安分。”

    十三爷眉头微皱,回过头来发现锅中鱼王已经煮熟,这才露出一丝笑意。

    “好香!”

    断竹成片的林子中,突然走出来一个老者,微胖,不怒而威,胖老者望着锅中鱼肉汤水,露出一脸笑意。

    也不矜持,自顾自的坐下,拿起筷子便要夹鱼。

    咔!

    十三爷手中筷子,如剑一般,将其筷子弹开怒目而视:“你这老脸还真是大,不请自来,还要夹走雪龙鱼身上最美味的月牙肉。”

    月牙肉。

    在雪龙鱼的鳃盖后红白相间处,有一块弧形的肉,其形如月,如月牙弯弯,如雪,雪白一片。汇聚着雪龙鱼的浑身精华,滑而不腻,鲜嫩|爽口。

    胖老者讪讪一笑,不以为意,取出一坛酒来:“我既然来了,自然不会空手而来。”

    等待盖子解开,醇厚的酒香,顿时散逸而出。

    仅仅只是轻轻一闻,就让人顿生醉意,沉浸其中,不愿醒来。

    坛中酒水上,还飘着几片花瓣,让这醇厚的酒香,多出一缕清新怡人的灵韵,是它不至于太过浓烈。

    而是恰到好处,就此而止。

    “寒潭香露!”

    十三爷眼前一亮,继而看向胖老者笑道:“养了十年的花,就酿了这么一坛寒潭香露,也就你这老家伙做的出来。”

    “呵呵,一条鱼养了十年,也只有你做得出来。”

    胖老者眉头一挑,看似随意,实则争锋笑道。

    “在晋升紫府前,想要掌握先天剑意几乎没有可能,所以你将他送入葬剑图。想让他能够趁着上古剑诀突破的契机,能否参悟完整的先天剑意!”

    “你知道还真多。”

    “呵呵,他与白黎轩的恩怨,就是青阳界结下的。当年你我,为了得到紫鸢剑圣的传承,几乎翻遍了青阳界,可都遍寻不得。只要不笨,都能猜到他在青阳界获得了什么。当然,你也许是个例外。”

    胖老者娓娓道来,话音到最后,却还是嘲讽了一番对方。

    十三爷不屑一笑,冷哼道:“就你聪明,不过宰了个王家嫡子,就断人一条玄脉,这事老夫可做不出来。”

    两人说着话喝着酒,手上的动作也不停,各自手中筷子都如剑一般。

    你来我往中,却是谁都没有夹到那块月牙肉。

    不远处早就闻香而至的血龙马,眼巴巴看着锅中的鱼汤鱼肉,馋得流了一地口水。

    可惜,无论是十三爷还是胖老者,都是一根手指就能戳死它的存在。

    借它十个胆,也不敢乱来。

    两老也都是脾气古怪,一言不合就会发火的主,决计是半点都不会心疼它的。

    “话说龙眼呢?”

    龙眼,也就是这条鱼王的双目了,其已诞生龙性,鱼目可称龙眼,乃是此鱼身上价值最大的宝贝。

    胖老者没瞧见,便随意问道。

    “自然是被我留下了,等这小子登上榜首,我就将其炼化成鱼龙珠送给他。”

    十三爷随手一拨,弹开对方的筷子,淡淡的道。

    “呵呵,你可真是舍得,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用来来修炼龙剑之眼的。”

    胖老者稍显意外的道。

    “哼,我看中的人,自然会毫无保留的对他好。不会像某人,故作谦让,实则拧巴小气,愚蠢至极!”

    十三爷恶狠狠的说道,盯着胖老者,冷冷的说道,似乎另有所指。

    向来牙尖嘴利,必定会会骂过去的胖老者,略显心虚,没有接口。

    轰!

    恰在此时,葬剑图扭曲的入口,陡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十三爷和胖老者,脸色微变,同时扭头看了过来。